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450 煙霧彈

飛機降落在建業機常陸景帶著眼鏡,拖著行李箱隨著人流走出機常從玻璃窗外看到地面上有些積水。建業剛剛下了一場春雨。
  姬紅俊打來電話說在路上遇到一起車禍造成的堵車,大約還要二十分鐘才到。
  “周哥,看來我們得等一會了。”接機大廳3號門口,陸景對身側的周興動說道。自己這會要是坐出租車走,姬紅俊恐怕會以為自己對他有意見。
  周興動面無表情的點點頭。他正在思考要不要留下來的問題。隊長已經給他談過話,希望他以后和曾紅英輪班保護陸景。最遲,身在美國的曾紅英六月份就會回國。
  對周興動的反應,陸景習以為常,把行李箱靠在墻邊,拿著手機給關寧發短信。
  “景少,在等人?”一輛黑色的克萊斯勒緩緩駛來,齊儒來胖乎乎的臉從車窗里露出來。
  “等車。”陸景抬頭,見是齊儒來,笑道:“老齊你這是親自來接誰?”齊儒來在建業經營房地產公司和日化品公司,也算是有些身份的商業人士。陸景倒是有些好奇他親自來接誰?
  “嗨,我來接我外甥女。她今天休假從京城回建業。”齊儒來笑呵呵的下車,站在路邊陪陸景閑聊。
  “大舅!”一個面容精致、身材修長的女郎拖著干凈的小皮箱走過來。她穿著米色的長袖高領風衣,黑色的長筒絲襪,黑色的尖頭高跟休閑鞋。渾身透著青春和活力。收起的頭發清新整潔。又增添了一絲親切感。一路走來,機場旅客的目光都不自覺的看過去。
  “哎呀。累死我了。”女郎抱怨著,把手中的小皮箱遞給齊儒來。齊儒來笑道:“你天天飛來飛去都不見你叫累。一回建業就說累。”
  女郎俏皮眨眨眼睛,“大舅,休假和工作能一樣嗎?”齊儒來笑著搖頭。
  女郎看到齊儒來身邊站著的年輕人,另外一個明顯是他的隨從,不滿的皺著秀眉,“大舅,這就是你在電話給我說的青年才俊?”說著,上下打量了陸景一眼,“不怎么啊!接機連玫瑰花都沒帶。喂。我有男朋友,你就別癡心妄想了。”
  陸景無語。被人說癡心妄想還是有點郁悶的,但是也沒到要發作的地步。
  他認出來,這女郎就是他那天在金頂俱樂部電梯口見到的那位妍麗女郎,當時還猜測是富家女,想不到是齊儒來的外甥女。
  齊儒來連忙拉了外甥女一把,急的額頭冒汗,說道:“景少,對不起啊。婷婷搞錯了。”他根本就沒有介紹外甥女給陸景認識的意思。陸景這樣年少多金的人物哪個身邊不是美女環繞?他怎么舍得送外甥女羊入虎口。只是給外甥女這樣一說。到顯得他別有用心。問題是給陸景介紹女人,他哪里夠資格。
  “我知道。”陸景無奈的擺擺手。本來還想問問這美麗女郎的名字,現在也只得作罷。
  “車來了,我先走了。”陸景看到姬紅俊心急火燎的開車過來。和齊儒來說了一聲,坐車離開。
  “大舅,那人是誰啊?”女郎問道。齊儒來在她頭上敲了一下。“差點被你害慘。走吧,先上車。路上慢慢說。我和你說。你那位相親對象條件很好…”
  ….
  下午,陸景就和伍毅華聯系上。約定第二天早上去朱然節的辦公室見面。
  南都大廈10層的辦公室內。陸景看著范之炳收集的資料。建業市信息產業戰略指導小組組長為朱然節、常務副組長高呈彥、副組長宋里朋、副組長趙辛香…
  看著手上十幾人的名單,陸景點著煙慢慢慢慢琢磨著。姬紅俊推門進來,“景少,市商行的徐懷觀想見你。”
  “請他進來。”陸景拿著咖啡喝了一口。姬紅俊想了想,說道:“景少,齊儒來的外甥女叫劉思婷,今年23歲,在國航里面當空姐…”
  陸景哭笑不得的打斷姬紅俊的話,“我對老齊的外甥女沒想法。紅俊,心思要放到工作上。下不為例啊。”
  姬紅俊還真有一套,在這么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就搞到一些基本資料。不過,他很像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人嗎?獵|艷這種事不知道多久沒干過了。前世那會兒真是年少輕狂啊!
  “我會的。”姬紅俊臉上訕訕的的退出去,這次算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徐懷觀將市里信息產業戰略指導小組要求市商行提供融資的文件資料放到陸景的辦公桌上,“陸先生,市里規劃信息產業園區,預計投入20個億的資金,要求市商行提供至少10億的融資。我覺得做不到。”
  陸景把文件丟在一邊,笑道:“政府這種對外的吹牛皮文件你也信?這個投資額度至少要砍一半下去。10個億頂了天。市商行出五個億肯定還是要分期投放,你評估過初期大致需要多少資金沒有?”
  “啊?”徐懷觀一愣,旋即苦笑。最近建業市都在宣傳信息產業的前景,聲勢浩大,可見朱書記決心很大。他也是被常務副組長高呈彥逼得暈了頭,沒想到這個上面去。好在他準備工作做的比較充分,“可能要2個億來鋪開前期的工作。”
  陸景笑著點點頭,心里有了些底,說道:“這件事我明天會和朱書記溝通,你這里準備好資金。”
  “可是,陸先生,如果再直接抽走2億的資金對市商行的運營影響會很大。”徐懷觀實話實說。
  “我知道,照我說的去辦吧。”
  徐懷觀無奈的離開。以陸景三言兩語就剖析出事情本源的能力,難道看不出來給信息產業區融資會將市商行置于危險之地嗎?
  陸景站起來,走到窗邊吸煙。午后的陽光讓南都大廈的影子落到街道上。
  “市商行的境況看似越危險。楊修武就越有可能動手。我雖然知道最終會是擠兌風潮,但是有必要打亂楊修武的節奏。以楊修武穩健的性格。如果等他準備好之后,再放出擠兌風潮的大招。市商行還真有可能易手。要誘使他提前動手。”
  “呵呵,陸景,我就知道你是支持我的。”建業市委市政府大樓中朱然節的書記辦公室里,朱然節爽朗的笑著,雙手握住陸景的手搖了搖。
  待客沙發上,陸景笑道:“朱書記,這是我們約定好的事情。”說著,壓低聲音道:“楊修武那邊沒提條件?”
  朱然節冷哼一聲,“他怎么可能讓這件事順順利利的通過。我同意提拔趙辛香擔任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不然。一個星期的時間哪里辦得成事。”說著,拍了拍陸景的手腕,笑道:“不說這個。過來看。”
  朱然節將一副巨大的建業市地圖鋪放到辦公桌上,用手指這其中東邊標注著紅色三角的地方,“我準備把信息產業區放到這里。在秦江區里面劃出一塊土地來。暫定為處|級產業區。重點發展互聯網和傳媒兩個產業。”
  陸景笑著附和了幾句。朱然節遞了一支煙給陸景,笑道:“聽說最近媒體上熱炒的國內第一家奔赴納斯達克上市的互聯網公司時代在線是你投資的?”
  “是我扶植起來的。我就占了10%的股份。互聯網公司沒有八億、十億資金很難燒得起來,主要靠風險投資。”陸景吸著煙,斷然否認他在時代在線中占有大量股份。老朱現在就盯著他的錢袋子,要說錢多那不是給老朱開口要錢的機會?
  朱然節沉吟了一下。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恩。你明天和一起去看看地方。”
  陸景點頭。
  寧臺鎮距離建業市區有一個小時的路程。主要是市級公路年久失修,路況較差。朱然節圈定的信息開發區就位于寧臺鎮。在風景秀美的寧臺鎮上吃了午飯,朱然節召集信息產業戰略指導小組就地開會。
  徐懷觀在會上承諾市商行將會提供5個億的融資貸款用于信息產業區的建設。
  資金有了。剩下的事情在朱然節的推動之下,各項章程、文件落實的飛快。建業市里的干部都知道市里要建立一個處|級新區的事情,卯足勁頭要在里面謀一個職位。一時間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明亮的辦公室里,楊修武翻閱著一份文件。自語道:“牛皮吹的再大什么用?市商行怎么可能提供的了5億資金。”不過,朱然節已經就這件事和他溝通過。拿出了下面區縣的幾個職位交換。楊修武在“關于建業市成立信息產業區若干指導意見”的文件上寫下“同意”兩個字。
  “市商行脖子上的繩索可以再緊緊。老朱啊。你怎么想得到我真正的目的?”放下筆,楊修武微微一笑,按下內線,“小鐘,通知組織部王部長明天來見我。”
  放下電話,批閱了還沒幾份文件,市交通局局長桂勝儉推開門進來,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容,“市長你找我。”
  “老桂,市里公路要修一修,朱書記上周去寧臺鎮可是批評了你們的工作不到位。”
  桂勝儉立刻叫苦,“市長。不是我不修路,實在是局里沒錢啊。”
  楊修武板著臉訓斥道:“你擺什么困難?我不知道你們的花樣?這件事要辦好。市里搞信息產業區是深思熟慮的事情。你們交通局打算拖后腿?”
  “沒,沒有。”桂勝儉額頭上冒出汗,結結巴巴的說道。
  楊修武把左手邊的一份文件拿起來推到辦公桌邊,“省里的資金我會出面和省交通廳溝通。市里資金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是,市長。我,我一定解決好。”
  “恩。這才是做事的態度。”楊修武點點頭,喝著茶,吹著茶杯里的茶葉,“修路也是為了方便連接市區和信心產業區。市商行答應為信心產業區融資。”
  桂勝儉綠豆大的眼睛轉了轉,明白楊市長的暗示。這是說可以找市商行化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