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442 話柄和條件

建業市投資公司很快就和景華公司建業辦事處進行了聯系,商談轉讓市投資公司所擁有的建業昆成汽車公司30%的股份。同時,建業市商業銀行董事會同意景華公司提交的注資方案,并得到省人行的批準。
  這兩筆大型的商業收購在二月初料峭的春寒之中成為建業市財經媒體熱議的焦點。
  陸景將《建業晨報》丟在一邊。上面用巨額的篇幅報道景華投資公司收購建業市商業銀行的事件。至于景華投資收購建業昆成汽車公司則是一筆帶過。殊不知,能盡快給景華提供現金流的卻是此前一直處于虧損狀態的昆成汽車。
  張漓用小勺舀著色白如玉、清香爽口的什錦豆腐腦,好奇的問道:“怎么,報紙上的報道讓你不高興?”
  這里是建業有名的“王婆早點”店,最出名的就是豆腐腦和生煎包。張漓是昨天二月六日來的建業。
  “你看這個標題。”陸景把報紙拿起來放在桌子上給張漓看,“民企進軍建業市金融業。呵,景華投資要不是注冊在建業,我看這份報紙前面還會再加上一個‘江州’的定語。”
  見張漓靈秀的眸子里有著迷惑不解的神色,陸景伸手在她微圓的臉蛋上捏了捏,笑道:“建業市里有些人對我很警惕。敵意很濃。”
  “唔-!”張漓剛好把小勺放到嘴里,想要躲過去又怕豆腐腦灑出來,只能讓陸景在她臉上占足便宜。把勺子拿出來,咽下豆腐腦。吐出一口氣,嬌嗔道:“這么多人看著呢。”
  早餐店里有不少人。這樣親昵的動作讓不少人看過來。陸景哈哈一笑。不以為意。
  吃過早餐出來,張漓將手放到陸景大衣口袋里。十指相扣,依偎著走在王府大街上,看著這個陌生又讓她心里無比愜意的城市。
  “最近在黃海有沒有購物?”
  “沒有啊。”張漓嬌笑道:“我最近在黃海心情好著呢。”陸景知道她心情不好的時候有購物發泄的習慣。
  陸景憐惜的幫她整理著脖子上的白色圍巾。這個看似堅強的女孩內心其實無比的柔弱。
  “我上午陪你逛街。南山別墅里很多東西都不齊全,我們買一些回去。”
  “好啊。”張漓開心的一笑,“我要按照我的意愿來慢慢的布置那間別墅。”說著,又有些發愁的問道:“你剛才不是說要去公司聽人匯報昆成汽車的情況嗎?”
  “讓他們中午在飯桌上匯報吧。”陸景決定放姬紅俊等人的鴿子,挽著張漓的手,在建業市里閑逛。
  建業希爾頓酒店五樓的中餐廳在正午時分食客眾多。陸景在侍者的帶領下,進入包間。占哥兒正在和唐悅聊天、旁邊姬紅俊、杜衛成作陪。
  “景少。”杜衛成有些激動的站起來和陸景握手。他有段時間沒有見陸景了。想不到景華已經可以在建業掀起如此巨大的聲勢。剛從杭城過來,一進建業就能聽到景華的消息。
  陸景拍了拍他的手背,分了一支煙給他,“京城快遞在你手上發展的不錯。”京城快遞在去年只有3個億的規模,現在已經做到了8個億。
  這句肯定的話讓杜衛成心里暖洋洋的。
  分了一圈煙,姬紅俊去外面喊服務員上菜。占哥兒笑道:“你這次有點虧了。我聽姬紅俊說接受建業市投資公司手上30%的股份耗掉了你2.28億資金。這筆資金要是投在市商行上對你控制市商行會更有好處。”
  陸景一手拿著煙,一手解開大衣的扣子,把大衣搭在椅子上,坐下來說道:“送上門的肥肉沒理由不要啊。呵呵。我可是指望著昆成汽車在3月份盈利為景華提供現金流。擁有昆成汽車50%的股權有一種玩法,而80%的股權又是另外一種玩法。”
  昆成汽車手上目前有一個很好的轎車項目,暫時放棄在研發上投入巨資,全力開發市場。做產品。盈利并不是多么困難的事情。
  當然,他需要先把昆成汽車的掌舵人給換掉。80%股份的玩法就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來運營公司。
  占哥兒不信,奇怪的問道:“那怎么可能?”正好服務員進來上菜。幾人便轉了話題。很快,包廂里飄起飯菜的香氣。
  陸景吃著烤鵝。笑道:“紅俊,你給占哥兒說說接下來景華對昆成汽車的操盤計劃。”
  姬紅俊先和占哥兒碰了一杯酒。然后道:“占總,昆成汽車手上有一個轎車項目,市場反應良好。并且昆成汽車的賬面上有一個億的資金,這部分資金可以用來擴大產能。
  現在,昆成汽車的負債率有點高,在建業銀行的信用評級很差,無法貸出大筆的款項。但是,只要初步盈利之后,相信這樣的實業工廠,可以通過抵押拿到一筆貸款。屆時,昆成汽車的現金充裕之后,可以反哺景華的資金鏈。”
  占哥兒這才明白陸景打的什么主意。這是打算做出一份漂亮的業績單,然后拿銀行的錢來發展。同時別忘了,陸景手上還控制著市商行。現代企業要不玩一點的資產游戲,那也就不叫現代企業了。陸景倒是精通這些手法。
  “市商行的臨時股東大會年前能召開嗎?”
  “有點懸,今天已經是臘月二十二了。”姬紅俊答道。
  “那正好。”陸景微微一笑,對杜衛成說道,“你下午和我一起去見秦行夕。”省國投那部分市商行的股份要拿下來了。就算建業市不愿意民營企業控股市商行,但是市委副秘書長席長通現在只是代理羅秘書長的職務。楊修武輕易不會打破與朱然節的默契。另外,打著擦邊球不會那么敏感——用京城快遞公司去收購省國投手中的股份。
  “好手法。”占哥兒贊道。陸景在市商行上的股份有可能和省國投的董事長秦行夕有默契,如果省國投把手中市商行的股份全部轉給京城快遞,股份累加起來,陸景就完成了對市商行的控股。
  陸景笑道:“占哥兒,快要過年了,你去遼北干什么?”今天請客吃飯,一是為杜衛成接風,二是送占哥兒離開建業。
  “和你這里的春風得意不同啊,盛泰電器的一家賣場在遼北下面的市里出了安全問題,我需要過去處理。你和胡紅軍的關系修復沒有?胡家在遼北省里面說的上話。”
  陸景點點頭,“你要用得上這層關系,給我打電話。我出面和胡紅軍協調。”
  吃過飯,從包廂里出來,一路往電梯走去。紅色的地毯上,迎面看到葉文斌和一個皮膚白皙的青年走出電梯走過來。
  葉文斌和那個青年耳語幾句。就見到那個青年看了過來,嘴角浮出一絲冷冽的微笑。
  “你是陸景?我是許云策。”白臉青年說的很慢,而且看著陸景的眼睛。空氣里充滿了火藥味。
  “恩。”陸景笑了笑,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一行人走了過去,把許云策晾在一邊。
  看著陸景的背影,許云策臉上陰晴不定,仿佛醞釀著風暴。
  電梯里唐悅說道:“那小白臉說話很囂張啊。好像我們應該認識他一樣。瑪德,他以為他叫許文強啊。”大家都笑起來。
  陸景琢磨了一下,“我們確實應該認識他。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是浙東許家的人。建業市商業銀行的另外一個買家。”
  晚上,靜安路2號的別墅里。楊修武招待著前來拜訪的葉文斌、許云策。
  “雨前龍井,清爽濃醇。好茶。”許云策喝著茶,微瞇著眼睛,頗為陶醉的贊道。
  楊修武笑著拿起茶杯喝茶,“好茶才能待好客啊!”
  許云策呵呵一笑,“楊市長,我對建業市商業銀行很有興趣。這上面我是否還有機會和市里合作?”景華投資已經投入8億資金完成對市商行的注資。
  楊修武笑了笑,“我歡迎企業家們來建業為建業市發展添磚加瓦。”
  許云策立刻聽懂了楊修武的話,笑道:“楊市長,許云集團打算投入10個億在建業興建一座醫藥園。”
  楊修武眼神一凝,看來許家做了不少功課,喝著茶,把茶杯放在茶幾上,笑著說道:“好啊。你們許云集團氣魄很大。我想,經過一段時間的共事后,我們會在市商行的發展前景上達成一致。”
  許云策愉快的一笑。明白楊修武這是支持他控制建業市商業銀行。不過得等許家的投資落地之后。他這次到建業來的目的基本達成。
  葉文斌和許云策一起離開楊修武的別墅。四十分鐘之后,他接到楊修武的電話。
  “做得不錯。”楊修武夸了一句。假設浙東的許家愿意在建業發展高新技術產業,那無疑是在和江州的競爭中再加了一塊很重的籌碼。
  葉文斌笑道:“市長,許家在浙東的資本十分雄厚。市商行要是交給他們運作,對建業市的經濟發展很有好處。”
  楊修武笑笑,說了幾句掛了電話。葉文斌把許云策帶到他這兒來,肯定是接受了許家的好處。關建業的經濟發展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