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43 資產游戲

上午十點許,葉文俊背著雙手在客廳里來回走動,家里的傭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唯恐遭到無妄之災。
  葉周海一夜狂歡之后開車回到別墅里。看到茶幾上的煙灰缸里堆滿了煙頭,奇怪的道:“爸,你這是怎么了?馬上就要過年的。”
  葉文俊回頭,看到是兒子,勉強笑了下,招手說道:“過來坐。”他現在需要和人說話來緩解下情緒,“今天一家叫做京城快遞的公司會出資5億接手省國投旗下蘇江省鹽業集團所持有的市商行2.17億股。”
  葉周海一愣,“省國投居然會放棄市商行的股份?早知道這樣我們就應該過去和他們談啊。”他知道他爸一直希望成為市商行的大股東。一家銀行可以極大的放大資本價值為實業提供支持。
  “屁話。你以為我們現在和省國投的秦行夕談這種問題嗎?白家倒了之后咱們的政治資源大幅縮水。”
  葉周海雙手枕在腦后,靠在沙發上。他爸說的是實話。而在蘇江省內經營的人脈又大部分和二叔有牽扯。這事很難用的上力。
  “那個京城快遞是什么公司?”
  “是景華的關聯公司。”葉文俊不時的看看手機。來回走動著,顯得極為焦躁不安。
  葉周海驚訝的道:“爸,你不是和陸景談過嗎?既然是景華的關聯公司,那是好事啊!省國投那里可是有2億多股,加起來都夠景華控股市商行了。”
  “問題就在這里!楊市長會同意嗎?他怎么可能容許敵人在他的心腹之地掌控一家銀行。銀行在現代經濟活動中的影響力那么多大。更何況有人看到大前天晚上許家的人拜訪了楊市長的別墅。”說著,略帶恨意的道:“還是你二叔搭的線。”又煩躁的嘆了口氣:“陸景那小年輕辦事真不靠譜,居然想著控股市商行。有控制權,要控股權干什么?”
  葉周海諷刺的笑道:“爸,控股權能帶來隨心所欲的感覺。那可不是控制權能帶來的。陸景有機會當然是要控股權。”
  葉文俊覺得陸景沒這么膚淺,但是現實就是如此。郁悶的嘆口氣。
  葉周海問道:“爸,省國投最近在籌錢的事情大部分人都知道,許家為什么不找省國投談。”
  葉文俊搖搖頭,“不知道。這一點也確實很奇怪。”
  “叮---!”手機鈴聲響起,葉文俊快步走到茶幾面前,拿起手機,“觀之,怎么樣了?”
  電話里龐觀之說道:“葉總,京城快遞的總經理杜衛成正帶著文件和鹽業集團的副總到市工商局備案。”
  “保持關注。”葉文俊說道。這是最后一道手續。雖然沒有在市工商局登記的股權轉讓協議也是有效的,但是股東名冊沒有變更,京城快遞還無法在市商行內部名正言順的行使股東權力。
  …
  “市長,省國投將手中所持有的2.17億市商行的股份轉給了一家叫做京城快遞的公司。”遲聲朝接到許云策的電話之后,到楊修武辦公室匯報最新情況。
  楊修武正在抽煙,淡淡的反問,“有問題?”煙霧將他清秀的面龐遮住。
  “景華在京城快遞公司占有48%的股份。景華對這家快遞業務為主的公司擁有控制權。”遲聲朝微微躬身,小聲提醒道。
  楊修武嘴角浮出一絲笑意,胳膊擱在辦公桌的文件上,饒有興趣的問道:“遲秘書長,許家和省國投的秦行夕有什么過節嗎?”
  遲聲朝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省委副書記袁樸春和浙東省明州市現任的市委書記許相鐸曾經扳過手腕。”
  “哦?”楊修武有些了然。浙東省明州市是浙東省的經濟中心,其市委書記是浙東省的省委常委。浙東在傳統上是秦系的票倉。這估計涉及到秦系內部的斗爭。
  省國投的秦行夕是蘇江省委副書記袁樸春線上的干部。大概許家一開始就沒打算和省國投談。
  遲聲朝靜靜的等著楊修武的決斷。事實上,從楊修武的反應來看,八成會同意這筆交易。他不過是盡盡人事。
  楊修武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說道:“聲朝同志,省人行都批準的京城快遞可以持有省國投所持有的市商行股份,市里沒必要反對。”說著,漫不經心的說道:“沒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變的,將來還有合作的機會。”
  遲聲朝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楊市長這是暗示市商行的事情還會發生變化,看來楊市長還有后手。
  等遲聲朝退了出去,楊修武把文件合上,淡淡的一笑。浙東許家是秦系的一支,要是能得到其支持自然最好,但是他也不可能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可能,去卡京城快遞和省國投的交易。在市商行這件事上的合作,首先是許家要把醫藥園落實才有得談,否則他沒事得罪省委里面排名第三,有望接任省長一職的袁副書記干什么?
  至于景華控股市商行雖然有點小麻煩,但是無傷大雅。他在建業市,市商行對建業市的影響力就不可能大的起來。更何況,景華投資的資金越多,將來倒塌的就越快。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陸景看來是打了一個擦邊球。我確實不可能為了一家快要倒閉的小銀行推翻和老朱的默契。相比較之下釣老朱這條大魚要重要得多。”
  楊修武沉吟著,讓秘書鐘秋華進來,“給我約一下三星電子分公司的元東潤。”
  …
  葉文俊接到龐觀之的電話,激動得一屁股做到沙發上:娘的,居然通過了。市里沒有一點為難的意思。
  “周海,打電話給小四,問問陸景在那兒,我請他吃飯。他可是許諾給我一千萬市商行的股份。”
  葉周海也覺得有些奇怪,說道:“爸,你是不是緊張過度了,你看楊市長都沒把市商行當回事。”
  “這里面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東西。”葉文俊搖搖頭,拍拍沙發,嘆道:“后生可畏啊。我還在操心唯恐被許家摘了桃子,擔心楊市長會不同意。我看陸景怕是都料到了。”
  葉周海心里沒來由的有些不爽。他寧可陸景是個膚淺的小王八蛋。他和陸景的過節還沒算完呢。
  陸景接到葉妍的電話時,正在和張漓在新市街的一家咖啡廳里喝下午茶。兩人剛剛看了電影出來。
  “你讓葉文俊直接給我打電話吧。”陸景有些膩歪的說道。葉文俊大概以為葉妍在中間轉達一下自己就會額外給他點好處嗎?那一千萬市商行的股份不獅子大開口那是不可能的。花錢如流水,沒點進項怎么行?
  張漓咬著紅棗餡餅,微瞇著眼睛欣賞著陸景,見他放下電話,“葉姨找你什么事?”
  “她啊,純粹是自虐。她大伯沒事就給她找點事,她還傻乎乎的應承著。”
  張漓伸手握住陸景的手,有些溫暖,溫聲說道:“不是這樣的。葉姨心里還是希望能被葉家承認。”
  陸景笑著搖頭,不認可這種心態。“啾啾”的鳥鳴聲響起,陸景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是呂浩進的短信。陸景決定調他過來擔任昆成汽車的副總經理,負責銷售,生產。由姬紅俊擔任昆成汽車的執行董事總管全局,保證他的意圖在昆成汽車內部得到實施。景華如今的資金鏈已經有些危險,必須要盡快的獲得現金流。
  “走吧。小漓,我估計我們晚飯能有著落。”開車回南山別墅的路上接到葉文俊的電話。閑聊了幾句,答應晚上去他家吃飯。
  午后的太陽照射在別墅口。陸景意外的發現翟伯慎就站在別墅門口。“滴-!”陸景按了一聲喇叭,放下車窗。
  “陸先生!”翟伯慎胖胖的臉上在寒風里還有些汗水。陸景笑道:“翟總,你到我這兒來有什么事?”
  翟伯慎謙恭的笑道:“陸先生,我想和你談談昆成公司的事情。”陸景點點頭。把姬紅俊和呂浩進放到昆成公司之后,他還沒有來得及和翟伯慎好好聊聊。翟伯慎依舊是昆成汽車的董事長兼總經理。
  “行,跟著我來。”陸景在車上用遙控器打開電子門,駕車進入。翟伯慎腹誹道:“就不能讓我搭車進去嗎?”他是受了唐軒源的指點,才過來找陸景談談。
  “噢!”坐到客廳里看到一個精致靚麗,帶著明顯都市女郎氣質的妍麗女子忙活著沖咖啡,翟伯慎忽而能理解為什么剛才陸景不載他一程。有這么個美女在車里,怎么能讓他上車坐著。
  “抽煙吧?”陸景遞了一支煙給翟伯慎:“翟總,昆成汽車的情況我們都清楚,我認為要盡快拿出產品,賺取利潤,改善公司的情況。”
  “可是,陸先生,研發工作也需要巨額的資金。”翟伯慎說道。
  陸景笑了笑。收購昆成汽車之后,他看到了昆成汽車內部正在攻堅的技術算是知道為什么昆成汽車沒有發展起來。昆成汽車在攻堅汽車的核心技術——轎車發動機技術。巨額的研發經費恐怕是這家汽車制造企業倒下的主因。
  “翟總,一家企業首先得活下來,活下來才能談技術研發、技術創新。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理想是一種奢侈品,至少目前對于昆成汽車來說是這樣。”
  “可是,景華不是有很多資金嗎?我們研究的發動機雖然不如國外的高檔車,但是如果能研發出來,擁在低端轎車上,也很有經濟前景。”
  “我知道。”陸景擺擺手,不打算和翟伯慎辯論,“景華累計在建業投資了近19億資金。短時間之內,我沒有更多的資金投入到昆成汽車中。昆成汽車要發展,必須要自己造血。研發經費只是暫時短缺。我可以承諾你最多一年之后,我會重啟轎車發動機項目。”
  “好吧。“翟伯慎沮喪接過那美女端過來的咖啡。談到這份上,他知道爭取研發經費是不可能了。接下來,他想和陸景談談公司的職權劃分問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