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472 許家的阻擾

“咚-,咚-1房間門響起,陸景正飛快的敲著筆記本電腦的鍵盤回復著郵件。聽到敲門聲,陸景把嘴里的煙拿掉,大聲說道:“稍等。”
  點擊發送之后,陸景站起來,打開房門。邵秋蘭穿著粉色的襯衣,白色的牛仔褲,精致俏麗的站在門口,“陸景,到時間該出發了。”
  “哦,好的。”陸景滅掉煙,請邵秋蘭進來稍坐一會。
  “你怎么大早上抽煙?”房間里開著空調,門窗都關著。落地的米色窗簾開著,陽光將屋內照到通亮,但陸景還開著白熾燈。站在窗戶口可以遠眺到天際的海景。邵秋蘭掩著口鼻,把窗戶打開。
  陸景關了電腦,收拾一下,拿著文件夾準備出門。江祺廣跟著管總跑了幾天有一些效果。市委姚書記打算在今天上午十點鐘見見景華公司的人。屆時,陸景有大約十分鐘的時間說明情況。
  “秋蘭姐,走吧!”陸景打個手勢,喊站在窗戶處透氣的邵秋蘭出發。
  看到陸景的眼光隱蔽的從自己胸前滑過,邵秋蘭連忙捂住襯衣領口,羞惱的瞪了他一眼,“還看。”
  陸景無奈的捂著額頭,“真沒看。”心說:你那里扣得嚴嚴實實我怎么看?我又不是透視眼。
  看他郁悶的模樣,邵秋蘭忍不住撲哧一笑。那天發現陸景偷看,她氣不過,在陸景額頭用力的敲了一記。倒也不是真有多么生氣,但是想到自己俯身給他擦血跡,好似自己主動送給他看一樣。偏偏他還看得目不轉睛,也不知道收斂一點。心里又羞又急。忍不住給了他一下。
  “頭上的淤青好點沒?”邵秋蘭跟著陸景往門外走。
  “沒事。反正我也不靠臉蛋吃飯。”陸景笑著關上門,與邵秋蘭并肩往電梯口走去。淡淡的清香味不時的傳來。
  “油嘴滑舌。”邵秋蘭嗔道。心里有些后悔那天出手不知道輕重。
  看著邵秋蘭美人薄怒、嬌俏動人的神情。陸景微微一笑,到酒店門口后,揮揮手,心情大好的坐到車里,與宮少菲一起前往金山市市政府。
  姚書記五十多歲,頭有些禿頂。他是金山市市委副書記、黨校校長分管黨校青年團等事宜,是金山市分量較重的一名常委。姚書記喝著茶水,不斷的摩挲著頭皮,聽陸景說完。云淡風輕的說道:“材料放在我這兒吧,我會研究的。”
  從姚書記的辦公室里出來,陸景心里嘆了口氣。他熟悉官場語言和肢體動作,姚書記并沒有大力幫忙的意思。他可能會在某個場合提一個話頭,但是只要有人反對,他就會退縮。絕無推動景華收購蘇蘭公司的意思。
  “實在不行我還是去襄水吧。熊為明挖坑等我跳,但是總有反制他的手段。哪里像金山這里使不上一點力。”陸景心想。
  樓梯出下來幾名干部,談笑風生。陸景讓到一邊。人群中的仇市長故作驚奇的道:“咦,陸先生。你來辦事?”
  陸景倒沒想到會遇到仇市長,笑著點點頭,“仇市長,你好。”
  為首一名清瘦的干部看這年輕人有點眼熟。仔細的打量了陸景一會,認出是前些天在豐華廣場上救人的青年,不動神色的說道:“仇市長。你認識?”
  仇市長笑道:“顧書記,這位是景華公司的負責人陸景。前兩天就景華公司收購蘇蘭公司的事情拜訪過我。”
  顧書記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繼續往自己辦公室走去。心想:原來他就是陸景。政治力量的圈子就那么大,江南系陸老的小兒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況他哥陸江如今耀眼的很,有望成為江南系的接|班人。江州,最近可是引起了上面一些人物的注意。另外,公務用車統一采購的制度在江州推廣執行,贏得了不少好評。
  仇市長這個時候挑明蘇蘭公司的事情是想在他面前給許同新上點眼藥。不過,看樣子陸景挺會做人的。否則,就算仇市長和許同新矛盾再大,也不會把事情點得這么清楚明白。
  陸景看到仇市長大有深意的一笑跟著人群一起離開,若有所思的下樓離開。
  金山市委領導里面只有分管人事、經濟工作的副書記姓顧。顧書記的分量很重,絕非姚書記所能比。
  事情或許還有轉機。
  夜色深沉,金山市委常委小區中燈火點點。偶爾有車進出也是靜悄悄。3號樓中,顧書記在書房里打著電話。
  “有些人搞得太不像話。把私怨帶到工作上來。地方上的一些同志眼界、心胸要放開才行。”
  電話里傳來一個渾厚、略帶磁性的中年男子聲音,笑道:“師祥,難得聽你發幾句惱騷啊。有些問題先放一放,不要急。”
  “我明白。”顧師祥笑呵呵的說道,“我見過陸家的小伙子。很不錯。曾文正公說‘骨有九起,三則動履稍勝,四則顯貴。’”
  “這個評價有些高啊。”說著,電話里的聲音頓了頓,“你覺得可以?”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但是顧師祥立刻明白其中的意思,電話里那位應該是明白他對陸景給出這么高評價的意思,輕聲道:“可以試試,不是壞事。”
  “我知道了。”
  放下電話,顧師祥看著窗外的夜色,默默的琢磨著。秦系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事實上,幾個顯流的圈子哪里會有鐵板一塊的情況。
  陸家的力量不容小覷啊。正好,陸景還和許家有恩怨。并且,他會和衛家的明珠聯姻。這可是一個關鍵人物。
  要是能與之交好,對于他們這一支力量的頭面人物來說,打破掣肘,成為秦系旗標人物的道路會順暢得多。
  顧師祥嘴角浮出一絲笑意,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六月底,金山市重啟景華收購蘇蘭公司的談判。似乎,有某位市委領導說了話,談判進程一日千里,和前面磨嘰磨嘰的速度完全不同。
  到七月五日,已經達成初步協議。景華公司將以3億元的價格收購蘇蘭公司85%的股份,剩余15%的股份為金山市政府所有。
  景華會先付2億元接收蘇蘭公司的資產,剩余1億元將會在1年內付清。同時,景華承諾將在2年內投入6個億的資金,全力發展蘇蘭公司。
  湖山賓館十二樓,陸景的房間里。陸景懶懶的歪在沙發上,喝著濃茶解酒。
  邵秋蘭坐在圓桌邊整理著資料。來金山快一個月,她相當于是陸景的助理,文案工作比較輕松。
  “你今天好像喝了不少酒啊?”邵秋蘭放下鋼筆,抬頭說道。
  “沒辦法,請仇市長吃飯。仇市長接下來會是金山市內分管經濟的副市長。”陸景笑道。
  這段時間里,金山市內似乎進行了一次短暫的較量。許同新大敗虧輸,分管工作被調整。轉而由仇市長接手。
  今天喝酒時,仇市長話里隱隱點出:這次能收購成功是因為顧書記說了話,旗幟鮮明的表示支持。
  陸景沒搞明白顧書記支持景華的原因。或許單純的只是因為景華收購蘇蘭公司,注入大量的資金能給金山市財政帶來活力,或許是因為市里的政治斗爭,或許是其他的原因。反正無從猜測起。
  不過,等景華的投資在金山市落地,日后肯定還有打交道的機會,現在巴巴的湊過去,沒得給人看輕。所以,他并著急去走顧書記的門路,反倒是先和仇市長搞好關系。
  “你的人事報告寫的怎么樣?”陸景坐正身體,揉著眉心問道。因為向景華投資、昆成汽車、白云酒業調配職員,景華內部的中層管理人員進行職務變遷,相關公司的內部人事也有變動。
  雖說各公司的人事部門只需要向景華總部備檔即可。但是陸景希望派人參與最后環節的審查。當然,無論備檔還是參與審查,景華總部都不會對這一層次的職務變遷進行任何的干預。相對來說,意見也就無緊要。
  不過,每一次職務變遷都要寫一份簡短的人事報告。這份工作現在由邵秋蘭來做。
  “五十多份,今天剛剛做完。”邵秋蘭笑道,“陸景,既不做任何程度的干預。我寫的這份人事報告不是沒作用?”
  “會在一定程度上影到此人有沒有進一步發展前途的評價。”陸景笑著把茶杯放到茶幾上。
  “啊?你不早說。”邵秋蘭嚇了一跳,美目嗔怪的看了陸景一眼,“我像寫畢業評語一樣寫的。”
  “就是這樣寫的啊。”陸景笑道,“秋蘭姐,記得把那個天天騷擾你的家伙評語寫差一點。”這次談判組的考核自然也是邵秋蘭負責,只不過在金山的談判組沒人知道。
  邵秋蘭扶著眼鏡,咯咯笑道:“人家就找我說兩句話而已。你就教唆我公報私仇啊。”
  陸景笑笑,正要說話,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拿了手機去套間里接電話。
  邵秋蘭看著他挺拔的背影,心里微微一笑:這家伙吃醋了。有些情思,心照不宣。只是,她還有些顧慮。
  不過,想起這段時間在金山市的快樂點滴瞬間,邵秋蘭嘴角忍不住浮出一絲動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