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46 打開局面

春雨淅淅瀝瀝的下了一夜,陸景一夜沒有睡,看著透過窗前黃色紗帳進來微弱的晨曦,他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桌子上白色瓷杯中的咖啡已經見底。陸景摸出一支煙來點上。二十日京城市里的拍賣,余建軍最終以六十三萬的價格拿下永極夜總會的店面。這個價格自然少了陸景的主意。前幾天他打電話給陸景,希望他能回京城指點指點如何開一個購物超市而不是大型的百貨商場。
  公司目前在江州的推廣活動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昨天在漢寧街八一百貨商場門前搞了一個促銷活動,效果如何,還要等幾天才有反饋。
  陸景這個時候還不打算回京城,至少需要等江州這里的第一輪銷售活動結束,他才準備回去。
  這幾天都是加班加點的寫著一份建議書,《大型購物超市的闡述和幾點建議》。他人回不去,建議卻需要拿出來。讓許文杰給那位極有才華的京城市工程大學設計學院的大學生打過招呼后,夜總會店面的改造工作正在進行著前期的籌備。他的這份建議書需要盡快完成,避免出現店面裝修完成后空置的情況。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矮紙斜行閑作草,晴窗細乳戲分茶。忙過這一陣,得好好放個長假,過一段這樣休閑的時光。”陸景把煙頭掐滅了,洗了把臉,躺倒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陸景到公司時,已經是下午三點,新招的前臺妹子正在接電話,聲音甜美。這幾天廣告的效應正在慢慢消退,江州市內有實力的經銷商都已經來得七七八八。第一輪的銷售行動正徐徐的展開。
  這次租憑的辦公室大約只有一百二十個平米,隔出了前臺,會議室,會客室,吸煙室之后,剩下的空間就沒多少。十幾張辦公桌就這么兩個兩個的對拼在一起,杜衛成手下的幾個新招的內勤人員正忙碌著,電話鈴聲此起彼伏。
  陸景的辦公室是用鋁合金與磨砂玻璃隔出的一個單間,隔音效果不錯。陸景的屁股還沒坐熱,手機就響起來。
  “哈哈,小景,好消息。”占哥兒在電話那頭十分興奮,陸景腦子里幾乎能浮現出他手舞足蹈的畫面。
  “劉衛家調任中原省下轄的一個地級市任市委副書記,副市長。”
  “果然是好消息”陸景猛的站起來,在辦公室來回走動著,“消息靠譜嗎?”
  “八九不離十了。過幾天他就會赴任。”
  “好。”陸景狠狠的砸了一下自己櫻桃木的白色辦公桌,發出一聲悶響。麻痹的,總算是把老劉家的兒子搞下去一個。大哥這次動作真給力。以劉衛家目前的級別,由國家部委機關調到地方上沒有任何的升格,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時貶謫。
  劉衛家這個人在處理復雜局面時,一向是牌技不行。不要以為頭上安了天線,就可以在地方上為所欲為,大展拳腳。沒有能力,就有人敢把你拉下馬。翻船的先例又不是沒有。
  這一次把他按下去,至少五年之內,他絕對升不到“副省”這個層面。
  “占哥兒,我哥請你吃飯沒有?”
  “哈哈,以江哥的性子怎么可能。他還在照常上班呢,我從別處打聽到的消息。”
  “那是,這是個好消息,當浮一大白。我回去咱們倆喝酒。”
  “行吶。小景,我聽許文杰說你在搞什么超市?”
  “是的,拉了幾個朋友,隨便弄一弄。占哥兒,你在美國生活過,應該知道,零售業這一塊的趨勢必然是沃爾瑪這樣的連鎖超市。怎么樣,有沒有興趣投資。景和這邊的資金全部占住了。我本來還打算投二十萬的運營資金進去。”
  “呵呵,資金這問題你找我也沒用。我在紫竹大道上盤下了一個店面,正在裝修,不僅公司賬面上的資金抽調得七七八八,我房子都抵押給銀行了。這么說起來,你現在在江州形勢還蠻好的?”
  “局面是打開了,后續怎么樣還要繼續看。”陸景笑道,心里想著占哥兒決心倒是很大啊,房子都抵押進去了。
  “行吧,等你回京城再聊。我定在6月3日開業,你有時間就過來玩。”
  “看情況吧,我估計是走不開。”
  …..
  銷售的高潮期終于來臨,經銷商要求調貨的電話一個接著一個,居中指揮的杜衛成吼得嗓子發炎,下午開碰頭會的時候還在吃喉片。
  “財務情況怎么樣?”陸景問新招的財務張梅。張梅三十歲左右,鼻間有幾粒白雀斑,穿著束腰的白襯衣和黑色套裙,顯得腰細臀肥,很有幾分風姿綽約的味道。
  她是江州財經大學畢業的高才生,業務能力很強,在一家效益不好的國企里面做了六年會計,看到景和招人,待遇給得高,就跳了出來。
  張梅微笑道:“狀況良好,抽出六十萬沒有問題,不過大家這個月的工資就要晚幾天才發。”
  陸景前幾天還在發愁承諾給超市的二十萬資金從何而來,現在他卻是要考慮景和這邊的資金也不足的問題。統計上來的報告顯示因為供貨不足的問題,會損失大約二成的利潤。
  “那就抽五十萬吧。工資按時發,這關系到公司的信譽,馬虎不得。”陸景坐在圓形的會議桌前,把手中的資料攤開。他需要把資金抽出來從諾基亞的工廠里面拿貨。
  張梅看陸景的眼神就變得有些奇怪,現在按時發工資的企業可是鳳毛麟角。她點了點頭,展顏笑道:“好啊。我保證會按時發下去。”她點頭的時候幅度過大,胸前帶出一陣顫巍巍的乳浪。會議室里沒有見過少婦風情的劉一平和馬飛頓時大暈其浪。
  這時,陳笑抱了一疊復印資料進來。她穿著白色長袖修身襯衣,米色的七分緊身褲把翹臀包得緊湊,弧線迷人。“景少,江裕公司的吳小姐打電話到前臺找你。”
  陸景挑了一下眉頭,“哦,大家先聊著,我去接個電話。一會回來。”見陸景走出去,劉一平笑道:“笑笑,要不要我幫忙?”他挺喜歡這樣的工作氛圍,說是開會,其實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互通消息,是繁忙工作之余難得放松。
  陳笑應了下來,“行,一人兩張,這是最近兩周的銷售數據統計。”
  吳璇的電話由前臺總機轉進了陸景的辦公室。
  “陸總,你真是敢想,砸手機的營銷手段都能用上。咯咯,我是深感佩服啊。”電話里吳璇嬌笑著說道,“這半個月的銷售數據不錯吧?”
  陸景點起一支煙,“小公司就只能想歪點子,讓吳小姐見笑了。”江裕公司是諾基亞的省代,他搞不明白吳璇這個時候打電話來是什么意思?兩家公司在市場上并沒有什么利益沖突。
  陸景在江州生活過十五年,后來也涉足商業圈子,但從未聽說過江裕公司的名號,這說明要么是他們實力不行沒有發展到一定的程度,要么就是他們湮滅在時間的長河中了。
  “陸總,我昨天去一家店里看了,你們似乎供貨不足呀。要是資金上有問題的話,我們江裕在資金上可以為景和提供幫助。
  我看你們這個勢頭拿下諾基亞華中區的總代理問題不大,我可是來提前打好關系。到時候在供貨價格上要給江裕一些優惠才行。”
  聽著電話里銀鈴般的笑聲,陸景猛吸了幾口煙,雖然吳璇是一番好意,但怎么感覺好像有點不對勁。
  “多謝吳小姐的美意,不知道吳小姐在江裕里面擔任什么職務,資金流動上的事情你也能負責?”
  “呵呵,我是江裕的副總經理,總經理呢,是我二叔。這樣吧,電話里也說不清楚,如果陸總有意向,我們可以約個時間詳談。”
  原來是負責人,還是公主黨。怪不得口氣這么大。陸景腦子里轉了一圈,回絕道:“我再考慮考慮吧!”
  打瞌睡就有人送枕頭,那么這個送枕頭的人是目的?搞好關系,蒙小孩去吧。商場上決定一單生意能否做成,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商人之間的關系在利益面前還不如廁所紙有用。
  “行啊,想好給我電話。”吳璇微微的一笑,將電話放下,伸了一個懶腰,酒紅色的襯衣下的雙峰曲線十分動人,進辦公室里來給她送咖啡的女助理眼睛都看得發直,就算身為女人,也不得不承認吳經理這個動作太具有魅惑性,要是有男人看見還不得把眼珠子勾出來。
  吳璇不怕景和那個小青年能看出什么,只要他有野心,就不愁他不咬江裕拋出的這個魚餌。
  上宏貿易十月底代理合同到期的事她知道。雖說在銷售上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業績,但江裕的實力不弱,有資金,有渠道,本以為拿下華中區總代理有幾分希望,不想橫空殺出個景和電子來。
  她很看好手機這一塊的市場,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家競爭對手在江州市崛起,入資控股是極好的解決辦法。
  陸景掛了電話,回到會議室,景和目前的骨干人員都在這里,杜衛成,楊顯,張梅,劉一平,馬飛,陳笑。
  目前公司基本進入正軌,銷售數據也不錯,盈利是可以起預期的,現在的問題是資金限制了供貨數量,否則利潤還會更多,但是現在畢竟不是2004以后手機開始普及的階段。陸景剛剛已經想過,就算每個月損失兩成的利潤,也不必要盲目的鋪貨。
  “有多少錢做多大事,數據統計出來的損失就讓它損失吧。我們要牢牢的抓住手上看得見的利潤。我明天回京城,找諾基亞調貨的事情我會一并解決。江州的事情,老杜統一負責后勤和財務。楊顯負責業務。每天的例會決議發到我郵箱里面,有突發情況就給我打電話。”
  幾人對這個安排都沒有什么異議。杜衛成這段時間在統籌上面表現出來的能力讓人刮目相看。江州城內調貨能調得這么順暢,他功不可沒,更何況他是一開始就跟著景少的老人。
  楊顯在業務上的能力比在坐的都高出一籌,是負責業務的不二人選。
  劉一平道:“景少,我二十八號請假三天。我需要回學校辦理畢業手續。”
  “沒問題,你那一塊的業務到時候讓馬飛兼顧一下。”陸景看向馬飛,馬飛笑道:“沒問題,三天還頂得過來。不過,劉一平,你回來要請我吃飯。”
  “那是當然的。”劉一平說道,“我請大家一起吃飯吧,慶賀我大學畢業。”說完,眼睛瞟向陳笑。
  “呵呵”幾人都笑起來。陸景搖頭,“你們搞起來,我到時候未必在江州。”
  他這次回京城是參加期末考試。六月二十四號四中將會舉行高二年級的期末考試。雖然他去參加考試也是相當于白去,但是態度要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