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32 怒氣

“你不是在香港參加迪奧(Dior)的時裝發布會嗎?”包廂內,陸景點起煙,暫時把憤怒的情緒壓著,淡淡的問道。
  “昨天回來建業的。”葉妍掩著口鼻,稍稍離陸景遠一點,問道:“你來建業干什么?怎么還和楊四兒那種人混在一起?”
  陸景看了她一眼,坐到椅子上,“怎么,楊四兒在建業的名聲很差?”
  “好不到哪兒去。喂,你亂發什么脾氣,我惹你了?”葉妍氣呼呼的坐下,“好心來見你,你還擺架子。”
  “呵,梅棠鳴請你到這兒來干什么?”陸景彈彈煙灰,冷然的反問。
  “他內弟得罪楊四兒了。我和梅叔叔的女兒梅熙然是好朋友。我聽梅叔叔說楊四兒把你當貴客,過來請你幫忙說和下。”
  “哦?你是自己過來的。”陸景盯著葉妍的眼睛看了看,看不出她話里的真假,“梅棠鳴不認識我。”
  葉妍睫毛抖動一下,知道陸景這是在說她說假話,氣道:“我認識你不行啊?梅熙然拿到你們住酒店的名單。還真夠奢侈的你!三個人要了三間全景套房。還整天說我敗家。”
  說完,有些回過味來,陸景以為梅棠鳴請她過來公關楊四兒的。怎么公關?最大的資本當然是她的姿色。可是,她是出賣姿色的人嗎?要是的話她早去蘇城了。
  想到這兒,用手指著陸景,眼睛有些發紅,“你-,你-,氣死我了。陸景,你混蛋!腦子裝的都是些什么齷蹉的念頭。我在你眼里就是個自甘墮落的女人嗎?”
  陸景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氣,看她樣子不像演戲。他不愿意大費周章的幫完葉妍之后,卻發現她爛泥扶不上墻。他不介意呵護美麗的女子,美女的坎坷命運確實讓人嘆息,但是如果她自己要走那些通往地獄的路,他也不能攔著不是?好在葉妍并沒有自甘墮落的跡象。
  不過,仍然要確定一下,“梅棠鳴的女兒也來了?”
  “就在車上。你愛信不信。”葉妍轉身離開。她真想抽陸景幾耳光才解氣。枉她還把他當朋友來看待,結果自己在他心里卻是這樣的形象。
  陸景微笑,心里那點憤怒的情緒消失,把剩下的半支煙掐了,走到停車場里。衛東陽、唐悅、楊四兒、小飛、梅棠鳴都等在停車場里。梅棠鳴身邊有一個俏麗的粉衣女子,長相和梅棠鳴有幾分相像,應該是梅棠鳴的女兒梅熙然。
  “景少,要不要…”楊四兒做了一個狠狠切下的手勢。剛才看到那美女快步走出來,哭得我見猶憐,以為陸景在里面沒有和美女親熱成功,當即要表表態度,為難一下梅棠鳴,好讓陸景抱得美人歸。
  看到梅棠鳴臉上一苦,陸景笑笑,拍了拍楊四兒的肩膀,“子歡,葉妍小姐是我的朋友。這件事你賣我個面子,看著處理。”
  楊四兒一愣,沒料到陸景是這么個態度,拍著胸脯笑呵呵道:“嗨,景少太客氣了。”說著,對梅棠鳴道:“老梅,這事就這么算了,我自己去找谷家的麻煩。”賣面子當然要賣到家。不過,卻有點搞不懂陸景在想什么。
  梅棠鳴先笑著向陸景點頭致謝,他知道和陸景說不上話。然后對楊四兒說道:“四少大量,我這邊也要有所表示。晚上我請四少吃頓飯。”
  楊四兒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跟著陸景、衛東陽離開。
  梅棠鳴心里竊喜,和女兒一起坐回到奧迪車上。梅熙然遞紙巾給哭著的葉妍,“妍姐,發生什么事了?”剛才葉妍出來后臉上帶著淚痕,和她說了一句“你留下來”就回到車里。但是看她衣衫整齊,也確實和那位景少認識的樣子,在里面應該沒有受到欺辱。
  “沒什么。”葉妍抽泣著,拿著紙巾擦著眼淚。她是氣不過陸景對她的看法,這樣的事在車里不好說。
  梅棠鳴從副駕駛座上回過頭,溫聲安慰道:“小妍,叔叔這次真是謝謝你,要是你受了委屈,說出來,我給你做主。”他久歷官場,眼光自然不是楊四兒那種紈绔子弟能比。看得出來,葉妍和陸景關系非淺,斷然不可能在同巷漁村的包廂里受了委屈。所以說這句話不過是費而不惠的事情。
  “沒有。梅叔叔,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晚上的婚宴我就不參加了。”
  梅棠鳴揮手說道:“沒事沒事,我讓熙然送你回去。”
  在希爾頓酒店拿了車,梅熙然開車送葉妍回她的住所——南山腳下的江梅小筑。
  “妍姐,你這么傷心干什么啊。呵呵,你對那個陸景很有好感啊?”在客廳里聽葉妍說完,梅熙然笑嘻嘻的說道。
  葉妍淚眼婆娑的說道:“我和你說正經話,你還取笑我。陸景那人實在太氣人。”
  “呵呵,妍姐,你真是氣糊涂了啊。他要真看不起你,首先他看到你不會生氣,而應該是譏諷的態度。喏,應該是這個表情。”梅熙然做了一個譏笑的表情,然后笑道:“第二呢,要是他沒把你當朋友,就不會到包廂里和你說話。臉一陰,肯定當場就訓你了,那會進包廂和你說話啊?”
  “那照你這么說,他還給我留足面子?”葉妍揉著嫵媚的眼睛,沒好氣的說道。心里有點認可梅熙然的說法。
  “那是。別嘴硬哦。”梅熙然笑著拍了拍葉妍的肩膀,“我覺得我的分析很有道理。他對你還是不錯的。至少是把你當朋友看啊。你想,要是陌生人,真要是認為你做那事,他至于生氣嗎?”
  葉妍琢磨了一下,眼淚慢慢收住,嘟囔道:“那他也不知道語氣緩和點。”看看墻壁上的時鐘,“啊-!都到六點半了,我們出去吃點東西。”
  “行啊,走!”梅熙然笑著站起來,知道葉妍心里郁結已經化開。
  …
  “呵呵,來建業還適應吧?建業和江州的氣候不太一樣啊。”建業國際會議酒店的包廂里,建業市委書記朱然節笑瞇瞇的說道。衛東陽在一旁作陪。這是陸景來到建業的第二天晚飯時分。
  陸景聽著他意有所指的話,微笑著說道:“恩,有點不適應,所以要向朱書記請教啊。”朱然節年近五十,身體開始發福,顯得有些臃腫。陸景這話自然不是向他請教養生之道。
  “呵呵,好說。好說。”朱然節笑瞇瞇的說道,“昨天梅棠鳴家里辦婚禮,聽說他和楊子歡有些誤會,多虧你說了句話。”
  “朱書記太客氣了。我有個朋友和梅書記的女兒是好朋友。”陸景微笑著與朱然節、衛東陽喝了一杯。朱然節這是有意要賣個人情給他。昨天的事情,不管是朱然節,還是衛東陽估計都可以解決。
  想了想,笑道:“朱書記,我和三星電子有點過節,嘿,三星電子在建業的分公司有沒有什么動作?”
  本來陸景要琢磨怎么開口來問朱然節三星電子的事情。而朱然節有意賣個人情之后,陸景問起來就一點不突兀。相反,兩人的關系因為這樣的互動反而親近起來。
  人和人的關系就在于互動。朱然節賣他一個人情,他肯定不能把這個人情捏在手上,而是要馬上用出去。想來,這樣是朱然節需要的效果。
  朱然節微微一笑,夾著蒜蓉小白菜,慢慢吃著。陸景果然很通人情世故,和衛東陽說的相差無幾。不愧是世家子弟,這樣的人合作起來才舒服啊。
  “我知道啊,三星電子想要竊取景華的商業機密。”說著,他略微有些奇怪的道:“我看了媒體上的報道,感覺有些摸不著頭腦,技術上我不太懂,倒是是什么東西讓韓國人惦記著?”
  朱然節的意思是不看好景華有東西讓三星電子惦記,說不定是江州在搞花樣。陸景一笑,說道:“一個是音頻編解碼芯片技術,一個是產品設計方案。”
  朱然節點點頭,聽不太明白,不過看陸景的樣子江州應該沒有玩花樣,說道:“三星電子的分公司設立在高新產業園區內,土地、稅收、人才政策等資源上市zhèngfǔ都給了很大的優惠。三星電子最近好像公布了一份產品計劃。”說著,用手指壓著太陽穴,表示他記不太清。
  衛東陽笑道:“三星電子打算在三個月之內拿出新產品,然后在建業建立一個年產能超過兩百萬部手機的制造工廠,并且要在建業市招聘大約3000名技術研發成員。”
  陸景默默的想了想,說道:“棒子在唬人吧。三個月之內拿出產品沒什么問題,畢竟三星電子的研發實力在那里擺著的。但是說到招聘人才和打造手機制造工廠,他們沒有那么多的資金來發展吧?”三星電子現在資金肯定是優先投入到研發體系中,打造手機制造工廠的資金肯定不夠。而且國內現在又不是沒有手機代工企業。
  “你判斷的很對。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的元東潤希望在建業市商業銀行貸款2個億用于發展。”
  “那不是打著空手套白狼的主意嗎?”陸景說道,“建業市讓三星電子落地豈不是一點意義沒有,反而還要讓其成為地區經濟的吸血機。”
  “地區經濟的吸血機!這個詞說的好。但是楊市長恐怕不這么想。這么大的手機制造工廠如果建成,對他的政績很有好處。可惜有三年的免稅期,建業市zhèngfǔ一分錢的稅收都收不上來。”朱然節面露諷刺的笑容。
  “朱書記,有沒有可能阻止這筆貸款。”陸景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