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421 和解的條件

陸景從麗都酒店里出來。天上云層厚重,天陰沉著,一副要下雪的模樣。陳笑正等在停車場里。陸景拉開車門,坐到副駕駛座上。
  “正英醫藥正不遷來江州?”陳笑發動汽車,笑著問道,“咦,你怎么笑得這么古怪。”
  陸景湊過去在陳笑臉蛋上“啪”的親了一口,哈哈大笑道:“不來也沒什么,剛剛敲詐了莫心藍5千萬美元。真是痛快!”
  陳笑驚訝的張著小嘴,“怎么可能?莫心藍能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陸景系上安全帶,笑著把剛才房間里的交鋒內幕和陳笑說了一遍。陳笑開車往景和大廈而去,咯咯嬌笑著,“你還真能下得去手,莫心藍那么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被你折騰慘了。她會同意你的條件嗎?”
  “應該會。我可是手下留情了,只要了五千萬美元。況且和董叔叔合作是雙贏。我就當收點中介費。正英家電的股份只是當做后手使用。我們進入家電行業還是要看能否收購金山的蘇蘭公司。襄水那邊就當一個幌子吧。”陸景把彪馬夜|總會的事情和陳笑說了一遍。景華現在進入襄水市投資肯定會被熊為明拿捏的很慘。
  陳笑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有你這么貴的中介嗎?騙死人不償命的家伙。”
  眼看著從江州大道上要拐到積西鎮上,陸景厚著臉皮說道:“笑笑,我們從景華科技園那里轉過去。”
  陳笑放慢車速,看到陸景臉上壞壞的笑容。嬌媚的橫了他一眼,“你想的美啊。上次都差點給莫心藍姐妹看到。”景華科技園那里很僻靜。環境優美。她一聽就知道陸景打的什么主意。不過她也不想回景和大廈的辦公室呆著。說著話,車向左拐。上了江堤。
  江提上風很大,陸景下去抽了一支煙后回到車上。陳笑坐在后排的位置上,揚揚手中的手機,“省農行一個處長的電話,他想見你。也不說什么事,我回絕他了。”
  “不理他。”陸景笑呵呵的將陳笑抱到懷里。他有兩部手機,一個是他私人的號碼,一個是對外公布的號碼。平常那個號碼都是歸章文君接聽。
  “怎么這部手機在你這兒?”
  “文君要陪同越信電子的人和信業銀行的人在江州玩幾天。所以手機就放在我這兒了。你什么時候回京城?”陳笑知道陸景小時候的玩伴元旦在京城訂婚。
  “明天下午坐火車走。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京城?”
  陳笑拿小巧的頭顱頂著陸景的下巴,不滿的說道:“你以為我和你一樣是甩手掌柜啊。剛剛和信業銀行、越信電子簽了協議。剩下一堆事情怎么走的開。”說著,奇怪的道:“你不是一向討厭坐火車的嗎?”
  陸景嘿嘿一笑。他和丁靈一起回京城,有些計劃不好在陳笑面前說,“我訂做了六支特制的i608手機,送一支給你。”
  “哦。”陳笑柔柔的一笑。她知道陸景訂制手機的原因,關寧和他提過手機的事情,這6支手機都是送那些人可想而知。“我看以后你六支手機都不夠送的。”
  陸景腆著臉笑道:“那我送量產機得了。反正景華現在一個月能量產8萬臺。”
  “故意裝傻。”陳笑嬌嗔著在他臉上捏了一把。說笑著,陸景靠在車椅上,讓陳笑跨坐在他腿上。捧著她尖尖的小臉,動情的吻著。芳香撲鼻,唇舌嬌嫩。
  情到濃時,陸景將她的鉛筆褲解開。毛褲都脫下一點,手窩在她溫熱的俏臀上,待稍熱之后。隔著白色的蕾絲小內褲,或輕或重的揉捏著她迷人挺翹的小臀。正要解除兩人身上的束縛。完成最親密的結合時,電話打進來。
  “陸景。我是嚴司至。”
  “嚴秘書你好啊。”陸景心里不爽,但是對方是趙省長的秘書,他也不能隨便發火。
  “呵呵,是這樣的:晚上七點省里在楚北國際大酒店設宴慶祝創永國際注資江州鋼鐵的協議達成。省長讓我問一聲,你有沒有時間過來參加這個酒會。”
  “嚴秘書太客氣了。我一定準時到。”陸景答應下來。掛了電話,本來已經動情的小美女眼眸里恢復清明,嬌嗔著在陸景嘴唇上咬了咬,“差點又被你欺負了。”
  “要不要繼續?“陸景壞壞的一笑。
  “不要。”陳笑脆聲說道。嬌柔婉轉的模樣那里看得出一絲商界女強人的氣息。陸景知道她是認真的,幫她整理好衣服,送她到景和大廈之后,坐車去景華科技園的研發大廈拿準備好的手機。
  十二月三十日晚,楚北省政府在楚北國際大酒店舉辦慶祝酒會,慶祝創永國際注資40億人民幣到江州鋼鐵的項目達成協議。這對楚北省的經濟增長無疑是打了一針強心針。
  楚北國際大酒店的大宴會廳,富麗堂皇的大廳里,賓朋云集。楚北省政府、江州市政府的干部,江州鋼鐵公司、創永國際的代表,楚北省工商界人士濟濟一堂參加酒會。
  “景少,干得漂亮!”周平拿著酒杯走過來和陸景碰了一杯。新日鐵的注資為什么黃了他相當清楚。當初陸景要他介紹一個省報的記者時,他還摸不透用意。現在才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正在和陸景說話的陳若怡見周平過來,對陸景說道:“記著啊,我爸爸晚上請你吃宵夜。”說完,和官儀君一起離開。
  “陳先生的女兒?”周平呵呵一笑。他對陸景周轉于各色美女之間一點都不奇怪。像陸景這樣年少多金的青年,身邊沒幾個美女那才奇怪。
  “是的。陳小姐在江大讀研究生。和我算是朋友。”陸景解釋了一句。周平點點頭,笑道:“韓國人那里打算搞到什么程度?”
  陸景微微一笑。“按法律走,盡量判7年。”至于最后罰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多少錢。陸景并不在意。反正對三星電子來說區別不大——重點是罰了錢也進不了他的腰包,但是涉案的那幾個韓國棒子。就不要抱有僥幸心理了。
  陸景語氣平淡,周平卻能聽出其中凌厲的殺氣。按照刑法,竊取商業機密,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陸景這是要往最高的處罰上走。
  嚴司至在大廳里找到正在與麗都酒店老總何欣靜說話的陸景,“陸景,趙省長那里有個小聚會,邀請你過去參加。”嚴司至話說的非常客氣。他知道陸景的電話可以直接打到趙省長的手機上。
  陸景笑著點頭。對何欣靜說道:“等我元旦之后回江州我們再聊。”說著,跟著嚴司至往酒會外面而去。剛才在與何欣靜聊云春的事情。白云賓館的改造業已啟動,到99年3月可以完工。7月份可以正式投入使用。
  到了三十五樓的總統套房里面。陸景看到趙省長,分管江州鋼鐵的副省長張炎直,省政府辦公廳主任方舒名,省國資委的舒家啟,大哥陸江,陳創和、程統亦、陳創和的美女助理都在場。
  打過招呼之后,趙省長笑道:“小景。你對省里這次否定新日鐵注資有什么想法,我聽聽。”到他這個位置,自然知道百盛酒店買春事件被捅出來的始作俑者。說起來,能夠打破僵局。將新日鐵注資否定他還得感謝陸景。今天讓陸景過來,自然是要提攜陸景。到明天,發生在這個房間的一幕自然會傳出去。
  當然。他這一問帶了一點考校的意思。雖說聽兒子趙禮順說了陸景很多事。再加上江州自陸江來之后,也發生了不少事情。陸景的能力似乎不錯。但是他和陸景接觸的很少,還沒有一個直接的印象。
  張炎直聽到陸景喊陸江大哥。就知道這是陸江的弟弟。當初方華天案鬧得沸沸揚揚,還有今年四月的白沙井案,可以說楚北官場上夠級別的干部都知道陸景這個人。只不過,他也是今天才把名字和人對上號。這青年不簡單啊!
  陸景敬陪末席,臉上帶著公式化的微笑。他倒是詫異趙省長把他叫過來干什么?就算他和陳創和有些私交也不用過來閑聊吧?這時,聽到趙省長親切的提問,心里有些回味過來。
  站起來,想了想,說道:“趙叔叔,省里的這次決定很英明…”在場的所有都以為陸景要大唱贊歌時,卻聽到陸景話鋒一轉,“眾所周知,新日鐵是日本第一大鋼廠,全球第四大鋼廠,新日鐵積極注資江州鋼鐵用意何在?
  我看小鬼子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技術壟斷,控制國內的鋼鐵市場。這也是小鬼子囂張的底氣。需要注意到一點,小鬼子提供的煉鋼技術都需要使用高品位鐵礦石,而國內的鐵礦基本上都是低品位鐵礦。所以鋼廠要發展就需要去國外購買高品位鐵礦石,諸如:澳大利亞、巴西、印度等等鐵礦石產地。
  但是,三進物產早從1965年就開始投資澳大利亞鐵礦石。澳大利亞24個主要鐵礦中,日本企業重點投資8家,參股16家。為什么我說省里的決定是英明的,因為隨著國內鋼鐵需求的增大,我們很有可能需要面臨著高品位鐵礦石漲價的局面。日后,小鬼子說漲多少,我們就得捏著鼻子認。這一切的緣由就是我們的鋼廠在使用日本的高品位鐵礦石煉鋼技術,而日本的企業完成了全球資源戰略布局。”
  接著陸景又略微解釋了三井物產、三井財團一些關聯性的內幕。新日鐵和豐田汽車就是三井財團的成員企業。
  屋內的眾人都聽得入迷。在九八年底這些內幕很少有人知道。
  趙省長拍手說道:“說的好。”他原本只是想考校陸景一番,沒想到陸景給他找出一個絕佳的理由應付那些攻訐的聲音(省里雖然迫于輿論沒有人明確反對新日鐵注資,但是還有一些雜音),甚至上升到國家資源戰略布局上去。趙省長扭頭吩咐嚴司至,“這些東西,你記錄起來,形成一份材料報給我。我讓省里的干部都學習學習。”
  “還有沒有?”趙省長笑瞇瞇的問。在場的人都知道他今天晚上很滿意。
  陸景點頭,“我覺得我們的招商引資策略要反省。招商引資是必需的,但是招商引資并不意味著可以放棄應有的立場,也不意味著可以縱容這些外企的職員在國內胡作非為、踐踏國內的法律,也不意味著可以犧牲國內企業的利益、滿足這些外企的貪心……”
  張炎直心里又吃了一驚,他本來已經對陸景高看一眼,想不到,陸景又說出這么一番話來。顯然,陸景這番話意有所指。聽說景華公司正在起訴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看來羈押在江州的那幾個韓國三星職員麻煩大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