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471 防守反擊

高速公路兩邊是一望無際的田野、山丘起伏。天際邊偶爾可見一些蓋著土磚青瓦房子的村落。
  車內,陸景笑著和邵秋蘭說話。她身上傳來一陣陣清香味道,驅散了旅途的無聊。
  到六月中邵秋蘭研一的課程結束,可以提前離校。她本來要在江州找公司實習,陸景邀請她一起來金山,負責這次收購蘇蘭公司的一些文案工作。她算是到景華實習。
  兩人從江州直飛黃海,然后景華設在黃海的辦事處派車送兩人到金山市。
  金山市位于黃海南面,走高速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算的上黃海的衛星城市。但在行政區域劃分上,黃海市屬于魯東省,而金山市屬于浙東省管轄。
  “你怎么沒帶關寧一起來?”邵秋蘭問道。感覺這次到金山來收購應該挺輕松的,類似度假一樣。
  “關寧要留在江大參加期末考試。她有一門課程在十三號考。呵,她不喜歡商業上的事情。”陸景笑著解釋道。
  昨天早晨醒來,雖然三個美人都在別墅里休息,但是他房間里卻是一個都沒有。想著推開主臥室時,看到三人如海棠春睡般美態,陸景嘴角浮出一絲笑意。
  汽車駛過高速路口“金山歡迎你”的標牌后,不到十分鐘就進入金山市市區。金山市區街道多為四五層高的樓房,極少有現代化色彩明顯的高樓大廈。不過,位于市區東部有一棟十二層高樓,玻璃幕墻在下午陽光的照耀下有些刺眼。這在金山至少算得上相當醒目的建筑——金山市唯一一家四星級賓館,湖山賓館。
  “景少。”湖山賓館門前。負責收購談判的江祺廣一臉慚愧的同陸景握手。
  “這不是你的問題。”陸景勉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江祺廣是景華公司有名的談判專家。級別是高級主管。他帶了一個十五人的談判小組和金山市蘇蘭公司進行接觸。前期談的還不錯,眼看著就有突破性進展。金山市政府突然叫停了談判。
  “先開個簡短的會議,我了解一下情況。”將行李放到房間之后,陸景讓江祺廣召集還在賓館的職員開會。
  “秋蘭姐,你要不要先休息下?”看到邵秋蘭從隔壁房間里出來,陸景說道。
  邵秋蘭臉上有些倦色,但仍堅持道:“不用,我是來實習的啊。”
  陸景點點頭。和她一起往湖山賓館提供的會議室里走去。
  負責介紹情況的宮少菲是一位穿著白襯衣、黑色包臀裙職業套裝打扮的年輕女孩。長的有些俏麗,臉上幾個淡淡的雀斑也使得她多了幾分嬌俏。她是此次談判的副組長,負責評估蘇蘭公司的資產情況。
  “金山市蘇蘭公司主要經營白電和小家電。蘇蘭冰箱和蘇蘭電風扇行銷浙東地區。總銷售額有1.5億。年盈利額2千萬元。預計收購需要3億到4億元。當然,我們可以選擇分期分款,但是如果需要擴大產能,我們需要投入5到8億資金才能收到顯著的效果…
  經過這幾天的努力,我們打聽到是金山市分管經濟的副市長許同新叫停了談判。”
  許同新?聽到這個名字陸景有些了然。許同新恐怕會和許家有些關聯。看來收購會有些棘手啊。在建業,他可是狠狠的坑了許家一把。
  金山城市酒店的包廂里,金山市的副市長仇市長熱情的和陸景握手。他接到了浙東省里的一個電話,介紹陸景和他認識。但,蘇蘭公司不歸他分管。徒呼奈何。琢磨了一下,介紹陸景和蘇蘭公司的人認識。
  蘇蘭公司出面的是副總經理,姓管,中等身材。國字臉有些胖,臉上還有幾粒麻點。有些方正的感覺。
  仇市長介紹陸景和管總認識,“管總對景華公司收購蘇蘭公司是支持的。所以你們聊聊。興許能找到些共同語言。”
  管總看似很熱情。但是陸景看得出來,他似乎并不看好自己。只是。礙著仇市長的面子客套著。
  隨行的江祺廣沉默不語,他知道這位管總。似乎市里某位人物的親戚,在蘇蘭公司吃干餉,并不管事。
  菜肴很豐盛,清湯越雞、精餾蝦仁、鑒湖魚味、干菜燜肉,香菇牛腩煲,都是酒店最拿手的高檔菜肴,再搭配幾道家常細菜,搭配的色香味俱佳。
  酒是紹興黃酒。幾人閑聊著,氣氛還算融洽。
  管總抿了一口酒,說道:“陸先生,不瞞你說,許市長叫停的事情,我也沒有能力重啟談判。”說著,對仇市長笑道:“市長大人,這事要市委姚書記點頭才行。我領著陸先生他們跑跑?”
  仇市長恩恩兩聲,并不怎么熱心。他只負責牽線,這樣對省里的人物也有了交代。能不能跑下來要看陸景的本事。
  酒足飯飽,送仇市長上車的時候,陸景順勢塞了幾張購物卡到仇市長懷里。都是黃海大商場的購物卡。
  仇市長等回到家里才有機會拿出來數了數,倒是一怔,搭個線就送了一萬塊,這姓陸的青年倒是值得結交啊。
  金山市臨近大海,晚霞橫亙在遠方的海天之間,這時候去海邊走一走,吹一吹拂面不寒的海風是好享受。
  陸景開車和邵秋蘭一起去市郊蘇蘭公司的所在地轉了轉。傍晚時分返回市區。車窗打開,微風吹進來似乎還有些海腥味。
  邵秋蘭穿著湖藍色的圓領短袖雪紡衫,白色的七分褲把腿臀包得緊緊,曲線玲瓏有致。有著夏日清新的氣息。
  “陸景,收購是不是很困難?”副駕駛座上的邵秋蘭憂慮的問道。她和陸景已經來了一個星期,但是事情毫無進展。除了江祺廣還在跟著一個叫管總的中年人在活動外,陸景前天甚至都讓談判小組的人放了兩天假。
  “有些麻煩。不過。還有一線希望。”陸景輕聲說道。仇市長是他托關系介紹的,但是看仇市長在金山市內的影響力似乎有限。并不足以抗衡許同新。他已經從管總嘴里知道許同新是浙東省許家的人。
  現在,只能期待著江祺廣那里能有些突破。現在是要讓金山市最頂層的決策者討論這個問題才行。景華注資蘇蘭公司是雙贏的事情。他就不信金山市的領導不要政績。
  “咦-!”陸景放慢車速。前面的道路有些堵。人流密集。右側是一處廣場。三三兩兩的人群圍著,指指點點。
  “發生了什么事?”邵秋蘭問道。
  陸景把頭伸到車窗外看了看,“好像有一個老太太倒在地上了,沒人管。”陸景把車拐到路邊,“秋蘭姐,我去看看,你在車上等一會。”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太,緊閉雙眼,一聲不吭。頭上流著血。有人駐足觀望,有的卻是遠遠走開,看也不看一眼。
  陸景蹲下來試了試她的鼻息,還有氣兒。陸景皺皺眉,就抱起她向自己車上走去,有行人就勸:“小伙子,還是等120吧,現在的社會,人心難測啊。別被人訛上。”
  陸景沒理,邊走邊大聲問道:“有人知道最近的醫院在那兒嗎?”
  有人道:“左拐幾百米就有一家婦幼醫院。”
  “謝了。”陸景沒回頭,大聲道謝。將老太太放進后座。邵秋蘭下來坐到后座里幫他扶著老太太。
  陸景打著方向盤,就從人行道逆向拐了過去。這里堵車。救護車什么時候能趕到還兩說。
  “滴---!”十字路口正在維護秩序的交警狂吹哨子。看到掛著外地車牌的灰色帕薩特左拐溜走,罵道:“瑪德,好不容易理順的秩序又被破壞。”拿起對講機吼了幾句。讓同行把那倆可惡的帕薩特攔住。不扣把你孫子的分數扣光,勞資跟你姓。
  右邊。一輛紅色富康出租車后的黑色沃爾沃里。一名中年人淡淡的吩咐道:“小粟,給李局長打個電話。這小伙子是救人,不要追究。”
  副駕駛座上的小粟點頭,“好的,顧書記。”
  陸景和邵秋蘭一起將老太太送進婦幼醫院的急診室。等了十幾分鐘,急診室的醫生走出來,臉色嚴肅的道:“肝病犯了。頭上的撞傷倒是小問題。”
  陸景就松了口氣,說道:“那就行。”
  醫生知道這對青年男女不是老太太的親人,說道:“老人家還沒醒。你們等一等。要是實在忙的話,留個電話,等老人的子女來了,我讓他們打電話通知你。”
  陸景剛才給老太太辦了住院手續,交了2千塊錢的押金。醫生對這小伙子的行為很佩服。現在老人倒地哪有人敢扶的?倒不想他蒙受損失。這樣的年輕人鳳毛麟角。
  陸景笑了笑,看看表,已經晚上七點多,拿出便簽紙,寫了江祺廣的電話號碼,遞給醫生。
  錢能拿回來自然要拿回來,不過他懶得為這點事情煩心,到時候讓江祺廣處理。
  “陸景,你不怕人訛詐你啊。”回到車上,邵秋蘭愉快的笑道,旋即又敲著自己的額頭,“哦,倒是忘了,你是紈绔子弟。”
  “是啊。”陸景順著她的話頭,笑說道:“誰能訛詐我啊。餓了吧,我們會酒店吃飯去。”
  “等會。”邵秋蘭拿出紙巾,俯身過來,認真的幫陸景擦著手臂上的血跡。這是剛才沾染上的。
  “都干了,回房間里洗吧。”陸景說道,眼角一瞥。穿著湖藍色的圓領短袖雪紡衫的邵秋蘭胸口春光大泄。她俯身的姿勢,使得他的眼睛可以毫不保留的看到那對玉兔的模樣。殷桃粒都若隱若現。
  陸景感覺呼吸都重了幾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