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2 招聘面試

五月的天說變就變,中午還淅淅瀝瀝的小雨驟然變成了暴雨。坐在出租車里,杜衛成道:“陸總,咱們是不是可以考慮把裝修好的辦公地點租出去,這樣能節省一筆開支。海康大廈那邊,物業費和租金加起來不少。”
  陸景點燃了一顆煙,默默的抽起來,沉默了半響,“不,予以保留,我們的目光不能永遠只停留在做代理上面。北京這邊我們需要一個辦事處。”
  有一些計劃,他暫時還不想透漏出來。一個有野心的公司去做代理不會受到歡迎的。他的實力還很弱小。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下成了白茫茫一片,出租車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車前的刷子不斷的刷著車窗。陸景將手中的煙頭丟向車窗外,眼睛自然的掃過左側馬路的邊上,臉上的表情突然一變,“停一下,司機。”
  “請把這一邊的門打開,司機。”陸景脫了自己身上的西服,把平光鏡摘了下來。帶著眼鏡在雨中很難行走,大雨瞬間就會讓眼鏡模糊。
  司機在前面打開了車門的限制,陸景推開門,把西服頂在頭上沖了出去。
  杜衛成看到路邊一個穿著黑色條紋小西裝,牛仔褲,桔色格子襯衣的女孩狼狽的跌倒在雨中,全身濕透,一個飯盒也跌落在不遠處。塑料的盒蓋在暴雨中被打的變了形,正在被流淌的雨水沖向下水道。
  關寧吃力的坐起來,手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雨滴打在頭上的痛感讓她有些難受。腳撐在地上剛要用力站起來,疼的她驚呼一聲。
  “關寧,你沒事吧?”陸景雙手撐著西服把頭遮住,沖車里跑了下來。他剛才丟煙頭的時候正好看到關寧在雨中行走,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陸景你怎么在這兒?”關寧瞇著眼睛抬頭看去,顯然對陸景的出現也非常吃驚,此刻路面上早就已經沒有什么行人。
  “拿著。”陸景將西服披在她頭上。說著,不由分說的抱起關寧。
  “不,不用,我能走!”關寧有些驚慌,一手抓住了西服領子蓋在頭發上遮雨,一手伸出來想要拒絕,雙腿膝蓋處和背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讓她騰空而起。
  “那兒有輛出租車,我送你吧。”陸景輕輕的顛了一下,抱得更穩,快步的走向十幾米開外的出租車。
  關寧抓住西服,遮在頭上。感受到薄薄的襯衣處傳來的熱量,仿佛還能聽到陸景心臟的跳動,微微的低下頭,閉上眼睛,任由陸景抱著她在大雨里向前走去。
  陸景大步走向出租車旁,將關寧放到才車后座里。杜衛成早就知機的坐到副駕駛座上去了。
  關寧道:“陸景,我的飯盒還在那里。”
  陸景看著越發大的雨,已經粘在身上的襯衣,坐到車里,道:“雨太大了,不重要的話,改天我賠你一個。”
  關寧點頭,雨水順著她精致的頭顱向下流進脖子里。桔色格子襯衣早就變成突然透明一般,露出里面灰藍色的文胸。陸景灼熱的眼神從關寧高聳的酥胸上掃過,讓關寧俏臉發熱的別過頭去。她將西服蓋在自己面前。
  陸景摸了摸鼻子,沒想到關寧的胸前如此有料,剛才抱她的時候到沒有覺得多重。
  濕漉漉的牛仔褲讓關寧難受的很,扭傷的腳踝此時反倒是沒有什么知覺。她彎腰伸手揉著腳踝。
  “師傅,停在小區門口吧!”杜衛成指著右手邊的一個筒子樓說道。
  與陸景道別后,杜衛成快步走向了自己的家。陸景見關寧皺眉,問道:“腳扭傷了嗎?”
  “應該沒有。”關寧活動了一下腳腕,高跟鞋里一根根晶瑩剔透的腳趾宛如水晶般動人。
  陸景看得暗贊一聲,若是這十個腳趾涂上五彩冰粉的指甲油,該是多么的有誘惑力啊。
  關寧見陸景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腳趾頭看,連忙將腳縮了回去。
  陸景摸了摸鼻子,“你住哪兒,我送你回去吧!”
  “我住的有點遠,不用了。”關寧微微搖頭,“你先回四中吧,你也淋雨了,可別感冒了。”
  陸景道:“行。”說著,對那個中年司機道:“師傅,你這車的車牌號是多少?”
  中年司機皺眉道:“先生,我這是正規出租車公司。看你一副老總的樣子,怎么說話這么氣人?我長得很像壞人嗎?”
  “既然是正規的公司,問個號碼不應該嗎?”陸景反問道,他怎么知道這司機半路會不會對關寧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起歹心。正規的出租車公司,憑車牌號可以查得到對應的開車司機。
  “你自己看。”司機氣得不理陸景。陸景掃了一眼車內的牌子,記住了號碼。
  到了四中門口,陸景拿出一張一百塊錢,放到關寧手中,“拿著吧,總不能最后坐車要你給錢。”
  不給關寧拒絕的機會,笑著下了車。
  關寧看著陸景冒雨沖進四中的背影,神色有些復雜,突然看到蓋在身上的西服,沖車窗外喊道:“哎-,陸景,你的西服外套。”
  “別喊了,小姑娘,他聽不到了。”司機說著,陸景的背影已經消失在雨簾中。
  “他對你可真細心。你住哪兒?我趕緊送完你這趟去交車了。”
  “九老胡同134號,就那個肯德基對面。”關寧收回目光,看著藏青色的西服有些發呆。跌倒在雨中時,陸景突然的出現讓她心中有種難言的微妙感覺,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
  陸景脫的赤條條的站在噴頭下面,任由滾燙的熱水沖著自己的皮膚,浴室里蒸汽騰騰。
  他在反思自己對關寧的態度。事實上,他對于關寧在一開始是一種回避的態度。因為前世里關寧橫死在黃海市的豪華公寓絕非那么簡單,其中疑點重重。但有一點陸景可以肯定,她的死與豫北派系的某個強力人物絕對脫不了干系。
  陸景無意為大哥樹立一個強敵。女色爭奪引起的死結往往是很難化解開的,古今中外的歷史上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最著名的的例子自然是特洛伊戰爭。關寧擁有著讓男人瘋狂的魅力,陸景從未懷疑過這一點。
  在老頭子去世后,他與大哥感覺四處皆敵,他無法忘記那種虛弱的無助感。
  任何一個中立人物的存在對他們兄弟二人來說都是一件利好。
  但是看到關寧無助的走在暴雨中,全身濕透,那么踉蹌的走著,甚至跌到在地。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他深知那種感覺是多么令人難過和痛苦。為什么在他抱起關寧之后,她沒有掙扎,而是順從的低下頭?這足以說明她的內心世界已經虛弱至一個臨界點。
  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她逐步滑向深淵,最終如一朵玫瑰般凋零在盛開的時候?
  不。
  絕不!
  如果一點改變都不去做,看著悲劇發生,他重回十八歲還有什么意義?他還談什么此生無憾?
  他人生既然讀檔回來,又何必要懼怕那位豫北派系的強力人物?況且只要改變關寧的人生軌跡,她會不會再次成為那位強力人物的禁臠本就會是一件不確定的事情。
  這個風險是值得冒的。
  更何況大哥的路已經悄然發生改變,就算四處皆敵那又如何,他們兄弟二人一定能沖開一條路,直至最頂峰。
  陸景穿著浴袍回到客廳里,發現自己的手機有一個未接電話。“喂,王燦,找我什么事?剛才在洗澡。”
  “哈哈,陸景,你小子終于被我抓住尾巴了,我說你怎么對李菲菲的態度這么強硬,原來是找到新的目標。,老實交代,和你們關校花什么關系,她剛才打電話給我問你的手機號碼。”
  “王小燦同學,你的語文水平真的需要去回爐一下,用詞太不準確了,什么叫新的目標,有毛線的關系。李菲菲又不是宇宙的中心,我非得圍著她轉才正常啊!”陸景嗤之以鼻,“把關寧的電話報給我吧!”
  “靠,你怎么知道我沒有把你的電話告訴她啊?”
  陸景笑了笑,心說我當然知道,因為你是我的朋友,王燦。
  “XXX,記好了啊,只說一遍,不說第二遍。”
  “我發現你最近有變成話嘮的趨勢呀,和夏思雨呆在一起時間長了導致的吧?”夏思雨那丫頭就非常活潑,很討人喜愛。
  “靠,這你又知道了?快點過來吃晚飯吧,我們都到齊了。”
  “行,馬上就到。”陸景掛掉電話給關寧撥了過去。
  電話響了一會才被接通,“你好,那位?”關寧的聲音聽起來好多了。
  “我是陸景。”
  “噢,陸景你的西服我忘了給你,可我沒有時間送給你,你明天中午來市三醫院外拿一下好嗎?”
  “明天中午?”陸景有些猶豫,他明天中午應該在火車站。
  “如果你有事的話,那后天也行。要盡快,不然給我媽發現了,我沒有辦法解釋。”
  陸景想了想,“行,就明天中午。我到了打你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