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460 稱呼的含義

“都說美女愛英雄。真是不假。”莫心藍在車內笑說道。劉護士剛剛說了周興動打架的具體原因,急急忙忙去了醫院大廳里看事情結果。
  原來,她帶周興動去辦出院手續,在繳費處有人不管不顧的插隊,擠得人人生怨。周興動看不過去,仗義的說了一句:“請排隊。”結果得罪了那幾個人,動起手來。
  陸景倚在車門處抽煙,彈彈煙灰,扭頭對車內的莫心藍笑道:“你這話周哥肯定喜歡聽。”莫心藍到建業來視察天藍商場的經營狀況,剛好聽說葉妍住院,今天過來看她。
  莫心藍微笑著擺手,沒應陸景這話茬,低聲在葉妍耳邊說著什么。兩人在車內笑著。
  周興動從醫院大廳里出來,他身后小劉護士紅著眼睛站在臺階上。陸景笑著搖搖頭,這才幾天功夫。這是周興動的私事,倒是不方便和他說什么。
  劉護士作為高級病房的護士,容貌雖然沒有那天李慧喬驚艷,但也算上的美女。只是不知道她怎么看上周興動了。
  周興動走到陸景面前,歉然的說道:“陸景,那男子叫葉景堂,是橋口路派出所所長。女的是他表嫂。我臨走時,他說這事沒完。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
  陸景就笑:“沒事。小角色而已。弘揚社會正氣是應該的,我爸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表揚你。”
  周興動撓撓頭,憨厚的笑著。首長在他心里就是天。
  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平穩的行駛在車流之中。車后排,莫心藍和葉妍笑哈哈的說著化妝品、香港的明星八卦等事情。突然,陸景的手機響起來。是唐軒源打來的電話。
  “景少,我剛才在醫院大廳里。葉景堂是省財政廳副廳長饒左能的妹夫。饒左能是最有可能接任高書記的人選。”
  陸景心里一動,手指頭在大腿上輕敲著。看來唐軒源對建業市內最近發生的事情很了解,也看得出來楊修武重查于琴寒的案子矛頭直指市委副書記高呈彥,并且他認為高呈彥肯定要下去。唐軒源確實是個人才。
  “我知道了。”陸景輕聲說了一句,放下電話。
  車到南山別墅。將葉妍扶回到客廳里。陸景回到家中,拿出手機直接打給朱然節。寒暄幾句后,陸景說道:“朱書記,我的司機周興動剛才在醫院和省財政廳副廳長饒左能的妹夫葉景堂起了一點沖突。葉景堂很囂張啊!聽說他有個表嫂行事肆無忌憚。”
  朱然節先是一愣,繼而笑道:“不要緊,小事情,我幫你處理好。陸景,以后有時間來家里吃飯。”
  客氣了幾句后,朱然節心照不宣的掛掉電話。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饒左能對高呈彥的位置虎視眈眈。陸景這個禮物送的真是及時。怕得就是饒左能不囂張啊!
  陸景放下手機,看著窗外西斜的紅日,微微一笑。和朱然節的關系因為這件事又重新回到正軌,甚至比以前還要稍稍親近一點。周興動打架倒是一個意外的轉機。
  晚餐是梅熙然帶來的廚師做的。陸景蹭了一頓飯準備回別墅里看郵件,莫心藍站起來,笑道:“葉妍,你好好休息。我也正好告辭。”說著,拿著手袋和陸景一起走出院子。
  院子里光線有些暗。可見路邊茂密的樹林遮掩著的昏黃路燈。莫心藍抬頭看著天上閃爍的繁星,說道:“陸景,黃海的事我弟和我說了。他已經狠狠的批了那個人一頓。不用把那個人開除吧?”孫同新在網站運作上還是有些才華。她沒有把孫同新開除的想法。
  “我有那么霸道嗎?”陸景笑著扭頭看著莫心藍。月光落在她光滑細膩的臉蛋上,仿佛蒙上了薄薄的白色面紗,有些異樣的美感。她這個姿勢越發顯得胸型完美,身姿曼妙,有著難言的魅惑。
  “沒有嗎?”莫心藍反問一句,掩嘴一笑,“時代在線大獲成功,現在國內的互聯網浪潮徹底的熱起來。當初投資藍羅通信算是沒錯。說起來,我還是跟在你的步伐后面。
  哦,還沒恭喜你拿下建業市商業銀行。等市商行增發的3億股賣出,景華的資金鏈也會徹底的改善。你可是做的好買賣。”
  “許云策是個好人啊。”陸景笑道。順口給許云策發了一張好人卡。莫心藍聽得出陸景話里調侃的意思,笑得肩膀都抽動起來。
  說著話,兩人走到別墅外,莫心藍的助手已經將車停到門口。
  陸景稍稍湊近她的耳邊,香氣撲鼻,笑道:“我還有一個好買賣你做不做?”
  莫心藍疑惑的看向陸景。陸景低聲道:“你在醫院里說黃鴻奇病重,你估摸著他還能活多久?”
  “啊?你要干什么?”莫心藍讓陸景這句話給嚇著,下意思的說道。過了一會反應過來,說道:“現在醫學條件這么好,我哪里能判斷的準。”
  陸景自信的說道,“黃遠集團有黃鴻奇坐鎮,肯定順風順水,但是交到他兒子手中恐怕就不行了。你沒有興趣分一杯羹?”
  莫心藍看著陸景的眼睛,里面有著狡黠的光芒,但是猜不透他對黃遠集團能有什么手段,拉開車門,含糊其辭的說道:“再說吧。”
  陸景笑著點點頭,目送她遠去。
  回到家中,陸景看看時間,撥了衛東陽的號碼。衛東陽笑道:“你小子,總算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說說,有什么事?”
  陸景苦笑著摸摸鼻子,“衛哥,我有表現的那么明顯?”
  “那我掛了。”衛東陽笑道:“總不會是找我閑聊的吧?”
  陸景呵呵一笑,“關于唐軒源的事情。這個人是個人才,你有沒有考慮把他調到吳州去幫你?”
  衛東陽琢磨了一下,“陸景,唐軒源是人才不假,但心性…”
  陸景說道:“這個問題我和他談過,所以他的調動需要朱書記先開口。”
  “行吧。我同意。”衛東陽答應下來。如果朱書記都肯為他說話,那沒可說的。他本就欠陸景一個人情,陸景連說兩遍,他不好拒絕。“袁書記這個月底會被任命為蘇江省代省長。等明年的人大表決后正式擔任省長。”
  “哦?這倒是個好消息啊。”陸景笑道。袁書記和衛家的關系不錯。衛東陽有他照拂,只要不犯大錯,估計三五年內就會浮出水面。
  …
  中午時分,陸景到江梅小筑向葉妍辭行。他已經定好下午的機票回江州。葉妍臥室的門還保留著那晚被撞開的模樣。還在暮春中午的微風之中吱吱響著。
  客廳里,陸景指著門,笑道:“你回頭找人把臥室門給修下。”
  “我知道。”葉妍微笑著點點頭。看著他清俊迷人的臉龐,心臟打鼓似的快速跳動起來。本來想和他談談的話到嘴邊又縮了回去。
  陸景發現她狀態有點不正常,只當她生病了顯得有些柔弱,笑說道:“你這幅嬌柔可憐的模樣,倒是和你古典的容貌氣質相配的很。”
  “你夸人的話怎么聽得像罵人。”葉妍嬌柔的瞪了陸景一眼。
  陸景不以為意的笑著揮揮手,“走了。再見!”葉妍生病一場,心里對她的憐惜多幾分,但是要說喜歡上她,那有些扯淡。美女么,是男人都想親近。但是,他并沒有把葉妍發展到床上去的想法。
  看到陸景的背影消失在視線里,繼而聽到屋外轟鳴的車響聲,然后天地間歸于寂靜。葉妍心里的惆悵濃得有些化不開。
  建業機場離建業市區三十分鐘的車程。在上機場高速之前,楊四兒和小飛開了車過來送陸景。
  到機場時,離飛機起飛還有四十分鐘。天氣風和日麗,在機場大廳的玻璃門外找了一處地方,幾人站著抽煙。
  望著機場前面開闊的田野,楊四兒嘆道:“景少,我爸昨天夸了我幾句,說我長這么大總算辦了件讓他心里痛快的事情。搞的我受驚若寵。”
  小飛插嘴,“四少,是受寵若驚。”
  “毛!我TM是先感覺到‘驚’,然后才感覺到‘寵’”
  陸景聽的直笑。楊四兒對陸景說道:“周漢先的事捅出來了。軍法處已經將他關起來。定罪宣判可能還要一段時間。”
  陸景點點煙灰,絲毫不覺得意外,“這是肯定的。”說著,感嘆道:“人生而平等,大概也只能是精神上平等了。物質上是生而不平等,社會地位更是不平等。于琴寒要是生在你這樣的家庭,你覺得周漢飛敢動她?或者周漢飛出生在普通家庭,他敢對于琴寒做那樣的事?”
  說完,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最終還是要靠嚴格的法律來限制種種的不平等、潛規則。
  一支煙抽完,陸景拍了拍楊四兒的肩膀,“行了,我和周哥進里面去等。你忙你的去。”
  看到陸景的身影消失在機場大廳里,楊四兒問小飛:“我的人生境界是不是有點低?景少那種感嘆我怎么沒有呢?”小飛勸慰道:“四少,咱們這層次不同。咱們日子該咋過還咋過。你說是不是。”
  楊四兒哈哈一笑,“靠,說的有道理,走,去凱撒翡麗,我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