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426 勝算幾何

聽到三星的名字,客廳里不少人都看過來,顯然極為好奇。從政治的層面而言,三星不在這些人的話下。但是從經濟層面而言,京師豪門圈子中的三代子弟很少有人能抗衡。
  陸景微笑著擺擺手,“凌女士說笑了。三星電子先不講規矩,我自然不會客氣。”
  “呵呵,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小心。”凌雪月說道。對江州發生的三星電子竊取商業機密的案子她有所耳聞。雖然三星集團在今年的金融危機中差點死掉,但是龐大的三星集團依舊給人以極大的壓力。她和三星風險投資公司的人打交道都客客氣氣。
  陸景微微點頭,回應她的善意。說著話,一個夏家子弟過來招呼幾人去房間里休息。今天來的客人比較多,都是按照各自的社交圈子閑聊著,等待訂婚儀式舉行。
  凌雪月邀請陸景到一邊說話。陸景和王燦、衛東陽幾人說了一聲,跟著凌雪月離開。
  等王燦離開后,充滿西方藝術氣息,鋪著紅色地毯的走道里,衛婉儀忍不住問衛東陽,“哥,陸景和凌姐有什么可談的?”耳濡目染之下,她知道陸家是屬于江南系的大圈子,而凌雪月的丈夫是學院派的圈子,兩者完全沒有交集。
  衛東陽看著妹妹,微微嘆了一口氣,小聲道:“婉儀,說實話,我是不贊同你和陸景的事。陸景這個人整天周轉于各色美女之間,不會是一個好丈夫。”
  易妍玲倒是有些詫異衛東陽對陸景的評價,要知道在家里他對陸景的評價可是很高。
  “你和我說這些干什么?”衛婉儀不高興的說道。衛婉瑩看著她堂姐,偷偷一笑。她知道她姐的打算——隨便找一個不合適的理由實在太簡單。
  衛東陽說道:“我說凌姐是刻意和陸景打好關系,你信不信?”
  三人都驚呼,難掩驚訝。要知道凌雪月可是學院派的強力人物杜正鵬的妻子,陸景不過是一個二代子弟,并且年輕的過分,還沒有在仕途上發展,這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衛東陽笑了笑,四人在別墅二樓找了一處角落閑聊。指著窗戶外草地上絡繹不絕的賓客,衛東陽說道:“你在杭城讀書,大概不知道最近一年京城的變化。魯東省蘇書記的女兒蘇琳和嚴景銘訂婚,蘇書記在學院派內部的呼聲很高。所以杜書記壓力很大。”
  有些話不能說的太透。不過看三人的神情都是明白這是凌雪月和陸景結交的原因,衛東陽繼續說道:“陸景現在的表現有目共睹,景華公司九八年的全年銷售收入至少是16個億,預計收入有5.28億。總資產大約有二十幾個億,這還不算他手中其他的公司。凌姐和他交好,在知道陸景財力的人看來其實很正常。陸景的財力并不比新月投資差多少。”
  說著,衛東陽苦笑著搖頭,“和他一比,我這幾年在京城都算是白混了。在兩年多的時間里,陸景就聚集了二十幾億的資產。這份能力著實讓人驚嘆。換句話說,他十分優秀。”
  衛婉儀和衛婉瑩對視了一眼。她們私下里聊天也沒覺得陸景身上有什么特別之處。但是聽衛東陽這么一說就有很直觀的印象。這完全顛覆了她們倆平時對陸景的看法。
  “所以,你和陸景的婚姻會是爺爺、爸、還有那些叔伯們共同的期望。”陸家現在的政治態勢非常不錯,雖然和江南系的一些圈子格格不入。但是陸家的力量很有些強大,不容小覷。衛家很有意愿和陸家的力量搞好關系。同樣,如果陸家打算傾力培養陸江,讓陸江走的更高,衛家的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
  “哦。”衛婉儀低頭,有點想哭。她明白她哥的意思,家里面是要她必須和陸景結婚。陸景表現的越優秀,這門婚事的概率越大。事實上,應該可以說陸景的表現已經贏得衛家上上下下的認可。
  “婉儀,陸景那邊也一樣。他爸、還有他的那些叔伯們,也有意愿和我們家交好。所以你們的婚事是這個意愿表達出來的具體表現。”衛東陽嘆口氣。他不贊同妹妹和陸景的婚事,但是也沒有辦法。這是兩家政治力量所期望的事情。
  “哥,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哲學了?”衛婉瑩翹嘴說道。衛東陽笑笑,心想:不哲學一點行嗎?你易姐就在旁邊站著的。我也是政治聯姻。
  易妍玲心里一笑:并非所有的政治聯姻就不幸福。突然,她明白為什么衛東陽不贊同衛婉儀和陸景婚事的原因。陸景既然如此優秀,又周轉于各色的美女之間,可以想象他和多少美女有感情糾葛。衛東陽恐怕真心不愿意有這么一個妹夫。
  …
  陸景跟著凌雪月走進一間小休息室里。“凌姐。“屋里的幾個聊天的人站起來打著招呼。凌雪月笑著點點頭,寒暄幾句,然后說道:“我在這兒談點事情。”幾人識趣的走出去。
  陸景微笑,心想:凌雪月在靠近學院派圈子的小輩里面還是很有些威信的。
  “時代在線最后一次融資的風投已經找好。大摩中國區的負責人曾明經過幾天會來京城和我詳談。我提前和你說一聲,隨后會有人通知到時代在線。”大摩是財經界人士對摩根士丹利的稱呼。
  陸景輕松的點點頭。凌雪月奇怪的笑道:“你好像不怎么關心啊?96年雅虎上市當天市值達到5億美元,現在互聯網科技概念股正在熱炒,比兩年前的形勢更好。作為國內第一家到納斯達克上市的互聯網公司,時代在線會額外的吸引到很多關注。初步評估,預計時代在線價值在12億美元左右。”
  她當初投了1500萬美元,獲取時代在線15%的股份,有可能上市之后價值1.8億美元,足足翻了十二倍。
  “呵呵,我信任凌姐的能力,也信任時代在線團隊的能力。”陸景笑著說。對已經料定的事情,他怎么會過多關心。他名下有10%的股份,等上市之后過了半年的禁售期就會拋售,按照凌雪月這個時候的報價,可以收獲1.2億美元。當然,現在大好形勢下,股價翻番是肯定的。
  凌雪月微笑,“你這是耍滑頭偷懶啊。具體情況等我和曾明經談好再聊。”
  “好的。我等著給時代在線舉辦慶功宴。”陸景笑道。
  從休息室里出來,陸景在別墅二樓西側的會客廳里看到盛裝打扮的何媛。小時候大院的玩伴都在。李菲菲、明秀,夏思雨、李子君幾個人與何媛說話。陸景微微一愣,沒人告訴他李菲菲回京城了。
  “陸景,覺得我這身禮服怎么樣?”何媛坐在沙發上,帶著白色的手套,微笑著問道。
  “誰要敢說今天的女主角不漂亮,我幫你揍他一頓。”陸景笑著道,眼神在李菲菲身上略做停留就滑開。
  何媛掩嘴微笑起來,“謝謝!“大院里的玩伴,大概最出色的人就是陸景了。就要訂婚了,她不想掩飾對他的一些好感。
  劉小山鼻孔里哼出一聲,心里罵道:土鱉。就知道打架。
  陸景懶得理劉小山,夏慶平和何媛的訂婚禮上,他還是要給主人一點面子。坐到黑色的沙發上,問正在和明秀說話的夏思雨,“王燦呢?“夏思雨皺皺小巧的鼻子,“不知道呢。我哥剛才把他喊走了。”
  “哦?”陸景心里一動,大致猜到是什么事。勞動夏慶平來請人,肯定是長輩召見。為的是什么事,可想而知。
  和李子君、周俊華打了個招呼,閑聊幾句,陸景打了個哈欠,靠在在沙發上,微微瞇著眼睛。在火車上睡了一晚,但還是感覺有些困。
  “陸景,七月份的時候我在硅谷看到你了。你去硅谷干什么?”李菲菲坐到陸景側面的沙發上說道。
  陸景睜開眼睛看著李菲菲,她穿著中長款淺黃色的毛呢大衣,秀發自然的垂落在秀美的脖子兩側,修長渾圓大腿將紫色的褲襪繃得緊緊的,有著異性的性感。
  陸景嘴角露出一個疏遠的微笑,清淡的說道:“去硅谷談項目。”
  李菲菲點點頭。看著他疏離的樣子,心里嘆了口氣,本來還想說以后去硅谷一定要來斯坦福看看我。三年國外的生活讓自己更多的感受到一種孤寂。若是能有朋友、哪怕是熟人來看看自己也行。
  陸景心里亂糟糟的,有些莫名的情緒。他不知道刻意裝出的疏遠樣子,讓李菲菲把邀請又給吞了回去。
  參加完訂婚儀式,王燦送陸景離開城南別墅。在別墅區的停車場里,用力的拍了拍陸景的肩膀,“兄弟,多謝了。”
  寒風吹過來,陸景微愣,然后明白過來,點著煙吸了一口,笑道:“恭喜!”
  王燦吐出個煙圈,說道:“夏爺爺和夏叔叔在訂婚儀式之前把我喊過去談話,同意我和小雨正式交往。”
  “靠,難道你以前和小雨是偷偷摸摸的交往嗎?”陸景覺得好笑,他當然明白這個舉動的含義,夏家這是同意王燦和夏思雨的事情了。夏思雨現在還在讀大一,有些話不好明說。
  “日,那能一樣嗎?”王燦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明天晚上請你喝酒,我現在要回去給我爸打電話。”
  “行。”在別墅區和王燦道別。陸景坐車前往錦園別墅,心里由衷的為王燦高興。想到前世里王燦和夏思雨錯過,各自懊悔終身。現在兩人終于獲得一個圓滿的結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