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65 能力即權力

黃致遠位于新月湖邊的小酒館里,綠樹成蔭。破舊的酒幌早被摘下。陸景進來時,黃致遠和謝澤華正聊著剛才的事情。
  “國內在教授評定上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一些不學無術,師德敗壞的人都堂而皇之的當上教授,真是豈有此理。”謝澤華憤憤不平的說道。
  黃致遠毫無反應的喝著酒,就當沒聽到這句惱騷話。
  陸景拿了碗倒酒,坐到桌子邊。謝澤華是一個很沉穩的人,很少看到他失態的時候。可見他此時心里的氣憤。
  黃致遠對陸景說道:“老謝剛才已經打電話和師大的楚校長說了這件事。”
  陸景點點頭,“這些年國內學術造假風氣太嚴重了。最終要靠輿論監督,靠重罰,對造假進行零容忍。但是要形成這樣的環境估計還要很長的時間。”
  他不由的想起他所經歷的那個時代。教授說話根本就沒有公信力,沒人肯信,公眾就當是放了一個屁。這實在是一種諷刺。
  或許,在江州的大學里,他可以試驗一些新的東西。教育的體制必須要改,培養獨立的人格、自我的思考能力才是教育最本質的目的。但是,還需要等一等。景華還沒有足夠的財力和影響力來推動這件事。
  隨意的閑聊著,如今謝澤華在云春算是站穩腳跟。黃致遠這次回江州之后,也沒有再下云春的打算。
  謝澤華問道:“景少,你對《江州市公務用車條例》怎么看?”對陸市長的想法,他自然要地一時間摸透。聽說這個條例能通過,得到陸市長的支持。
  陸景琢磨了一下,說道:“是一個過渡條例。”
  《江州市公務用車管理條例》建議江州市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公務用車由江州市財政局下屬的政府采購監督局監督下統一采夠。同時,鼓勵租賃車輛,降低公務用車成本
  并且為了便于公眾辨別和監督,各部門用車核發公務專用車輛牌照,以車牌顏色區分民用車輛。并在車牌上標以“公務使用”等字樣。
  《江州市公務用車管理條例》最大的作用是限制了各部門、各單位私自配置超標車輛的問題、或者多配車輛的問題——國家對各級部門的公務用車標準有明確的規定,但是采購權在各級部門手中,一些富裕的單位出現超標的現象屢見不鮮。
  不過這個條例并沒有涉及到公車私用等核心問題。因為條例沒有明確說明如何處罰公車私用。這無疑是給了大小官僚鉆空子的余地。
  但是也正是因為這樣,反彈的力度才有限。要想像國外一樣徹底解決公車私用問題,首先必須將汽車普及,并且在城市內擁有良好的公共交通服務,包括道路設施。輕軌、地鐵,公交、出租車服務等等。甚至,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交通也需要很便捷。
  否則,指望那些頭頭腦腦擠著塞得如同沙丁魚罐頭一樣的公交車上班怎么可能?
  這個問題,他向大哥請教過。不切實際的條例,再嚴厲的處罰制度也沒用。必然會名存實亡。
  謝澤華立刻領悟了陸景話中的意思。可能以后還會有其他的補充條例出來。“你覺得我在云春實現這個條例怎么樣?”
  陸景和黃致遠同時搖頭。黃致遠說道:“老謝,你現在要做的是把盤子做大,而不是定規矩。你在云春所處的環境和陸市長在江州所處的環境完全不同。”
  謝澤華一笑,“我也是想緊跟市長的步伐啊。”
  下午四點多,陸景去江州機場接唐悅。晚上與新上任的星空網吧總經理文溪允以及星空網吧的管理層一起吃飯。何夢瑤已經前往景華公司報道。主要以熟悉景華體系為主,暫時負責跟蹤景華科技園創業投資基金的事情。陸景對她的去處心里已經有了安排。
  “陸景,蘇遠和黃利飛怎么會答應你的要求?”前往漢寧區泉山別墅的路上。唐悅問道。
  陸景散了一支煙給唐悅,分析道:“遠大公司現在資金都投在遠大電器和遠大地產上面,根本沒有資金來發展遠大酒業公司。這個時候賣出遠大酒業公司獲取一定的資金,他未必吃虧。
  更重要的是,這是不追究的條件。蘇遠照辦,黃利飛自然乖乖照辦。”
  唐悅疑惑的問道:“不追究?”他不太相信陸景能影響到江哥的決定。陸景不可能在政治上參與的這么深。
  陸景嘿嘿一笑,“我哥根本就沒打算追究他們造謠的責任。我是嚇唬蘇遠和黃利飛的,但是他們又沒辦法找我哥證實去。誰讓他們心里有鬼呢。”
  “靠。這樣也行?”唐悅驚訝至極。陸景敲了蘇遠一座價值近億,未來潛力十足的酒廠。黃利飛則是陪上了他的情人劉怡秋。
  “為什么不行?這叫扯上虎皮做大衣。”陸景笑道,“我哥現在根本就沒有取代熊書記的想法。他們是庸人自擾。”查蘇遠,自然是把矛頭對準熊為明本人。不過,大哥現在根本沒有動熊為明的想法。他還想著在市長任上多干幾年打好基礎。
  車上了泉山的山道。山林之間郁郁蔥蔥,生機勃勃。泉山別墅區是江州聞名的富人區。周興動開車將陸景和唐悅送到5號別墅。
  陸景下車指著不遠處的7號別墅說道:“陳晨就住那里。”說完,沉默了一會。陳晨的悲劇著實讓人同情。
  唐悅拍了拍陸景的肩膀。“走吧。我們進去。”現在哪里是悲風傷秋的時候,還有更多厲害的對手等著在前方。方華天只是一個小角色。
  “你們來了。”客廳里,劉怡秋穿著白色的浴袍,斜倚在沙發上。峰巒起伏,春光乍泄。黃利飛又把她給賣了,她心里都已經麻木。
  陸景打個手勢,“我們單獨談。”
  劉怡秋諷刺道:“不就是輪流來嗎?就在這里,我不介意。”
  陸景摸了摸鼻子,說道:“看來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對你的身體沒有興趣。單獨和你談話,只是想讓你說出心里的想法。跟我來吧,我不喜歡說第二遍。”
  說著,陸景推開別墅里一間客房的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