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20 看穿

房間里的氣氛變得有些凝重。陸景和莫心藍的腦子里都飛速的盤算厲害得失。若純粹以智商而論,畢業于歐洲工商管理學院的莫心藍恐怕要更勝一籌。但是,論權謀機變,陸景至少要甩莫心藍一條街。
  莫心藍眉頭深鎖,看著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悠閑抽煙的陸景,說道:“撤出北方明華只是一次正常的商業行為。現在香港經濟形勢持續惡化,莫氏集團需要兌現此前投資的利益。”
  說完,莫心藍定了定心神。莫氏集團總計投資2億美元的資金到軍工企業中,現在這部分資金增值到3.3億美元,還有2.64億美元的資金沒有抽出來。父親的手法比較隱蔽,就算去查,短時間內絕不可能查出來。
  陸景彈了彈煙灰,微笑道:“我相信莫氏集團在賬面上做得天衣無縫。不過,你始終不明白,很多事情只需要看法,不需要證據。商業競爭是一個持續,反復糾纏的過程,還需要考慮行業周期等等因數。但是政治斗爭是隱藏在陰影里,在某個關鍵的節點猝然一擊。”陸景右手伸出來,五指張開,然后用力一握,語氣森然,“流血漂櫓、浮華成空不過是轉瞬間的事情。”
  莫心藍感覺陸景用力的一握,仿佛握住了她的心臟,“你想說什么?”
  “如果劉家關注到你們有撤資的意圖,你說劉家會有什么反應?”陸景笑了笑,“當然,我沒有揭發你們的意思。或許我們能談談其他方面的合作。”
  現在斬斷莫家與劉家的關系有點早。劉家還能找到新的合作資本。保留一個三心二意的合作伙伴對陸景來說。利大于弊。
  陸景內心里其實希望莫家繼續與劉家虛與委蛇,然后在關鍵時候反戈一擊。但是他如何保證莫家在關鍵時候能聽他的話?
  “合作?”莫心藍驚疑不定的看了陸景一眼。摸不準他的意圖。軍工企業改制是劉老爺子的得意之筆,如果現在劉家關注到莫家偷偷的撤資。勢必會認為莫家開始疏遠劉家。那么,剩下的2.64億美元資金勢必會被凍結。在京城的天藍國際、大唐雨景總計約5.5億美元的資產也會受到牽連。莫氏集團總資產只有十二億美元左右,這其中還包括許多不動產。莫家無法承受這樣的損失。
  “你上次不是跟我提起在正英家電上合作的事情嗎?我現在有點興趣。”陸景把煙滅了,從衣兜里拿出便簽字和可折疊的中性筆,寫下一個數字遞給莫心藍。
  看到上面寫著“10%,0.3億美元。”莫心藍猶豫不定。以正英家電此時的2.66港元的股價,10%的股份價值約0.76億美元。也就是說陸景要她以近5千萬美元的代價來換取和解——陸景成為正英家電的大股東,與莫家一起合作經營正英家電,這自然是和解的意思。
  “我要怎么相信你是真的愿意與我莫氏集團合作?”
  陸景笑瞇瞇的說道:“要不我讓你持有景華的股份?”
  莫心藍有些心動。旋即嚇了一跳,陸景這是挖坑讓她跳。以陸、劉兩家惡劣的關系,她持有景華的股份,劉家會怎么想可想而知。
  “景少說笑了。景華持有正英家電的股份,我很難向劉家解釋。”莫心藍用尾指撩了一下頭發,腦子靈活起來。她發現面對陸景時總是要好一會才能恢復到她正常的商業談判水平。大概前幾次的失敗讓她心里總有一絲陰靄。
  “哦?越信電子從景華這里拿手機組件的事情你怎么和劉家解釋的?還有信業銀行貸款給景華的事情。”陸景把中性筆折疊起來放到衣服口袋里,好整以暇的靠在沙發背上。
  “越信電子在生存的壓力下謀求轉型,并且合同寫得清楚明白。引薦信業銀行只是一次交換。我們和劉家是合作關系,而不是附庸關系。”莫心藍說道。只要莫家還在用資金支持劉家圈子內的政治人物發展。并且沒有扶植劉家的對頭的行為。那么,莫家就能獲得劉家政治力量的支持。
  這次幫助景華拿貸款有點擦邊球的意思,父親已經和劉家的劉衛逸溝通過。但是,如果讓景華持有正英家電的股份。那性質就不一樣了。那是與陸景合作經商。
  “收購正英家電的會是瑞豐相關的關聯公司。我會讓三家公司分別持股,收購行為不會暴露。”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比例超過5%需要向證券監管部門報備。陸景胸有成竹的一笑,“至于合作的誠意。新虹百貨和天藍國際對立的時間已經夠久了。董叔叔一定愿意坐下來和你談談京城百貨零售業的發展。和氣生財啊!”
  見莫心藍微微有些意動,陸景繼續道:“莫氏集團在董坤明執掌龍盛國際時期吃下了龍盛國際手中不少位于香港的土地。擱置不開發未免有些可惜。現在換了董叔叔執掌龍盛國際。這方面的合作你們也可以談談。”
  “我需要考慮一下。”雖然條件很誘人,莫心藍留了一個心眼。沒有當場答應下來。
  要知道,如果天藍國際和新虹百貨的和解,天藍國際就沒必要保持謹慎的資金鏈來應付新虹百貨隨時而來的反擊,而是可以抽調大筆的資金開始擴張。她有信心在一兩年之內,讓天藍國際的資產價值翻一倍。如果說這是遠期收益,那么與龍盛國際合作開發香港的房地產則是近期收益了。
  陸景有5千萬美元的好處費,相必他不會大費周章的將莫家準備撤出軍工企業的事情告訴劉家吧。
  “行,考慮好了我們再談。”陸景站起來,告辭離開。
  房間的門吧嗒一聲關上。莫心藍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今天無意間讓陸景猜出莫家的秘密,但是接下來的談判她的收獲還是不錯的。雖然陸景獅子大開口。撈了5千萬美元的好處,但是如果能與董坤城合作。收益肯定超過這部分。
  看看時間,拿出手機打給在香港的父親,將事情詳細說了一遍,見電話里父親沉吟不語,莫心藍問道:“爸,怎么了?”
  “心藍,與董坤城合作是雙贏沒錯。雖說京城商業人士都知道董坤城和陸景關系密切,但是畢竟隔了一層,劉家那里也能應付得過去。但是。陸景和解的條件沒那么簡單。”
  “啊?他不是就要了5千萬美元嗎?”
  “不止這些。正英家電的股份上有貓膩,假設有一天,他需要劉家和我們翻臉,他只需要把正英家電的股份放到瑞豐公司名下,同時上報證監會備案,那么劉家的人立刻就發現我們和陸景有合作。”
  “可是我們有很多理由來和劉家解釋這件事情。”
  “呵呵,你還是沒明白他說的話,對政治人物來說,有些事情不需要證據。只需要看法。”
  “噢—!”莫心藍撫著額頭,感覺一陣無力,這是什么狗屁邏輯——不需要證據,只需要看法。揉揉頭。莫心藍繼續問道:“爸,你是說陸景現在不需要劉家和我們翻臉?所以他不會去給劉家透露我們的事情。”
  “不錯。陸景現在讓劉家和我們翻臉,固然我們會遭受到很大的損失。但是劉家完全可以再找到新的合作者。這對陸景來說沒好處。所以他接受與我們的和解。當然,他要我們留下把柄給他。正英家電就是這個把柄。”
  “接受和解?我沒有先提這個話題啊。”莫心藍不解的說道。“是陸景先提出合作的。”
  “呵呵,你流露出我們正在撤資軍工企業是很聰明的做法。讓陸景知道我們無意和劉家綁死在一塊。所以,他后面才會提出來合作。如果合作達成,我們就已經和陸景達成某種程度的和解。哈哈,心藍,你這次做的不錯,相當漂亮,解決了這段時間盤亙在我心頭的難題啊。”
  “爸,我真是無意的。”莫心藍無奈的翻個白眼,她心機哪里高深到那種程度,剛開始被陸景看出來時,她都快被那小子唬住。這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吧!
  “那我們是準備把這個把柄遞給陸景,然后和董坤城合作?”
  “恩。這個把柄就像投名狀一樣。不這樣,陸景恐怕不會接受與我們和解。要知道我們現在依舊在支持劉家發展。他手上需要一些東西。”
  “可是這樣一來,陸景就完全掌握了主動權。”
  “所以我們要加快速度做兩件事情。第一,加速撤離投入到軍工企業中的資金,至少要保住本錢。當然,不可能全部撤出來了,而且那一塊還是賺錢的。
  既然陸景已經知道,我一會和劉衛逸溝通,把這件事挑到明處。香港的經濟形勢變壞,我們需要套現一部分資金出來。劉家會接受這個理由的。挑明之后,我們抽取資金的速度會變快。
  抽出來的資金可以互聯網和越信電子。天藍國際的資金全部用于自已的擴展吧。也這樣是我要說的第二點,盡快讓天藍國際走出京城,到華東等地發展。如果劉家遷怒,可以盡最大的可能減少損失。
  另外,轉讓正英家電的股份之后我們需要增持,要保持相對控股。雖說把柄給陸景了,但是我并不希望這家盈利良好的公司易主。
  我相信陸景是聰明人,他在將正英家電的股份轉移到瑞豐公司名下之前,有很大的概率會通知我們一聲。”
  掛了給父親的電話,莫心藍心里逐漸有底。莫家其實可以撇開陸景,搶先找個理由去和劉家把事情挑明白,陸景也就失去了威脅莫家的籌碼。
  但是莫家并沒有和劉家死死綁在一起的意愿,正好借這個機會和陸景和解。說到底,正英家電這個把柄是父親自愿送到陸景手上去的。陸景肯定也是料到這一點,否則,他的要價八成就不是5千萬美金了,估計會更高。
  在化妝鏡面前看著自己美麗至極的臉蛋,揉了揉,感覺極為不真實。她和陸景面對面的交談,反而還沒有父親看得透徹。
  一句無心之失的話,居然引出這么多的利益交換、合作。其中的細節精微之處,繁復至極。唉,陸景這小子門道真多啊,真是一不小心被他賣了還有可能幫他數錢。這么復雜的利益關系,他怎么在那么短的時間內理清楚的?他背后的眼睛是誰還不知道呢?
  看來有些人的成功絕非僥幸。莫心藍拿起手機準備給陸景打電話,想了想,又放下。他現在估計正得意著,先晾他一會。
  “那支手機他準備送給誰?”莫心藍腦子里忽而閃出一個念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