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54 受驚過度

“景少這頭發真精神”陸景站在鏡子前,身側郁婷芳贊嘆道。陸景就笑:“郁老板有事情就說吧。夸了我這么久也該歇會了。”
  郁婷芳心里有些吃驚:有幾個青年不喜歡聽恭維的話。怎么,她覺得這位似乎不太喜歡。嬌笑道:“景少,我有個朋友想見見你。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改天吧。”陸景微笑著拒絕。這個郁老板美則美矣,但是說話的水平還需要提高。或許,是商場上沾久的緣故,
  站起來要離開美容院,坐在沙發上的劉思婷連忙站起來,蚊子般嗡嗡的道:“景少,謝謝你。”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舉手之勞。和糖糖還有聯系嗎?”他腦子里不自覺的浮起那個煙熏妝、爆炸頭的女孩形象。感覺有些親切吧。
  “有,我給你她的電話。”劉思婷翻著手包,要拿手機。
  “不用,回頭見到了幫我問聲好就行。”陸景笑著點點頭,和葉妍一起離開。齊儒來給她介紹的男朋友看樣子很差勁。按理說,齊儒來久歷商海,識人的眼光不至于那么差,但是,人往往會被被利益、人情、**各種東西遮住眼睛。
  劉思婷目送陸景離開,想起那天在機場說他癡心妄想,心里不覺的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是有些過了。
  請楊四兒、小飛一起吃了晚飯,陸景趁著夜色來到市商行位于商義路12號的總部。有著民國風情的拱門四方形建筑聳立在郁郁蔥蔥的綠樹叢中。6層樓上下燈火通明,窗戶處人影憧憧,里面正忙碌著。
  “擠兌的情況怎么樣?”簡智元的辦公室內,陸景喝著茶問道。
  “我安排其他的網點都關門,只開放了棲口支行那里可以支取存款。今天是頂住了,不知道明后天會怎么樣?”簡智元靠在軟椅上,憂慮的說道,“省人行的秋行長打電話過問了這件事。”
  “謠言是誰放出去的?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形成擠兌風潮吧?”
  簡智元腦海里浮起許云策那張臉,但是他沒在陸景面前說。苦笑道:“陸先生,現在當務之急是度過難關,追究責任的事等過了這關再說。我已經給市建行的吳行長打了電話,打算拆借2千萬過來應急。”
  陸景看了簡智元一眼,喝著茶,看向窗外的夜色,“責任還是要查的。市商行內部先要有個初步的調查結果。資金不用拆借。明天就有資金進來。”
  “啊?”簡智元追問道:“哪里的資金?”
  陸景笑了笑,沒說。簡智元和他不是一條心,他們兩個只能算是合作者。消息沒必要提前說。明天他還想著看看有些人臉上精彩的表情。
  夜里回南山別墅時,電話不斷。遠在美國的嫣然姐如愿為大哥誕下一個6斤2兩的兒子。喜悅之情隨著電波不斷的傳遞著。
  老頭子和羅女士那里自然安靜無比。占哥兒和唐悅都得到通知。人在遼東的王興華興奮的手舞足蹈,陸景和他通話是還聽到野貓打碎花盆的聲音,想來是被他嚇的。
  和大哥的電話里。陸景提議讓王嫣然和侄兒在黃海定居。黃海四季分明,氣候適宜,很適合居住。
  “再看吧。”陸江在電話里嘆道。心里愧疚和欣喜交織,在與弟弟說話時,情緒不自覺的流露出來。“建業的事情怎么樣了?聽人說你最近在銀行上遇到點困難。要不要我出面打個招呼?”
  “小問題。資金我早準備好了。”陸景笑道:“哥,倒是周平最近很有些麻煩。”他人在建業,江州的事情一樣知道得很清楚。
  “不要緊。”陸江淡淡的說了一句。熊為明拿周平和羅馬假日西餐廳女老板章薇的關系做文章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想了想。提醒道:“小景,任何政治人物優先考慮的一定是政治問題,然后才是經濟問題。你不要大意了。楊修武能浮出水面自有其過人之處。”
  陸景琢磨了一下,“我明白。”他倒不是大意,而是他就沒想著幫朱然節奪回建業市的控制權。朱然節根本就不是楊修武的對手。他只是需要朱然節牽制楊修武。當然,經濟上對朱然節的支持他會做到位。坑盟友不是他的習慣。
  建業市棲口區是建業市的老城區,人口稠密。建業市商業銀行的前身建業市城市信用合作社在這里開儲蓄業務多年。是以,棲口支行是市商行里吸納市民存款做多的支行。
  清晨八點不到。棲口支行門口就排起了長隊。到處都在傳市商行馬上要倒閉,沒人能放心把錢存在里面。據說市交通局都已經把存款取走。
  “啊,老趙,你也來了。吃早飯了嗎?”
  “哪里吃了。唉,多年的老銀行怎么說不行就不行了。”
  “也不一定啊,不是有個副行長報紙沒有問題嗎?”
  “那有個屁用,市里十幾個支行。就棲口支行開門,這還不能說明問題?”
  人群里議論紛紛。不遠處,一輛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安靜的停在路邊的槐樹下。車中,陸景正在痛快的吃著鴨血粉絲。儀表盤上還有一袋熱氣騰騰的湯包。
  “要不要吃點?”陸景指了指湯包,問坐在車后的范之炳。
  “不用,我吃過了。景少,我看過這四周的地形,最合適看戲的地方是街口的那家金秋酒家。”范之炳說道,“哦,門開了。”說話間,長長的隊伍開始涌進棲口支行里面。
  陸景悠然的喝著湯汁,笑著道:“我昨晚凌晨才睡,要是今天早起沒看到好戲就太不值了。”
  金秋酒家二樓的一家包廂里。許云策和一個臉膛寬闊,衣著講究,氣質偏冷的青年站在窗口處。
  “陽兄覺得今天市商行還撐得住嗎?”許云策看著銀行大門口外似乎不見短的長隊。浙東省中,許家經濟實力穩居第一。而蘇江省中,位居第一的則是陽家。身邊這位陽兄,便是陽家一位世交父輩的兒子,陽黎新。
  “難說。聽說簡智元昨天給市建行的吳行長打了電話,要求拆借2千萬。就棲口支行這拖拖拉拉的取款效率2千萬的款子足夠撐過去了。”陽黎新嘴角浮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許家圖謀市商行許久,終于等來機會。
  “呵呵,簡智元還是個人才,想這么個辦法。”許云策拆開一盒煙,遞了一支煙給陽黎新,笑道,“一會咱們,咱們哥倆找個地方去喝早茶。”
  話音才落,一個跟班推開門進來,“許少,陽少,市商行傳來最新消息,建業昆成汽車提前歸還了億貸款。”
  “什么?”許云策心里暗道不妙,這怎么像是有預謀的行動。昆成汽車借款時間不到1個月,怎么有錢還給市商行。唯一的解釋,就是市商行看似岌岌可危的表象是陸景刻意營造出來的。
  還未點燃的煙掉到地上,許云策恍然未覺。突然,窗外棲口支行門口傳來一陣大聲的喧嘩。
  “快,快去查查怎么回事。”許云策厲聲喝道。跟班不敢說什么,悄悄帶上門出去。
  街道上的廣播遠遠的傳來:“希望各位市民不要輕信謠言,市商行絕對有能力保證大家的存款安全。洪行長已經調集資金。從今天開始,市商行在市內所有網點都可以自由存取。”
  幾分鐘后,棲口支行門口排著長隊的人群消失。陽黎新安慰的拍拍許云策的肩膀,“看來你這次的計劃失敗。早茶,我們改天再喝。”
  “恩。改天我再約你。”許云策苦澀的點點頭,他現在委實也沒什么心情去喝早茶。計劃失敗了,看來市商行要被景華一口吞下去。許家想要再次圖謀市商行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滴-滴-!”窗戶下,一輛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在鳴笛。陽黎新本來打算離開讓許云策一個人靜一靜,看到下面的阿斯頓馬丁鳴笛,眼神一凝。街道上此刻并沒有什么車,這車鳴笛是在挑釁。接著看到一個青年微笑著從車上下來。
  “是陸景!”許云策上牙咬著下牙,從牙縫里說出這三個字。
  陸景微笑著看著金秋酒家二樓的窗戶口,很快看到了窗口的許云策和一個青年。陸景伸出大拇指,當然,大拇指是朝下的。
  “操,你給我等著。”許云策暴跳如雷,冷聲怒罵,這小子在**裸的打他的臉。如果眼光能殺人陸景現在已經死了至少十回。
  陸景做完大拇指的動作,又伸出右手食指一指,然后搖了搖。標準的李小龍動作,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王八羔子,我要你好看。”許云策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木制的窗沿上。
  陽黎新冷冷的看著陸景得意的坐車離去。陸景怎么知道他和許云策會在金秋酒家,怎么確定他們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這人不簡單。陽黎新心里微微一驚。
  阿斯頓馬丁車內,范之炳笑道:“景少,剛才是無聲勝有聲啊!”
  “哈哈,痛快!許云策還想折騰市商行,我這次要他連老本都陪進去。”陸景笑著丟了一支煙給范之炳,拿出手機打給簡智元,“簡董,你那里也該查出點什么了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