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473 偶遇之后

帕薩特在高速公路上飛速疾馳著。邵秋蘭看著車窗外愈發翠綠的田野。來得時候才6月中,現在已經是7月初了。在金山呆了將近一個月。
  昨天陸景和她說要離開金山返回江州,今天就離開。他做事一貫雷厲風行。
  “你抽吧。沒事。”看到陸景又把香煙拿到鼻子下聞著,邵秋蘭嘴角浮出一絲笑意。
  陸景收起煙,笑道:“一想問題就想抽煙。”昨天他接到大哥的電話:怡翔集團的老總蔡雨農放高利貸一事被立案調查。出乎意料的是,歐主席沒被牽扯進來,反倒是省委許副書記隱隱和怡翔集團有些關聯。這讓他有些費解。這兩個人怎么搭上線的?
  邵秋蘭莞爾,問道:“呃-,陸景,你那2千塊錢要回來了嗎?”
  陸景攤開手說道:“沒有。根本上沒人打電話給江祺廣。所以啊,好人做不得。”
  邵秋蘭掩嘴笑道:“當時可是你是主動要送那老太太去醫院的,現在后悔了啊。”說著話,美目里亮晶晶的。其實,她對陸景幫助老太太的行為很贊許。
  陸景笑道:“后悔到沒有。我是看那老太太頭上流血,總不能看著她死掉。只是,現在做好事的成本太高。自己貼錢倒是其次,還要防止訛詐。我這算是幸運的。”
  想起后世里世風日下的情形,陸景有些感嘆。不知道從幾時起,我們民族的信任缺失感越來越嚴重。
  邵秋蘭看著陸景感嘆的樣子,輕聲道:“會好起來的。”
  陸景笑著搖頭。不是會好起來,是會越來越差。不過,他也沒什么當救世主的想法,看到了就幫一把;看不到,眼不見心不煩。
  聊了一會,因為要趕回江州的飛機,兩人都起得比較早。邵秋蘭打在哈欠,瞇著眼睛慢慢睡著。陸景看她小雞啄米的樣子,覺得好笑,扶著她,讓她將頭枕在自己肩頭,說道:“睡吧!”
  邵秋蘭實在有些困,低聲嘀咕一句,沉沉睡過去。到黃海機場時,邵秋蘭睡醒,在車內慵懶的伸伸懶腰,感覺很舒服。
  她穿著短袖襯衣,薄荷色的中裙,睡飽后,神氣完足,有著性感而優雅的美麗,又值春色正濃的年華,令人眼睛落到她身上就不想挪開。
  到機場大廳之后,陸景正要去換登機牌,邵秋蘭拖著紅色的小皮箱說道:“陸景,我不回江州,我打算回杭城。”
  陸景微愣。邵秋蘭笑著道:“我聽紫琪說你是民航的VIP,可以隨時拿到最近時段的機票對不對?”
  陸景點頭,驚訝的道“你和紫琪有聯系?”他那年送黃紫琪離開京城,就是臨時幫她買得飛機票。
  “偶爾通通電話。”邵秋蘭把皮箱豎在身邊,微笑著看陸景。她打算回杭城看看父母和弟弟。要不是想著和陸景多呆一會,她肯定會從金山坐汽車回杭城。
  陸景有些不舍,但是看到她烏黑晶瑩的眼眸在分別之時有著掩飾不住的情思,忽而有些明白她隨他坐車到黃海機場的想法,也不忍心怪她搞突然襲擊。伸手幫邵秋蘭撫了撫鬢角的碎發。邵秋蘭沒有躲開,任由他完成這個親昵的動作。
  “等著。我馬上辦好”陸景溫和的笑道。十五分鐘后,兩人過了安檢,在候機大廳里等著。看著長長的登機隊伍逐漸變短,陸景輕輕的擁抱著邵秋蘭,在她耳邊說道:“秋蘭姐,早點來江州。”
  “我到江州,你也不一定在啊。”邵秋蘭笑著道,“我走了。再見。”說著,推開陸景,拖在小皮箱登機。沒捅破最后那一層窗戶紙之前,縱然是你情我愿,除了借機擁抱外,大概很難再有其他更親密的動作。
  看著她俏麗的身影消失,陸景揉揉眉心:秋蘭姐最后一句話大有情意,不知道給她一個道別吻,會不會再挨上一記呢。
  …
  陸景下午就到了江州。但新豐公寓空無一人。關寧六月中就結束考試。月底和何夢瑤一起去了云春。何夢瑤拿到江州理工大的畢業證書后,在6月30日正式就任白云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以她22歲的年紀,縱然是在景華這樣不拘一格提拔人才的公司,也顯得非常耀眼。
  張漓忙著江州商學院的課程,和陳笑一起住在景華公寓里。景華公司的高層也分批次進入江州商學院進修MBA課程。
  “景少,這下午的日子悠閑吶。”漢北區區長齊克強在南陽街1804酒吧里找到陸景。
  陸景把手中的書放到一邊,拿著紅酒抿了一口,笑道:“齊區長肯定不愿意這樣悠閑。”
  齊克強哈哈一笑。干部要是悠閑了,那就意味著靠邊站了。看到陸景丟在桌子上的書是一本《笑傲江湖》,臉上露出怪異的神色。要是陸景看什么經濟著作,就算是看馬克思的著作,他也不奇怪。怎么偏偏是武俠小說呢?
  陸景沒解釋,招手讓吧臺里面漂亮的女服務生來一杯威士忌。在1804酒吧打工的女生知道陸景和酒吧老板董晚瑤關系極佳,所以酒吧不提供送酒服務的規定自然也是無效的。
  陸景指著剛剛端上來的酒杯,笑道:“我記得齊區長酒量不錯,嘗嘗這兒威士忌。正宗貨色,沒有兌水。”
  “好酒。”齊克強喝了一口,瞇著眼睛品了品,由衷的贊道。
  陸景微笑,董晚瑤賠本經營,但酒水質量確實很有好。很多老酒客都會來她這里。當然也不排除1804酒吧美女極多的原因。
  齊克強說道:“前些時候云春的一位副書記在云江高速上出車禍身亡。”
  “有這事?”陸景有些奇怪。云江高速就是云春和江州之間的高速公路。倒沒聽說有車禍的情況。
  齊克強笑著點頭,又說道:“最近怡翔集團老總蔡雨農放高利貸的案子鬧得沸沸揚揚,聽說歐主席的侄兒歐楚鋒還到處為他活動。”
  陸景一聽就知道齊克強并不知道真正的內幕。這件案子省廳接手后,一些東西都被壓住。如果真和許副書記有關,師書記是斷然不能讓大哥和趙省長把火燒起來。從目前省里的態勢來看,似乎,許副書記脫不了干系。
  這個層次的交鋒歐楚鋒能起什么作用呢?突然,陸景心里一動,歐楚鋒起不了作用,但是如果他是帶話的人呢?陸景腦子里不由的飄過唐云放那張臉。這樣倒是能說得通了。
  齊克強和陸景聊著江州政壇的近聞,感覺鋪墊的差不多了,正要開口說明來意。突然,走來一個身材高挑,腿長腰細,姿容美艷的女子,“陸景,幸好小袁說看到你,不然我還不知道你回江州了。走吧,我請你去我那兒喝咖啡。”
  齊克強聽得目瞪口呆:陸景這女人緣也太好了吧。專程還有美女過來邀請他去她家里喝咖啡。
  陸景笑著對陳若怡說道:“行啊。”陳若怡都到酒吧里來邀請,他再不去是有些不給面子。
  和齊克強說了一聲,和陳若怡一起去她的公寓——新豐公寓7號樓12樓。
  看到陸景離開酒吧,齊克強懊惱的拍拍腦袋,要是早點開口就好了。最近江州政治氛圍十分詭異。正好云春又位置,他想跳出江州,哪知道還沒開口,陸景就被美女劫走。
  陳若怡的公寓總體格調是乳黃色,即溫馨又清亮,電器也都購置齊備,彩電,音響,VCD等一應俱全。
  “稍坐一會兒啊。”陳若怡愉快的笑道。拿著酒精燈、咖啡壺、咖啡機準備咖啡。
  “你怎么最近一個月都不在江州?我說請你和咖啡一直都找不到你的人。陸景,我已經畢業了,隨時都要返回香港。要不是和你說了請你喝咖啡,我早走了。”餐廳里,陳若怡認真的說道。
  陸景看著陳若怡認真說話的樣子,心里倒也不好說她傻。這年頭,信守承諾也不用這樣。解釋道:“我到金山那里去收購一家家電企業去了。整合之后,今年至少能給景華帶來1個億的利潤。”
  家電行業的利潤很高,大約有20%,只要產品的銷路打開,產能提升,一年十幾個億甚至幾十個億的利潤都有可能。
  景華收購蘇蘭公司,會極大改變資產配置狀況。和蘇蘭公司正式簽約的事情,將會由楊顯代表景華公司前往金山市完成。
  “哦,這樣。”陳若怡笑著點頭,接受陸景的解釋。半個小時后,她拿著咖啡壺倒了兩杯咖啡,放了一杯到陸景面前。白色的骨瓷咖啡杯里,咖啡色的液體飄散著濃郁的香氣。
  “謝謝。”陸景道謝,拿起來微微的品著一口。陳若怡這門手藝確實不錯。
  “我和黃利飛的婚姻解除了。”陳若怡輕聲說道。
  陸景笑著點頭,“恭喜啊。”這是預料中的事情,黃鴻奇病重,黃家勢力衰退。陳創和趁機解除婚姻很正常。畢竟,陳若怡和黃利飛根本沒什么感情。
  陳若怡微微一笑,那股如釋重負的輕松感隨著她的笑容擴散在空氣里。
  …
  省里的局勢依舊僵持著。陸景周末去大哥家里吃了飯,然后和楊玉立一起前往云春。楊玉立想請他看看立豐地產的成績。另外白云山腰的白云賓館已然建成。兩人受邀參加開業典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