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38 復雜的利益交換

舞臺上,一名市歌舞團的女演員正在演唱著流行歌曲《任逍遙》。楊修武輕輕的拍手。俄而,高新區大禮堂里自覺地響起陣陣掌聲。
  一曲畢。楊修武身旁建業市高新技術產業區工黨委書記谷計恒微笑著鼓掌,“市長,你來看望大家,大家彩排的熱情頓時高漲。有你的支持,咱們高新區的春節聯歡會才能辦的成功。”
  楊修武笑了笑,“定在什么時候舉行?”谷計恒是他的心腹愛將,他從不掩飾對谷計恒的支持。
  “臘月二十五。我想請市長過來給高新區的干部們、企業家們打打勁,加加油。”
  “恩。你和鐘秋華協調時間。”再看了一個集體舞蹈,楊修武起身離開大禮堂。谷計恒連忙跟著送了出來。
  寒風凌冽。建業下了一場雪之后,氣溫變得更低。楊修武呼出一口熱氣,在高新區的大禮堂臺階上看著遠處大片開闊的土地,心里有些滿意:谷計恒的能力還是很不錯的。今年剛剛鋪開攤子,接下來這一年應該能進入快車道。
  “計恒,到我車里來。”楊修武說道。在諸多隨行干部的羨慕眼光中,谷計恒應了一聲,鉆進楊修武的專車里。
  “你和楊子歡是怎么回事?”楊修武抽著煙問道。谷計恒苦笑,“一月初的時候,我表弟在希爾頓酒店辦婚禮,和梅棠鳴的內弟起了沖突。我表弟和楊子歡發生了沖突。”
  “要盡快處理好,該上門道歉就上門道歉。不要影響到工作。”楊修武拿話頭點了點谷計恒。
  谷計恒點頭,明白楊市長私下里肯定做了工作。心里有種士為知己者死的念頭。慚愧的說道:“市長。給你添麻煩了。”
  楊修武擺擺手。他是看不慣楊四兒在建業囂張跋扈,有意要點點楊四兒。也不全是因為谷計恒。這種屁大點事他都要超心,豈不是要累死。
  “市商行為高新區企業提供的融資力度如何?”
  “排在第四位。提供給三家公司。總計1.5億元的融資,大約占總融資額度的2.5%。高新區的企業主要是和省工行進行合作。”谷計恒脫口而出。高新區主要是以大型電子企業為主,中小企業較少。其中有一家手機方案公司拿到了市商行6千萬的貸款。另外兩家為手機配件廠。
  從楊修武的車上下來,目送2號車離開。谷計恒腦子里突然一動:最近朱書記頻繁的發表對市商行的看法。還去市商行考察了2次。有人說既然市政府搞不好金融服務業,那就放開讓手腳讓市商行自己發展,直面市場競爭。傳聞楊市長態度很堅決的拒絕了這個提議。但是,看楊市長剛才的態度,莫非,市里真有可能對市商行放手?
  “別墅我給你看好了。在南山這里。你什么時候過來看看?另外,我大伯想約你見面吃飯。首先聲明啊,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就算了。我只是傳個話。”電話里葉妍愉快的說道。
  “行。晚點我聯系你。”陸景這幾天回了一趟江州。關寧今年的寒假放得比較早,陸景送她回京城,順路參加了胡紅軍小姨子的生日宴會,稍稍修復了和胡紅軍的關系。昨天才返回建業。
  掛了電話,陸景笑著對坐在沙發上的唐軒源說道:“一個朋友的電話。”
  唐軒源微笑著點頭,打量這間辦公室。“景華公司的效率很高。這才兩個星期的時間就設置好辦事處。”
  “先是和市商行接觸,接著又是評估昆成汽車公司的資產。景華來了不少職員。我打算趕在年前和省國投完成昆成汽車的股權交割。事情比較急。先湊合著用。”陸景笑道。景華公司建業辦事處設在建業市中心白武區永寧路上的南都大廈10層。一月二十五日,也就是昨天開始辦公。
  唐軒源笑著抽煙。陸景太謙虛了。聽聞景華一共租了3層樓,從第10層到12層都是景華的辦事處。這完全是設立分公司的架勢。不管景華是不是真心要在建業扎根,反正朱書記是很相信陸景在建業投資支持他的決心。
  “市商行的事情目前有些困難。經過朱書記和楊市長溝通,楊市長同意景華入股市商行。但是不同意市里放棄對市商行的控制權。楊市長希望市政府依然擁有對董事會3個席位的提名權。”
  “哦?”陸景哂笑,走到辦公室的窗戶把窗戶打開。冷風灌進來,讓他的頭腦變得清醒。
  市商行現在總資產規模只有15個億。其中還有大量的壞賬、死賬。景華財務團隊評估出來的結果顯示市商行的有效資產只有大約5個億。景華投資8個億的現金進去,還拿不到控制權。楊修武也真敢想啊!
  笑了笑,說道“還是要按規則辦事。市商行搞成現在這個模樣,就是因為建業市政府在董事會的話語權太大從而干涉到市商行的正常運營。”
  “我知道。”唐軒源苦笑著吸了一口煙,能體會到陸景此時的不滿。這次市商行提出采取增發股本的方式,在總股本12億的基礎上向景華增發8億股。使得景華占到市商行40%的股份。
  照這個比例換算,建業市政府用兩家公司總計所持有28%的股份將會稀釋至16.8%。銀行董事會在表決時都是一人一票。這個股份比例要求提名3名董事候選人,在只有8個人的董事會里很有些過份。
  琢磨著,唐軒源掐掉煙,對陸景說道:“改革開放這么多年,對政府如何在企業中起到積極作用始終爭論不斷,有各種藥方。但是沒有一個通行的辦法。我想,可以以市商行為例進行一次學術探討吧。”
  市商行的現狀讓他覺得痛心。如果建業市能擁有一家有實力的城市商業銀行對日后建業市的經濟益處很大。既然景華愿意投入巨資進來發展市商行,不能一味的搞黨爭權斗耽擱了發展機遇。
  他應該做點什么。就算把楊市長得罪死,只要市商行能發展起來,促進建業市的中小企業蓬勃發展,搞好經濟(這本是城市商行組建的目的),他也認了。
  送唐軒源到南都大廈樓下,目送他離開。陸景心里輕嘆一口氣。唐軒源要是在報紙上討論市商行如何實現政企分離的問題,十有**會把楊修武得罪死——當老大的,最討厭下面的小弟不受控制。
  不過,唐軒源這樣一搞,事情還真會向著景華有利的情況發展。唐軒源這個人很有能力。朱然節比他差遠了。如果,有機會要保住唐軒源。
  冬季下午的陽光帶著些溫馨的感覺投射在南山俱樂部圓形的屋頂上。陸景看了葉妍給他挑的別墅,緊挨著葉妍的江梅小筑,甚至有一道年久失修、鐵劑斑斑的柵欄門把兩棟別墅聯通起來。
  看完之后,與葉妍一起去南山別墅物業管理處經營的南山俱樂部見業主。
  “說是俱樂部,其實挺小的。只有酒吧、電影院、羽毛球館、游泳池、餐廳幾個地方。主要是用來給住在這里業主們進行交際用的。和京城里面那些俱樂部沒得比,和江州的王朝俱樂部也沒法比。不過,一般情況下,這家俱樂部的人不多。還算安靜。”葉妍介紹道。
  酒吧里放著舒緩的音樂。角落處坐著一個頭發花白的男子,臉上棱角有著經歷風雨后的成熟。
  “是葉文俊先生吧?”陸景坐下來說道。
  “呵呵,是小四告訴你的?”葉文俊打量著陸景。
  葉妍微笑道:“大伯,我可沒說。你們自己談,我去吧臺那里坐。”
  “女生外向。”葉文俊悠悠一嘆,微笑著道:“喝點什么,我推薦這里的伏特加。沒有兌水,入喉向烈火一般,適合男人喝。”
  陸景皺眉,略微有些不快的說道:“和江梅小筑挨著業主除了葉先生不應該會有其他人。我看葉家還沒有衰敗到要倒賣祖產的程度吧?”說著,招手讓服務生過來,“來一杯咖啡,卡布基諾或者摩卡。”
  待服務生離開,陸景扭頭對微征的葉文俊說道:“我想葉先生要和我見面,總不至于是想和我閑聊。我還是保持清醒一點為好。”
  葉文俊這才感覺到陸景與眾不同,意識到坐在他面前的青年不是后輩,而是能和他平起平坐的人物。他想要輕松的掌握談話節奏不太可能。
  葉文俊也是久在商場上打滾的人物,很快就調整了心態,說道:“選擇這么一個巧合來和你見面也是迫不得已。你的行蹤楊市長都知道。我還要在建業居住,沒有得罪楊市長的想法。”
  陸景一曬。既然沒有得罪楊修武的打算,又何必要和他見面?“看來葉先生是有急事找我?”他本來通過葉妍傳話了,這個周末和葉文俊見面吃頓飯。沒想到葉文俊把見面時間提前了。
  “好,干脆。”葉文俊手掌在桌子上輕拍了一下,“我聽說景華注資市商行遇到了困難。”
  “是的。”陸景坦然承認,“并且,朱書記都打了退堂鼓。他傾向于同意楊市長的方案,讓建業市政府擁有3名董事的提名權。”昨天下午朱然節讓唐軒源去景華辦事處見自己實則就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
  所以,這也是陸景認為朱然節不如唐軒源的地方。面對問題,朱然節首先想到的是妥協,而不是解決問題。
  葉文俊一愣,沒想到陸景把朱然節的態度這樣隱秘的事情都給說出來,一時間有些捉摸不準他什么意思。未
  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