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459 相互出賣

“嘶--1看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起來的腳踝,許云策忙叫人來把他送到醫院,簡單處理了一下之后,疼痛稍減。醫生說回家靜養幾天就好。
  許云策被人扶回到別墅里,琢磨了一下,撥了一個號碼:“復叔,事我辦砸了…”說完在建業的事情后,許云策道:“復叔,醫藥產業園那里,我們是不是撤掉。”
  “放屁!你怎么讀的書?”電話里的男子咆哮起來,“你老老實實給我在建業呆著,好好的把醫藥園這個項目運作起來。蠢不可及!”
  許云策稍稍把電話拿遠一點,饒是知道復叔一貫如此,面對他的暴怒依舊感覺壓力巨大。知道復叔決定的事情不會更改,苦著臉答應下來,“是,復叔。”
  復叔在電話里語重心長的道:“云策,做項目,既然看好就不能半途而廢,要鍥而不舍。況且楊修武也只是對你不滿,并沒有不待見你。你有什么可擔心的。”
  “袁書記那里…”
  復叔冷哼一聲,“別太看得起自己。許家子弟好了不起嗎?你就是一個小人物,誰會惦記你?袁樸春升任省長更加不會對醫藥園動手腳。除非他不想招商引資了。就這樣。”說著,掛了電話。
  許云策郁悶的揉揉鼻頭。這幾天得低調一點,免得被熟人碰到恥笑。丟掉市商行可以說是奇恥大辱,還幫陸景穩住了局面。想到這一點他心里就滴血。
  點了一支煙,看著窗外的夜色,心想: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陸景那小子和陽黎新斗起來。
  …
  五月七日,許云策低調的將許云投資公司手中所持有約2.3億股低價轉讓給景華投資。景華方面由姬紅俊出面簽訂協議。
  至此,景華投資手中共持有建業市商業銀行約12.4億股。即使銀監會和省人行已經批準市商行增發3億的方案,使得市商行的總股本達到億股,景華投資依舊擁有控股地位。
  天空蔚藍,飄著幾朵閑散的白云。曲折起伏的草坪上陸景低頭揮桿,用力的將高爾夫球擊向遠處。
  “陸景。你這球技和你的地位不相符啊。”遠處,葉文俊笑呵呵的把高爾夫球推進地洞里。一上午,他已經贏了陸景2局。
  陸景笑著擺擺手,接過美麗的女服務生遞過來的白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和葉先生比不了。沒這個運動天賦。”
  高爾夫球車上,龐觀之看著這個神色從容。揮灑自如的青年,心里暗自點頭。要知道商場上爾虞我詐,很多時候因為一件小事導致氣勢被壓,接下來的談判就會十分不利,但是看陸景坦然承認球技不如葉總,從骨子里透出一股自信。顯得卓爾不群。
  三人坐球車回到休息區內。在球館內的臨窗的雅座落座,窗外的藍天白云,微風拂動著樹梢,令人心情極為愉快。葉文俊要了果汁,揮手讓女侍者離開,微笑著問道:“這里感覺怎么樣,還算入眼吧?”
  陸景微愣。笑道:“這家‘吳山天下’會|所原來是葉先生的產業。挺不錯的。”陸景贊許的點點頭。
  得了陸景的認可,葉文俊有些高興,吸著果汁笑問道:“這次市商行招標的股價定在3元是不是低了一些?”市商行增發3億股的事情已經得到監管部門的批準,不日就要舉辦拍賣會。起拍底價已經透露出來。
  “哦?葉先生以為多少適合的?”陸景微笑著反問。他今天并沒有去建業市商業銀行的總部參加簽字儀式,而是接受葉文俊的邀請在吳山天下打高爾夫球。
  實際上,市商行增發股份的方案批下來,景華就可以說已經吞下了這塊肥肉。
  市商行經營情況良好,前些天因為擠兌風波被蘇江省內的財經媒體重點關注。相當于是在蘇江省內免費打了一次廣告。所以陸景估計,這次增發募資至少能募集到10億元。有了這筆巨資在手,市商行穩如磐石。
  葉文俊說道:“至少應該以5元的價格起。”
  陸景聽得一樂,葉文俊這是怕他從自己手上買的1000萬股貶值啊。“這個價格是市商行內部評估出來的,我沒有干預。”
  “恩。”葉文俊點點頭,他知道陸景沒有說謊。簡智元給他說過這件事。“蘇江萬華打算拍下一億股,你覺得觀之做市商行的董事怎么樣?”
  其實如果不增發股份。以景華投資所控制的股份足以再提名一名董事用來替代許云策,但是增發股份之后,景華只占股約53.6%,在董事會的名額并不能增加。
  然而。因為增發的3億股采取拍賣的方式,股權有可能會極為分散。這時,如果要拿下許云策空下來的董事職位,景華的意見就顯得尤為重要。
  他極其懷疑這一切都是陸景之前就計劃好的。從市商行擊破謠言的手法來看,明顯是一次有預謀的行動。如果,真是那樣,陸景這人就太可怕了。
  陸景喝著果汁,笑了笑,“其實我也覺得以3元的價格起拍有點低,希望到時候能拍出高價來。”
  葉文俊撫掌而笑,明白陸景的意思,他是想蘇江萬華在拍賣的時候當一次托。“我覺得以市商行的盈利能力,以及發展潛力,完全可以拍出每股8元的價格。”
  陸景不置可否的喝著果汁。
  龐觀之卻是暗自咂舌。以8元的股價計算,那這次市商行不是可以募集24億資金?那景華投資就發大了。暗中看了陸景一眼,見陸景只是微笑著喝果汁,他知道陸景這是同意了。很多時候,不反對就是同意。
  事情談成,葉文俊愉快的問道:“陸景,聽說你明天就要回江州。今天中午我請你吃飯。我把簡智元請來向你賠罪。”
  昨天,簡智元得知許云策要轉讓股份的消息,大為震驚,想要請陸景吃飯,緩和一下關系——市商行在清查內部人員時。陽奉陰違。但是陸景以馬上要回江州為理由,拒絕了簡智元的邀請。明顯流露出不滿。
  他現在是在幫老朋友簡智元圓場。一旦,陸景打算秋后算賬,簡智元就算是市里默許的董事長人選,估計接下來的日子也會焦頭爛額。不說董事會里的票數,在銀行內部就有一個徐懷觀,這足夠他喝一壺了。
  “行吧。”陸景答應下來。他昨天也不是單純的想要敲打簡智元。他確實是可以回江州了。
  市商行的事情已經了結。于琴寒的案子在五一節前就已經由建業市警方展開調查。各方面的證據都指向周漢先有重大嫌疑。之前,建業市警方對于琴寒的案子做過定論,現在舊賬已經被翻出。想來某些人肯定已經驚慌失措。
  楊修武不動則已,一動驚人。看樣子是做了萬全的準備。陸景沒打算在建業呆著等待這個案子的結果。他已經把翟伯慎介紹給楊子歡認識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楊子歡在關鍵時候對周漢先“補刀”——把周漢先送進去吃幾年牢飯。
  …
  南山別墅。客廳里亮著燈,寬敞的客廳里錯落有致的布置著沙發。茶幾,衣架,相框,桌子、電視機、影碟機等物件,讓房間里充滿了充實的感覺,不會顯得空曠。
  陸景蒸了一回桑拿穿著白色的浴袍出來。坐在沙發上,點起一顆煙。慢慢的看著筆記本電腦的屏幕。
  市商行增發股份募集到巨資怎么花,著實有些費思量。他可是打算用這筆錢來緩和景華的資金鏈。
  窗外夜色正濃,已經是凌晨2點時分。陸景處理完郵件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準備去睡覺。
  突然,手機響起來,“陸…景,我了。”電話里傳來葉妍極為虛弱的聲音,斷斷續續。好像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陸景嚇了一跳,忙說道:“等著,我馬上過來。”穿了衣服,把手機、鑰匙拿上,往葉妍的別墅而去。
  他和葉妍的別墅在院落中間有一道鐵門相隔。月光的清輝灑落下來,眼睛適應后,視線很清晰。
  陸景推開鐵門。看到葉妍的房間里一片漆黑,一路跑到門口,喊道:“葉妍。我是陸景。”
  推了推門,門被鎖住。陸景聽到屋內有一聲微弱的呻吟。在夜里聽的清楚。陸景四處觀察著,顯然葉妍已經沒法起來開門。
  想了想,拿起電話撥了周興動的電話。跑回別墅里搬了兩張椅子過來。搭起來,從葉妍客廳的窗戶翻了進去。“嘶---!”一聲脆響,陸景的西褲不知道掛在什么東西上面,給撕開一個大口子。
  陸景也顧不上,打開客廳的燈,很快就從布局判斷出葉妍臥室是那間。“葉妍!”陸景喊了一句,推了推門,發現門被反鎖。
  “靠,在自己家睡覺還要反鎖臥室的門。”陸景郁悶的在門上用力的敲了敲。里面傳來葉妍微弱的聲音,“我…在…里…面。”
  陸景踹了兩腳門,感覺門很厚實。“靠!”陸景忍不住又罵了一句,“你都一個人住,裝這么好的門干什么?又不用隔音。”
  “陸景,車已經開到門口。”手機響起來,周興動打來電話。
  “周哥,你進來幫我暴力破門,奶奶的,臥室門反鎖了,進不去。”
  陸景給周興動打開客廳的門,讓他進來。周興動用肩膀撞了臥室門兩下,門搖了搖,沒有要開的意思。
  “你先弄著,我看看能不能從臥室窗戶里進去。”
  “不用,一下就好。”周興動沉聲說道,退開兩步,一個猛沖,大喝道:“開!”
  “嘭!”臥室門被撞開。
  陸景快步走進去,開了燈,發現葉妍身體卷縮在地板上,臉色卡白,顯得極為虛弱,嘴里痛苦的呻吟著。
  “送醫院,走!”陸景上前一步,攔腰抱住葉妍,往外疾走。
  兩分鐘后,阿斯頓馬丁瘋狂的往建業市第一人民醫院開去。車內,陸景安慰著身體正在不斷顫抖的葉妍,“別怕,馬上就到醫院。”
  “痛。”葉妍難受的要死,鼻間聞到陸景身上的香煙味。
  十五分鐘之后,醫院診斷為急性闌尾炎,需要動手術。陸景迅速的在手術通知單上簽字。隨即,葉妍被送到手術室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