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459 半夜砸門

夜里,醫院手術室外極為安靜。福爾馬林水的味道彌漫在空氣中,陸景坐在長凳上看著從膝蓋到小腿處給開了口子的黑色褲子,點了一支煙抽著。他心里不怎么緊張。以建業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療水平不可能連一個闌尾切除手術都做不好。
  手術進行的很快,半個小時后,葉妍躺在移動病床上被推了出來。葉妍臉色好了許多,沒有那么痛苦,也可能是局部麻醉的緣故。
  在護士的協助下,將葉妍轉移到高級病房的病床上。接下來護士說了許多手術后護理的注意事項。陸景點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護士才放心離開。
  “陸景,謝謝!”葉妍身體虛弱半靠在床上,輕聲道謝。
  “不客氣。我們是朋友,你生病了我幫忙是應該的。”陸景笑著擺擺手。看著葉妍一臉地憔悴,頭也凌亂,打了熱水進來,用毛巾幫她擦臉。
  看著陸景在那里忙手忙腳的,葉妍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記不得有多久沒有享受到這樣的關心了。
  陸景看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笑了笑,托著她的脖跟背將毯子抽出來,說道:“哭什么?一覺醒來就好了。闌尾炎又不是什么大病。多大點事。”
  “睡不著。”葉妍蒼白的嘴唇抿了抿,“你明天要回江州?”
  “等你出院我再走吧。也就兩三天的功夫。”陸景打了個哈欠,坐到椅子上,仰著脖子揉揉臉。“你晚上睡覺鎖臥室的門干嗎?今天要不是周哥,我都進不去。”
  “我害怕!”
  陸景停止揉臉。疑惑的看向葉妍。葉妍閉上眼睛,慢慢的說道:“我媽在我五歲的時候就去世了。自那以后。我晚上睡覺都會反鎖臥室的門。”
  陸景看到淚水從她蒼白的臉蛋上滴落,微嘆一口氣。喪母之痛足以改變一個人的性格,何況是小孩。聽琴姐說過,她父母早亡,只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走過去,拿出紙巾幫她擦著淚珠,柔聲勸慰道:“別哭了,剛做完手術,情緒不要太波動的太厲害。”
  “恩。”葉妍睜開眼睛。乖巧的應了一聲。
  挑了個輕松的話題,隨意的閑聊著,葉妍很快就睡去。陸景搖搖頭,如此坎坷的身世,不知道前世里她是怎么過來的。那時候,張漓和他都沒交集,更別說葉妍了。
  陸景坐車回南山別墅換衣服。他褲子還破著呢。
  第二天早上,陸景瞇了一會,自己開車去建業市第一人民醫院。葉妍做了手術只能吃些流食。她只得眼睜睜的看著陸景大快朵頤,“你胃口真好!”
  陸景收拾殘局,笑道:“胃口好,身體才好。”
  正說著話。一名美麗的值班護士走進來。先是微微一鞠躬,然后用不太熟練的中文說道:“葉小姐,你好。我叫李慧喬,是503高級病房的值班護士。我的工作時間是上午8點到中午12點。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隨時吩咐我。”
  陸景打量著這個護士:白凈柔美的臉蛋。五官精致,中等身高,身材比例極好。穿著白色的護士服身段挺秀,瑰美無比。
  “李護士,你好,這幾天要麻煩你了。”葉妍客氣的說道。
  陸景稍坐了一會就告辭。他雖說推遲幾天回江州,也不可能每時每刻都泡在醫院里。
  又是新的一周,唐軒源按部就班的到辦公室里枯坐,自從主動疏遠了朱書記之后,他的日子就逐漸的清閑起來。
  “叮--!”手機響起來,唐軒源走出辦公室接電話。電話里傳來老同學衛音劍興奮的聲音,“老唐,賣你一個好消息。我剛剛去查院,你知道我發現了什么嗎?”
  “什么?”唐軒源不動聲色的笑問道。
  “以陸景名義登記的一間高級病房里住著一個大美女。上周六凌晨送到醫院來做的闌尾手術。這美女至少是陸景的朋友吧!你要不要過來探望一下。”
  “陸景什么時候到醫院去?”唐軒源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他已經43歲,再這樣蹉跎幾年就沒機會更進一步了。那日在酒會上本來和陸景約了時間再談,但是誰都知道那只是一句客氣話。現在,機會來了。衛音劍是市一醫院的副院長,掌握這個時間并不困難。
  “一般都是吃飯的時候。我隨時通知你。”
  “好,老衛,我欠你一個人情。”唐軒源說道。
  “咱們老同學說這些干嘛。”衛音劍笑著說道。對老唐這個人他是很佩服的,前些天聽他說了市商行的事情,知道背后人物實際上一個二十歲才出頭的青年,所以有了印象。今天早上一查房,頓時留意了。
  下午3點,唐軒源接到電話:陸景到了市一醫院,正在問醫生病情,有可能會辦理出院手續。他飛快的坐車趕往市一醫院。
  市一醫院離市委市政府大樓就十五分鐘的車程。唐軒源在醫院門口花50塊錢買了一個花籃,心里不斷的祈禱:希望來得及,希望來得及。
  一路快步走到住院部。在五樓的樓梯口喘了口氣,然后調整了臉上的表情,往503高級病房而去。推開門,看到里面有三個人正在笑談。
  陸景看向病房門口,見唐軒源站在笑容滿面的站在門口,奇怪的道:“唐秘書長?”
  唐軒源走進病房和陸景握手,“我才得到陸先生的朋友生病住院的消息,現在才來看望,真是不好意思。”
  陸景笑了笑,介紹道:“這位是葉妍女士,是我的朋友。這位是天藍商場的莫小姐,是葉女士的朋友。想必唐秘書長是認識的。”
  唐軒源笑道:“天藍商場在建業的名聲很響,我聽說過。”他不認識莫心藍。
  莫心藍穿著水藍色的長裙。肩膀上披著淺色的小西裝,優雅的站起來。伸手和唐軒源握了握手,微笑道:“唐秘書長過獎了。”
  寒暄幾句。陸景打個手勢,笑道:“你們先聊著,周哥一會就會辦好出院手續。”說著,對唐軒源說道:“我們出去抽支煙。”
  休息室里沒有人。兩人坐到長凳上。唐軒源抽著煙,低聲說道:“陸先生應該知道凱撒翡麗。”見陸景點頭,唐軒源繼續說道:“朱書記和凱撒翡麗的老板關系很好。”
  陸景的眼神忽的一凝。這個消息太過于驚人,唐軒源的意思是朱然節和凱撒翡麗有扯不清的關系。凱撒翡麗作為建業市內有名的銷金窟,要說沒問題誰信?
  “你確定?”
  “確定。”唐軒源很肯定的點頭。他不得不說出這個隱秘的消息,否則。他無法解釋為什么拒絕向朱書記靠攏。解釋不清楚,陸景肯定不會幫他。
  陸景沉思著。他明白唐軒源的來意,肯定是為仕途而來。但是,他并不確定唐軒源是否值得他幫。畢竟,像唐軒源這樣太過于趨利避害的干部,換個角度就叫做“滑頭”、“墻頭草”。提拔滑頭干部歷來都是官場大忌。
  唐軒源默默的吸了大半支煙。他知道,他必須表態了,否則就憑借他為景華發一篇文章的交情,陸景不會運作助推他向上走。
  “景少。建業現在暮春之季,正是垂釣的好季節。我聽說清云湖釣魚館那里很不錯,不知道景少有沒有時間?”
  陸景微微一笑。唐軒源稱呼他為“景少”實則是表示靠攏的意思。“老唐,你的事必須要朱書記點頭。”
  唐軒源心里一動。點點頭。他知道陸景對他主動疏離朱書記還是有些不滿,必須要把這一點給圓回來。而稱呼他為老唐,自然是表示接納的意思。當然。來日方才,但是今天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唐軒源笑著站起來。“景少,你忙!我先走了。回頭咱們再聯系。”
  “釣魚就算了。我馬上要回江州。下次吧。”陸景笑著同他握手,送他到休息室門口。
  回到病房里,看到周興動額頭上貼著創口貼,陸景問道:“怎么回事?沒事吧?”
  正在收拾東西的護士小劉撅嘴說道:“陸先生,周大哥剛才被人打了。”周興動連忙擺手,“沒事。劉護士沒說清楚,我和幾個混混沖突了一下,他們幾個都被我打倒了。”最后一句才是重點。打架不是問題,但是不能挨打。否則,那太丟人了。
  陸景聽周興動說沒事,關心了幾句他額頭上的傷勢。沒問他因為什么事和混混沖突。相信這點分寸他是有的。
  小劉收拾好東西,周興動接過來拎著。莫心藍扶著葉妍。一行幾人往電梯走去。剛到一樓大廳
  一個有些胖,打扮的很貴氣的女人尖叫著指過來,“景堂,過來,就是這個王八蛋打我。”
  “是哪個?”一個中等身材,穿著警服的男子走過來,看到陸景一行人,眼睛放光,居然有兩個大美人兒。警服男子手一揮,大吼道:“都拷起來,帶回所里審問。”
  他身后幾名男子沖上來。陸景皺眉,“周哥,不要留手。”說著,對葉妍和莫心藍道:“我們先走。”
  周興動早把東西放到護士小劉手里,聽到陸景的話,當即上前,三拳兩腳,毫不費力就把幾名男子打翻。警服男子看到對方身手這么好,全身都抖起來。
  “啊--!”胖女人尖叫。她看到血了。
  陸景看都沒看,扶著葉妍往停在不遠處的阿斯頓馬丁走去。以周興動身手,放手施展要是能輸那才有鬼。
  護士小劉拿著東西跟在后面,氣道:“呃-,你這人怎么這樣?你也不留下來處理。”她們出門的時候,那警服男子正在打電話,周大哥也沒有要走的樣子。
  莫心藍笑道:“劉護士不要擔心你周大哥,陸景會處理的。”說的小劉護士臉一紅。
  陸景笑著拉開車門,讓葉妍坐到車里,對小劉護士笑道:“我這就處理。”說著,拿出手機打給張勝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