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30 我們走失了

京城下著大雪,機場多個航班停飛。下午,陸景、占正方、唐悅、衛東陽、易妍玲坐火車從京城出發前往建業。
  火車前行的哐鐺聲不時的傳到軟臥包廂里。如果不趕時間,坐火車自有一番閑適的自在感。
  陸景斜靠在床上,開著燈,翻閱著上車前在車站里買的《笑傲江湖》。腦子里想著昨天早上醒時的情景。
  前天晚上和黃紫琪一起說了很多話,醉醺醺的和衣而眠。早上醒來時,他的手放在黃紫琪完美的俏臀上。雖然隔著冬天厚厚的衣褲難以有其他美妙的感覺,但心里有著淡淡的滿足感。“你這是色狼本性。”黃紫琪醒來后,大發嬌嗔。
  想著她嬌美無端的模樣,陸景嘴角勾起一絲笑意。和她聊完之后,心里舒暢許多。昨天晚上和董坤城一起吃了晚飯,董坤城同意和莫心藍拋棄前嫌,合作開發香港的地塊。并他打算讓天藍國際和新虹百貨交叉持股。具體的事宜,等他去香港和莫心藍詳談。
  “靠,坐火車就這一點不好,晚飯都沒得著落。”唐悅推開門走進來,“餐廳里的飯太難吃。”
  “所以吃泡面才是王道。”陸景笑著把書丟到床上,從背包里翻出一包康師傅泡面丟給唐悅,自己也拿了一包。泡好面之后,在走道里吃著泡面,香氣四溢。
  “哧溜”“哧溜”的吃著,唐悅端著泡面,看著窗外空曠的枯黃色田野。暮色渲染在天地間,有著難言的滄桑、荒涼感。
  “最近有消息說劉勇志有可能擔任國家計委副主任。”
  “哦?”陸景有些奇怪。這才一年的時間,劉勇志就要小升半格嗎?計委號稱小國|務院。在其中擔任副主任,自然比部|委文|化部的副部長職權更重。
  “胡紅軍給我說的。他的消息應該是準的。”唐悅說道,“這個人有什么不對勁嗎?”劉勇志今年才40歲,前程遠大,估計會成為豫北系的強力人物。沒有必要他們不應該去招惹這個人。
  “私人恩怨。”陸景說道。如果他沒有料錯,前世里關寧自殺,劉勇志脫不了干系。“胡紅軍那里,我改天請他吃飯吧。”上次因為胡三叔的事情和胡紅軍的關系搞的有些僵。現在也是時候緩解了。
  易妍玲從隔壁包間出來,見陸景和唐悅在走道上吃泡面。笑道:“呵呵,你們兩個就吃泡面啊。我那里有點心要不要?”她覺得其實陸景這人不錯。可惜,婉儀一聽陸景也要坐火車,便決定過幾天再去杭城——她不愿意和陸景照面。
  “行,一會嘗下。”陸景笑道。他今天中午請方琴吃午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衣服,就去了火車站。小吃什么的都沒有準備。回京城的時候和丁靈同行,她帶了不少,再加上關寧準備的,那一趟火車坐得泡面都沒有用武之地。
  占哥兒從包廂里露頭出來。“我也嘗嘗。我這兒也有幾樣點心。”
  “行啊。”易妍玲欣然答應下來,占正方作為盛泰電器的老總完全夠資格成為她家的座上賓。盛泰電器據說總資產價值已經達到七十多個億,是家電連鎖業的霸主。
  把面湯喝了一些,摸摸肚子。感覺很舒服。順路幫唐悅把面碗丟掉。回來時,幾個人已經在他的包廂里把點心鋪開,衛東陽還開了一瓶百加得金標酒。邊吃邊聊。
  “我和朱書記的秘書聯系過。這幾天他都有時間。等我們到建業休息一下,再去拜訪他。”衛東陽說道。他有些疑惑為什么占正方、唐悅跟著陸景一起建業。
  陸景拿起一只玫瑰餅咬著。清純雅致、香甜可口,“行啊。”這次去建業的主要目的是和建業市委書記朱然節見面——他聽衛東陽說了。朱書記和楊修武不和。所以和朱書記見面交談是有共同話題的。要是朱然節能在建業牽制楊修武,拖拖后退,那是最好不不過的事情。當然,具體情況怎么樣,見面談過之后才知道。
  另外,還需要觀察一下三星接下來的動作。蘇江省的政治格局是秦系和江南系二分天下。有衛東陽這個地頭蛇照應,在加上朱書記的支持,摸摸三星電子的基本情況很容易。
  隨意的閑聊著,幾人把一瓶酒分光。到晚上十一點多才休息。火車在早上六點多到達建業火車站。
  出了站臺,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青年快走兩步過來,笑哈哈的說道:“衛哥,四少說他早上起不來,要摟著妞睡覺,讓我來接您。”
  這話說的幾人一樂。看似粗鄙,卻透著一股親熱勁。衛東陽丟了一支煙給那青年,笑道:“小飛,機會我給了,楊四兒自己不要那就沒辦法了。”
  小飛撓著頭笑了笑,一溜煙的把車開過來。一輛保時捷,一輛奔馳suv。
  小飛開著保時捷送衛東陽、易妍玲回靜安路18號的天潤花園。另外一輛奔馳suv送陸景幾人去市中心的希爾頓酒店。看著奔馳suv在分叉路口走遠,開著車,小飛問道:“衛哥,您那話啥意思,我摸不著頭腦。”
  “你把我的原話給楊四兒帶到就行了。”衛東陽笑著說道。
  “好的。”小飛點點頭。
  車窗外行人稀少,整座城市似乎還處在熟睡中,只有早起的清潔工掃著落葉。陸景抽著煙提神,看著車外薄霧中的建業市,心里思緒飄飛。他這算是到了敵人的心腹之中,希望能找到一些牽制楊修武的力量。
  車到希爾頓酒店。陸景遞了一支煙給司機,客氣了幾句將他打發走。和占哥兒、唐悅入住希爾頓的豪華套房里。
  昨晚在火車上休息過,上午補了一個回籠覺之后,精神恢復過來。十點多。希爾頓酒店的早餐時間已過。三人到酒店不遠處的一家早點店里吃著鴨血粉絲、五香蛋、小籠包。
  “小景,你從信業銀行那里拿下1.5億美元的貸款。接下來景華準備怎么發展?”占哥兒問道,“我可是希望你能有資金投到我這里來。”
  “盛泰電器是個無底洞。多少資金都能吃下。我可投不起。”陸景笑道,“這筆資金我打算用來收購一家家電企業。”這會兒小店里沒什么人,說話比較方便。
  占哥兒舀著鴨血湯,用手指敲敲桌子,笑嘆道:“嗨,我還指望你能幫我緩解一二,這樣我來建業指揮和恒躍電器的競爭要輕松得多。”盛泰電器和蘇江葉家的恒躍電器在華東一直“貼身肉搏”,競爭的非常激烈。在華東市場上,恒躍電器要略占據優勢。
  他準備反其道而行之。到恒躍電器的起家之地——蘇江省來開設門店。得益于九六年陸景給他的建議,盛泰電器早早的在建業市新市街商圈中心開設了一家旗艦店,占據了整個城市的制高點。后續發展要省下很多功夫。
  拿下蘇江省,盛泰電器就能完善在華東的布局,可以扳回與恒躍電器競爭中的稍許劣勢。
  “你怎么想著進入家電行業?”
  “家電行業利潤率高,我自然想進入。”陸景剝著雞蛋。
  “接下來你們的行程是什么?”占哥兒說道。他知道陸景和唐悅來建業的目的。
  “等著和朱然節見面。先摸摸底。不過,也不能全靠他和衛東陽的消息,我們還需要自己了解一下建業的基本情況。”
  說著話,唐悅接了一個電話。對陸景、占正方說道:“范之炳他們到了,剛剛進入建業市區。”
  “來得挺快的。”陸景說道。景華并沒有在建業設立辦事處,既然到建業來摸底,就需要先建立一個消息網絡才行。范之炳是景華在黃海辦事處負責收集對手商業情報小組的組長。
  范之炳帶了六個人。兩輛車到建業來。到早點店時,正好碰到盛泰電器華東分公司總經理竇天冠、盛泰電器建業辦事處經理耿元明帶著幾個副總、主管趕到早點店里來見占哥兒。
  寒暄之后,小店里略微顯得有些喧鬧、有些擁擠。一半人西裝革履。一半人打扮隨意,十幾個人站在小店里面把老板都嚇了一跳。
  “走吧。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酒店談。”陸景拿紙巾擦擦嘴,打個手勢說道。
  范之炳眼明手快。搶先一步把早點錢付了。他知道大老板喜歡在一些生活氣息較濃的地方吃飯。大約也是隨興所至。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率先離開。一行人步行前往希爾頓酒店。剛到門口,看到門口噼里啪啦的放鞭炮。好像是有人舉行婚禮,正是新娘子來酒店的時刻,賓客絡繹不絕。三臺攝像機全程跟蹤拍攝。
  從側門進了酒店里。在希爾頓酒店的會議室里,讓范之炳和竇天冠、耿元明相互熟悉了一番——陸景準備在建業設立一個辦事處,方便第一時間了解建業的情況。范之炳會留在建業負責辦事處的日常事務。他在黃海那邊的職務會另外再派人過去負責。
  占哥兒留盛泰電器的人開會,聽取情況,部署接下來盛泰電器的行動。陸景他們幾人則是到房間里休息閑聊。
  “景少,我們已經觀察到嚴景銘的天逸投資正在加大對藍羅通信公司的投資。藍羅通信的創始人與嚴景銘的情人齊靜瑤是同學關系。莫氏集團的莫少峰最近和嚴景銘走得很近,在黃海搞了一個射擊俱樂部。”房間里,范之炳向陸景匯報著最近黃海的動態。
  陸景抽著煙,慢慢的聽著。突然,手機響起來,一個陌生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景少,我楊四兒。嗨,衛哥不早說是你來建業了,否則我肯定去車站接你們。我到希爾頓酒店下面了,你在那個房間?瑪德,草,走路沒長眼睛啊…”
  說著,電話那邊突然一聲慘叫,然后電話掛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