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444 控股市商行

暮色四合,山腳下更有幽靜感。陸景開車前往葉文俊的別墅。
  副駕駛座上的張漓還在想著剛才陸景和翟伯慎的談話,問道:“小景,既然翟伯慎不和你的心意,你為什么不把他踢出昆成汽車公司?那會王芳犯錯,你可是想把她踢出環球雅思,不會是公報私仇吧?”說著自己笑起來。
  陸景打著方向盤,笑道:“企業小的時候靠戰術,靠企業家親自動手帶領團隊,而做到一定規模之后就要管理方法和藝術。昆成汽車規模算得上是中等企業。不是我空降一兩個管理層下去就能掌控全局的,還需要翟伯慎的配合。
  另外,翟伯慎綜合能力還說的過去。我主要是接管了生產銷售工作和財務預算審批,保證昆成汽車不會因為大幅投入研發而死掉。翟伯慎是個聰明人,你沒看他剛才一個勁的表態會配合姬紅俊、呂浩進工作。”
  “這樣啊。”張漓若有所思的眨眨眼睛。她在企業管理上的技巧基本都是陸景手把手教出來。
  車里打著車燈,對比著車窗外幽暗的天色,這狹小的空間里顯得格外溫暖。微微側頭,用眼角的余光去看他,一時間有些心醉。
  晚餐上了六道菜:蝦球鴨掌、松鼠桂魚、菊花腦蛋湯、清燉雞脯、扁大枯酥、金陵三草。菜量都很少,顯得細致精美。菜的口味平和、鮮香酥嫩。
  陸景品嘗著菜品,笑道:“我上次來葉先生可沒這么好的招待。”
  “上次老胡不在建業,我請不來。這次你可是趕上了。”葉文俊笑呵呵的說道。這種閑聊倒是能拉近兩人的距離。心想:周海那小兔崽子,怎么都不肯留下來和陸景一起吃飯,氣死勞資。
  喝了幾杯酒,葉文俊說道:“陸景,你這次要控股市商行把我嚇得不輕。楊市長怎么會同意呢?”
  陸景笑了笑,夾著雞脯到飯碗里,他當然不會和葉文俊說自己的推測,“控股之后做事才少些掣肘。難道葉先生以為我占股40%能穩妥的拿到市商行的控制權嗎?”
  其實按照商場上的慣例,在股權較為分散的情況下,控股30%左右就能控制住一家公司。但是,具體到市商行上恐怕不太適用。建業市對他來說可以說是敵人的心腹之地。
  葉文俊沉吟了一下,明白陸景的意思。陸景有控股的心思倒是可以理解。勸兩人吃菜,喝陸景喝了一杯,說道:“許家前幾天在葉文斌的引薦下拜訪了楊市長。我看許家對市商行很熱心,不會輕易放棄。我有些好奇許家怎么不和省國投談判?”
  聽到許家拜訪了楊修武,陸景心中微微一動:許家、楊修武…。沉思了一會,陸景微笑著看了葉文俊一眼,“浙東省明州市市委書記許相鐸你認識嗎?
  許相鐸和袁副書記不和的事情是秦行夕告訴他的。省國投這次轉讓股份,私下里還有優先收購市商行股份的協議。
  葉文俊下意識的搖頭。葉家在蘇江省算的上一方豪富,但是到浙東省省委常委這個層面他還夠不著。不過,他終究是縱橫商海的人物,立刻反應過來,大約許家和省國投的人有齷蹉,背后的原因應該就在許相鐸身上。
  吃過飯,葉文俊請陸景在客廳里喝茶。陸景沒有坐下,挽著張漓的手壁,站在客廳里笑道,“我還有事情。市商行一千萬股我以每股5元的價格賣給你。”良辰美景,佳人相隨,他哪有心思和葉文俊磨嘰,直接報出價格。
  “這…”葉文俊覺得有些貴。但見陸景一副一言不合,馬上就要走的架勢,開口還價的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心里暗罵:你一塊錢買來的股份,賣給我竟然翻了五倍,真是心黑。
  想了一會:如果市商行能發展起來,五塊錢一股也能接受。當即,咬牙道:“行。但是市商行將來增發股份,我要求至少要給我一個億的配額。”
  “沒問題。”陸景爽快的答應下來。轉讓一千萬股給葉文俊之后,景華投資擁有市商行10.07億的股份,占股比例為50.2%。“市商行未來會上市,到時候葉先生成為市商行大股東的事情一定沒問題。”
  葉文俊苦笑著搖頭送陸景、張漓離開。陸景年紀不大,當殲商實在是把好手。這竹杠敲得他都沒法拒絕。說吃虧吧,將來應該還有的賺,說不吃虧吧,現在心里肉疼的很。
  ….
  噼里啪啦的鞭炮聲此起彼伏,臨近春節年味越來越濃。葉文斌負手站在窗前,看著窗外寧靜的清云湖。自從和葉文俊暗里鬧翻之后,他搬離了南山別墅區,住到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園。
  許云策在傭人的帶領下走進來。他到臘月二十七還沒返回杭城是因為建業市商業銀行被陸景控股,他不拿出個方案來,回杭城只會挨訓。
  “坐吧。”葉文斌吩咐傭人上茶。
  “葉叔叔,楊市長到底有什么后手可以重新掌握建業市商業銀行,你能不能給我透個底?”等送茶的傭人出去,許云策迫不及待的說道。他知道昨天葉文斌和楊修武見過面。
  葉文斌坐到沙發上,拿起茶杯喝茶,笑道:“過幾天你就明白了,又不急于一時。擔心回家交不差?呵呵,云策,你要想要控制市商行,首先一條,你得兌現給楊市長的承諾啊。”
  “這個問題不大。醫藥產業園本來是要放到金山去的,我可以爭取放到建業來。”許云策說道。許家近年來經濟實力膨脹,想要擴張地區影響力,投資有潛力的銀行可比實業項目的投資見效快。
  葉文斌點點頭,“景華的資金鏈現在恐怕要撐不住。”景華早前在江州和信業銀行達成協議,貸款1.5億美元,約合12億人民幣。這次來建業投資都用得七七八八,除掉京城快遞公司的五個億,景華還有2到3個億的資金缺口。
  當然,景華I608在一月份表現十分強勁,也趕上了春節前的銷售旺季,初步估計銷售有三萬支。在加上一月底發布的I108以及銷售持續火爆的I89,這兩款機總計出貨量在十二萬臺左右。算下來,一月份景華的凈利潤應該在2個億左右。
  不過,這也只是堪堪填補資金上的空缺。景華的存量資金應該差不多耗光,那么只要他們的手機銷售稍稍出現問題…
  許云策似懂非懂,但是聊了四十多分鐘,葉文斌口風很緊,打探不到一點消息,只得先回杭城過年。
  …
  衛東陽坐車進入云翠園,正好看到許云策的蘭博基尼出來。他是秦系圈子的人物,對本派系內部的一些事情自然清楚。浙東許家是秦系力量的一支。許家在商界的新銳子弟許云策到建業的消息自然有人告訴他一聲。
  “東陽,你來下。行夕的棋力太差。”云翠園一棟別墅的客廳里,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笑呵呵的說道。衛東陽笑著坐到棋盤邊。這里是省委副書記袁樸春女婿蔣敘元的住處。今天,袁副書記請他和秦行夕吃飯,算是年前的道別飯。
  秦行夕笑道:“袁叔,咱們還是打衛生麻將,益智健腦。正好免得敘元在旁邊看的打哈欠。”
  坐在一旁的蔣敘元笑著攤開手,“圍棋我看不懂,要是換了象棋還能勉強出主意。”見他岳父瞪眼,蔣敘元笑道:“得,我不在這兒礙眼,我去看看飯好了沒有。”
  “你啊…”袁樸春笑著搖頭,對這個女婿他還是很滿意的,在棋盤上落子,“東陽,紀|委的張勝利不錯,是個人才。婉儀和陸景的婚事定了沒有?”
  衛東陽落了一子,說道:“他們兩個各有打算,但是我看都跑不了。最終還得老老實實的湊合在一起過曰子。”
  “哈哈!”這話透著一股親切,說的透徹。袁樸春爽朗得笑起來。秦行夕陪笑著,拿著茶杯喝水。衛東陽這個人說話很有水平啊。
  袁樸春捏著棋子沉吟了一下,“對于人才我們還是要加擔子。省監|察廳的王廳長年后要調往魯東省。”
  秦行夕若有所思的看著棋盤,心里一驚:看來張勝利很對袁叔叔的胃口。衛東陽笑了笑,“袁伯伯,我剛才進來的時候看到許家許云策的車。”
  袁樸春臉上笑容有些淡,扭頭對秦行夕說道:“有些人在我耳朵邊說,建業市商業銀行是個優質潛力股,省國投的股份要公開拍賣的話能賣得更高。我不贊同這個觀點。行夕,你在省國投的工作做得很好。”
  秦行夕說道,“我不會受到干擾。省國投一定能夠按時完成省委省政斧布置的融資任務。”
  “爸、行夕、東陽,吃飯了。”蔣敘元過來喊道。
  袁樸春點點頭,用力的打個手勢,“走,咱們吃飯去。”
  飯后,袁樸春親自送秦行夕、衛東陽到門口,“替我向秦老、衛老問好。”
  “一定。”兩人答應著。先后開車出了云翠園大門。秦行夕打了個電話給衛東陽,“東陽,袁叔對張勝利印象很好啊!改天你介紹他給我認識認識。”
  “行。”衛東陽答應下來,決定點一點這位,“秦哥,項省長的身體有些吃不消蘇江的氣候。”
  掛了電話,秦行夕恍然大悟。看來袁叔送他們到門口,禮節有些過,重點還是在那句話上啊。他算是明白為什么衛東陽會被衛家重點培養。自己四十好幾還在省國投這樣的位置上廝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