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429 坑李落元

天藍色的賓利慢慢的駛離盛世俱樂部。陸景跟楊顯通著電話,通知了一聲剛才和李落元達成的協議。明天楊顯要和史勇軍談細節。
  楊顯笑道:“景少,夏易公司銷量持續下滑,迫切需要一款手機打市場。呵呵,他們既然報出這么高的拿貨價格,有可能打著以量取勝的算盤。我估計他們會趁著銷售勢頭良好的時候,擴大銷售范圍,并不只是局限在京城周邊地區。”
  “隨便他們。”陸景嘴角浮出一絲微笑。他當然沒想著靠什么合同制裁李落元。法律是看人定的。但是,景華在一支i89手機上,成本價格是1000元,每支手機在終端銷售出去后,要賺1200元。而供貨給夏易公司的價格是2200元,也就是說夏易手機每多賣一臺i89的組裝機,相當于景華在終端市場銷售了一臺i89,還省了中間的營銷成本、渠道成本。
  李落元的心思他怎么可能沒料到。只不過和他斗,李落元還嫩了點。夏易手機完成是成了景華的超級代理商還不自知。李落元要是夠聰明就應當讓韓圣杰傳話時,提及邀請他打球的目的。這樣,李落元可以從自己是否赴約來判斷自己的意圖。可惜啊。李落元人生的路走得太順,紈绔氣質重了些。
  景華接下來會發布i608的中端機型——i108。這款手機將會定價3988元,繼續在中端市場撈金。所以和夏易公司協定i89不進入京城周邊地區對景華接下來的銷售形勢沒有任何的負面影響。
  見陸景打完電話,黃紫琪笑著問道:“陸景,你為什么在一開始要拒絕為李菲菲做訂制手機。”
  陸景握住黃紫琪的手,頭靠在車椅上,沉吟了一會,語氣飄渺的說道:“我以前差不多會把李菲菲的話當圣旨,結果呢,還是那樣。我在她眼睛里和路人甲沒什么區別。”
  “你對她有怨氣?”黃紫琪敏銳的覺察到陸景話里有些不滿的情緒。
  “有一點。是我自己那會兒太傻。所以,我盡量把她當做一個認識的陌生人來對待。你說,我為什么要為一個陌生人去做訂制手機呢?”陸景笑著拿黃紫琪的手撫摸自己的臉。
  黃紫琪聽得出他語氣里有一絲憂傷。認識的陌生人,這不是自己和程東華的寫照么。不同的是,自己已經忘掉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心里已經換了一個人思念;而陸景的心里正在努力忘掉李菲菲,但看他那副受了情傷的模樣,八成很難成功。男人有時候比女人更執著。
  想著,也就沒有阻止陸景摟著她的腰,柔聲問道:“那你后來不是又同意了嗎?”
  陸景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歉然的說道:“其實這批手機,一共訂制了6支手機。每一只的區別在手機上的花紋,和里面描金的字體。我手中剛好空著一只手機。”
  這只空下來的手機本來是打算送給何夢瑤的。想著當禮物送給她,酬謝她管理星空網吧的功勞。就怕她未必肯收這么貴重的禮物,一直猶豫著。這支手機造價是十二萬元——她找關寧問一聲就能知道這個價格。現在拿出來賣給李菲菲也行。
  “噢,原來是這樣。”黃紫琪抽回自己的手,嬌嗔著在陸景耳朵上扯了一下。就知道她手上的手機不會是獨一份的。下午白在心里高興了好久。
  …
  晚飯和黃紫琪在湖東路大學城的京式飯館—浩清波吃飯。金菇肥牛鍋、養生四素、辣汁風干鴨、藍莓山藥泥。幾道菜色香味俱全。兩人慢慢的品著,隨意的閑聊著最近日子的話題,風雪中有種閑適、淡然的溫馨感。
  黃紫琪正要問陸景為什么心情不好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陳笑打來電話:“你怎么把夏易公司給蒙住的?哈哈,聽楊顯說了夏易公司的報價,我都快要樂死。”
  “愿者上鉤嘛。笑笑,你還沒有學會當奸商啊。”陸景笑著說道。
  “誰能和你比呀?騙人又順帶騙心的。”陳笑笑兮兮的說道,“你不是說建業正在和江州競爭高新技術產業嗎?夏易手機的工廠在建業,這樣可是有資敵的嫌疑哦。”
  “哪有那么夸張?我主要基于兩個方面的考慮:第一,天線內置的手機國外廠商估計很快就要研制出來了。到時候景華i89的手機組件就沒有那么吃香,壟斷才有高額利潤啊。所以,能撈一把就要抓緊時間撈一把。況且將手伸到手機組件供應商的領域有助于景華擴大在手機廠商中的影響力。建業牽頭搞的那個國產手機廠商座談會對景華來說不是好事。
  第二,建業市現在的高新技術產業客觀事實上比江州強,所以夏易公司的數據,多它不多,少它不少。要使得江州在高新技術產業上超越建業,準確的說是在電子工業上超越建業,景華的終極目標是建立晶圓廠,從而一舉奠定整個國內電子行業的基礎。臺灣就是因為臺積電的崛起,所以電子工業迅猛發展。”
  “但是,但是…”
  陸景幾乎能想象得出:陳笑一定是把手放在額頭上,小臉上有擔憂又正在思考的表情。
  “放心吧,我不會冒進的。晶圓廠至少需要幾十億美元的投入才有成效。景華現在還沒有這樣的實力。一步一步來。”
  七十年代以來,國內有過三次大規模的引進晶圓制造項目,也引進了幾條生產線,但是沒能給國內電子信息技術產業的展提出一個基石性的平臺。
  直到2000年,從臺積電離職的
  張汝京融得200億巨資,成立中芯國際,才算讓國內有第一家晶圓廠。但是,中芯國際后來的變故實在令人扼腕。其經營策略也專注于為歐美企業提供芯片服務,大幅提高對國內公司供貨的價格。國內的電子工業并沒有得到根本性的飛躍。
  陸景希望景華能彌補這個遺憾。討論了一會,陳笑說道:“宋雨綺過幾天就要去京城和新月投資以及摩根士丹利的曾明經談時代在線上市的問題,你確定不在京城參與談判?”
  “恩,我要去建業。三星電子在江州吃了我們的閉門羹,肯定會搞出點動靜出來。我打算盡快去建業看看。”
  “行吧。你自己決定。”陳笑說道。她有些擔憂宋雨綺的能力,畢竟只歷練了一年多的時間。
  吃過飯,走到餐廳外,雪下得越來越大,街道上已經覆蓋了淺淺的一層白雪。“去哪里打發剩下的時間?”
  陸景笑道:“找個地方閑聊吧。去我那里?”
  黃紫琪白了陸景一眼,“你那里是哪里啊?別跟我說你在京城就一處房子。”
  陸景指著燕子湖斜對面的小區說道:“就在那里,燕湖家園著話,兩人坐到車里。緩緩的按上車窗,突然發現,程東華和方淺語牽著手從接到對面走了過來。
  “走吧,周哥。”陸景說道。周興動默默的發動汽車。到燕湖家園的7樓。把敞開的窗戶關上,開了空調,陸景幫黃紫琪把羽絨服掛在落地衣架上。坐在客廳的乳白色聯排沙發上。在客廳角落的小酒吧里拿了一支紅酒出來,到了兩杯。
  沒開燈,聽著窗外雪落的聲音。幽光從窗戶外透進來。拿著玻璃杯搖了搖,微微抿了一口。
  “你下午為什么不開心?”
  “昨天晚上家里通知我大學畢業后和衛婉儀訂婚。”
  屋里氣氛有些沉默。黃紫琪將酒杯輕輕的放在茶幾上,“然后呢?”
  陸景沒好氣的笑道:“哪有什么然后,我又沒有辦法反抗。除非我打算和我爸媽鬧翻。”大勢在那里放著的,大哥支持他的決心都開始動搖了。聽聞連宋叔叔都打電話過聞了一聲。衛、陸聯姻關系到他們這一系政治力量的榮辱興衰。他現在要是撂挑子,后果會很嚴重。政治上的布局,至少都是要提前三到五年。
  “合著人家一個大美女便宜你了,你還有意見啊?”黃紫琪鄙視的說道。
  陸景笑道:“你都沒見過衛婉儀,你怎么知道她是美女。她沒你漂亮。”
  “比李菲菲呢?”
  “好像漂亮一點。”陸景喝著酒說道。和黃紫琪閑聊著,心扉逐步打開,陸景說道:“紫琪,你說我們兩個最后會怎么樣?”
  “能怎么樣啊?走一步,算一步。”黃紫琪微醉,說著心里話,“你別老是想著打我的主意。我們這樣不是挺好的嗎?關寧知道這個消息嗎?”
  “還沒說。以前和她說過,還帶她見過我大哥。”陸景搖搖頭,“我以前做了一個夢…”陸景把他前世的經歷說出來,包括陸家毀滅、他自殺,唐雨瑤出國。李菲菲獨居燕大、關寧疑似他殺…
  前世種種猶如浮夢。在雪夜里和黃紫琪說著那些刻骨銘心的悔恨、懊惱、憤怒。各種情緒宛如浮世繪一般的涌了上來。只是看著正喝著紅酒傾聽的黃紫琪,突然心里有些安寧。
  “別為你花心找借口了。你還杜撰了一個唐雨瑤,留著以后填補空缺啊。咯咯。這種理由真的很爛。我在大學里面很多男生和我搭訕,用的都是很爛的理由。我都快煩死。喜歡就是喜歡,直接承認得了。要是我和男生搭訕,我就直接和說他哪一點讓我心動。哦,你沒有夢到我嗎?”
  陸景搖頭。人生是由無數的時空交錯路口組成。有些人在一個路口遇到,然后又在一個路口走失。短暫而漫長的人生,如果某件事,某個人,在某個地方錯過了,那么在百折千回的變化之中,大約就再也找不回來了。遇到就遇到,錯過就錯過。
  正因為如此的惆悵,他才想著要握住所有的幸福。想著在生命結束的最后一刻,猛然回頭:大家都在。多么美好,如夏花般絢爛的生命啊!
  “我們在人海里走失了。”如果,不是他勸占哥兒做家電連鎖,許文杰就不會找到黃紫琪做裝修設計。如果,不是他租下海嘉大廈,搞怡家超市,他根本就沒有可能見到黃紫琪。如果,不是大哥提前下江州,嫣然姐要裝修茶座,他不會和黃紫琪進一步接觸。太多的如果,所以才要珍惜擁有的時刻。
  “你故意惹我哭的是不是?”黃紫琪嬌柔的說道,沒有拒絕陸景摟著她的腰,“我們什么關系?”
  “閨蜜!”
  “蒙鬼去吧。”黃紫琪撅嘴嬌嗔道:“現在和你做閨蜜,我不得虧死。”陸景低頭,親吻著她柔嫩的嘴唇。輕輕的碰著,很自然的動作。沒有情郁洶涌的感覺。只有寧靜的蜜意在心頭溫柔的流淌著。經歷了那么的事情、人生,感覺現在才真正的融入到自己的角色中,無與倫比的真實。責任、負擔、理想、追求、情感…
  輕柔的吻著,然后繼續敞開心扉說著話,喝著紅酒,都不記得喝了多少酒。酩酊大醉之前,陸景記得抱黃紫琪去臥室里休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