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441 要控股

“我來建業有一段時間了。唐軒源這個人我聽說過,很有能力。原來在鐘霞區擔任區委書記,是建業市有名的經濟能手。建業市的副市長羅寶堅你聽說過沒有?唐軒源是李市長、楊修武一脈提拔羅寶堅的犧牲品。唐軒源抓住機會運作到市委里面擔任市委副秘書長。直到朱書記擔任建業市委書記,他才逐步活躍起來。”
  衛東陽將瓷杯中溫熱的茶水一口喝完,笑道:“你怎么說服唐軒源豁出去幫你?他和宋映深教授私交很不錯。”
  “我沒有勸說,是他自己的愿意的。”
  衛東陽覺得有些蹊蹺,思索了一會,“我看唐軒源有意疏遠和朱書記的關系。這倒是有些奇怪。唐軒源大概是覺得他和朱書記不是同一路人,主動疏離。發文章這件事是一個契機。”
  陸景想了一下,他和唐軒源的接觸也就這幾天,覺得唐軒源還算是一個做事的人,想不到也暗藏玄機。“唐軒源太天真。他難道還以為現在是戰國時代:君擇臣,臣亦擇君嗎?”
  官場之上,很多時候站隊都是身不由己。唐軒源有才華,但是要磨一磨性子。
  “呵呵,你對他印象不錯?”
  “是的,他的能力確實很不錯。但我看還要再打磨一番才能成才。”陸景沒有掩飾心里的想法。政治上,任人唯賢在大部分情況下都是一句屁話。正兒八經的做法是任人唯親。
  衛東陽哈哈一笑,指著陸景說道:“這話說的!太老氣橫秋了。你年紀都沒我大。好了,不說這個。簡智元明天打算和楊修武攤牌作用很大嗎?我看朱書記都沒什么反應。”
  陸景微笑道:“按照初步接觸的方案景華要占40%的股份,累加管理層2%的股份上去,只是讓楊修武稍微多一點壓力。關鍵還在朱書記這里,市商行的管理層都不支持市里的方案,這可是個話柄。朱書記應該會做些文章。”
  …
  二月一日星期一。簡智元夾著公文包在預定的時間——下午三點十五分前來向楊市長匯報市商行的工作。
  雖說他個人是傾向讓市商行擺脫市里的控制,也和陸景達成了協議,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他今天是來和楊市長決裂的,相反,他是來獲取楊市長的諒解。
  因為,陸景說的很清楚,只有楊市長提名他做市商行的董事,陸景才不會反對他成為董事長,所以萬萬不能得罪楊市長。
  “哈,簡董來了,我進去看看市長有沒有空。”市長辦公室外間,鐘秋華熱情的站起來和簡智元握手。將簡智元讓到沙發上,鐘秋華起身去了里間。過了一會,出來讓簡智元進去,額外小聲加了一句:“市長心情不錯。”
  簡智元感受著與上次來完全不同的待遇,心里感嘆萬分:只有把市商行做大,他這份待遇才不會改變啊。
  “市長。”簡智元恭敬的打著招呼。楊修武正在窗戶邊澆花,回頭說道:“智元同志來了,坐。我一會就好。”
  五分鐘后,楊修武洗了手,將椅子挪到辦公桌的前面,坐下來笑道,“有什么事情要向我匯報的?例行的公事就算了。我回頭看報告。”
  “不是。市長,最近關于市商行何去何從管理層里面出現了一些聲音。”簡智元咽了口口水,有點緊張。
  “哦?”楊修武從桌子上拿起煙盒,抽出一支煙點上。
  “市商行的管理層人員認為市商行要快速發展需要減少市里的行政力量對行里業務的干涉。”
  楊修武微愣,想了想,說道:“你怎么看?”
  簡智元苦笑道:“市長,你知道我一貫是認為要減少市里對銀行經營活動的干預。但是經過上次市長給我做思想工作,我知道市長心里有本帳,不會讓市商行關門,所以我聽市里的。市長最近有時間的話,我想請您去我們行里視察。”
  楊修武笑了笑,站起身來,走到窗戶邊,吸了兩口煙,“視察就不必了。你有這個心就行。市里正在聽取政研室的方案。告訴同志們不要著急,年前會有一個大致的結果。”
  他自然能看得出來簡智元在耍滑頭。簡智元心里只怕還是贊同市政府放棄對市商行的控制權。不過,簡智元主動過來匯報這件事,并提出請他去市商行視察也算難能可貴,至少說明簡智元不會違抗他的命令。
  只不過,他確實打算對市商行放手,否則他接下來一系列的布局如何實現。老朱想搞信息產業園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走出市長辦公室的簡智元神思不屬。輕輕松松就過關讓他覺得難以置信。
  …
  建業市委市政府大樓。五樓最東邊的房間,伍毅華提著熱水壺給進到里面的辦公室給朱然節添水。水流歡快的落入杯中,將泡了幾道的茶葉沖起來,浮浮沉沉。“書記,剛才有人看到市商行的簡智元進了楊修武的辦公室。談了大概有十幾分鐘。”
  “恩。”朱然節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熱茶,對快要走出辦公室的伍毅華說道:“小伍,我明天中午去市委市政府的機關食堂用餐。你和小鐘說一聲。”
  “好的,書記。”伍毅華答應下來。走出朱書記的辦公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略一琢磨就明白朱書記的小鐘就是楊市長的秘書鐘秋華。朱書記打算和楊市長見面談事情。再聯想到朱書記吩咐他留意簡智元的行蹤,看來是準備和楊市長談市商行的問題。
  二月二號中午,市委書記朱然節和市長楊修武很“巧合”的都在市委市政府機關食堂的小餐廳用餐。建業市的兩位巨頭自然而然的坐到一張桌子上。
  “市長,老羅要退二線,我看年前和年后也沒什么差別。早點到省里休養也好。”
  楊修武正在夾菜的手一頓。朱然節和他談這個問題是表示同意席長通上位。否則,朱然節就不會說年前讓老羅退下去。他要是不同意提席長通完全可以拖到年后三月份去。
  當即,接著朱然節的話頭說道:“恩,這個意見我也贊同。席長通通知現在可以將羅秘書長的工作負擔起來了。”
  朱然節點點頭,咀嚼著青菜梗,然后說道:“市商行那里…”
  “我同意景華公司注資到市商行中。董事會提名人數按各自股份比例決定。不過,市商行前身是城市信用合作社,我想是不是由市里提名的董事擔任市商行的董事長比較合適?”
  朱然節微微皺眉,手中正在夾的丸子“啪”的一下掉到桌子上,“董事長都是董事們選舉出來的。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楊修武笑笑沒吭聲。朱然節知道他這是不肯放棄這個條件的意思。用紙巾將丸子包住放到一邊,淡淡的道:“我打算成立一個信息產業指導小組,負責指導建業市的信息產業發展。”
  楊修武吃著菜,想了想說道:“我原則上同意,具體的事務回頭再討論。”
  朱然節就知道楊修武不會這么輕易同意,拋出今天約楊修武吃飯的殺手锏,“我聽說市商行的管理層對市政府漫天要價的條件不滿意?市長,咱們要順勢而動,不能逆勢而為。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市里放棄對市商行的控制就是大勢。”
  楊修武沉吟著。朱然節這是威脅他:要是談崩了,就圍繞著市商行管理層不滿市里漫天要價的話柄做文章。
  他自然不想談崩,琢磨了一下,說道:“市投資公司覺得昆成汽車這幾年虧損得太嚴重,我聽說省國投把手里的股份轉給景華了。市投資公司也可以把手中30%的股份轉讓出去。”
  朱然節一愣。他本來是想用市商行高層不滿的話柄來為他的信心產業指導小組謀利,但是看楊修武寧可用昆成汽車30%的股份來換取他不在這個話柄上做文章。
  其實在話柄上做文章也只是讓楊修武焦頭爛額一番,能不能損害到楊修武的實際利益還兩說。楊修武這個條件很有誠意。只是楊修武什么時候這么大方了?
  心里的疑慮只是一閃而過,朱然節沉聲道:“好。”知道今天不可能和楊修武就信息產業指導小組的事情談出頭緒,不過能額外拿下昆成汽車30%的股份,倒是可以用來還人情。董事長人選丟了陸景那里也可以說的過去。
  “我突然記起來還份文件要批閱。市長你慢吃。”
  看到朱然節離開的背影,楊修武大有深意的一笑,搖搖頭,心情愉快的喊道:“小何,給我來碗米飯。”
  …
  “唉,任重而道遠啊。建立信息產業區的事情還有得談。”下午,建業市委市政府大樓的小會議室里,朱然節喝著茶,悠悠的嘆了一口氣,“陸景,市商行的董事長人選給楊修武要走沒什么吧?”
  “對投資信息產業區問題不大。但是對我控制市商行有些阻礙。”陸景自然朱然節心里想的什么,進一步解釋道:“市商行的董事長可以任免銀行內部所有的職務。所以,我要控制市商行會很有些麻煩。”
  他自然有辦法解決市商行的控制問題。況且楊修武八成會提名簡智元擔任董事。這樣簡智元擔任董事長的事情和之前約定得一模一樣。這么說,只是表示自己吃了點小虧。談判的一種手法而已。
  朱然節點點頭,“好在我給你爭取來了昆成汽車30%的股份。”
  “謝謝朱書記。”陸景笑著道。心里卻是有些懷疑,要說朱然節為他爭取利益實在讓他難以相信。他和朱然節只是利益交換,交情還沒到那份上。
  在午后的時光里閑聊了半個小時。看得出來朱然節心情其實不錯。從建業市委市政府大樓里出來,陸景想了想,打電話給姬紅俊。既然拿下昆成汽車80%的股份,不能光投入沒產出。得讓它做點貢獻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