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40 是否通知

蘇江省國投同意以3.8億的價格將建業昆成汽車公司50%的股權轉讓給景華投資有限公司。景華投資有限公司是景華通信在建業注冊的投資公司。28日下午,建業昆成汽車公司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股權變更的消息。
  昆成汽車行政大樓的會議室里,陸景和蘇江省國投董事長秦行夕閑聊著。簽字儀式由姬紅俊和省國投的總經理負責。
  秦行夕拿起白色的瓷杯品著茶,打量著陸景。最近建業市的干部目光都聚焦在建業市商業銀行身上。景華有意投入巨資到市商行,希望取得市商行的控制權。不過,建業市政府不同意。聽說,建業市委書記朱然節為這件事和市長楊修武在角力。
  “景華成立不到三年的時間,資金實力如此雄厚實在讓人驚嘆。景華的手機業務發展勢頭很好,怎么想著轉入金融業發展?”
  陸景喝著茶,微笑道:“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資產很不錯,要是能交到我手上發展會大有可為。”
  “后生可畏。”秦行夕笑著嘆道,“衛廳長給我轉達過朱書記的請求,希望我能支持景華。我有我的難處啊。”說著,看了陸景一眼,“我看景華資金儲備很多。最近,省國投需要籌集二十幾億的資金,或許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
  陸景抿了一口茶,笑了起來。秦行夕這是在暗示他:如果能搞定楊修武,省國投可以考慮把手中市商行的股份轉讓給景華。
  從昆成汽車公司出來,車中,陸景琢磨了一下,拿出手機打給葉文俊。
  …
  “進。”楊修武說了一聲,頭也不抬的繼續看著文件。市政府秘書長遲聲朝按照官場慣例走到辦公桌2米處靠右側的地方,靜待楊市長看完文件。
  “市商行其他幾家股東的想法如何?”
  “陽、林、許三家都表示會支持市里的決定。”遲聲朝小心翼翼的說道。他是建業市本地升上來的干部,和建業市、蘇江省諸多地方實力派都有聯系。楊市長上任之后并沒有拿下的他意思,但他并不敢掉以輕心,竭力做好楊市長吩咐下來的每一件事。
  楊修武大有深意的一笑,拿起手邊的一份剪報放到辦公桌上,“這篇文章你看看。”
  遲聲朝拿起來看了看。是一篇探討城市商業銀行出路的文章。建議限制當地市政府在董事會的話語權,引入獨立董事的制度來保證城市商業銀行獨立自主的發展。署名是建業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宋映深。
  “市長,宋教授和市委副秘書長唐軒源私交很好。”
  “哦?我知道了。”楊修武點點頭,“市商行能快速發展也是我愿意看到的,你組織政研室的同志就這個問題研討一下,回頭把建議報給我。”
  “好的,市長。”遲聲朝退出楊修武的辦公司。感覺背上出了一層冷汗。楊市長是懷疑陽、林、許三家當面一套,背后一套。幸好他知道宋映深和唐軒源的關系。否則,后果堪虞。
  但楊市長最后一句話是什么意思?他似乎態度有所松動,好像會同意對市商行放手。這和之前的態度不一樣——要個三個董事會席位,這樣不合理的要求明顯就是拒絕的意思。
  遲聲朝感覺琢磨不透想修武的心思。
  …
  夕陽從南山山頂斜墜。讓南山別墅區內的車道顯得幽靜。朦朧的幽光灑滿在林間。
  葉妍開車送陸景到她大伯的家門口,“你怎么又和我大伯見面?這才幾天的時間。”
  陸景笑著解開安全帶,“前天聽到一個消息。我想我和你大伯有合作的可能。”
  葉妍眨眨眼睛,精致的睫毛抖動著,有些犯迷糊。陸景下車,關上車門的時候,笑道:“我說了你也理不順這里面的關系。晚上不用你接我,我會給周興動打電話。”
  “又小瞧人。不就是市商行那點破事嗎?”葉妍嘀咕著,調轉車頭回自己的江梅小筑。她大伯的家門,她不愿意進去。內心深處的隔閡絕不會因為她大伯現在的熱情而消失。
  “咦,小四沒來。”葉文俊在客廳門口迎著陸景。陸景禮貌的微笑道:“她晚上約了朋友吃飯。”他睜著眼睛說瞎話。他實在有些看不慣葉文俊在葉妍面前拿架子。況且,他和葉妍只是朋友關系,葉文俊卻是想當然的認為他和葉妍已經發生過最親密的關系。所以,葉妍不來,正和他的心思。
  寒暄著,葉文俊將陸景請到會客的房間里。陸景前天打電話說要和他、簡智元談談市商行的事情。他自然是要等昨天的市委常委會過后才和陸景見面談。不然,市委常委會認定市商行不接受景華的注資,或者強制要求3個董事會名額,那和陸景的談話就沒什么必要。
  不過,根據確切消息,楊市長昨天在會上壓根就沒提市商行的事情。這讓他此時面對陸景有種心思被看穿的感覺。
  簡智元正在里面磕瓜子,看到兩人進來,拍拍手,笑著站起來,“沒想到陸先生和老葉認識,那天真是眼拙。招待不周,請你見諒啊!”
  “簡董事長客氣了。”陸景笑著擺擺手。葉文俊吩咐傭人上了火龍果、進口青提、蘋果幾樣水果。
  陸景點了煙,也不和兩人客套,注入主題,“簡董事長覺得景華掌握市商行的控制權如何?”
  “陸先生不會把我的董事長位置給擼了吧?”簡智元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陸景微微一笑,“我想楊市長一定會提名簡先生擔任市商行的董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為簡先生擔任市商行的董事長是合適的。”
  簡智元吃著青提,看向葉文俊。陸景不反對他擔任市商行的董事長,他對合作沒有異議。
  葉文俊說道:“如果市商行能擺脫市里的控制,我希望蘇江萬華能成為市商行的大股東。”
  所謂大股東的意思就是占股比例在10%以上。陸景吐出一個煙圈,“你的籌碼不夠。我最多轉給你1000萬股。并且,我需要你溢價收購。”
  葉文俊飛快的盤算了一下,這大約只有千分之五的股份,“太少了。我要五千萬股。”溢價收購他沒有意見,他的功勞就在于讓陸景和簡智元達成合作協議。簡智元向市里施壓自然不能算他的功勞。
  陸景笑道:“葉先生對市商行很有興趣啊。不過股份有限,我不可能賣掉五千萬股給你。但是,我控制市商行之后,會考慮在合適的時間進行增發股份。”
  “好。”葉文俊點頭答應下來,“陸景,如果市里態度松動,市商行的大股東浙東許家有可能會游說楊市長要求入主市商行。”
  “哦,還有競爭對手?”陸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葉文俊不知道他和建業市委書記朱然節的利益交換。朱然節要肯定不會允許其他人來控制市商行的。
  昨天舉行的建業市委常委會上,楊修武果然沒有將市商行的話題拿上去討論。這進一步驗證了他的判斷:楊修武在虛張聲勢,目的是從朱然節那兒榨壓到足夠的好處。
  所以,朱然節既然要給好處給楊修武,自然會順帶限定只能由景華來注資市商行。
  “簡董事長下周一能不能向楊市長匯報你們市商行管理層的決心?”
  “可以。”簡智元說道。雖然那天楊市長溫言寬慰讓他很振奮,但是市商行要取得快速發展必須要擺脫市里的控制——不能再做市里的提款機,這是客觀事實。如何取舍,他心里清楚。
  “恩。報紙上建業大學宋映深教授的文章想必你們也看過。有簡董事長這個表態,景華控制市商行的成功性很大。”陸景點點頭。
  葉文俊和簡智元對視了一眼,笑道:“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許家那里,你還是要注意一下。”葉文俊再次提醒了一句,事關他的切身利益,不得不重視。
  “浙東許家?我知道了。”陸景沉著的說道,讓葉文俊放心。合作談成,接下來的晚宴自然賓主盡歡。
  飯后,陸景坐車返回市區。從車窗內看著繁華的街景,陸景琢磨了一下,拿起手機給衛東陽打了一個電話,約定明天晚上和朱然節見面。簡智元等人的決心他要提前和朱然節說一說。
  楊修武現在盡管矜持著,擺架子。他現在的野心可不只是控制市商行,他要控股建業市商業銀行。今天和秦行夕的一番話讓他這個想法有可能實現。
  雖說建業市不會看著市商行被一家民營企業控股,但是楊修武的精力都在與朱然節的博弈上。他有很大的概率可以完成控股市商行的目標,讓楊修武吃個啞巴虧。
  …
  “楊修武的胃口太大。”建業國際會議酒店餐廳的包廂里,聽陸景說完簡智元的事情,朱然節有些感嘆的說道,“他希望由市委副秘書長席長通出任市委秘書長。現任老羅馬上要退了,我本來是囑意唐軒源。”
  陸景喝著雞湯,嘴里微甜。看樣子楊修武的條件讓朱然節內心無比糾結。市委秘書長一般而言都是市委書記的嫡系來擔任。楊修武這一手是在朱然節喉嚨里卡了一根刺。
  那天他只思考了三秒鐘就決定不通知朱然節和唐軒源自己的判斷。他們兩位未必就看不到楊修武最終會退讓的意圖,但是當前情況下,沒有好處,楊修武肯定不會退讓的。
  “朱書記,8名董事會成員,市里占3席,到時候市商行啟動對信息產業區的支持計劃可能會受到掣肘。”陸景知道朱然節的心結在那里。
  衛東陽解開襯衣的領扣,勸道:“朱書記,陸景的話有道理。我覺得可以試一試。信息產業區發展起來的話,可以聚集一大批干部。”
  朱然節想了想,拿起酒杯喝了一杯,嘆了一口氣,“好吧。”
  飯后,衛東陽請陸景去一家幽靜的茶座喝茶。拿著清雅的瓷壺給陸景到茶,看著外面停車的周興動,衛東陽笑道:“你這是享受副|省|級待遇啊。哈哈,聽說你最近和葉家的大美人葉妍走的很近。”
  “我九六年就和葉妍認識。”
  “葉家和楊修武的關系不錯,你要小心點。”衛東陽點了一句,他還不知道葉家內部的裂痕,“朱書記對唐軒源有看法。否則,今天吃飯的時候他不會那么輕易的答應下來。原來的羅秘書長和朱書記也不是一條線的干部。朱書記本來是想提唐軒源。”
  “是報紙上文章的事情吧?”陸景問道。
  “恩。領導可以允許下面人有想法,但是絕對不允許下面的人未經匯報擅自做主。”
  陸景揉揉眉心。唐軒源受朱書記的委托來做自己的工作,如果他回去向朱書記匯報想要幫助自己的想法,估計也會被朱書記視作離心的表現,還不如這樣自作主張,日后還有修復和朱書記關系的機會。
  “衛哥,你怎么看唐軒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