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5-3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5-3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5-31)     

重生之世家子弟427 聯姻的壓力

江州。小雪下了一天,到晚上屋頂露出些淺白。蘇遠請孟漢生、潘盛到中盛路的美食城吃火鍋。
  “蘇少,我敬你一杯。”火鍋端上來,吃了一輪,潘盛舉起酒杯敬蘇遠。將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潘盛說道:“蘇少,我那個夜|總會還能不能開張?”
  “不要想了。”蘇遠搖搖頭,“黃遠實業接手百盛酒店,但是黃利飛肯定不允許酒店上有哪些亂七八糟的娛樂場所。黃遠酒店好歹也是4星級酒店的牌子。黃利飛不會自己砸自己的摘牌。”
  潘盛沮喪的吃著肥牛。彪馬夜|總會一個月要給他帶來幾百萬的收入,就這么關了真可惜。但是他不管反駁蘇遠的話。要不是妹妹潘婷婷和孟漢生談朋友,他根本沒有機會和蘇遠搭上線。
  蘇遠押了一口啤酒,看著包廂外飄落的雪花,扭頭對潘盛道:“你不能指望每次都有那么好的運氣。陸景那天是想著查新日鐵的事情,沒有節外生枝找彪馬夜|總會麻煩,他不會不知道彪馬夜|總會在百盛酒店樓上。潘盛,你正好借這個機會脫手做其他正規生意。”
  潘盛腆著臉說道:“還有請蘇少指點我。”
  “東方錢柜ktv的模式你看過沒有?”蘇遠說道。要不是看在好友孟漢生的面子上,他根本就不會和潘盛這種人打交道。
  倒不是他清高,而是很多時候潘盛這種人意味著麻煩。特別是現在江州形勢已經被陸江掌握的情況下。市委宣傳部部長陳史益最近兼了市總工會主席,這顯然是提拔的先兆。大概陸江在謀劃將孫雄志兼任的組織部部長一職給陳史益。
  蘇遠喝了一口酒,開始說著錢柜ktv的經營方式。孟漢生見潘盛猶豫不決。勸道:“盛哥,彪馬夜|總會被封是一個機會。你對下面的兄弟很好交代。大不了再多出一筆錢。你要想清楚,洗白的機會可不是總是有。”
  潘盛想了想。咬牙道:“行,我聽你們的。”
  飯后,蘇遠請孟漢生去松濤苑小坐。坐到蘇遠的捷豹車中,看著天空中漫漫灑灑的雪花,孟漢生知道蘇遠有事情和他說。
  蘇遠沒有急著開車,和孟漢生在車里抽著煙,“昨天景華發布的i608手機你看了沒有?”
  “沒看。”孟漢生說道,“我看到景華手機就覺得煩。”
  蘇遠笑了笑,“景華要一飛沖天了。i608定價6998元。針對的是高端手機市場。聯科內部有評測報告,消費者有80%的概率會認可這款新機。”
  孟漢生想著蘇遠不會無的放矢。過了一會,聽到蘇遠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數字手機這個領域我們沒法和景華競爭了。互聯網的事情你搞的怎么樣?”
  “困難很大,主要是資金問題。瑪德,和互聯網沾邊的東西都貴。我可能無法撐得起來。”
  “我會出資的。”
  “啊?”孟漢生有些奇怪。遠大公司目前專注于手機連鎖門店和房地產開發兩項業務,舉債能力已經到了極限。蘇遠不可能再從銀行里拿到資金。一方面是銀行的月息他無法支付,另一方面,銀行也看到投資的風險。
  “韓亞銀行愿意借貸8千萬美元給遠大公司。”
  “呵呵。你什么時候和韓亞銀行的人接觸過?”
  “昨天晚上,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的會長元東潤請我吃飯,他希望我幫忙協調三星電子竊取景華商業機密的案子。”
  “你答應了?”
  “當然沒有。葉成和都把案子弄成鐵案,那里還有什么機會。那幾個韓國人鐵定要坐牢。就看是幾年的問題。我會安排元東潤明天和那幾個韓國人見面。”
  孟漢生點點頭。蘇遠微笑道:“元東潤昨天給我說了,三星電子會盡快研制出新機型,針對景華的i608進行競爭。呵呵。景華接下來的日子怕是要難過了。”
  孟漢生眼睛一亮,在大腿上猛的拍了一下。“好事!真tm的痛快。”
  “我們抓緊時間做好我們的事情,先立于不敗之地。坐看景華的好戲!”蘇遠嘴角露出一個愉快的微笑。三星電子這樣的龐然大物,景華如何抗衡?
  …
  漢北區,新日鐵辦事處。
  渡邊夢生開著臺燈,慢慢的酌著清酒。這是櫻花餐館的老板送過來的。他這次到江州的任務完全失敗,之所以沒有離開江州,只是想找到真正的原因對內的報告上自然是寫著因芥川太郎行為不檢點,引起輿論聲討,導致談判破裂。
  但是就在昨天,他聽到一個讓他震驚的消息:有人告訴他,新日鐵和三井物產的圍堵共和國鋼鐵企業的戰略部署被披露了。看出這一部署的,是一個叫陸景的人。
  “要讓總經理一級的會議注意到這個人才行。”渡邊夢生拿起手機,給新日鐵的會長匯報這件事。這個消息足以彌補他在注資江州鋼鐵上的失誤。當然,他需要介紹豐田公司的人和唐云放認識。
  …
  “來,嘗嘗伯母的手藝。”羅女士熱情的招呼衛婉儀夾菜。陸景夾著紅燒排骨,狼吞虎咽。羅女士強迫他邀請衛婉儀今天到家里來吃晚飯。衛婉儀那邊估計也被她家里打了招呼。陸景電話打過去,她同意之后就迅速的掛斷電話。
  桌面上多說多錯,他集中注意力消滅食物,腦子里轉著i608銷售的事情。到今天1月3日,盛泰電器反饋回來的數據,三天時間,i608共計賣出1000臺。這是一個讓人振奮的數據。說明國內手機市場初步認可擁有和弦鈴聲的直板手機i608。
  “小景,你說說?”
  “什么?”陸景咽下排骨,疑惑的看羅女士。
  “婉儀。問你怎么會想要經商,而不是走仕途?”
  陸景去看衛婉儀。大概她心里覺得走仕途才是男人最正當的人生。實在也必要和一個小女生去剖白心跡,當即客氣的微笑道:“我性子好逸惡勞。不是當官的料子。找點來錢的項目,混吃等死舒舒服服的混混日子。”
  “哦。”衛婉儀溫婉的一笑,輕聲說道。陸景看羅女士那樣子八成是越看越喜歡。頓時覺得渾身覺得不自在。飯后,送衛婉儀回10號別墅。天陰沉著,寒風呼號。別墅區內十分寧靜。早就亮起的路燈將兩人的影子拖得很長。陸景扣著外套的扣子,抬頭看看天天,自語道:“要下雪了。”
  走到一個十字路口,衛東陽站在路口。陸景長出一口氣.本來他和衛婉儀關系說不上多么差。但是,家里把事情挑明說大學畢業后就要訂婚。兩人的關系就陡然惡化起來。
  陸景回頭,突然發現衛婉儀看到衛東陽后也長出了一口氣。兩人獨處時都不約而同的感覺到不自在。剛才飯桌上禮貌的交談只是做樣子。
  衛婉儀也發現陸景長出一口氣,尷尬之余又覺得有點好笑。輕巧的走到衛東陽身邊。
  衛東陽笑道:“你們這樣也隔得太遠了。”
  陸景摸了摸鼻子,“太近了也不好。”
  衛婉儀對陸景道:“你就送到這兒吧,我哥送我回去。”
  衛東陽笑道:“別。我還有事情和陸景說話。”說著,三人一起往10號別墅里走去。衛東陽雙手裹著衣服,“我聽凌姐說時代在線馬上就要上市,你的資產又要長一大截吧?”
  “都是紙面財富。”陸景笑著說道:“衛哥,你什么時候回建業?我打算近期去建業宣傳景華的i608手機。”衛婉儀眨眨眼睛。剛才在飯桌上,陸景給她看了i608手機,好像也沒有太特別的感受。
  “哦?那倒是好。我在單位請了幾天假,大后天回去上班就可以。”衛東陽倒是沒有料到陸景這么早就打算去拜訪朱書記。待會兒他還要和朱書記說一聲。
  到了10號別墅門口。陸景婉拒了衛家兄妹客氣的邀請。獨自轉身離開。風中,點著煙,心里有些難言的情緒。拿手機按著關寧的手機號碼,愣了楞。又一一消除。現在又能和她說什么?
  “叮!”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手機上的指示燈閃爍著。陸景接了電話。“陸景,我是韓圣杰。呵呵,落元想邀請你明天下午打打網球,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李落元?陸景腦子里轉了轉:李落元已經控制夏易公司,大概他想要談談手機方面的事情。左右明天無事,說道:“行啊。”
  …
  醞釀了一個晚上的雪終究紛紛揚揚的下起來,周興動開車送陸景到翠園居小區門口。
  黃紫琪穿著白色的羽絨服,帶著白色的棉帽,清麗動人。坐到車里,雙手捂著臉說道:“好冷,陸景,你找我什么事?”
  “沒事就不能找你啊。下午有時間的話陪我去打打網球?”陸景笑著將一只精致的長方形檀木盒子放到黃紫琪白嫩的手中。
  “什么東西?”黃紫琪好奇的問道。拿著盒子看了看,沒有拆開。
  陸景無語的說道:“我又不是送戒指給你,你那么警惕干嗎?”
  “死去。我只是在想包裝得這么高檔精致里面會是什么東西。”黃紫琪輕踢了陸景一腳,“什么叫警惕?我有嗎?”
  陸景看著她清亮的眼眸里倒影出他的臉,有些凸透鏡般夸大的效果,笑道:“我真該把你那樣子拍下來。”說著,扭頭看向窗外。
  黃紫琪問道:“你心情不好啊?”
  “有一點。”
  “那行吧,看在禮物的份上,我下午陪你去打網球。不過,這么冷,還下著雪,網球場上能打球嗎?”
  陸景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心里感覺到她流露出的一絲柔情,握住她的手,“室內的網球場,不用你大冬天陪我發神經。”
  “周哥,去盛世俱樂部。”陸景對周興動說道。李落元將今天打球的地方定在了盛世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