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448 黑馬人選

建業國際會議酒店的碧玉廳中,七家國產手機廠商的負責人聚在一起共進午餐。聯科的董事長葉文斌作為地主負責招待。上午,他們七家手機廠商各自和摩托羅拉、飛利浦手機部門的負責人就手機模組供貨的價格達成協議。
  這兩家國外手機巨頭決定調低在此前供貨的價格上調低30%——50%的價格,以幫助大家更好的適應目前競爭激烈的中國手機市場。
  “換句話說,是下游廠商的競爭壓力傳導到上有供貨商那里了。”葉文斌微微一笑,舉著酒杯和東興的老總干了一杯,“聽說景華的i89在前天宣布降價到3001元。整整降了近300元。”
  “景華這家公司勢頭太盛,短短半年時間內突然把出貨量拉到二月份的18萬臺。還是你們聯科厲害,和景華打擂臺。怎么樣,e67賣得很好吧?”
  “一般,沒有東興的z10好啊!”葉文斌嘆著氣說道。心里卻是得意的笑著:聯科憑借著春節期間推出的e67,在《it周刊》統計的二月份銷售排行榜上上升至第9位。勢頭很不錯。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一款反應良好的機型至少也有兩到三個月的高利潤期。
  聯科再得到黃遠電子的研發力量加強之后,也開始能拿出一些有技術含量的產品。另外,和三星電子的一些合作,拿到了他們的藍光屏技術。這次飛利浦的降價對聯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利好。
  三星電子前不久發布的s73針對景華的i608競爭,聽說市場反饋良好,另外諾基亞有最新的消息公布。他們已經研發出天線內置的手機機型,不日就會發布。
  景華。嘿嘿,景華。上有堵截,下有追兵,看你們還能不能活得那么滋潤。楊市長那里也該考慮動手了。
  李落元看著意氣飛揚的葉文斌,再看看銷售排行榜最末的新信手機老總劉緒作,心里微微嘆了一口氣。這次七家手機廠商齊聚建業,有的人在這次收獲中大有收獲;有的人恐怕還是滿嘴苦澀,沒撈到個好處。
  飯后,李落元拉了沈自輝一起離開,另找地方喝茶。開車在建業市區內找了一家幽靜的茶館。李落元搖頭嘆道:“看不慣聯科葉文斌那個得意樣啊!”
  沈自輝微微一笑。他這次收獲不錯,問道:“夏易公司不是原來和諾基亞合作嗎?你這次和摩托羅拉談的怎么樣?”
  “不太好!明天我會京城和諾基亞談談。他們的天線內置手機出來后質量肯定能超過景華。”李落元笑了笑。其實,夏易公司真正的談判不在這里,而是在江州。景華公司已經放出一個消息:凡是在江州建立手機制造工廠的企業將能以1500元的價格拿到景華i89的手機組件。
  當然,這樣的消息不會正式公開,和景華有業務往來的國產手機廠商基本都知道。大概也就聯科的人在這幾天還沒有收到消息。
  史勇軍在江州已經和景華談好,景華將會以1800元的價格給夏易公司提供i89的手機組件。比之前的供貨價格低了400元,但是景華i89本來就降價近300元,也就是說只給了夏易手機100元的利潤空間。
  要不是他在葉文斌的引薦下見過楊修武。這次一定會把夏易公司的手機工廠搬到江州去。但是見過楊修武之后,這種事就由不得他了。建業和江州的競爭他是知道的,如果去江州,勢必會得罪楊修武。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別人賺錢,這種滋味真是難受。
  這就是他最不爽葉文斌的地方。要不是當初被他騙到建業的高新產業區,怎么會這樣?要不是當初想撈點優惠貸款。就不會同他一起去見楊修武。悔不當初啊!
  “江州的消息你知道吧?”李落元說的很含糊。
  沈自輝點頭,“知道。但是江州優秀的電子技術人才都被景華公司收刮一空。把工廠搬過去恐怕難有發展。”
  李落元詫異的看了沈自輝一眼,沈自輝對景華有偏見啊。殊不知。挖對手的墻角才是最爽的事情啊!景華難道沒有離職員工嗎?否則,去年的三星電子商業竊取案是怎么搞出來的。
  “我看新信手機的劉緒作可能會動心。”
  建業大學大禮堂主席臺前鮮花簇擁。主席臺上建業市副市長羅寶堅正在熱情洋溢的表揚建業市內幾家銀行聯合出資1.5億資助建業大學電子工程系進行科研的行為。大禮堂內的師生不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這次市商行一共出資3千萬,同時也攬下了建業大學部分存款業務——大約每年2千萬左右。雖然說為建業市的電子產業做貢獻非他所愿,但是這樣的事情在市商行內部很難否決。
  陸景坐在臺下的第三排,玩著自己手機上的貪吃蛇游戲,不時的回著陳笑的短信。江州那里最近很熱鬧,已經有三家手機廠商,幾家貼牌廠商申請在江州市經濟開發區建廠。
  會后,建業大學招待一行市領導、市銀行的人用午餐。剛出大禮堂,看到陸景要走,羅寶堅笑著走過去,“陸先生為建業大學做了貢獻,怎么都要讓吳校長請你吃頓飯再走。”
  陸景笑了笑,“羅市長的邀請未免太沒有誠意。我還有事,下次吧。”他如何聽不出來羅寶堅話里的揶揄。
  “呵呵,陸先生要求有些多啊。月底市里要啟動鐘霞區的新城建設,到時候還要市商行多多支持。我到時候下請帖請陸先生吃飯。”
  一行人了立刻明白這青年就是最近收購市商行的金主。有些消息不對公眾報道,但是不代表他們不知道。沒想到他今天到建業大學里來了。
  人群中吳校長心里暗惱:校辦的人怎么干的工作,這尊金佛來了也不知道。好歹在他那里再搞點研發經費出來啊。
  “再說吧。”陸景擺擺手。走到林蔭大道上,坐進白色的阿斯頓馬丁車中離開。
  羅寶堅眼里精光一閃。心里冷哼:任你奸猾如油也難逃市里的控制。市里控制市商行哪里需要靠股份。年青人,游戲的玩法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車內。陸景默默的抽煙。市商行重新開張沒幾天,建業市里各路神仙就都有來打秋風的打算。果真是千絲萬縷割不開啊。不過,你們也太小看我了。就算是政府工程款又如何?你們能拖欠得了我的錢?
  希爾頓酒店五樓的中餐廳里,劉緒作頻頻舉杯,“景少,以后新信手機就要靠景華這國產手機老大照著了。”
  根據it周刊的統計數據,景華在一月、二月的銷售額都是排名第一。說景華是國產手機的老大有些恭維,但是照這個勢頭下去也差不多了。
  他已經決定在江州設立手機工廠,將江州當做新信手機的制造基地。他前幾天去江州已經和景華的總經理陳笑談妥條件。今天早上從江州飛建業。請陸景吃飯。
  陸景笑著道:“劉總太客氣了,只要新信手機能打開局面,i89的手機模塊景華可以優先供應。”
  新信電子技術有限公司是原郵電部旗下的企業。信產部的鄭宜偉副部長昨天給他打過電話。當然,該賺的利潤景華要賺,優先供貨的條款卻是可以答應下來。
  吃過飯,說笑著離開酒店。剛到一樓大廳,看到許云策和三星電子分公司的羅映浩推開玻璃門走進來。
  陸景微微一愣,許家和三星電子怎么攪到一起了?許云策看到陸景也覺得有些奇怪,繼而臉上浮起得意的笑容。
  到現在他大致也能猜出楊市長重奪市商行的計劃。關鍵就在景華的資金鏈上。目前景華現金流的來源主要是靠每個月的手機利潤。一旦這一塊的利潤消減。景華整個體系就會出現問題。
  三星和聯科都已經在針對景華進行競爭。并且摩托羅拉、飛利浦都在不同程度上下調了供貨價格,這勢必會讓部分國產手機廠商的手機賣得更好,從而對景華形成圍追堵截的局面。
  而推到景華體系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牌會是市商行。
  到餐廳里坐下,許云策對羅映浩說道:“市商行暫緩發放對三星電子的貸款和剛才我們碰到的陸景有很大的關系。”
  “原來是他搗鬼。”羅映浩用韓語低聲罵了幾句。暫緩發放貸款對三星電子分公司的業務影響很大。他是奉命和許云策結交,希望能從這位許云醫藥園的負責人手中拿下一點錢款進行周轉。
  許云策微微一笑,舉杯和羅映浩喝了一杯。他一直信奉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羅助理。貸款的事情,明天你去許云醫藥的辦公室我們詳細的談談。”
  羅映浩心里大喜。熱情的笑著,用一種男人都明白的曖昧語氣說道:“最近醫大里面來了幾個韓國留學生。其中有一個非常漂亮。許總下午有空的話我介紹你們認識。”
  “行。”許云策哈哈一笑,答應下來。
  阿斯頓馬丁平穩的駛向南山別墅區的江梅小筑。路上,許云策那大有深意、志得意滿的笑容不時的浮現在陸景的腦海里。陸景一路琢磨著。
  想了想,拿起電話打給陳旭江,“陳叔叔,銀行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才會強制易手?”陳旭江在前天十六號已經返回香港。
  “呵呵,你怎么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強制易手?如果沒有意愿進行股份轉讓的話,那只有銀監會、中央銀行等監管機構插手后強制轉讓。但是一般情況下那也首先需要銀行自身出問題。最通常的情況就是出現擠兌風潮,導致監管機構直接接管銀行。”
  擠兌風潮?放下電話陸景若有所思,瞬間,仿佛一道閃電劃過,腦子里想明白近期的一些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