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469 競爭第一彈

“咚-咚-1陸景敲了一下總經理辦公室的門,然后推開門進去。他過來幫陳笑處理緊急事務。方才在新景園里,情到濃時,與陳笑回景華公寓顛鸞倒鳳了一番。陳笑現在還別墅里休息。
  章文君看到陸景身后空無一人,有些奇怪。陳總不是說送陸景到景華大廈嗎,怎么人不見了。站起來,說道:“景少,金山的蘇蘭公司拒絕了我們的收購。傳真件剛剛到。”
  陸景坐到陳笑的位置上,郁悶的揉揉眉心,“有沒有說原因?”
  章文君搖頭,“他們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直接回絕了我們。金山那里的談判小組傳回的消息,好像是金山市政斧干涉了這件事。”
  陸景默默的點點頭,這對他的計劃有些影響。江州要追趕上建業的電子產業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除了將專利技術授權給江州的電子企業使用外。最終極的武器是晶圓廠。這是電子工業的核心基礎,可以形成區域姓的電子產業集群。如果江州能有一座晶圓廠,那么楊修武會輸得毫無懸念。
  這幾年晶圓廠產能過剩。臺灣和新加坡的廠商都有淘汰產能和裁員的需求,景華可以找到許多機會。但是晶圓廠又稱“半倒體”。往往是建設到一半就因為資金問題垮掉。并且盈利周期較長。
  景華要支撐這么一個大項目,除了籌備初始資金外,還需要有足夠盈利能力給晶圓廠輸送資金。所以,他首先要給景華需找到足夠多的利潤增長點。收購蘇蘭公司涉足高利潤的家電行業是至關重要的一步棋。
  “職業學校的事情怎么樣了?”
  章文君翻了翻手邊的一個記事本,“過幾天就會有舉辦開學典禮。然后面向社會招生。景少,你要參加嗎?”
  陸景擺擺手,“我就不去了。”有人給他倒了一杯水過來。“謝謝!”陸景笑著接過來。點了點桌面,對章文君說道:“金山那里的談判小組暫時不要撤回,繼續做工作。我近期會去金山一趟。”
  “好的。”章文君提筆在本子上標記了一下。
  幫陳笑處理完緊急事務,陸景喊了坐在辦公室角落里看資料的何夢瑤到小會議室里。
  “工作還適應吧?”陸景倒了兩杯水進來,笑著問道。
  何夢瑤接過水杯,清聲道:“還不太習慣。和學校不太一樣。”
  陸景微微一笑,習慣了自由工作時間突然變成按規定時間上下班自然不會習慣。從口袋里拿出一支白色的手機遞給何夢瑤,“給。這是給你定制的手機。設有來電防火墻、短信防火墻的功能。以后你不想接聽的電話,不存在通信錄里面就打不進來。誰要是短信搔擾你,你可以把他加入黑名單。”
  何夢瑤接過手機,嘴角溢著淺笑,“謝謝!”她對這個禮物很滿意。
  何夢瑤眼眸的瞳光十分美麗,有著清冷幽靜的氣息,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涼感,讓人乍一看都不想回過神來。
  陸景費力的挪開眼神,開玩笑道:“我已經把我的手機號碼存到你手機通訊錄里,以后別把我拉到黑名單里去了啊。”
  何夢瑤微微一笑,扭頭看玻璃窗外,拿著水杯喝水。
  陸景笑道:“你這幾天大概對景華體系也有一個大致的了解。我手里有兩個項目需要你負責,你看選哪個。第一個就是云春的白云酒業。第二個是我正在談判的蘇蘭公司。我是希望你負責蘇蘭公司。”
  何夢瑤清聲問道:“你覺得我可以?”
  陸景很認真的點頭。管理都是大同小異的。并不是一定要精通相關行業的知識。比如思科的錢伯斯就不懂計算機技術。
  何夢瑤手頂在額頭沉思著。烏黑的秀發流瀉下來,稍稍遮住她潔白如玉的臉頰。穿著白襯衣、水藍色牛仔褲的她靜的宛如一株白蓮。幽靜清冷,有著難以形容的美感。
  何夢瑤抬頭對陸景說道,“我想先試試酒廠。”酒廠的規模要稍微小一些。她從星空網吧的管理得出經驗,不同規模的公司有不同的管理方法,她這個時候貿然去管理大型的家電企業,不一定能做得好。
  何夢瑤的眼神落到陸景的眼睛上,發現陸景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知道他剛才肯定也是一直盯著自己在看,忍不住有些臉紅。
  陸景沒想到何夢瑤突然結束思考,被她的眼睛看的一愣。手忙腳亂之下,把水杯打到。水順著玻璃桌子流到他褲子上。
  陸景狼狽的拉開椅子,胡謅道:“想問題想得太入神了。”
  看他倒霉的樣子,何夢瑤嫣然而笑,明亮的眸子里藏著笑意。她又不是三歲小孩。“給。”她拿出紙巾遞給陸景
  。
  陸景用紙巾擦了擦褲子上的水漬,見沒什么效果,說道:“算了,反正是夏天,等會就干了。我回頭安排你去白云酒業任職。”
  談完事情,陸景沒好意思繼續坐下去,下樓回清動鎮的景華公寓。
  …
  六月二曰,景華通信公司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將會授權在景華科技園的電子企業免費使用其手機平臺解決方案技術。其中包括約200多項專利技術。
  一石激起千層浪。數字手機的上層技術開放會極大的促進國產手機的整體水平。就算景華這次只公布了部分技術,但是也足以讓一家電子企業從無到有,快速的涉足手機領域。
  一時間,媒體都涌向江州,并聯系景華公司,要求采訪。各種分析報道見諸報端,都在猜測景華公司的用意。
  葉強文將手中的報紙重重的丟在辦公桌上,哼了一聲。能有什么用意?陸景要在江州打造手機產業集群,準備和建業一決高下。為此,他不惜把景華的家底都給掏了一部分出來。
  聽說景華科技園二期的新景園正在被迅速的填滿。每天都電子企業申請進入。
  他來江州負責聯科的手機生產工廠。其實,主要的目的還是觀察江州的一舉一動。昨天他便和父親聊過景華的事情。
  “叮--”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來。葉強文按了一下免提,里面傳來助理的聲音,“葉總,it周刊的記者想采訪你。”
  “拒絕他!”葉強文斬釘截鐵的說道。現在這些記者都在找景華的新聞,他沒有興趣當背景布。
  無聊的點著鼠標,葉強文突然想起來,損友董翔也在江州,倒是可以約他出來喝杯酒,打發時間。
  …
  夜色中中盛路美食城燈火通明。四樓的一家燒烤店里,陸景和葉成和對酌。
  陸景昨天剛從黃海回江州就聽到消息:葉成和由江州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調任楚北省公|安廳擔任正|廳|級巡視員。葉成和被掛起來了。
  陸景和葉成和干了一杯冰鎮啤酒,大口吃著燒烤蜜汁里脊肉。氣氛有點沉悶。
  “省政協有幾個委員連忙說我在江州工作作風粗暴。”葉成和沉聲說道:“根子不在這里。省里正在交鋒。”
  陸景點點頭。他已經見過大哥。這次動作是師書記和趙省長的一次交鋒。省政協歐主席在其中起了不好的作用。這事只怕和歐楚鋒多少有些關聯。
  “葉哥,穩一穩。時間站在我們這邊。”葉成和是大哥的嫡系。大哥不可能不管他。但是,葉成和這次被人捉住痛腳,趁機掛了起來,不可能馬上復出,需要等待合適的時機。
  葉成和咧嘴一笑,和陸景再碰了一個,“我老葉大老粗一個,認識陸書記之前從來就沒想過能當到市局局長。就這樣,這輩子也值了。”
  喝的五六分醉,陸景和葉成和走出燒烤店。中盛路美食城一共五層,都是扶手電梯上下。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多,食客已經很少。
  坐著扶手電梯到二樓時,葉成和有些頭暈,擺擺手,說道:“歇會,歇會再走。今天喝好了。”
  陸景扶著葉成和坐到二樓的休息長椅上。
  “喲,這不是葉局長嗎?”一個穿著西褲襯衣,面容兇惡的凸肚胖子走過來,意態囂張的哈哈大笑,“哈哈,你看我這記姓,現在應該叫您葉巡視員。”說著,凸肚胖子拍拍頭,故意大聲喊道:“葉巡視員,您老好!”
  葉成和瞪起牛眼,猛的沖起來就是一巴掌把凸肚胖子扇倒,“滾尼瑪的,姓蔡的,你狗曰敢在勞資面前囂張。”
  “葉成和,你tm不是局長了,囂張個屁啊。”凸肚胖子大叫著爬起來,連連后退,色厲內荏的道:“你給勞資等著。”
  “等尼瑪。你過來。”葉成和噴著酒氣,指著他說道。
  陸景連忙扶著搖搖晃晃還要繼續揍人的葉成和。凸肚胖子純粹找抽。葉成和正郁悶著,他居然送上門來。只是不知道他們倆有什么恩怨。
  二樓一家餐廳的玻璃門推開,歐楚鋒笑瞇瞇的走出來,“葉局長,你這工作作風可不對啊。老蔡啊,葉巡視員解酒澆愁,你不要和他一般計較。咱們喝酒去!”說著,拉著凸肚胖子進了餐廳。
  陸景凌厲的看了歐楚鋒一眼,心里起了動動他大伯的想法。但陸景沒有說話,扶著葉成和下樓,離開中盛路美食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