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462 夜色說江州

景華公司請求合并江州市中等職業技術學校、江州市第一職業技術高中、江州市職工學校組建新職高培養電子制造企業技術工人的報告兩天之后等到副市長周平的批準。
  “陸景,周市長壓力好像有些大。今天和幾所學校領導召開座談會時,他連續走神幾次。”陳笑打來電話的時候,陸景正在新豐公寓的健身房里鍛煉。
  將手機順手丟到椅子上,陸景穿著短袖t恤、短褲在跑步機上慢慢的跑著。江州的氣溫在五月中旬已經進入夏季節奏。
  “呼---!”陸景關了跑步機,在地板上做了幾個拉伸的動作,活動全身。上午的陽光從明亮的落地窗照射進來。木色的地板上有著大片的光影。
  洗過澡出來,陸景打電話給何欣靜,“何女士,組建高端餐飲公司的事情我們再談談。你約一下章總。”
  “哦,好的。”電話那頭何欣靜明顯一怔。她可是知道外面正在謠傳的事情是真的。章薇確實是周市長的情人。陸景這個時候怎么還要見章薇。
  在羅馬假日西餐廳用磨砂玻璃隔斷的雅座里,陸景見到了章薇。一個相當漂亮的女人,約三十來歲,穿著大氣的白色翻領t恤,粉紅色的皺褶薄裙,嫵媚動人。
  章薇嬌笑著同陸景握手,“景少,歡迎光臨!”何欣靜笑道:“章總,你什么時候客串服務員了?”
  陸景微笑著邀請兩人落座。此時還沒到午飯的時間,餐廳里只有少許喝著咖啡的客人。
  章薇拉開椅子坐下,笑道:“何姐。你這是笑我呢。要是景少愿意,我做服務員也未嘗不可啊!”
  組建高端餐飲公司的事情。陸景上次回江州時和何欣靜聊得差不多:主要構思是將麗都酒店、興華大酒店目前所擁有的餐飲部合并成一家專注于高端餐飲的公司,撇開以依托酒店的發展模式。轉而以餐廳的模式發展。
  在江州小資人群中頗有口碑的羅馬假日西餐廳也在合并的計劃內。屆時,新餐飲公司旗下會擁有多個品牌。
  陸景剛開了一個話頭,章薇就說道:“我同意并入新餐飲公司里面。”她之前一直沒有答應何欣靜的出價。她并不愿意被合并。但是現在外面風聲吃緊,有傳聞說她這家餐廳有可能被查封。面對陸景拋出的橄欖枝,她自然要抓住。事實上,前些時候,何欣靜已經停止和她接觸。
  陸景滿意的笑道:“王叔后天回來江州。具體的事情你們自己談。”
  何欣靜滿肚子的疑惑想要問陸景。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和章薇的生意扯上關系。
  “哈哈,我看著像你。章總,怎么這幾天不接我電話?今天真是巧了。”雅座外面走來一個男子。穿著白襯衣。脖子上掛著金項鏈的中年胖子說道。
  看到中年胖子自顧的走到雅座里,章薇臉色一變,站起來說道:“韋胖子,你干什么?一點素質都沒有,我邀請你進來了嗎?”
  “怎么的。章總又和我講素質啊。我這人素質就這樣,提高不了。”韋胖子不屑一顧的大聲說道。心說:傲你麻痹,等你那老情人跨了,看勞資怎么收拾你。
  說完,輕蔑的笑道:“章薇。現在不是我要收購你這家餐廳。是萬麗餐飲集團的歐總想要收購。他可是法國的工商管理碩士。論素質,可比你洋氣高端多了。”說著,皮笑肉不笑的道:“跟我走一趟吧!”
  何欣靜蹙眉。她是做酒店餐飲的,對賽百味餐廳的韋國紅自然熟悉。賽百味餐廳經營的是低端西餐。利潤和品味都差羅馬假日西餐廳好幾條街。他眼饞羅馬假日西餐廳也不是一天兩天,不知道韋胖子從那里攀了個高枝,到這兒來耀武揚威。
  章薇冷淡的道:“我沒興趣。”
  “喲呵。”韋胖子上下打量了章薇幾眼。說道:“章薇,周平得罪了江州的利益集團。你以為他能護住你?嘿,公車改革。這么大的盤子。他周平砸得掉?知道歐總什么身份嗎?省政協歐主席的侄兒。你老老實實和我去見歐總,保管你沒有問題。”
  章薇著惱,冷笑道:“不勞煩你超心。我剛才已經賣掉羅馬假日西餐廳。”
  韋胖子眼神在何欣靜,陸景的身上轉了轉,陰森的笑道:“何女士,你可別把你自個兒搭進去了。歐總不是你背后的人能得罪的起的。你們等著。”顯然章薇的意思是剛剛把餐廳賣給何欣靜了。
  說著,趾高氣揚的離開。
  何欣靜對官場上的了解不夠透徹,擔憂的問正喝著咖啡看風景的陸景,“沒事吧?”
  “沒事。”陸景從容的笑了笑。省政協歐主席是外來干部,在楚北省內的影響力有限。“你們談吧,我中午約了朋友吃飯。”
  陸景站起來準備離開。剛才進來的韋胖子帶了一個青年進來。青年帶著眼鏡,頗有些斯文的樣子。
  “歐總,她就是章薇。”韋胖子指著章薇說道。打量著三人,歐總慢慢的說道:“我對這家西餐廳的前景很看好,何女士能不能割愛?”
  “我對萬麗餐飲集團的前景很看好,歐總能不能割愛?”陸景原話奉還。
  歐楚鋒不悅的冷聲說道:“你是誰,說話要負責任的。”
  “我叫陸景。”陸景指著韋胖子道:“剛才這胖子說我得罪不起你。你覺得呢?”
  歐楚鋒心里驚疑,臉色陰晴不定。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陸景是誰?據說趙省長非常賞識他。尼瑪,被韋胖子害慘。他不是說何欣靜的后臺是江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范生望嗎?
  歐楚鋒狠狠的瞪了韋胖子一眼,對陸景道:“收購的事就當我沒提過。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他大伯是省政協主席。倒也不怕陸景為難他。
  “韋胖子,我有事問你。”陸景攔住了要走的韋胖子。韋胖子眼睛珠子飛快的轉動著。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他聽到陸景的名字腿就開始打顫。貌似他剛才沒少斜眼瞪陸景,“景少,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撲哧!”何欣靜忍不住笑出聲來。冷著臉的章薇也笑起來。前一刻趾高氣揚的韋胖子現在乖的就像寵物狗。
  陸景微愣,到沒想到韋胖子會出口討饒。好歹是場面上混的,面子都不要了?就說道:“你說周市長得罪了江州的利益集團,是那些人?說給我聽聽。”
  “這…”韋胖子沒料到陸景問的是這種問題,苦著一張臉,“景少,這我哪里知道。我順口胡說的。胡說的。”說著,看陸景臉上不愉,低聲道:“我前幾天和積西鎮黃遠酒店的經理還有市糧食局的王科長一起吃飯時聽說的。”
  陸景不屑的笑了笑,揮手讓他滾蛋。利益集團?就江州市里那些官僚也配得上利益集團這個稱呼?土雞瓦狗而已。
  奔馳車平穩的行駛著,前往江州大學。陸景琢磨了一下,打給黃利飛,“黃利飛,周平的事你攙和了吧?”
  電話里黃利飛氣急敗壞的道:“陸景,你別血口噴人。我爺爺生了重病。我正在香港。”
  “欲蓋彌彰!”陸景冷聲哼了一聲,“這件事是蘇遠在操盤吧?你居然說你沒參與其中?不要把你的智商想象得那么高。”
  捕風捉影的告狀信怎么可能說的有鼻有眼?后面肯定有操盤手。最大的嫌疑就是熊為明的女婿蘇遠。當然,他現在只是詐唬一下黃利飛。
  黃利飛怒道:“你也不要把你的智商想得太高。我說沒有就沒有。有本事你拿出證據來。以后別給我打這種莫名其妙的電話。”
  陸景微微一笑,掛了電話。還真讓他說給中了。黃利飛果然攙和了周平的事情。那么。等周平這件事了之后,他要從黃利飛手里拿一樣東西,量他也不敢拒絕。
  車到江大。陸景在南陽街的韓國餐廳請何夢明吃午飯。何夢明穿著簡單的粉色蕾絲衫。白色牛仔褲緊緊兜住她的翹臀,走起路來輕柔扭動。甚至能讓人想象到她翹臀的柔軟,有著驚人的魅力。
  幽靜的二樓里一對對情侶竊竊私語。陸景有些尷尬。點了菜,對何夢明說道:“將就一下,我只是覺得這里聊天比較合適。”
  光線昏暗,何夢明輕笑道:“我不會誤會的。你的感情世界就是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又不會嫌我的人生過得太愉快。”
  “汗,這話說的我像罪大惡極的人一樣。”陸景放松下來。何夢明心思細膩,蘭質蕙心,對他的事情都清楚。吃著菜,陸景問道:“你姐怎么說?”
  何夢明嘴角浮出一絲清淺的笑意,“我那天晚上幫你旁敲側擊的問了問。我姐沒吭聲。但是,我姐到現在都還沒去找工作,你說她怎么想的啊?陸景,你挺聰明的一個人,怎么在我姐的事情犯傻啊?”
  陸景解釋道:“你姐那性子,我要是開口邀請她進入景華的行政秘書組,她要是不愿意來,八成會先和我絕交。所以先找你幫我探探口風,她先前可是拒絕了章文君一次。”
  何夢明莞爾:“你倒是怕這個呀。我姐那些追求者可不怕。”
  陸景笑道:“你姐在管理上展露出卓越的天賦。我要是把她放走,豈不得后悔死。你姐最近忙什么?”
  “前段時間常新開發區那里多了很多工廠,食堂供應不足,搞得很混亂。我爸的徒弟請她過去幫忙管了一段時間。這幾天應該在忙著畢業論文答辯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