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431 初入建業

陸景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掛了手機。楊四兒是誰他聽都沒有聽過。四十分鐘之后,衛東陽帶著一個左眼角發青的青年,還有今天早上在火車站露頭的小飛出現門外。
  “這是楊子歡。小名楊四兒。在建業開了一家貿易公司。他是第四軍區楊亭健副司令員的四兒子。楊亭健副司令員曾經是沈儒辰委員的下屬。”衛東陽笑著介紹,“這小子剛才差點把別人的婚禮給攪合了。”
  楊四兒抹了一下三七分的頭發,先辯解了一句,“那兩家先動手頂牛,沖到我身上了來,我難道不反抗啊。”然后,熱情的笑著伸出雙手,“景少,我是久仰大名。歡迎你到建業來玩。吃喝玩樂一條龍,我全包了。”
  “客氣了。”原來他爸和沈叔叔有些淵源。陸景笑著同楊四兒握手,覺得他這人很有趣。當然,每個人都有很多面,表現得混不吝的楊四兒也許是他的一種交際手段。給楊四兒介紹了唐悅。相互寒暄了一番,楊四兒請幾人去同巷漁村去魚。
  剛下電梯,一個很有官相的中年人,穿著棕色的西服,身邊還有一個秘書模樣的人,一起等在一樓。看到楊四兒、衛東陽走出電梯連忙走過來,十分客氣的說道:“衛廳長,四少。剛才我內弟沖撞了四少,很不好意思。請衛廳長、四少無論如何要給我一個請客賠罪的機會。”
  衛東陽笑道:“梅書記,這事你自己和子歡談,拉上我干什么。”這種正式的場合他自然要稱呼楊四兒的大名。
  楊四兒陰陽怪氣的說道:“梅書記。我好好的走路都被人撞到,要是哪天你內弟開車被人撞到也不奇怪吧?”
  “四少。真是對不起。”梅書記嚇了一跳,想想這位的傳聞。這種事還真做的出來。
  “瑪德,今天有貴客在,我懶得理你。回頭咱們再說道說道。”說著,不理梅書記,對陸景解釋道:“剛才我從停車場過來,他家里和高新產業區的谷計桓家里在推搡。我打電話路過,被他們撞了。剛tm開口說話,不知道哪個孫子趁亂打了我一拳。”
  陸景笑了笑。楊四兒出口就是臟話,被盛怒當中的人打了也屬正常。只是他這身體底子也太單薄了點。聽他的描述,好像一個回合他就被人撂倒。
  梅書記看著一行人中最為年輕的那個青年,不知道這青年是誰。雖說他級別不高,但好歹也是建業市棲口區的區委書記,蘇江省、建業市的衙內都看過照片,免得稀里糊涂得罪不該得罪的人。
  “這…”看到幾人離開酒店,梅書記一時有些郁悶。想了想,招手讓秘書過來,“他們這看樣子是去吃飯。你幫我盯著他們去那里吃飯。隨時匯報。”
  “是,書記!”秘書答應了一聲。急匆匆的去了。梅書記回到三樓的宴客廳,心里窩火的很。那個王八蛋打人不長眼睛,得罪這個混不吝的人物。這楊四兒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啊!
  “爸,怎么樣了?”一個俏麗的女子,穿著粉色的皮襖。眉眼間帶著憂色走過來,“打人的人查清楚了是谷計桓家里的人。”
  梅書記看著女兒擺擺手。“那有什么用,還是要看楊四怎么處理。瑪德。谷家盡出王八蛋。唉,熙然,你舅舅怎么樣?辦個婚禮都鬧出爭端來。”
  梅熙然愕然,她都不記得父親什么時候這么失態過,說道:“舅舅情緒還可以。谷計桓家里的人說話很刻薄,舅舅才忍不住動手的。”
  “不說這個,走吧。”
  同巷漁村的包廂內。吃著魚,楊四兒忙著打電話張羅著下午、晚上的行程。
  “楊四兒,我晚上有事情。”陸景喝著酒婉拒楊四兒的安排。楊四兒拿著酒瓶給陸景倒酒,笑道:“景少,咱們講究風流而不下流,就看一看,摸一摸,絕不做對不起娘子的事情。”
  衛東陽皺眉。楊四兒旋即反應過來,陸景和衛東陽的妹妹在處對象呢,這尼瑪口快,苦逼了。哪有當著大舅哥的面勸人家妹夫去花天酒地的道理。“衛哥,你知道我這人,口是心非。哈,口是心非。我自罰三杯。”說著,把二兩的杯子倒滿了喝了一杯。
  小飛心想:“四少,口是心非的話,那就是逢妞必上了,而不是看一看,摸一摸了。”
  “行了。”衛東陽搖頭,對陸景說道:“建業市棲口區區委書記梅棠鳴和高新產業區的工黨委書記谷計桓很有些心結。剛才兩人各有親戚在希爾頓酒店里面舉辦婚禮,在停車場上因為頭車蹭了一下,發生口角。”
  陸景點頭,與衛東陽舉杯喝了一口酒,算是明白怎么回事。略一思索:谷計桓擔任高新產業區的工黨委書記,顯然是楊修武的心腹。梅棠鳴能和他對抗,背后怕是也有人吧!看他剛才和衛東陽的交談,八成應該是朱然節的人。
  吃過飯,幾人喝著功夫茶,閑聊建業的風土人情。四點鐘的樣子,從同巷漁村里出來,下午的太陽曬在身上很暖和。輕微的冷風從籬笆墻上吹過。院子一角還有人造的假山。假山之上流水潺潺。
  “你這人怎么和狗皮膏藥一樣?”剛進停車場,梅棠鳴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里冒出來。楊四兒忍不住皺眉。
  “四少要給我一個準話,否則我這覺都難得睡安穩。”梅棠鳴苦著臉說道。
  陸景心里一曬,楊四兒一看就是紈绔子弟。梅棠鳴作為上頭有人的地方實力派根本就不可能擔心到這種程度,只能說他在借著這個機會,拉近和楊四兒以及衛東陽的關系,或許,自己這個楊四兒口中的貴客也是他的目標之一。官場之上從來都不乏將沖突變為搭訕契機的干部。梅棠鳴無疑是個中好手。衛東陽剛才在希爾頓酒店大廳里表示不理會這件事,大約看出來這一代女。所以他不想和梅棠鳴過多接觸。否則,憑借著他和朱然節的關系,怎么都該拉朱然節的人一把。
  楊四兒極為受用梅棠鳴的話,剔了剔牙齒,說道:“好吧,老梅,我也不是過分的人,你把今天打架的人都找來,我把他們眼睛角一個個的打青。”
  “這…”梅棠鳴有些郁悶,看來只能用殺手锏了。回頭看向左手邊不遠處的黑色奧迪車內。
  車門打開,一只黑色的褲襪長腿伸出車來。短短的圓頭黑色高跟毛靴。圓滑的小腿十分迷人,柔和、秀美的曲線很快就吸引住幾個人的目光。接著又是一只褲襪長腿。兩條美腿交疊在一起,很容易想起要是在床上打個蝴蝶結會是何等誘惑的事情。
  繼而露出主人的真容。發髻別致,容顏古典精致,細膩潔白的耳垂上兩枚園形的大耳墜正隨著她下車的動作而搖晃著。
  “陸景!”
  陸景沒想到從車上下來的女子是葉妍,心里頓時有一股怒氣。他都讓她投資時代在線擁有時代在線25%的股份。時代在線上市之后這部分股份價值3億美金,甚至更高。這足夠她混吃等死兩輩子了。想不到她還自甘墮落的以美色惑人。
  梅棠鳴把她請來不就是打著公關的主意嗎?
  “干嗎?看到我你也不用激動成這樣吧?”葉妍笑兮兮的走過來說道,“你到建業來怎么不給我打電話啊?還當不當我是朋友?”
  梅棠鳴看到葉妍熟絡的和那位貴客打著招呼,心里先送了一口氣,不過看到那位貴客似乎臉色有些不愉,心又提了起來。
  楊四兒咂咂嘴,暗道可惜,這么一個大美女和陸景居然是熟識。衛東陽注意到陸景臉色不太好,嘴角一動,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跟我來。”陸景臉色陰沉下來。說著,走向同巷漁村之內。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陸景怎么來了脾氣。
  葉妍臉上的笑容也慢慢淡淡去,跟著陸景走了進去。
  楊四兒對梅棠鳴豎起大拇指,“老梅,你厲害,請動這么一個大美女當說客。這事先等著,等里面辦完事我們再說。”
  梅棠鳴苦著臉點點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