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467 大戲前奏

“叮--”陸景的手機響起來。正在和邵秋蘭說話的陸景接起電話。
  “陸景,李逸落說在1804酒吧看到你。我后天生日,邀請你來參加我的生日patry。”電話里陳若怡嬌脆的說道。
  陸景琢磨了一下,“行吧。”陳創和如今入主江州鋼鐵,并且出面為江州帶來幾億美元的投資。今年江州招商引資的成績單會非常好看。這個時候倒也不用駁陳若怡的面子,去坐坐就走。
  邵秋蘭手肘撐在小圓桌上,抿著酒笑道:“怎么你盡接聽女孩子的電話。前面一個電話是宋雨綺給你打的吧?”
  “那是因為我接男生電話的時候你沒看到啊。宋雨綺后天結束在杭城的江南大學演講返回江州。我還沒給時代在線的人擺慶功宴。”陸景笑說道:“秋蘭姐,你要不要來?”
  “算了。你們一堆土豪,我過去找不自在啊。哎呀!”邵秋蘭驚呼一聲,彎腰拍了一下小腿。
  “怎么了?”
  “被蚊子咬了。”
  陸景一陣撓頭,這都十五樓高怎么還有蚊子飛上來。陸景從臥室里拿了六神花露水過來,“要不我幫你涂吧!”
  邵秋蘭拍了拍臉頰,微微抬起左腳,“行啊,我頭有些暈。在酒吧就喝了不少紅酒。”
  陸景蹲下來,輕輕握住她晶瑩纖細的腳踝,上面有一個紅腫的包。灑了些花露水在上面,輕柔的揉抹著。觸手肌膚細膩,如玉般嫩滑,彈力十足。直到花露水干掉,陸景才依依不舍的放下邵秋蘭白皙如玉的腳踝。心里突然冒出一個念頭:要不要再擦一點花露水?旋即心里暗罵了自己一句。
  “好了吧?我們接著喝酒。”邵秋蘭有些羞澀的收回腳,陸景摸得她有些怪怪的感覺。不過,她以前喝醉了都是陸景照顧她,倒也沒想其他的。
  “恩。”喝了一會酒,兩瓶拉圖見底。一瓶百加得大半進了陸景的肚子。陸景也感覺有幾分酒意。
  “我再去拿一點。”邵秋蘭俏臉緋紅的站起來。她喝酒上臉,有著無端的嬌媚。
  陸景站起來,扶著她下樓,“秋蘭姐,不喝了,我們跳舞吧!”
  “你這里還有舞廳嗎?”邵秋蘭詫異的問道。陸景微微一笑,打了一個響指,“跟我來你就知道。”
  將邵秋蘭扶到一樓客廳的沙發上,幫她換了高跟涼鞋。白皙如玉的腳踝肌膚溫涼,讓他呼吸都重了幾分。
  陸景去書房里把筆記本電腦拿下來,在餐廳里插上電源。不一會,悠揚的舞曲飄揚起來。
  “交誼舞會不會跳?”
  邵秋蘭笑著橫了陸景一眼,“小同學,我肯定比你精通好不好?”
  陸景微笑,輕輕握住邵秋蘭的手,一手摟住她的腰,踏著節奏慢慢舞動起來。
  夏季襯衣單薄,扶著邵秋蘭曼妙柔軟的腰肢,再加上鼻間聞到的香水味,陸景感覺旖念陣陣。
  “陸景,你今天有些怪怪的。”邵秋蘭呵氣如蘭。兩人喝了些酒,相互湊的很近。
  “有這么明顯?”陸景有些心虛的笑道。
  “當然。”邵秋蘭嬌聲說道。陸景今天表現的特別想親近她。
  一曲畢。陸景輕輕的擁抱著邵秋蘭,看著她嬌美異常的臉蛋,心臟不可抑制的跳動起來,有些舍不得放開她,柔聲問道:“再跳一曲?”
  “有些晚了。我該回去了。”邵秋蘭烏黑晶瑩的瞳眸里在明亮的光線下仿佛耀眼的寶石,里面倒映著陸景的臉。
  陸景不舍的放開她,看著她精致迷人的容顏,由衷的贊道:“秋蘭姐,你真迷人。”
  邵秋蘭莞爾一笑,無端的風情仿佛夜色里曇花綻放。陸景放開她時,她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陸景拿了手機和鑰匙,送邵秋蘭回師大的宿舍。路上月色很好,師南路上學生眾多。這邊都是路邊的小店,價格比南陽街上要稍稍便宜,大快朵頤起來更過癮。
  “關寧呢?”
  “她隨江大校藝術團去星城表演去了。可能要過幾天才回。夢瑤現在也不住新豐公寓。董晚瑤的哥哥來了,她肯定也不會來新豐公寓住。”
  邵秋蘭嘴角揚起一絲動人的微笑,扭頭看陸景,“以前喝醉了讓你照顧我,我很放心,現在可不敢讓你照顧我了。”
  “為什么?”陸景摸摸鼻子。
  “原因你心里清楚。”邵秋蘭輕快一笑,扭頭去看路邊小店的招牌。陸景揉揉臉。秋蘭姐很聰明,窺破了他內心里的變化。也不知道她生氣了沒有?
  到了師大的研究生樓前。陸景問道:“秋蘭姐,你現在不配手機,我怎么才能見到你?”
  邵秋蘭把鬢角一縷秀發撫到耳后,輕聲道:“我一般會在師大圖書館6樓西邊角落里自習。”說完,揮揮手:“就送到這兒,再見。”
  看著她窈窕迷人的倩影消失在樓道理,陸景撓撓頭:自己是不是太無恥了一點,身上的情債一堆,還忍不住去招惹秋蘭姐。但是看到她和其他男子在一起時,心里會忍不住難受。
  無恥就無恥吧,總比吃后悔藥強。陸景拿出手機打給白明俊,“白明俊,拜托你一件事。幫我辦張師大的圖書證。”
  …
  天下著小雨,夜色中陸景坐車到楚北國際大酒店。陳若怡的生日晚會在這里舉行。
  今天中午周平和章薇專門請他在何家菜館吃了一頓飯。新餐飲公司組建完畢——錦江餐飲集團,注冊地在江州。出資方為興華大酒店,麗都酒店,羅馬假日西餐廳、立豐控股四方。何欣靜出任董事長,章薇擔任執行董事。
  其實,陸景心知肚明周平請他吃飯的目的不是感謝自己讓章薇的事業得以發展,而是在自己面前展示他和章薇的關系來表示信任。周平的為官之道很有一套。
  周平這次被查出不少問題,被黨內嚴重警告。但是實際上背個警告處分對他的仕途并沒有什么大影響。
  相反,他最近出重手整頓了幾家不按照《江州市公務用車管理條例》辦事的單位,在江州干部心中的威望不降反升。歷經調查風波屹立不倒、作風硬朗的領導說明是“粗大腿”啊。
  “嚇!”看門的是一個白頭發的爆炸頭,饒是陸景一貫處變不驚也嚇了一跳。
  “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啊?”
  陸景打量一會才發現這個“白發魔女”才認出是官儀君,好笑的道:“你這個造型很奇特啊。”
  官儀君翻個白眼,給了陸景一個后腦勺。自從陸景在她心中的形象坍塌之后,她就對陸景不怎么感冒。反而還有些小小的不滿。
  陳若怡的生日宴會是楚北國際大酒店十樓的小餐廳。里面已經來了十幾個人,三三兩兩的聊天,顯然這是一個冷餐酒會。
  陸景在人群中找到了陳若怡。陳若怡穿著一身黑色的露肩晚裝禮服裙。雪白的肩膀與黑色衣裙形成強烈的黑白對比,有著凝重的美,撼人心魂。乳溝擠得很深,一條閃著銀光的項鏈綴在雪嫩的胸前。晚禮服與她纖柔典雅的氣質相配,給人異樣美艷的感覺,
  “生日快樂!”陸景將準備好的禮物送上。
  “謝謝!”陳若怡優雅的接過來,遞給身邊的李逸落。作為今天的主角,她的艷光完全壓住了原本比她更美麗的李逸落。
  “若怡小姐,你不打開來看看嗎?”一個男子看口。幾人附和。陸景看過去,萬麗餐飲集團的歐楚鋒帶著眼鏡沖陸景陰柔的一笑。
  陳若怡笑著問陸景,“可以嗎?”
  陸景無所謂的點點頭,眼光掃了陳若怡周邊的人。黃利飛赫然在列。似乎他作為陳若怡的未婚夫與其他人沒什么區別。
  陸景心里微微一動:早聽說陳創和有意解除和黃家的聯姻,這個時候黃鴻奇重病,黃家二代子弟難堪大任,陳創和這是…
  “哦--!”一片驚呼聲。陳若怡手上是一條精美的鉆石項鏈。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誰都沒有料到陸景居然會如此的大方。
  “是人工鉆石吧?”歐楚鋒立刻質疑。他身邊的幾個人立刻附和著,“就是,真鉆石得多貴啊。”
  官儀君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你小子送禮都沒誠心,拿假貨來糊弄我們家若怡。
  黃利飛抱著肩膀,冷笑著看好戲。不過他不怎么相信是假的。陸景沒那么無聊。
  陳若怡疑惑的看向陸景。她帶過很多名貴的首飾,看得出來這鉆石不太可能是假的。但,送這么貴重的禮物是什么意思?
  “哦?這是怎么了。”陳創和和幾個中年人從外面走進來,笑著道。
  “爸爸,陸景送了我一條鉆石項鏈。你看。”陳若怡將鉆石項鏈遞給父親。
  “哦?”陳創和笑著接過來,看了看,“不錯,至少一百五十萬以上吧?”他笑著問陸景。
  陸景笑道:“生日禮物而已,若怡小姐高興就行。”陳創和帶給江州的利益可不止這么多。花花轎子人人抬。他自然不可能吝嗇。
  陳創和哈哈一笑,遞給陳若怡,“陸景要送你就收下吧。哈哈。陸景,來,我給你介紹幾位我的朋友。”說著,將陸景拉過去,介紹身邊的朋友給陸景認識。
  陳創和的話自然不可能是假的。陳若怡身邊的幾個青年才俊頓時啞口無言。歐楚鋒臉上感覺火辣辣的。好像,身邊的人都悄悄的挪開一步,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陳若怡將鉆石項鏈收起來。官儀君用手掩著嘴,半響都沒反應過來。這是什么情況?貌似,陸景在她心中的形象又重新高大起來。
  李逸落眼中異彩連連。心想:陸景居然這么大方。陳若怡好像和他沒什么交情啊?等我和他成為朋友后,我可不可以找他幫忙呢?說不定可以擺脫那人的控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