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422 說鋼鐵產業之局

從三十五樓下來,陸景坐到大哥陸江的車中。車往中海世家而去。陸江笑道:“今天大出風頭了。最后一段話是為你要求嚴懲三星電子職員的事情說話吧?”
  陸景笑著點點頭,拿出火機幫大哥點上煙:“棒子玩陰的,我也不用講客氣。不來點狠的,后面竊取商業情報的事情會絡繹不絕。要殺雞給猴看。”
  “恩。趙省長看樣子是支持你的。”陸江拍了拍弟弟的手背,“戒驕戒躁。今天晚上這一幕,明天就會傳出去,可以說你馬上就會進入到省級圈子的視線。包括仕途上和商業上的人物。”
  “我明白。”陸景沉聲說道。有句話叫做“無限風光在險峰”。大部分人只注意到“風光”,卻很容易忘記“險峰”的意思。
  陸江笑了笑,弟弟表現一貫不錯,這句囑咐的話倒有些多余了,問道:“你今天說的三井物產關于鐵礦石資源布局、技術陷阱的事情,我認為要重視起來。鋼鐵工業是一個國家工業化的基礎行業。我會和上面進行溝通。你認為破局的辦法是什么?”
  “第一,就是走出去圈占礦山,進行資源儲備。西方世界時刻保持著對我們的警惕,最好是由看起來沒有國家背景的企業出手去做。日本的也沒有能力在海外投放兵力,進行護航。所以安全什么的不是借口。第二,國內要大力發展低品位鐵礦石煉鋼的技術。避免陷入技術包圍。”
  陸江沉思了一會,煙頭在夜色中明滅,“好。我知道了。”
  陸景微微握住拳頭,心里有些振奮。聽大哥的意思他是準備和旗標人物們談一下這件事。大哥口里說出的話,在老頭子、宋叔叔、沈叔叔他們那里份量很重。
  記憶中,三井物產要到2001年才開始對巴西淡水河谷進行收購。而且在印度,三井雖然擁有印度最大的鐵礦石出口商SesaGoa公司51%的股份,但是印度也還有有空子可鉆。共和國現在出手為時未晚。
  陳創和就住在楚北國際大酒店。陸景和大哥道別,在半路下車返回楚北國際大酒店,坐到周興動的車里時,車外已經開始下著小雨。
  “今年第一場冬雪還沒來,有點遲了。”陳創和所住的總統套房內,陸景坐在沙發上輕輕的敲著沙發扶手感嘆著。
  陳創和微微一笑,他現在心情大好,剛才趙省長已經同意他調離江州鋼鐵部分高層管理人員的請求。
  “你也有傷春悲秋的感嘆?呵呵,陸景,你今天晚上的表現很出彩啊,我看趙省長對你很滿意。”
  陸景微微一笑。雖然他那一聲“趙叔叔”要讓陳創和多想一些,但是陳創和哪里知道他和趙省長真正的淵源。“偶爾關注到鋼鐵行業的一些事情,姑且那么一說。”
  陳創和點點頭,笑道:“這次創永國際能夠注資江州鋼鐵成功,你功勞不小。”趙省長今天點了點他,他知道百盛酒店買春事件是陸景捅出來的。之前,陸景只是江州市市長陸江的弟弟,那么現在得到趙省長認可的陸景在他心里地位又飆升一大截。
  陸景謙虛兩句,也聽得出來陳創和話里“必有厚報”的意思。
  “爸爸,陸景。”陳若怡端了一壺咖啡走過來。錫制的壺口。咖啡的香氣四溢。陳若怡穿著皮粉色的雙排扣大衣,黑色的打底褲。高跟高筒靴將她高挑身材有拔高少許,耳垂上兩枚鉑金的耳墜,搖曳生姿,使得她純真爛漫的氣息里帶著少許時尚的性感。
  “若怡煮咖啡的功夫還不錯,我這次從香港帶了一點藍山咖啡豆過來。我們一起嘗嘗。”陳創和笑呵呵的看著女兒姿態優雅的到了兩杯咖啡,伸手示意陸景嘗嘗。他從陳旭江那里知道陸景喜歡喝咖啡。
  陸景拿著咖啡抿了一口。雖然他喜歡喝咖啡,但是實則他并不會品咖啡。不過裝逼是很有必要的。特別是陳若怡倒完咖啡后還坐在旁邊等著兩人的評價。
  沖陳若怡微微一笑,贊許的點點頭。心想:想不到陳若怡這個嬌嬌女還有這本事。
  在陳若怡沖泡好咖啡之前,官怡君打電話讓酒店送了點心過來。這時,酒店的服務生剛好送來點心。
  陳創和品著咖啡說道,“恩,風味濃郁,味道芳香、順滑、醇厚。當然,你要是少加一點咖啡豆,沖煮的時間再短一點會更好。“
  陳若怡粉臉微紅,嬌聲道:“爸爸,我不是看你們還在聊天嗎。再說我煮的是五人份的,咖啡豆少了,我和官儀君可就沒份了。”
  她身邊捏著點心吃著的官儀君掩嘴偷笑起來。陸景也是一笑。品著咖啡,隨意的聊著江州鋼鐵、越信電子、信業銀行的事情。莫心藍拜訪過陳創和。陳創和知道越信電子和景華達成的協議。
  “陸景,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的會長元東潤明天下午到江州,你有沒有興趣和他見面?”
  “哦?”
  “我有個朋友讓我轉達一下,元東潤明天晚上想請你吃頓飯,向你賠禮道歉。”
  陸景喝著咖啡,清淡的一笑,“我明天下午的火車回京城。我有個朋友元旦在京城訂婚。”開玩笑,道歉就算完了嗎?那景華也去把三星的技術偷一遍,然后再道歉,行嗎?
  韓國使用的CDMA網絡,三星手機一直生產的基于CDMA協議的手機,所以在國內銷量并不大。三星此前一直等待聯通在國內架設CDMA網絡,然后再大舉進入中國市場。但是就國內目前的運營商形勢而言,移動運營的G**網絡占據絕對優勢。用戶數遠超聯通。所以三星電子現在開始著手開發G**手機。
  在技術力量的積累上,景華肯定不及三星,但是在G**手機上,要說三星有多大的優勢那也未必見得,三星現在還只是世界二流的電子廠商。
  景華的I608出來之后,景華肯定能將出貨量坐到國產手機第一的位置。接下來就是和外資手機競爭國內市場的份額。景和和三星電子遲早是對手,所以陸景也不太在意與三星的關系變差。關在江州市局的那幾個棒子,他就沒打算輕松放過。
  陳創和微愣,明白陸景這是拒絕了三星電子這個龐然大物釋放出來的善意,笑道:“行,我會把你的意思傳過去。像這樣竊取商業情報的行為一定不能手軟。”最后一句話,表明他的態度。他沒必要為了一個商場上的朋友,惹得陸景不快。
  閑聊著,到晚上九點半,陸景接到趙省長秘書嚴司至的電話。嚴司至想找陸景詳細的聊聊今天晚上的話題。他需要整理一份資料給趙省長。和陸景再聊聊是第一步,接下來,他還需要讓政策研究室,省經貿委等等部門配合,查證陸景論點的論據。
  “你先忙吧。回頭去香港咱們再好好聊聊。”陳創和讓陳若怡送陸景。
  和陳若怡一起走在紅色的地毯上,能聞到她身上joy香水的味道。楚北國際大酒店最頂層的樓道十分寂靜,走道兩旁裝飾的燈光散發著柔和的、黃色的光芒。
  陸景按了電梯的按鍵,耳邊聽到陳若怡輕聲說道:“陸景,你什么時候回江州,我請你喝酒,感謝前幾天圣誕舞會上你幫我解圍。”
  陸景肚子里暗笑,說道:“喝酒就算了,今天這樣喝杯咖啡,午后閑聊一會倒是不錯。我到時候回江州給你電話。”元旦過后,會忙著宣傳新手機,回江州大概會是寒假之前了。
  “那說定了。”陳若怡對已經走進電梯的陸景揮揮手,微笑著說道。她知道爸爸能對江州鋼鐵注資成功,陸景的功勞不小。她很好奇陸景是怎么做到的。在她心里實在很難將這個形象和面前青年的形象融合。
  陸景點點頭,電梯門慢慢合上,陳若怡美艷的俏臉消失。她要是不耍大小姐脾氣,與她相處也還是讓人愉快的。
  …
  和嚴司至在中盛路美食城中的火鍋店談完已經是凌晨兩點,天空中的小雨變成了雨加雪。嚴司至友好的和陸景握手,“今天多謝你了,改天我請你吃飯。”
  陸景笑道:“嚴秘書太客氣了。”
  “說定了。”嚴司至笑著揮揮手,坐到等在美食城下的出租車中,打車離開。今天晚上趙省長看重陸景的消息,只怕楚北官場現在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有機會,他自然要多和陸景親近親近。
  陸景站在夜色中,寒風吹來,酒意稍醒。趙省長今天籌功的意思很明顯。可以說,等今晚的事情傳遍楚北官場之后,只要趙省長還在位置上,他在楚北省內經商,那是帶著護身符的。楚北省內能夠不給省長面子的人絕對不超過一個巴掌。
  這也算是捅出百盛酒店買春事件,逼退新日鐵注資的回報了。當然,最大的回報是陳創和注資江州鋼鐵之后,對趙省長地位的穩固、對大哥招商引資的便利這兩個部分。
  陸景緊了緊身上的外套,坐到出租車,返回新豐公寓。明天下午他就要返回京城參加夏慶平和何媛的訂婚儀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