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475 我要聽小調

陸景牽著關寧的手在別墅的小樹林里漫步。山花燦爛,香氣襲人。陸景腦子里轉著占偉濤給他的電話。
  怡翔集團的老板蔡雨農放高利貸一事已經結案。他被判了2年有期徒刑,緩期1年執行。免掉了牢獄之災。損失微乎其微。
  大哥的這次動作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只怕還會引起師書記的反感。政治上的事情就是這樣,反反復復,難言必勝。
  自己該做點什么了。
  …
  “哎呀,陸景你磨磨嘰嘰,好了沒有?”吳璇坐車到白云居,邀請陸景參加白云賓館的慶典酒會。
  客廳里,關寧坐在沙發上,陸景拿了一個矮凳子坐在她面前,握著她柔美的腳踝,正在幫她涂指甲油。
  “噢-”吳璇沒想到兩人在干這事,掩嘴笑著,連忙退出去,“我什么都沒看到啊。”
  關寧嬌嗔著扶著陸景的肩頭,“陸景,給人看到了。”
  “沒事。吳璇要是亂說,我回頭扣她的年終獎。還有一會就好。”陸景笑著道,然后低下頭專心致志的涂著她的腳趾甲。
  關寧足踝纖細,肌膚細膩晶瑩,讓人忍不住要把握她晶瑩如玉,精致秀氣的小腳。事實上,他剛才也在這么干。所以時間超標了許多。
  關寧抿嘴笑道:“看你多壞,虧人家吳璇還拼命給你打工呢。”
  陸景把指甲油刷頭放好,幫關寧穿上紫色高翹涼鞋,笑說道:“呵呵,我說說而已。真要扣她的獎金她不得和我急啊,不過,她要是到處亂說,我也得和她急不是。”
  “你急什么?要急也是我急呢。”關寧嬌俏的皺著鼻子,站了起來。看陸景眼里不掩飾的贊賞目光,心里甜蜜至極。他溫柔的眼光能把人迷醉死,不過,要是他能夠不到處招惹女孩子就完美了。
  抿嘴一笑,招手說道:“看什么呀,走了。再不去參加宴會,真對不住吳璇了。”
  關寧穿著淡黃裙子,清麗動人,但雪白赤足上卻穿了一雙姓感的紫色高翹涼鞋,腳趾甲上涂著淡淡地青色。充滿了誘惑味道。就好像是清純姓感的結合體,誘人的很。
  “下次給你畫眉。”陸景笑著去洗手間洗手。與關寧呆在一起,心情極為放松,思維也活躍的很。對楚北省里的局勢,他有些新的想法。
  白云賓館一樓大廳里云春市的權貴云集。舒緩的《小夜曲》彌漫在大廳里。來賓都在三三兩兩的交談著。
  美麗動人的關寧自然是全場的焦點,不過,看到市委書記周非放和她身邊的青年談笑風生,十分親厚。也沒人敢拉下臉皮過去搭訕。只能遠遠的看著。這完全是不應該出現在云春這座小城的女子。
  突然,《小夜曲》暫停,短暫的失聲后,一陣悅耳的鋼琴聲傳了出來。曲終時,陸景裝模作樣的稱贊。正在和陸景說話的方慧敏笑道:“景少要不要認識下這位鋼琴師?”說著,看了眼他身邊的關寧。心想:今天算是見識到什么叫做獨壓群芳。
  陸景笑著搖頭,“不用。”顯然,這位鋼琴師是女子,否則方慧敏不會下意識的去看關寧。
  說話間,看到一個穿著粉色長裙的長發女子悄然退場。
  ……
  陸景給黃致遠打了電話后,黃致遠委托陸景去看看他在云春的師傅。
  鄉間的路是黃土路,奔馳車一路上蒙了一層灰。好不容易過了一道溝,陸景拍著方向盤嘆道:“回頭得買輛越野車放在云春,路況實在太差。”
  副駕駛座上的胡文洸笑道:“景少,你早該這樣想了。云春現在就市里的公路和白云山的公路好一點。我看到這輛奔馳吃這么苦頭,我心痛的很。”
  車后排的關寧聽的抿嘴而笑。想不到還真有愛車成癡的人。陸景的車他心痛干嘛?
  胡文洸說道:“關小姐,你愿意給云春旅游做旅游形象大使嗎?”
  關寧微微搖頭,“我不太喜歡。”她自小就美麗異常,到任何地方都是焦點,是以她不太喜歡在聚光燈下。
  胡文洸對陸景笑道:“景少,就關小姐這氣質、這形象,絕對能讓云春的形象提升一個檔次。”
  陸景笑罵道:“你就鬼扯。”城市的旅游形象大使又不是看容貌氣質,而是要看名氣和影響力。胡文洸這是變著法在拍馬屁。
  一路說著話,七拐八彎的找到黃致遠說的小陳村。在村頭果然有個賣酒的鋪子。土磚房,陳舊至極,似乎隨時會坍塌掉。門口還有一輛吉普車。
  “汪!汪!”睡在地上的大黃狗一骨碌爬起來,豎著尾巴大叫。
  “誰來了啊,大黃?”屋子里傳來一個老人的聲音。
  陸景提著禮盒,大聲道:“陳老師,我受黃致遠的委托過來看望你。”
  屋內,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對一個衣著考究的青年說道:“小湯,稍等啊,來了熟人
  。我先接待下,一會再帶你品嘗我的珍釀。”
  陳老師穿著打著補丁的列寧裝,喝住了大黃狗,將陸景三人讓進屋子里。剛進門就是濃郁的酒香。
  “好巧,湯先生!”看到屋內的青年,陸景一愣,繼而打著招呼。
  湯開復也有些吃驚,笑道:“真是巧了。”說著,打量著陸景身邊清純嫵媚的白裙女子。絕色傾城。心里一笑,傳言不虛啊!
  湯開復拿了十斤“白云香”酒開車離去。陳老師笑瞇瞇的數著一疊錢。來回兩遍,整整八千塊。孫女的生活費有了著落,但…
  想起孫女的事,陳老師心里有些傷心。
  陸景放下禮品,和陳老師嘮著嗑。見他不肯走,陳老師問道:“小伙子,有話就直說。看小黃的面子,我能幫會幫的。”
  陸景笑道:“湯開復買‘白云香’的酒干什么?他好像沒有喝酒的習慣。”
  陳老師有些狐疑的看了陸景一眼,“你問這個干嗎?”
  陸景笑道:“我有點事情想請湯開復幫忙。所以想先摸清楚他的喜好。”
  陳老師倒沒想到陸景這么直接,愣了楞沒說話。
  陸景站起來,走了兩步,“陳老師這屋子有些舊了,需要翻新一下啊。”
  陳老師又一愣,沒想到陸景又含蓄起來了,想了想,說道:“消息告訴你也沒什么。不過,我孫女在讀書。”
  陸景笑著點頭,去車上拿了自己的手包,拿了2千塊給陳老師。
  陳老師說道:“他買酒是給帶回去給他爸喝的。”
  陸景心里大喜,說道:“白云香還有沒有?”
  陳老師笑了下,“沒了。不過我有山上釀的果子酒你要不要?”他又不傻,這個時候還賣白云香給陸景,那不是給小湯父親自承是他這兒走了消息嗎?
  見陸景有些失望,陳老師走到屋子里,抱了一壇酒出來,倒在一個一次姓杯子里,“我這酒以蘋果、白梨、荔枝、春桃為主料,輔以枸杞、紅棗、話梅、陳皮。口感綿滑,味道清香,入腹酣暢淋漓。你嘗嘗。”
  聽到他言之有物,用詞文雅,再加上明顯是有準備的一次姓杯子,陸景拿起杯子微微抿了一口,入腹遍身香,有些暖洋洋的感覺,“好酒!有名字沒?”
  陳老師得意的笑道:“這叫美人醉。古有四大美女,我用四種果子釀酒,取了個雅名。”
  陸景贊許的點頭,“這酒湯開復嘗過嗎?”
  “他還沒有。”
  陸景滿意的點頭,這位陳老師果然也是個有心人啊,說道:“看得出來陳老師有些用錢的地方,這酒我以兩千塊錢一斤的價格買下來,但是有個條件,只許賣給我。我要獨家經銷權。”
  “啊?”陳老師嚇了一跳,沒想到陸景出手這么闊綽,這酒才多大點成本啊,五十塊錢不到,急道:“成交。”
  陸景數了數包里的錢,拿出一萬塊,“陳老師,你先賣我五斤,我有急用。現在是下午的點了,有些晚,明天胡文洸來和你簽合同。你有多少存貨,我都要。”
  陳老師開懷大笑,“好小伙子!還有十二三斤,你要都給你。”
  談妥之后,陸景開車返回。胡文洸倒是有些郁悶明天還要來這兒一趟。關寧好奇的問:“陸景,你很喜歡這種酒嗎?”
  陸景哈哈笑道:“我不喜好喝酒。這酒要用來送禮。我還得打電話給何夢瑤,讓她安排人緊急制作精美的酒瓶和包裝。”湯副書記好酒乃是楚北省內高級干部都知道的事情。很多時候,談事情只是需要一個由頭,然后才好鋪墊開去。而湯書記喝了精心尋找到的美酒,很多話就好說了。
  夜里,陸景給大哥打了電話。第二天下午,陸景將酒換了包裝,坐車返回江州。
  ……
  怡翔集團的蔡雨農又犯事了。據江州市公|安局經偵查處查實,他動用情人的賬戶先后給省委許副書記的兒子許動云的賬戶匯了2千萬的巨款。
  雖然沒有明顯權錢交易的事實,但要說其中沒有貓膩誰又能信?
  江州政治氛圍突然一緊,大有劍拔弩張的態勢。
  云春,白云居。陸景在別墅窗口接聽著大哥秘書占偉濤的電話,了解著江州的政治動態,心情大好。看來大哥攜酒拜會湯書記的動作取得效果。
  剛放下手機,正要去溫泉看兩條美人魚泡溫泉的美景時,手機又響起來,“陸景,你這電話怎么比省領導的電話還難打通啊。我是湯開復,出來喝杯酒吧。我在天堂等你。”
  陸景掛了手機,搖搖頭。這話味道怎么這么怪呢?好在他知道天堂KtV是云春市內有名的娛樂場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