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447 錢包里的卡

幽靜的小道蜿蜒通向院落里。花香陣陣。前面引路的齊儒來介紹著他這處叫做紫竹別院的園子。陸景微笑著欣賞著這座別致的園子。花園整治得別致而有野趣,早春季節,如茵的草叢里就有幾種零碎的紫色小花在綻放。
  不只是英國人是傳統的花園狂,中國人傳統的骨子里對別致的園林也分外的入迷。
  “齊總,你這里很不錯。不愧蘇江省有數的名營企業家。”陸景贊道。齊儒來在建業經營著一家房地產公司和一家日化品公司。
  “景少過譽了。”齊儒來謙虛著將陸景讓到客廳里。張勝利站了起來,笑呵呵的伸出手,“景少,老齊這里的景色你還看的入眼吧?”
  陸景點頭,笑著同張勝利握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這是兩人在建業的第二次見面。第一次見面還在年前。
  “我去廚房看看飯菜好沒有。”齊儒來識趣的退出去,他知道張書記要和陸景談正事。今天只是借了他這個地兒而已。
  “老張,恭喜了。”陸景笑著說道。
  “景少,謝謝!”張勝利很認真的說道。他知道他這個省監|察廳廳長的位置是怎么來的。昨天得到確切的消息之后,他打電話給已經位居京城常務副市長的老領導,老領導殷切的鼓勵他,然后說道:“勝利,仕途多艱,但只要根基牢固,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并不是難事。”
  他的根基就是陸景的支持。
  陸景笑著擺擺手,“別那么嚴肅,今天是給你賀喜的。我看你上任之后。請你這黑臉干部吃飯的人都會少很多啊。”
  張勝利笑道:“少點好,請客都是說情的。我總不能犯錯誤。”
  陸景遞了一支煙給他,張勝利湊過來幫陸景點上煙。陸景吸了一口。看著窗外春意盎然的花園,“老張,袁副書記那里你要多走動。一旦出現變故,建業的朱書記我看很難靠得住。他不是楊修武的對手。”
  雖然他判斷楊修武在建業干不了幾年,但是朱然節估計呆的時間會更短。這中間會有一個空歇期,他不得不做好準備。
  “我會的。”張勝利點點頭。建業市里的情況他一直關注著,自然很清楚局勢。他對陸景在建業投入巨資他不是很看好,不過,這種戰略層面的東西他不好多說。
  飯后。在花園的涼亭里喝茶,下著圍棋。齊儒來見陸景連輸兩盤后贏一盤,心情不錯,笑道:“景少,我有個朋友一直想拜訪你,但是苦于找不到門路。”
  “哦?找我有什么事嗎?”陸景把黑棋放到棋盤上,拿起桌角的碧螺春茶,笑著問道。
  “市商行的副行長徐懷觀,這次市商行改組董事會。他有點想法。”
  陸景微愣,這是個有心人啊。看得出來他控股市商行后手上急需業務型的人才。“行,這樣吧,你明天下午讓他去清云湖釣魚館。我在那里見他。”
  齊儒來大喜過望。還真被好友說中了,只要提一句,極有可能得到一個見面的機會。
  “陳叔叔。讓你勞累了。”建業機場里,陸景接到從香港飛來的陳旭江。
  “還沒勞動。那里就累了?”陳旭江笑著給陸景介紹他的助理馮益儀:一位帶著眼鏡,三十來歲的瘦高男子。
  寒暄著。幾人往機場外走。周興動開著一輛白色的阿斯頓馬丁駛了過來。
  車中陳旭江說道:“你這次收購建業市商業銀行干的漂亮。材料我都看了,雖然業務范圍局限在建業市里面,但這家銀行發展的潛力很大。很有搞頭。”
  陸景笑道:“我到是想請陳叔叔過來出任董事,考慮到陳叔叔太忙就沒好意思提。下午要見市商行的一個副行長,還要麻煩陳叔叔幫我把關。”
  “行。”陳旭江點著煙笑說道:“等你把這家銀行發展到上千億的規模,我一定過來掛個董事的名頭,現在這個資產規模對我來說確實小了一點。”陸景請他過來為明天的臨時股東大會以及隨后的董事會章程把關。
  陸景哈哈一笑。以陳旭江世信銀行董事的身份,屈就建業市商業銀行確實不太可能。陸景送陳旭江到市中心的希爾頓酒店里休息。吃過飯后休息了一會,下午兩點鐘,三人才坐車前往清云湖釣魚館。
  見到徐懷觀,陸景不禁一愣,這不是那天在市商行總部下樓時遇到的那個副行長嗎?當時,那個三星公司的韓國棒子還囂張的很,當面質問簡智元。
  “陸先生!”徐懷觀有些激動的同陸景握手。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他能見到陸景就至少成功了百分之五十。
  介紹了陳旭江的身份,陸景笑了笑,“徐行長,請坐。一起釣會魚。我們等會再談。”
  徐懷觀滿懷心事的坐到凳子上。聽到陳旭江世信銀行董事的身份,他心里的樂觀情緒稍減,今天要是不拿出點真才實學,恐怕難以過關。一遍又一遍的在腦子過著等會要說的話。
  突然有些明悟:這釣魚的安排實則是在正式談話前營造一個親近的氛圍——和面試官一起釣了一兩個小時的魚,怎么都比上來就面試的談話氛圍好。
  另外,這段時間也能讓他整理思路,待會談得更透徹。
  “這個青年真不簡單啊。”徐懷觀心里默默的想著。
  到下午四點許,夕陽把清云湖照的金黃。氣溫也逐漸的下降。幾人回到清云湖釣魚館的雅座里開始今天的交談。
  建業市商業銀行扎根在建業市里面,未來一段時間內的主要業務一定是在建業市內尋找有潛力的中小企業,共同發展——那些大企業找被工行、建行等大商業銀行拉走。另外,市政府業務建業市商業銀行在一段時間內也無法拿到,所以拿出眾多服務中小企業的金融產品、服務個人理財的產品加大攬儲力度是發展的關鍵。
  談了有一個多小時,徐懷觀在這方面談的不錯,得到陳旭江的認可。陸景也確定下來,讓徐懷觀擔任市商行的董事、副行長。簡智元那里他會去溝通。
  “陸先生,留步,留步。”談完后,陸景送徐懷觀出清云湖釣魚館,徐懷觀連連說道。
  “送一兩步也沒什么。以后我還需要老徐你努力工作給我創造更多的效益。”陸景笑著說道,“市商行的目標不應該是成為區域性銀行,而應該是發展成為全國性的商業銀行,總資產規模要達到上萬億,我們都任重而道遠啊!”末了,陸景半是認真,半是感嘆的說道。
  徐懷觀點點頭,但是心里覺得這個目標定得太大。
  “爸!”一個背著書包夾著畫板的女孩笑吟吟的湖邊柳樹下驚喜的喊道。
  “小碧,你怎么還在這兒寫生?”徐懷觀詫異的問道。
  “這不是準備回去嗎?嗨!好巧啊!”叫小碧的女孩落落大方給陸景打個招呼。陸景認出來這是那天在餐廳里李落元糾纏的女孩,笑著點點頭。
  徐懷觀給陸景介紹道:“這是我女兒徐詠碧,江州美術學院大三的學生。”又對女兒說道:“這是景華的投資人陸景先生。你們認識?”
  “不認識。前幾天陸先生幫我打發了一個糾纏者。”
  “舉手之勞。”陸景笑著道,“行了,老徐,回頭見。”說著,徑直離去。看著陸景的背影,徐詠碧好奇的問道:“爸,這青年什么來頭啊?”
  “你老爸的老板,你說他什么來頭。”徐懷觀幫女兒背著書包,“你找男朋友,千萬別找這樣的。不然,將來有得苦頭吃。”他和女兒從小就溝通的比較好,無話不談。雖然對女兒很放心,但是忍不住提醒一下。
  “啊?他這才多大的年紀。”徐詠碧驚訝的道。眼睛眨了眨,笑道:“我覺得我剛才叫他陸叔叔更讓你放心一點。”
  徐懷觀被說的一笑,“少貧,趕緊回家吃飯,免得你媽等太久。”
  ….
  三月九日,市商行的臨時股東大會在商義路12號市商行總部舉行。經股東提名,選舉產生8名董事會成員,簡智元當選為董事長,令所有財經記者大跌眼鏡的是:本以為景華投資的總經理姬紅俊是市商行當之無愧的二號人物,但是沒想到實際上的二號人物卻是此前不顯山露水的副行長徐懷觀。
  徐懷觀擔任市商行的董事,同時又是市商行的副行長。雖然沒有明確說明他是執行董事,但這是一個明白無誤的信號。景華投資在董事會的4票,將會以他的意見為主。
  誰都不知道這匹黑馬是怎么殺出來的。在建業市財經媒體的津津樂道之中,十一日,市商行管理層調整完畢,公布增對建業市民推出的長期存款的“保值通”,針對中小企業的“商易通”等金融產品。一派革新的氣象。
  清云湖畔的云翠園內,葉文斌家的別墅里。許策云郁悶的坐在葉文斌對面。他在市商行董事會中提出要求限制控股股東的權力提案被否決。他實在看不到重奪市商行的希望何在?
  “稍安勿躁,答案明天就會揭曉。”葉文斌胸有成竹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