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452 成功上市

許家作為浙東有數的富豪之家,在建業市內最高檔的居住區——靜安路居住區有一套房子。許云策在建業就住在這里。
  夜色里客廳里燈光柔和,富麗堂皇的家具讓房間充滿了現代氣息。許云策靠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吸著煙,對前來見面的遲聲朝說道:“遲秘書長,市商行有意定向增發3億股。股價會用招標的方式拍賣。聽說已經材料報到省人行和銀監會。”
  從酒會回來之后,一個小時他就確認了建業市商業銀行增發股份的事情。
  遲聲朝皺眉,思索了一會,低聲道:“怎么會這樣?楊市長那里…”
  “陸景也不是傻子,市商行的資金被抽空他能不知道嗎?我看他是想籌集資金。”
  遲聲朝遲疑的道:“但是,增發股份景華投資就會失去控股的地位。”
  許云策說道:“在生存面前,控股權只是小事。就算是失去控股地位,景華投資手中的股份也可以確保他們對市商行擁有部分控制權。”
  遲聲朝抽了口煙,“看不太懂。”
  “我覺得我們不用再等了。”許云策勸說道:“十天前景華出了一款游戲手機,銷售的很火爆。實際上依靠手機市場競爭破壞景華資金鏈的想法已經落空。拖得越久,景華的資金就會越充裕。不能讓景華緩過這口氣來,否則,他們就真能消化掉建業市商業銀行。”
  遲聲朝嘆了口氣,點點頭,“楊市長那里我會去溝通。具體的事情,你自己辦。”
  雖然有諸多疑惑。但是遲聲朝不打算再勸許云策。他只是一個傳話的人。成與不成,自有上面的人去決斷。
  周四上午。遲聲朝拿著省委轉發下來的《關于農村工作幾點意見》的報告走進楊修武的辦公室。
  楊修武沒看報告,而是把煙盒推到桌沿邊,“聲朝,最近市里金融情況怎么樣?”
  遲聲朝心里一驚,楊市長的消息很靈通啊。恭敬的說道:“市商行打算增發3億股,聽說材料意見報到有關部門。”
  楊修武淡淡的問道:“你覺得怎么樣?”
  遲聲朝琢磨著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想了想,說道:“我覺得有很多說不通的地方。”
  他和地方上的力量有牽扯不假,但是楊市長才是他目前要服務的對象。什么叫組織?楊市長就是他的組織。他要獲得的晉升。首先必須要取得楊市長的認可,所以,也不隱瞞心里的想法。
  楊修武點點頭,似笑非笑的看了遲聲朝一眼。遲聲朝這個人和地方一些人牽扯的太深,可以用用,但是不能大用。
  遲聲朝人精一樣的人物,立刻明白,楊市長已經知道他今天的來意,微微躬身。輕聲說道:“市長,聽說市商行的現金不多了。”
  楊修武笑了笑,低頭看文件。
  遲聲朝默默退出去。他知道楊市長這是默認許家那邊動手。或許,楊市長也打算試探試探市商行的虛實。
  黃海。新華酒店十一樓的小酒吧里。陸景和張漓悠閑的閑聊著。雅致的小茶座,藍色沙發,水晶圓桌。雕蘭花玻璃鋼將一個個茶座隔開,顯得異常優雅別致。從玻璃窗戶上可以居高臨下的鳥瞰這座繁華的大都市。
  “叮--!”電話響起。陸景拿起手機接聽。過了一會。陸景微微皺眉的放下手機。
  “有事啊?”張漓伸手握住陸景的大手。
  陸景笑著搖頭,“暫時沒事。”剛才是胡紅軍打來的電話。已經確認劉勇志調任國家計委副主任。看來,等建業的事結束后得抓緊時間運作。劉勇志這個人必須要打下去。
  “我明天回建業。”這個周末他來黃海看張漓。明天就是周一。建業最近已經出現了一些針對市商行的流言,風暴正在醞釀中。
  “我還以為你要回江州。”張漓展顏一笑,“下午陪我逛街去。”
  “我要把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肥肉徹底吞下肚子才放心回江州啊。”陸景笑著道。在新華酒店的餐廳里吃過午飯,陸景陪著張漓在黃海的商場閑逛著。
  紅色的夏利輕巧的停在夏日公寓(summer-apartment)門前。張漓在副駕駛座上揉著腿,嘴里叫道:“累死我了。”
  “逛了一下午能不累嗎。我去停車。”陸景笑著在她臉上掐了一把,“真香。”
  看到陸景還把手放到鼻子前聞。張漓嬌嗔著把他的手打落,“你現在越來越壞了。”心里想到昨晚被他各種花樣折騰得半死,臉上浮起羞澀的紅暈。
  陸景哈哈一笑,心情大好。等張漓拿大包小包的衣服袋子下車,才把車開到停車場里。這輛夏利是張漓自己在黃海買的車。依他的意思:總要香車配美人才是,無奈張漓說喜歡這款紅色的夏利。
  “張漓,用不了半年的時間,我也會住在夏日公寓里面,成為你的鄰居。難道你不能給我一個在你面前述說夢想的機會嗎?”
  陸景剛走到夏日公寓的大廳里,就看到一個長得陽光帥氣的男子在張漓說話。手舞足蹈,竭力吸引她的注意力,似乎是她的愛慕者。
  張漓拍了拍額頭,無奈的道:“孫同新,我和你說過我有男朋友了。喏,他來了。”
  孫同新打量著走過來的青年,看不出有什么特別的,甚至,還沒他長得帥。心里頓時有些自信。從褲兜里摸出名片,遞給那青年,“你好,我叫孫同新,藍羅通信公司的ceo。互聯網知道么?我們公司做互聯網的,半年之后就會上市,屆時我會成為億萬富翁。”說著。微微抬起下巴,居高臨下的說道:“你在那家公司工作?”
  藍羅通信?陸景眼神凝了一下。迅速在腦子里找到這家公司的資料,擺擺手。沒接他的名片,也沒有自我介紹的意思,彎腰幫張漓拎著放在暗紅色長椅上的衣服袋子。
  張漓親昵的附在陸景耳邊說道:“別理他。這人就是超級大忽悠。特別能吹。和我在一次經濟沙龍上見過面,一直糾纏我。”
  看到兩人親密的說著話,張漓那光彩照人的臉龐挨在那青年的頸脖處,孫同新嫉妒得想發狂,說道:“張漓,你不給我介紹下嗎?”
  “噢-!”張漓無語的翻個白眼:我沒介紹是因為你沒資格和陸景認識,非得我說出來啊!
  看著張漓突然流露出的可愛模樣。陸景莞爾一笑,說道:“這人有點討厭。”張漓笑盈盈的點頭附和,“是啊!”
  “喂,你怎么說話的?”孫同新怒了,拿手指著陸景。至于張漓的話他自動過濾。
  陸景沒理他,拿出手機打給莫少鋒,“莫少鋒,藍羅通信是你投資的吧?有個自稱藍羅通信ceo的人正在我面前指手畫腳。”說著,不等莫少鋒反應過來。掛了電話。拿起長椅上的衣袋和張漓一起離開。
  “裝逼!”孫同新不屑的看著這青年表演。見兩人走進電梯里,孫同新急忙揚聲說道:“張漓,他給不了你幸福。你等著我。”
  大廳里的保安看了過來。孫同新擺擺手轉身離開。夏日公寓是黃海有名的高級公寓。居住在這里都是高級白領和外企高管。他沒有在這里鬧事的想法。
  “看那青年像個吃軟飯的家伙。我還有機會。”孫同新走下臺階,回頭仰望著高高的夏日公寓大樓。突然。手機響起來。
  “莫少?”
  莫少鋒在電話壓著憤怒說道,“孫同新你搞什么名堂?我都不敢去惹陸景。你tm的在他面前指手畫腳?你不想干了就直說。找死別連累我。”
  “啊——?”瞬間,孫同新感覺背上有些涼颼颼的。尼瑪。剛才還以為那青年是吃軟飯的。
  莫少鋒投了3000萬美元到藍羅通信中,占有藍羅通信24%的股份。并且他和另外一位大股東嚴少關系極佳。他確實有能力撤掉自己這個ceo。
  “我…”孫同新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什么我?趕緊滾回來。草!”莫少鋒及其惱火的掛掉電話。他雖然確信陸景的手夠不到黃海,但是他實在不想招惹陸景這個難纏的人物。
  傍晚的微風吹過。孫同新感受腳都有些發涼。他要失去藍羅通信,那真是失去未來了。第一次,再看夏日公寓,他有種敬畏的感覺。
  臥室里,陸景和張漓抵死纏綿著。一次又一次的共赴云端后,陸景在極致中釋放了出來。
  整理之后,陸景舒服愜意的擁著張漓,大手不時的滑過她豐滿的乳峰。
  “要被你弄死了。”張漓慵懶的嬌嗔著,“和葉姨做鄰居不好受吧?”
  陸景笑著拍拍她豐翹的臀部,“我對她有沒什么想法。”他自然不肯承認那晚被那雙美腿勾的有些上火。
  “沒想法你還可勁的折騰我。你當我傻呀!”張漓撫摸著陸景的胸口,“牙印消了。要不我也咬一口?”
  “你們都屬狗的啊!咬吧!”陸景無語。伸手撫摸著她豐腴修長的美腿。剛才這兩條雪白的修長美腿蜷曲在胸前的滋味真好,身材修長的美女用這種姿勢最令人有征服感。
  陸景低頭,見張漓還在比劃著怎么下口,笑道:“小漓,打個商量好不好?咬下面行不行?”
  “啊?”張漓疑惑的抬頭看向陸景,沒明白什么意思。
  陸景壞笑著小聲道:“分開來念。”
  “你壞死了!”張漓反應過來,大發嬌嗔。陸景翻個身,哈哈笑著。張漓勉強用力去捉陸景的手腕,都沒留意她走光及其嚴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