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63 他們也配

吃過飯從韓國餐廳里出來,陸景請何夢明到新豐公寓里閑聊。沖了咖啡,坐在二樓的陽臺處,看著遠處的新月湖,陸景撥通何夢瑤的手機。
  “你好1電話里傳來嬌柔明麗的聲音。
  陸景一聽就知道不是何夢瑤。何夢瑤聲若清簫,如清泉流水,冷冽清潤。笑道:“我是陸景,找下何夢瑤。”
  “啊?陸景。我是席雨嘉。夢瑤回理工大忙畢業論文去了。她把手機放在我這兒了。”
  陸景拍拍頭,忘了這茬,笑道:“那等她回來你給她說一聲我有事情找她。”何夢瑤的手機號碼換了幾回,就沒能保密成功過。她不喜歡應付那些無聊的電話,大部分時間手機都不會帶著身上。
  陸景放下手機,對何夢明說道:“得,你姐壓根就沒帶手機在身上。我聯系上她再和她說吧。”
  何夢明端著咖啡,斜倚在玻璃處,笑道,“手機對我姐來說就是個累贅。我姐天天都煩那些人糾纏她。她又不會罵人,換作我早把那些人轟走。”
  陸景聽的一笑。記得那年她被黃暉氣得心臟病發作,救過來后非要看到黃暉被警車帶走才肯回家去。
  傍晚時分,和關寧在食堂吃晚飯時,陸景接到大哥的電話,“小景,你上午和章薇見面了吧?呵呵,周平和我說了,你啊…”
  陸景笑道:“哥,我這是對你有信心。熊為明這次折騰不出什么花樣吧?”
  陸江笑了笑,“省調查組過幾天就會有結論。王叔后天來江州。我正好要去京城參加一個會議,你幫我接待下。”
  陸景聽得出大哥話里的信心。“好的。哥,幫我從老頭子那里順點茶葉過來。我過年拿得茶葉都丟在建業了。”
  “行。煙也要吧?”陸江笑道。
  陸景撓撓頭。“沒好意思和你說。”
  陸江愉快的笑起來,“爸又不是不知道你抽煙。他前些天還和羅女士說,怎么柜子里的煙少了幾條。準備問問是我們倆誰干的。”
  陸景嘿嘿一笑。順老頭子的寶貝他下手可比大哥狠多了。老頭子大概是想起來聞聞煙味才發現的。
  見陸景掛了電話之,關寧抿嘴笑道:“你哥啊?看你眉飛色舞的,什么事?”
  陸景笑道:“今天幫了周平一把,信號放得太明顯。我哥打電話給我說這事。這幾天要靜觀其變。”其實具體到餐飲公司的事情,章薇同意將羅馬假日西餐廳合并到新餐飲公司對雙方來說是雙贏。
  說著,伸手握住關寧的手,“一會去新豐公寓拉曲子給我聽。”關寧最近二胡拉得越發純熟。聽起來實在是好享受。
  “好啊。”關寧嫵媚的一笑,扣住陸景的手指。她上大學都不知道和陸景一起逃了多少次課。現在是徹底放棄通過考試成績來證明她是個好學生了,反倒是由著性子在二胡上有些進展。
  理工大的南3號教學樓外,陸景站在花壇邊上抽煙,等著何夢瑤出來。前天晚上何夢瑤給他回了電話,約定今天上午她論文答辯完成之后見面。
  “陸景,你怎么在這兒?”不遠處,帶著精致眼鏡,衣著靚麗的邵秋蘭驚喜的喊道。她身邊正站在一個瘦高個青年。身上有著很濃的書生氣質。
  “呃-,秋蘭姐。我等何夢瑤。你呢?”陸景笑著把煙滅了,走過去。看到她身邊的男子,心里微微有些煩悶的情緒。旋即。心里又是一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些。從兩人走路的距離看,秋蘭姐和他并不是戀人。
  “過來參加一個同鄉聚會。”邵秋蘭無奈的笑道。說著,對身邊的男子說道:“何老師。我碰到朋友了,你先走吧。”
  何老師看了看陸景。知道他是邵秋蘭的學生,臉上露出一個客套的笑容,“好,秋蘭那你一會一定要來啊!”邵秋蘭敷衍的說道:“恩-恩-。”
  陸景沖何老師的背影努努嘴,說道:“秋蘭姐,這人有點傲氣。”
  邵秋蘭笑道:“詩人能不傲氣么?他在省報上都發表過詩歌。出口就是勃朗寧、華爾華茲,再不就是拜倫、惠特曼。噢-,總算把他打發走了。你最近在忙什么,一個學期都過完了才見到你。”
  陸景笑道:“我去建業了。秋蘭姐,你這可是葉公好龍。當初,莫少鋒可是被你打擊的夠慘。”
  邵秋蘭拉著陸景閃到一邊,讓身后的轎車通過,說道:“什么跟什么呢?要我說莫少鋒那個草包比這人還可愛一些。詩歌,只是生活情趣的點綴。又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他完全搞反了。”
  兩人在路邊說笑著,仿佛老友久別相逢,有著說不完的話題。正聊得熱鬧。教學樓里走出一群學生來。看樣子是答辯完成的學生。
  陸景一眼就看到了如同一只驕傲的小獸般的何夢瑤。穿著襯衣、長褲,簡簡單單,清麗脫俗的氣質難掩。她身后有一個拿著玫瑰花的男生。
  “夢瑤,都畢業了,你就不能停下來聽我表白完嗎?”
  何夢瑤腳步一刻不停,看到陸景停在路邊的車,四處看了看,看到正在梧桐樹下笑著的陸景,朝他走過去。
  陸景笑著攔住了那位矢志不渝的玫瑰男,“哥們,不是你這樣的。表白不是拿著玫瑰花說‘我愛你’。要這樣。”陸景從錢包里拿出銀行卡,晃了晃,放到何夢瑤手里,眨眨眼睛,用很深情的語調說道:“隨便刷”。
  “咯-咯-,笑死我了。”邵秋蘭掩嘴嬌笑。何夢瑤笑著別過頭,臉上有遮掩不住的笑意。陸景拍了拍目瞪口呆玫瑰男肩膀,說道:“等你混到這個份上,再來找何夢瑤表白。”
  說著,三人坐到奔馳車離開。玫瑰男呢喃道:“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車內,邵秋蘭笑道:“陸景,你促狹死了。何夢瑤的女神形象全給你毀了。可憐那男生啊。”
  “沒事。”何夢瑤微笑著搖頭。把手里的銀行卡遞給陸景,清聲說道:“還你了。我可不敢隨便刷。你找我什么事呢?”
  陸景一手打著方向盤,一手接過銀行卡隨意的丟在儀表盤上,“我邀請你到景華來工作。先別急著給我答案,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陸景把車開到了積西鎮的江提上。江風陣陣,吹的三人衣袂飄飄。連快到中午的太陽都顯得不那么曬人。
  陸景伸手指著右手邊積西鎮的高樓大廈,對何夢瑤和邵秋蘭說道:“九六年的時候,這里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小鎮,而今已經是高樓林立。幾年前大概不會有人想到今天這樣的場景。那邊是常新開發區,幾個月的時間已經是工廠遍地。江州電子產業的精華就在這兩地。”
  頓了頓,陸景說道:“景華的目標不是成為國內一流的手機廠商,而是想要成為世界一流的電子廠商。想要實現這個目標,景華需要走很長的路。夢瑤,我希望你能到景華來幫我。”
  陸景目光灼灼的看著何夢瑤。何夢瑤別過頭去,她不太習慣陸景這樣熱切的看著她,有種要被他灼傷的感覺,清聲說道:“我以為你會讓我繼續負責星空網吧。星空網吧今年預計會有盈利。”
  “啊-?”陸景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他看重何夢瑤的才華,但是何夢瑤還只是一個二十二歲的畢業生,能有主管星空網吧近億的資產,她并沒有離開的想法。
  “我以為你是打算畢業后離職,另謀高就。”
  “沒有啊,干的挺好的為什么要離職?其實你在學校里和我說就打算同意了。”何夢瑤嘴角露出一絲俏皮的笑意,哪里還有半點清冷的模樣。能力被認可,她有些開心。
  邵秋蘭笑道:“這樣才顯得他重視你啊。不過,我覺得陸景先說‘隨便刷’,后說邀請,這樣會比較有力度。”說完,自己先笑起來。何夢瑤也是微微一笑。
  江水滔滔,往東而去。陸景看著風中顧盼生姿的兩個美人:秋蘭姐精致靚麗,夢瑤清麗明艷。心想這輩子大概都難以忘記這一幕吧。
  “我請夢瑤進入景華的高級行政秘書組。第一年年薪二十五萬。期權激勵另算。”
  “慢點喝,慢點喝,老溫,你這是怎么了?”白沙井何家菜館包廂內,方林清勸著好友溫作東。
  溫作東嘆了口氣,舉杯和方林清干了一杯,“老方,咱們多年的朋友了。今天一醉方休。”
  方林清有些莫名其妙。下班了就被溫作東用車接到這里來。很多人都看著,還不知道陸市長那里會怎么想。聽說陸市長昨天已經去京城開會去了,但是這件事肯定能傳到他的耳朵里去。
  “老溫,最近工作不順利?”市委統戰部部長溫作東雖然是靠近熊為明的常委,但陸市長并沒有刻意的打壓他。
  溫作東搖搖頭,“老方,今天不談工作,只談交情。”
  “好吧!”方林清默默的喝著酒。喝了一瓶多五糧液,忽而聽到七八分醉的溫作東說道:“老方,以后我兒子就靠你照看了。”
  看著心情郁結、大失往日喝酒水準的好友,方林清忽而有些明白了,微微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