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7 意料中的成功

差不多一個半月后再回到四中,門前的湖東路依然靜謐,梧桐樹新發芽的枝蔓能遮住大部分夏日火辣的陽光。提前交卷出來的陸景坐在薇薇奶茶的門前,聽著樹上知了無聊的啼叫,恍若寂寞的琴音。王燦的發型由板寸頭變成了中分頭,帶著眼鏡,從英華國際里出來,走上前笑著給了陸景肩膀上一拳,“靠,你一回來就拉我逃課,我馬上就要高考了知道不?”
  陸景笑道:“算了吧你,你爸還指望你能考進燕大啊。你那成績逆天了也就是過一本線。”
  “老板,來一杯大的紅豆沙冰。”王燦嘟囔道:“你小子說話也太打擊士氣了。哦,見過那位設計師沒有?”
  陸景搖頭,“唐悅給我打電話,說我一定見一見那位設計師。還神神秘秘的說,感覺與眾不同。你也這么說。怎么,那人做室內設計很有才華的。還有什么特別的嗎?”
  “哈哈,總之你見過就知道。明天自己去怡家超市看就知道了。保證讓你很驚喜。”王燦笑得賊兮兮的。
  怡家超市就是他們幾個給搗鼓出來的名字。
  “余建軍有沒有打你電話,我看他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想你去坐鎮指揮。他把他兒子都抓了壯丁。”
  “我說呢,這兩天沒看到余志成的人,班上同學說請了病假。”陸景靠在木藤椅子上,拿著奶裝被吸著杯子里的奶茶。
  頗有幾分姿色的女老板將紅豆沙冰拿了過來,放到王燦面前。王燦拿起勺子舀了一口,“二十九號晚上,李菲菲在藍錦酒店請我們吃飯,她定下來了,準備去斯坦福讀藝術。”
  “咳咳--!”陸景一口水嗆到自己,“斯坦福最厲害的是商學院吧,怎么跑哪里去讀藝術專業,這不科學啊!”
  王燦咽下嘴里的紅豆,翻個白眼,“你自己問李菲菲去,我怎么知道。”
  陸景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吧,我都沒有受到邀請,跑去干什么。”李菲菲圈子里的人難道還以為像以前一樣,王燦傳個話,自己就會過去嗎?
  兩人笑說著話,四中考試結束的鈴聲大響,在校外都能聽到余音。
  王燦道,“你那個公司搗鼓的怎么樣?”
  “正在進入正軌中。”昨天他已經去拜會過云天樂,手機庫存會很快的發到江州。云天樂透漏最遲八月底,諾基亞就會推出中文機。
  陸景道:“豬毛譚和他老頭子請蘇威說和,今天中午在藍錦酒店請我和唐悅吃飯。”
  “說和什么,你最近折騰豬毛譚了?”王燦的勺子在杯中舀著。
  “沒什么,讓唐悅幫我封了他家三家店面一段時間。一個多月前的事,他非要請我吃飯才安心。我等關寧一起去。”
  “靠!你還真和關校花打得火熱?”王燦還是覺得有點難以置信,他還清楚的記得陸景去年說過就算早戀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五,他和李菲菲一定是在百分之五之內的。
  陸景笑了一下,“我想幫她。你約下老余,我們中午一起吃飯,順便說下資金的事情。我現在手頭有些緊。”按照原定計劃,怡家超市中王燦和唐悅各占8%的股份,陸景投入二十萬用于前期運營,再加上他提出做超市的點子,占30%的股份,余建軍出資八十萬,負責拿下永極夜總會的店面和裝修店面,占54%的股份。
  但陸景現在抽不出二十萬的資金去支持超市運轉,超市的前期運作就會出現延滯的情況。
  其實,他只要那些擺在貨架的商品品牌交入場費,資金問題也不是不能解決。只不過那就得一家一家的去談,時間上會有些慢。現在而言零售業內大概很少有人會接受這種模式的。
  那些生產食品的廠家會想,我供貨給你,你還要收錢,豈有此理。這里面說到底還是一個供需的問題。商品少,生產商品的廠家自然有話語權。
  王燦奇怪的看著陸景:“你不是要和豬毛譚一起吃午飯嗎?”
  陸景吸著奶茶,不客氣的道:“這種情面飯有什么好吃的,蘇威還真當自己是顆菜啊。我肯去已經算是給他面子了。難道還陪他們吃飯不成。”
  王燦笑道:“行,我一會給余建軍打電話。那你資金問題打算怎么解決?”
  “我技術入股占15%股份,剩下的15%,看是你們三個誰多出點資金,還是我再去找個投資人。”
  “我是窮學生一個,你不用打我的主意了。看唐悅和余建軍吧,或者你再拉個人進來。”
  “呵呵,等我把超市做起來,你就知道后悔了。”
  “看你那得瑟樣。”王燦翻個白眼,不理他,慢慢的舀著眼前的紅豆沙冰。
  陸景微笑的喝著奶茶,眼光看向四中校門口稠密的人流,此刻考試結束已經過了約莫十分鐘,高三的自習課也該下課了。
  關寧穿了一間黃色碎花荷葉邊真絲連衣裙,齊肩的秀發扎了一個馬尾辮,穿著一雙白色平底鞋走在楓葉大道上,微風吹著她的發絲,裙擺飛揚,明亮的眼睛里溢出來的淺笑流光溢彩,不知道讓四中多少男生看的目眩神迷。剛出校門口,就看到坐在薇薇奶茶店門外的遮陽傘下一個圓桌子邊的陸景和王燦。
  她微笑著快步走過去。大門口一個個長得頗為白凈的男生嘆道:“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他的同伴道:“得了吧,非要李聞道追到手,你們這群人就高興了。你要喜歡她,現在可以上去打個招呼嘛,我保證她不會不理你。關校花的脾氣比你想象的要好得多。我們班上的人都知道。”
  白凈男搖頭,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打招呼就算了,我明天請她給我寫畢業留言,就當留一份美好的記憶。”
  “陸景,王燦。”關寧微笑著揮手打了個招呼。
  陸景站起來打個手勢,笑道:“走吧,藍錦酒店301,看看豬毛譚今天的表現。”
  王燦沖關寧點頭,笑道:“你們先走,我打個電話,一會見。”看著陸景和關寧并肩遠去。他微微搖頭低嘆了一聲,心里終于接受陸景和李菲菲已經漸行漸遠的事實。他有種自己見證了一段苦逼但是很純真的初戀在此刻徹底破碎的感覺。
  ……
  陸景第一次見到譚志剛。濃眉大眼,方臉,微胖,眼睛很有神,是那種一看便知侵略性很強的人物。
  豬毛譚的莫西干頭型一如既往的搞笑,唐悅穿著件花襯衣,叼著煙,側坐在椅子里,一手放在椅子背上,吊兒郎當的抽著煙。
  蘇威微笑著同陸景握手,笑容古怪,“你就陸景,我聽說過你。”說著眼睛看向關寧,那完美無瑕的臉蛋頓時讓他有種驚艷的感覺。
  陸景笑了笑,“蘇公子貴人多忘事,我們在四中門口見過。你那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還開嗎?”
  蘇威英俊的臉上就有些尷尬,他記不得是否和陸景見過,但他開跑車是什么德行,他自己心里清楚。
  他打了個哈哈,笑道:“被我妹妹告狀,我爸給收回去了。這位美女是誰?不給我介紹一下。”說著,他伸出手去,笑得溫文爾雅,“嗨,美女,我叫蘇威,在英華國際讀高三。”
  蘇威身形俊朗,表現得風度翩翩,配上他身上的紀梵希休閑裝,很有些濁世佳公子的味道。
  陸景稍微側身,攔在了中間,諷刺道:“蘇威,女士沒有主動伸手,你要握手于禮節不合吧?”說著,不理他臉上僵住的笑容,帶著關寧坐到酒桌上。唐悅沖陸景豎起大拇指。
  “人來齊了,咱們上菜吧!”蘇威尷尬的笑了一下。譚志剛出門和服務員說了聲,又坐了回來。沒一會兒,豐盛的菜品一一端了上來。
  譚志剛給自己面前三兩的玻璃酒杯倒上白酒,“陸少,唐少,我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請你們二位多多包涵。我自罰三杯。”
  說著,譚志剛一口氣連干了三杯白酒,火辣辣的茅臺酒沖下肚子,他差點就沒壓住,喝得太急,胃里有些翻騰的感覺。譚明看著父親為自己出頭擦屁股,連干三杯白酒,心里很不好受。
  陸景神色冷淡,見蘇威的眼光瞟過來,就淡淡的開口道:“這件事情你確實得罪我了,但是你要我不追究,首先要看關寧滿不滿意?”說著,他問豬毛譚,“你給關寧道過歉嗎?”
  豬毛譚心里罵道:“一對狗男女。”臉上費力的擠出一絲笑容,“打過電話了,關寧答應不追究我。”
  關寧見桌子上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她有些緊張,就聽到陸景在自己耳邊低聲說道:“不要怕,他們求著咱們呢。”
  脖子上被陸景的鼻息噴得有點癢,關寧點頭,對豬毛譚道:“我是答應不追究。但你以后不許再來糾纏我。”這句話她想說很久了,直到今天才有機會說出來。
  譚志剛和豬毛譚都松了口氣。豬毛譚拍著胸口保證道:“絕對不會,絕對不會。”蘇威呵呵笑道:“既然關小姐答應不追究,咱們這過節就算是揭過了,來,一起喝一杯。關小姐,喝可樂吧!”
  關寧看了一眼陸景,沒有去接蘇威遞過來的可樂。陸景淡淡的道:“蘇威,這事還沒完吧?我說話了嗎?”
  說著,瞇著眼睛笑道:“譚志剛是吧,你酒量這么好,再喝三杯吧。豬毛譚你也得喝三杯。喝完了,這事我就當沒有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