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45 敲竹杠和隱憂

大雪紛飛,京城銀裝素裹。陸景接到凌雪月的電話從錦園別墅里出來。羅華開著車,看著路面,看得很慢,“春節后下這么大的雪還有些少見。”
  陸景抽著煙笑道:“那些拜年的干部有苦頭吃了。”今天初十,大舅一家子到家里來吃飯,羅華不耐煩和長輩們坐著,正好陸景要出來,跟著溜了出來。自己這個二表哥性子不夠沉穩,家里不會安排他走仕途。
  “羅華,美容院今年的分紅不少吧?”
  “小一百萬,和你比簡直差遠。我可是聽說年前你在建業風光無比啊。京城圈子里很多人都在討論你的事。我可是沾了你不少光。嘿嘿,你要是能把楊修武弄下來,江哥那里就爽了。”
  陸景笑了笑,“你的分紅不要順手就花光了,在京城這地方多買幾套房子,過上幾年足夠你這輩子衣食無憂。”
  羅華一愣,繼而狂喜。他知道這個表弟在商業上的能力,既然開口指點他投資,那肯定錯不了。“好,我知道了。”
  “你最近和邱尚斌走的近?”
  “怎么了?”羅華有些詫異,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他有時候會提供一些新鮮花樣。咦,你年前不是還通過胡紅軍和他聯系,幫占哥擺平了遼北的問題。”
  陸景很認真的說道:“這個人路子很野,你要注意。他的事,你不要沾上。”
  羅華見陸景神情很嚴肅,慎重的點頭,“我知道了。”
  車到金頂俱樂部。坐著觀光電梯直上50樓。奢華的會客室里陸景笑著為凌雪月介紹道:“這是我表哥羅華。”
  凌雪月笑吟吟的道:“羅少在京城的圈子很有活躍。我聽說過。”
  羅華不好意思的道:“凌姐在取笑我。我就是瞎混。”他知道這個美婦。金頂俱樂部的創始人,京城公子哥圈子里的傳說人物。到沒想到陸景和她這么熟。不過細想又沒什么好奇怪的。聽說陸景前幾天還和計委的副主任郁天又聊了一下午。
  “你還不是金頂俱樂部的會員吧,我讓人給你拿張卡。”凌雪月按了一下鈴。助手胡恒走進來。凌雪月吩咐道:“你陪羅少辦張會員卡。年費收一半。”
  羅華心里又喜又苦,跟著胡恒離開。苦的是:就算只收一半年費——每年10萬美元也要了他的命啊。喜的是:這卡一亮出來,絕對的裝逼利器。
  等兩人離開,凌雪月拿著紅酒微抿,“時代在線的團隊明天就要去美國路演,你倒是一點不關心。”
  陸景笑道:“能者多勞啊,有凌姐盯著,我不擔心。”新月投資在時代在線持有1080萬股,占27%的股權。去納斯達克上市這事一直是凌雪月幫忙操持著。
  “你個滑頭。”凌雪月笑著說道:“你在建業投巨資搞什么?很多人都看不懂。有人說你是瞎折騰。”
  “那就是瞎折騰。”陸景笑笑,拿起煙點上。
  “實話說,我家那位不看好江州和建業之爭。我想了很久都沒明白你的底氣在那里。這幾天我接觸的人也不看好。”說著,凌雪月微微一嘆,“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她還指望著陸家的力量幫她丈夫抗衡蘇書記。別看陸家現在繁花似錦,只要陸江和楊修武競爭落敗,陸家的政治力量分崩離析只是早晚的事。
  陸景點點頭,沒說話。
  和凌雪月一起招待時代在線的上市籌備團隊在金頂俱樂部吃晚飯。李群、蔣耀軍、宋雨綺都在。
  飯后,宋雨綺將陸景喊道一間休息室里。看著窗外還沒有停下來的雪。宋雨綺扭頭看身側的陸景,輕聲道:“明天要去美國路演,我有點緊張。”
  “我看你今天晚上應對的很得體啊。”陸景笑道,“別緊張。就那么回事。”
  “我想要你的鼓勵。”宋雨綺鼓氣勇氣說道。臉有些紅。
  陸景笑著攤開手,“這…,我平常對員工都是胡蘿卜加大棒。要不就是股權激勵。我這樣鼓勵你會不會太俗了點?等會,我還是想幾句演說詞吧。”陸景用手指點了點額頭。
  宋雨綺撲哧一笑。掩嘴說道:“對陳總也這樣嗎?閉上眼睛好不好?我送你一件禮物。”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他就沒想過給宋雨綺送禮物什么的,“好吧。”陸景閉上眼睛。接著。鼻子里聞到一股馥郁的香氣,女子的體香。感覺到宋雨綺把手臂環到他的脖子上。心里明白過來,她要干什么。正要拒絕,嘴唇上感覺到微涼,濕潤的觸感,宛如花瓣般嬌柔的感覺。
  “頭低一點。”耳邊聽到佳人的輕語。
  陸景嘆了一口氣,睜開眼睛,正在惦著腳尖,笨拙的奉上香吻的宋雨綺被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嚇了一跳,剛要后退,感覺腰被陸景摟著,頓時大羞,臉上緋紅,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我…”
  陸景將她拉到懷里,低頭噙住她芳香的嘴唇,熱吻撩撥著。伸出舌頭輕輕抵開她嬌軟嫩滑的嘴唇,探到她的口腔里尋找那香滑閃動的舌尖。
  “呼--!”法式熱吻結束,宋雨綺一口氣喘出來,才覺得那目眩神迷的感覺稍稍消退。
  “還要鼓勵嗎?”陸景邪魅的笑道。宋雨綺羞答答的低下頭。陸景抱著她,慢慢的吻著。就這丫頭的表現,現在把她吃了都不會反抗。
  “真當我是吃素的,居然敢調戲我。信不信我吃了你。”耳邊聽到陸景戲謔的話語,宋雨綺睜開眼睛,這才發現暈乎乎的被陸景抱到沙發上側躺著,此刻陸景正蹲在沙發邊和她說話。
  宋雨綺鬼使神差的說道:“我還沒準備好。”說完,才發現這句話是默許陸景吃了她。耳朵根子都紅得滲血。
  “算了,我怕了你。”陸景笑著搖頭。坐到對面的沙發上。他自己的事亂的一團麻,哪里敢吃掉這丫頭。剛才有點沖動了。但是面對女人逃跑實在不是他的風格。“我們說會話吧。”
  宋雨綺坐起來,捂著臉。心里羞澀至極,但是沒舍得就這么跑開.。晶瑩的眼眸看了陸景一眼,覺得心里有些柔柔的感覺。本來想著獻上初吻,就把這段感情結束掉。現在怎么感覺有些舍不得。
  大眼對小眼,一時找不到話題。突然,兩人都笑起來。宋雨綺問道:“你怎么這么熟練?”
  “我回答熟能生巧會不會被你打一頓?”
  宋雨綺白了陸景一眼。那里打得過他啊。扭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臀部,剛才這里被他摸了。
  陸景老臉微紅,純屬習慣使然。趕緊轉移話題,“明天去美國你們是分開路演。還是集中在一起?”
  “要跑很多家券商、機構,當然是分開行動。”
  聊了四十多分鐘,李群他們都已經返回酒店休息,陸景坐車送宋雨綺回酒店。看著她進酒店的背影,陸景微微嘆了一口氣:這傻丫頭。
  江州大學在正月十四日開學。過完元宵節在江州呆了幾天之后,陸景再次來到建業。
  由于大股東變更,建業市商業銀行需要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這次臨時股東大定在三月九日在市商行召開。屆時會選舉出新的董事會成員。
  “景少,還是你厲害啊!硬生生的從許家,從楊修武手上把市商行搶了下來。”清云湖畔。楊四兒一扯魚鉤,一條鯽魚被釣了上來。
  搶了下來嗎?陸景坐在椅子笑了笑。市商行的事情根本沒算完。昨天,范之炳給他發來消息,許家的許云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和建業市簽署投資了10個億的投資協議。許云醫藥會在建業市秦江區建立一座醫藥園。
  不過。這些事情沒必要和楊四兒說。楊四兒一直邀請他出來活動。推了幾次,不好再推。同意和他一起來清云湖垂釣。
  “你不要光笑,有沒有把握把那位弄下來?”楊四兒湊過來神秘的指了指市郊方向。
  陸景苦笑不得。控股市商行能過楊修武那一關要得益于朱然節和楊修武的利益交換。怎么傳到外面就變了味。他現在哪夠資格和楊修武扳手腕,真拿建業市市長不當干部啊。他要那樣想估計會死得很難看。
  “子歡。你對楊修武不滿?”
  “沒有。嘿嘿,我怎么敢。”楊四兒憤憤不平的說道。他年前找谷家的麻煩被楊修武使勁的敲打了一番。老爺子已經放話了:再敢在建業市惹事。就打斷你兩條腿。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楊四兒。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他話里的郁悶。不過,他沒問楊四兒什么事。
  “好家伙。特供煙。”楊四兒點了火,美滋滋的吸了一口,看了看陸景的魚桶,一條都沒有,笑呵呵的道:“景少,你這哪是來釣魚的,一點收獲都沒有。”
  “我就出來放松放松。走吧,吃午飯去,感覺有點餓了。”
  中午在垂釣館的餐廳里吃烤魚。從玻璃窗外看向湖邊,湖邊楊柳依依,水波不興,景色著實不錯。
  “子歡,這倒是好地方。”陸景點頭稱贊道。楊四兒卻是眼睛發亮的看著外面,“靠,美女。”
  陸景眼睛掃了一眼,看到一個穿著米色短擺風衣的女孩夾著畫板,背著背包往餐廳里走來。
  “三條烤魚,一晚菊花腦蛋湯,一份米飯。”女孩聲音清脆的對服務員說道。楊四兒心里被撓的癢癢的,壓低聲音對陸景說道:“臀尖腿緊,我敢肯定是個處兒。這聲音要是在床上…”見陸景皺眉,楊四兒連忙住口,訕訕的笑了笑。
  陸景倒不是裝正經。看到美女心里轉點男人應該有的念頭叫yy,說出來那就是齷蹉,撲上出那叫色狼。他對yy不反感,對品頭論足也能接受,但是楊四兒這用詞,著實破壞美感,有些令人反胃。
  “美女,我們能認識一下嗎?這是我的名片。”兩個男子從包廂里出來,看到大廳里正在吃飯的美麗女孩,眼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走過去說道。
  正扭頭看窗外風景的陸景聽到聲音轉過頭去,頓時愕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