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461 意外的轉機

“滋--1建業市委市政府大樓的小會議室里,茶水聲不斷。因為于琴寒舊案被重新翻出來,建業市委召開書記辦公會研究處理這件事。副書記高呈彥用力的喝著茶水,表達自己的不滿。剛才,楊市長已經不點名的批評了他,但朱書記卻毫反應。這讓他極為失望。
  朱然節看著楊修武派系的劉書記慷慨陳詞,心里微微冷笑:我看你們能演到什么程度。有用嗎?
  因為涉及到一部分干部處理問題,王田虎作為組織部部長也列席會吸。正頭腦渾噩中,突然,會議室外響起敲門聲。秘書小張飛的跑去開門。
  楊修武嘴角露出一絲淺笑,終于來了。周漢先和楊子歡結怨,楊子歡在于琴寒的案子上落井下石。聽說周漢先在他姐夫家被帶走時大罵楊子歡:狗曰的不得好死。
  “狗咬狗一地毛。”楊修武心里下了一個評語。
  進來兩名表情嚴肅的省紀|委干部,帶隊的是省紀委第二處的劉處長。劉處長和朱然節、楊修武眼神交流了一下,說道:“高呈彥同志,請你和我們走一趟,有件案子需要你配合調查。”
  高呈彥腦子一片空白,茫然的看向朱書記,就像是落水的人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朱然節低頭喝水。心說:老高,一路走好。
  在場干部都是久經考驗,看到這場面還是忍不住心驚膽戰。看向楊修武的目光都充滿了敬畏。
  幾曰之后,正當楊修武在建業市威望越來越高時。省里任命了一名靠近袁副書記的干部就任建業市委副書記,而此前傳聞最有希望的省財政廳副廳長饒左能紋絲不動。建業市內的風向又悄然轉變。
  辦公室里的戶微微打開,氣溫適宜,屋子里極為安靜。楊修武默默的放下手機。剛才他和省里的一位朋友打聽了情況。饒左能的親戚在建業市內橫行忌,被人捅了上去。饒左能被省委的主要領導批評:家里人都管不好,還怎么管別人。
  想起那天會場上朱然節高深莫測的笑容,楊修武沉思了一會,拿起電話打給朱然節,“朱書記,我有點想法想和你溝通下。”
  “呵呵,歡迎吶。”電話那頭,朱然節心頭大。他都不知道楊修武有多久沒主動和他溝通了。而這一切是因為陸景的一個電話。那小子很有一套。
  楊修武拿了茶杯,從容的走進朱然節的辦公室。朱然節將楊修武讓到待客沙發上,等著楊修武開腔。
  “組織部老王要去省里的消息,書記知道吧?”
  朱然節笑瞇瞇的抽著煙,說道:“老王高升是好事啊!”他如何能不知道王田虎高升到省里是楊修武使了力。
  楊修武試探道:“組織部的工作很重要啊。要選拔一個符合條件的優秀干部擔任這個職位。書記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推薦。”
  朱然節心里冷笑,但是臉上卻笑道很和熙:“市長手里有合適的人選?”楊修武打的好算盤,原本是打算把人事副書記和組織部部長一鍋端了。現在人事副書記已經旁落,看他的樣子,對組織部部長勢在必得。
  “副市長羅寶堅同志政治素質過硬,工作能力突出…”楊修武把羅寶堅夸了一通。
  朱然節笑瞇瞇的道:“恩,羅寶堅同志優點不少。梅棠鳴同志在抓經濟工作上的能力也不錯嘛。資歷也夠老,可以進入常委會。”
  楊修武一愣,沒想到老朱居然不和他死磕,反倒是想要在市政斧里打一顆釘子。掛常委的副市長,那只能是常務副市長了。老朱就這么信任棲口區區委書記梅棠鳴?
  楊修武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點點頭。
  位于江州市清動鎮的景華公寓早在1月份就已經竣工。陸景和陳笑的別墅都在景華公寓的東北角,在別墅區的最深處。相隔不遠,只有一條路進來。旁人很難發現端倪。
  陳笑的別墅里,大床之上春光融融。陸景點著事后煙,愜意的抽著。那濕潤緊湊的包容讓他舒服到了極致。陳笑光潔溜溜的如同小貓一樣的卷縮在他懷里,閉著眼睛休息。
  陸景在五月十一號返回江州。今天是他返回江州的第二天。撫摸著懷里佳人緊致的俏臀,陸景說道:“笑笑,襄水友誼公司和金山的蘇蘭公司回復我們的收購請求沒有?”
  “回了啊。蘇蘭公司態度沒有剛接觸時那么好,有些冷淡。襄水友誼公司倒是很有誠意,就看你敢不敢去襄水市發展呢。”陳笑慵懶的回答道。
  “熊為明挖坑等著我跳,我要跳下去才是傻子。”陸景笑著在在陳笑挺翹的小臀上拍了拍,姓極佳。
  “你還欺負我呀!”陳笑嬌笑著扭動身子。瞇了一會恢復了一些力氣,趴在陸景胸口,“小漓可是說你在建業和葉妍做鄰居。那么一個大美人,你沒動心?”
  “動心不代表要動手啊!何況我沒動心。”陸景在她額頭上吻了一口,“晚上去我那邊?”
  “我才不去。”陳笑咬著陸景的耳朵,表達著心里的不滿。她不知道她這樣子對男人是多么大的刺激。陸景只覺得熱血往小腹涌去,用力的翻個身,將她壓在身下。
  低頭看到陳笑迷人的大眼睛里仿佛要溢出水來。待她兩條纖細的大腿盤上自己的腰間時,陸景親了親她的臉蛋,小美女已經變成了成熟的女人了,在床第間風情漸濃。陸景挺身而入,大力沖刺起來…
  清動鎮屬于典型的丘陵地貌。綠樹成蔭,山林起伏,湖泊若珍珠般點綴著,景色極佳,但是在夜里較為空寂。幾番歡愉之后,陸景開車載著陳笑出來吃晚飯。
  “去常開發區那里看看。你肯定都想象不出來,那里有多么大的變化。”在積西鎮吃過晚飯后,陳笑建議道。
  “行。”陸景打著方向盤,往常開發區而去。江州市經濟開發區內幾塊區域都有平整、寬敞的車道相連。
  夜風習習。陸景把車停在路邊。走下車,在馬路邊遠眺著燈火通明的常開發區。之前大片的空地都已經聳立起工廠。而這些工廠正在晝夜不停的加班。那火熱的跡象,讓人從內心里感到激動。
  陳笑依偎在陸景的懷里,溫柔的在他臉頰上吻了一口,介紹道:“常開發區的土地都被劃光,江州現在有不少代工工廠,再加上三家國產手機的制造廠,以及我們景華的元器件廠。江州正在形成一個完整的制造產業鏈。
  景華的出貨量在四月份已經達到20萬臺,我們自己的工廠產能目前只有12萬臺。其余都交給周邊的代工廠。
  信手機這個月出貨量很大。前幾天劉緒作還來見我,要求增加供貨。陸景,你那手優先供貨和價格區別對待的手法真是厲害。”
  陸景湊在她耳邊壞笑道:“我剛才的手法不厲害嗎?”
  “和你說正經事呢。氣死我了。”陳笑嬌嗔著翻個白眼,用精致小巧的頭顱頂著陸景的下巴。
  陸景笑呵呵的摟著她,伸手指著常開發區的工廠,意氣飛揚的說道:“有這樣的制造基地的存在,我們趕上建業并不是癡人說夢。下一步,要提高江州的優勢是在人才方面。除了雙導師制度這一點之外,我們需要向市里提及職業技術學校的事情,培養流水線上的熟練工。特別是江州現在有一個產業集群的雛形,未來對熟練的工人需求缺口肯定很大。”
  “你和你哥提還是我打報告給市里?”
  “你這邊以景華公司的名義打報告吧!”陸景說道。
  陳笑抬頭去看陸景,有些疑慮的道:“可是最近周市長好像有些麻煩。”景華今年的業績及其突出,已經是直接劃歸常務副市長周平管轄。
  “沒事。”陸景沉著的說道。江州謠言四起,省里已經下了調查組來查周平。但是,事情的發展絕不會順著熊為明的想法走。大概,他又要失望了。
  ……
  “周市長,沒什么事我先走了。”常務副市長周平的辦公室內,齊克強匯報完工作,起身告辭。
  “恩。”周平點了點頭。動作有些慢,仿佛渾身都承受著千斤的壓力。
  齊克強下了樓,看著市政斧大院中的槐樹,綠意正濃。心里悠悠的嘆口氣。從剛才周市長聽工作匯報時心不在焉的表現,就知道他現在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這一切的起因是因為江州市的公車改革:所有市直部門的公車將會由市財政局統一購買,并且公務車將會掛上公務車牌。這還只是初步實行范圍,接下來有可能會推廣到全市。
  這項改革說是周市長提出的,但是只要腦子沒抽的人都知道這件事背后站著市長陸江。
  熊書記這個時候拿周平有情婦的問題做文章,實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當然,那封舉報周平難搞男女關系的舉報信不太可能是熊書記指使的。八成是下面的人因為統一購買公車的改革損害了其利益,心懷不滿之下寫了匿名舉報信。
  現如今江州最火的干部就是周市長,他的舉報信都堆滿了省紀|委的信箱。而且傳得有鼻子有眼。省里不得不做出反應,派出調查組來核實周市長的問題。
  “唉!有些人成事不足,但是tm的敗事有余!”齊克強郁悶的嘆口氣。他還指望著坐上漢北區區委書記的寶座,現在看來,周市長自身難保,怕是很難助推他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