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455 起早打臉

簡智元一夜未眠,接到陸景的電話,不禁微微皺眉。處理幾個小蝦米有什么用?只要許家還是市商行的董事,銀行內部依舊會有人像許家靠攏。
  這次景華投資入主市商行,股份比例大幅調整。但,陽、林、許三家加起來共持有約25%的股份,8席的市商行董事會內部,他們提名了2個人選。許云策就是其中之一。
  “陸先生,既然市商行安然渡過擠兌風波,你看是不是…”
  陸景冷冷一笑,“簡董,這件事必須要徹查。泄露銀行內部信息是屬于經濟犯罪吧?我建議市商行報警。”
  簡智元一嘆,“好吧。”法律對有些人是沒用的,這點小事能查到許云策頭上去嗎?但,他無意和陸景對抗,否則手握控股權的景華公司會讓他這個董事長當的毫無味道。
  陸景不爽的掛了電話,說道:“周哥,送我們去景華辦事處。”簡智元大概以為他動不了許云策,還想著遮掩過去,這屁股可是坐歪了。在浙東他或許動不了許云策,但是在建業,許家的手還夠不過來。
  周興動送陸景和范之炳到景華建業辦事處。陸景把姬紅俊喊到辦公室里,“兩件事,第一,以市商行大股東的身份報警,第二,召開新聞發布會,痛批某些人造謠生事,污蔑市商行。把聲勢造起來。”陸景不太信得過簡智元。
  “好的。”姬紅俊興奮的說道。終于到反擊的時候了。昆成汽車貸款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辦的,對陸景布下的這個局他很清楚。
  陸景看姬紅俊快步走出去辦事,笑著搖搖頭。姬紅俊不知道他一開始的想法實際上是針對楊修武的,沒想到許云策一頭撞進來。當然,這件事背后肯定也有楊修武的影子。
  “楊修武這個人確實穩。這件事我還需要朱書記的幫助才能借題發揮,謀得更大的利益,把許家的資本踢出市商行,解決后患。”看著窗臺處綠意正濃的吊蘭,陸景自語道。
  天冠大廈是一家位于建業市區東的白領公寓。華燈初上十分。郁婷芳驅車趕到天冠大廈。
  客廳里,一個頭發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已經坐在沙發上抽煙,見郁婷芳穿著剪裁得體的綠色裙子,風情萬種的進來,低聲問道:“陸景不肯見我?”
  郁婷芳倒是有些奇怪他迫不及待,嬌笑道:“人家要擺架子我有什么辦法。王部長,那個景少再有能量。也不可能干涉到你這個層面的東西啊?”
  “你懂什么?”中年人微微不悅的皺眉,“你沒和他說我什么身份吧?”
  “你不讓說我敢說嗎?”郁婷芳氣呼呼的坐到王部長對面的沙發上,拖鞋啪嗒一聲掉在地板上。
  見美人生氣,王部長尷尬的笑著解釋道:“小芳,我最近遇到一個極大的麻煩。我仔細的想過了,目前建業市最適合幫我解決的這個問題的就是陸景。”
  “怎么可能?”郁婷芳身體前傾。雪白深邃的乳溝不自覺的露出來,烏黑的眼睛珠子轉動著,不知道她心里打得什么主意。
  王部長疲倦的嘆了口氣,無瑕欣賞美景,把煙滅了,手放在額頭上,“他對周漢先的印象很差吧?”
  “那當然。周漢先那天在我的美容院囂張的要死。還欺負他一個朋友的外甥女。他印象怎么可能好。”
  王部長搖搖頭,“他說是他朋友的外甥女就是嗎?這話你也信?不過是個托辭罷了。齊儒來一個小角色怎么可能認識陸景。”
  “那你要不要直接和他聯系?只是我手上沒有他的電話。葉妍不肯告訴我。”
  “他的手機號碼我有,但是現在時機還不對。”王部長說道,“你先做晚飯吧,肚子有些餓了。”
  “那你等會兒。”郁婷芳站起來走向廚房。看著她豐滿挺翹的臀部隨著走路而搖擺,王部長咽了咽口水。只是,事情沒解決之前,他沒心思享用美人。那天楊市長叫他過去談了談。讓他面臨兩難的選擇。
  “部長,市商行今天上午報的警。市局經偵處已經帶了幾個泄密和造謠的嫌疑人回市局。”秘書小馬打來電話。
  掛了電話,王部長琢磨了一下,看來陸景和朱書記溝通的結果不太好啊。朱書記并沒有下大力氣去維護市商行,否則,市局經偵處應該繼續在市商行深挖才對。哪有一天不到的時間就抓住嫌疑人的道理?
  這是他的一個機會。王部長搓搓手,看了一眼廚房里正在忙碌的郁婷芳。拿起手機撥號。
  晚飯是齊儒來請客,劉思婷作陪。吃飯到中間,陸景接到一個電話,“是景少吧?我是市委組織部的王田虎。”
  陸景有些奇怪。手里的筷子放下。唐悅給他看過建業市委常委的資料。王田虎是建業市委組織部部長。王田虎為什么給他打電話?
  “王部長,你好。”
  王田虎一聽這個稱呼,就知道陸景知道他是誰,笑呵呵的道:“我晚上想請景少喝杯茶,不少景少有沒有時間?”
  陸景思索了一下,建業市重量級常委的邀請不是那么好拒絕的,笑道:“我不勝榮幸!”
  “呵呵,景少太客氣了,那晚上九點在通海路的精品茶室里見面。”
  看到陸景掛掉電話,齊儒來心里翻起滔天巨浪。剛才,陸景打電話并沒有避諱他。他聽得清楚里面打電話的竟然是市委組織部部長王田虎。
  果然如此!陸景這么年輕身家巨富,還有張書記那樣的干部對他畢恭畢敬,背后沒有深厚的背景是不可能的。
  齊儒來心里一嘆,想到:“他幫婷婷解圍說明他對我老齊印象還是可以的。或許,我能結交可以和他一番,引為助力。”
  陸景把手機放到衣兜里,拿起筷子笑道:“我們繼續吃飯。”劉思婷睜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陸景。她大舅沒給她具體說明陸景什么身份,但是看這樣,他似乎很有些能量啊。
  齊儒來就笑著給陸景敬酒。
  精品茶室位于僻靜的通海路。門面不大,路燈下可見有暗紅色的照片,并不是很顯眼。陸景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二樓。
  包間里,王田虎要了一壺鐵觀音,正悠然的喝著。“景少,幸會!”王田虎站起來熱情的同陸景握手。陸景客氣了幾句,打量著王田虎:約莫五十來歲,頭發花白,身形微胖,長得很和氣。
  坐下來寒暄幾句后,王田虎切入正題,“景少,朱書記在市商行的事情上不是很盡心吶。”
  陸景笑了笑。確實如此。他今天中午已經和朱然節見過面,從晚上的結果來看,朱然節并沒有想著幫他敲打許家的意思。說到底,是好處不夠。
  “我這里有個難題希望景少能幫我解決。”王田虎喝著茶,問道:“周漢先這個人景少熟悉嗎?”
  “見過一次面。”陸景心里微微一動,莫非郁婷芳和王田虎有關系?
  王田虎聲音有些低沉,“周漢先在建業做了不少惡事。曾經在大街上把一個女大學生帶走。那大學生據說后來得了精神病。最后事情不了了之。”
  說著嘆了一口氣,“那個學生可憐啊。楊市長手里有些材料,他打算動動這個周第先。”
  陸景沒說話,實則心里有些憤怒。那個女大學生的遭遇讓他感到憤怒。
  “楊市長希望我能挑頭去查這件事。周第先家里和市委副書記高呈彥的關系很不錯。這件事完成之后我會調到省里。”王田虎敘說著。話中的信息量極大。
  陸景腦子里飛快的思索著。高呈彥是信息產業戰略指導小組的常務副組長,他和朱書記的關系可見一斑。并且按照唐悅給自己的資料,王田虎也應該歸為朱書記的一派。楊修武這是好手段啊,這件事做成,立刻就能瓦解了朱書記在建業市的政治力量。
  “為什么是你?”
  “不得不做。”王田虎苦笑。楊修武手里有他的一些東西。“我希望你幫我給朱書記提個醒。”
  房間里有些沉默。陸景皺眉問道:“為什么是我?”
  “市商行現在不是正需要朱書記的支持嗎?你給他提供這個消息,我想他一定樂意幫你測查市商行的事情。”王田虎沒有正面回答。朱書記能坐到建業市委書記的位置上,背后會沒有政治力量支持?他真沒有得罪朱書記的打算。
  聽說,陸景和衛東陽的關系很好。所以他是一個極為合適的傳話人。在這件事上他賣了一個人情給陸景,想來陸景透漏消息給朱書記時,會幫他關說一兩句好話。
  陸景大有深意的看了看王田虎,這個人也不簡單。這次見面時機把握的非常好,自己確實不會拒絕他。賣這個消息給朱書記,定然能換來他對許家的窮追猛打。
  “那個大學生叫什么名字?”
  王田虎心里一松,陸景想要確認消息的真偽,實際是答應這筆交易,當即,輕聲說道:“建業財大會計系專業97級于琴寒。”
  陸景默默的點點頭。
  出了茶室,還是感覺心里堵得慌,拿出電話打給楊四兒,“子歡,出來喝酒。”(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