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16 意外的消息

“正英醫藥?”陸景稍稍琢磨了一下說道:“看樣子正英醫藥是不會搬過來了。”
  “你怎么知道答案?”陳笑眨眨睫毛,好奇的問道。她當時可沒有從莫心藍那張美麗至極的臉上看到一絲端倪。
  “莫心藍又不是沒有我的電話,通過你來轉達,本身就是傳達出一種壞消息的意思。所以正英醫藥不會搬遷來江州。”
  “呃--!”陳笑撫著額頭,“你這腦袋也太靈活了。誰跟你作對真是要小心了。”
  “哪有那么夸張。和我作對的人多著呢。”陸景把咖啡放在茶幾上,走到窗邊把窗簾放下,客廳上方的白熾燈散發著明亮的光芒,房間仿佛隔絕成一個封閉的世界。寒夜獨有的靜寂味道在時鐘滴答走動的聲音里散發出來。
  陸景走到陳笑身后,環住她的小蠻腰,撫摸著她白皙耳垂,碎鉆鑲嵌的耳釘亮晶晶。
  “你不去陪關寧她們嗎?”陳笑把咖啡放下,感覺有些癢,“今天可是圣誕節。文君都被人約出去了。”
  陸景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看看手表,“電影還有四十分鐘才結束,我再陪你一會。”
  “哦。”陳笑輕輕的靠在陸景的懷里,微微的閉上眼睛,享受在他懷抱里的時光。縱使她對圣誕節不怎么在意,但是陸景能借故來陪她一會兒,她內心里無疑是很開心的。這種偶爾的小溫柔讓她頗為迷戀。
  耳邊聽到陸景說道:“清動鎮那里的別墅修好之后,你的別墅就選在我旁邊。”
  “恩。”陳笑點頭,然后睜開眼睛笑道:“你打算晚上偷偷摸摸的到我那兒去啊?”
  “什么叫偷偷摸摸。我保證是光明正大。”陸景在她結實的小臀上拍了拍,順手隔著睡衣褲子揉捏著。“你媽現在還讓你相親嗎?”
  陳笑轉過身子,仰頭看著陸景。笑著道:“還相什么呀!我媽一聽我是幾十億公司的總經理,那些年青律師啊、公務員啊,她都看不上了。這下你放心了吧?”
  陸景低頭吻她,熱烈的纏吻,津液交換著。半響,陸景才撫摸著她的秀發說道:“是啊。我可舍不得你離開我。”
  “你要把你的手拿出來再說這句話,說不定我就感動的一塌糊涂。”陳笑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
  陸景微微一笑,在她眼瞼上吻著,大手不客氣的在她褲子里揉捏著她嬌俏的迷人小臀。
  正溫存著。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放開懷里有些動情的美人兒,走到沙發邊,從大衣里面拿出手機。是唐悅打來電話:“陸景,小波他們看到照片上的那個年青的鬼子和幾個韓國棒子進了漢北區的百盛酒店。”
  “好!想不到這么快就有機會。”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給唐悅解釋道:“百盛酒店頂層的彪馬夜|總會是江州有名的消金窟。”彪馬夜|總會的老板就是孟漢生女友潘婷婷的哥哥潘盛。
  “你讓小波他們進去盯著他們。我馬上過來。爭取這兩天把小鬼子趕回去。”
  “怎么了?”等陸景放下電話,陳笑撩了撩耳邊稍亂的長發,關心的問道。
  “小鬼子在漢北區鬼混,我這就找人把這件事給爆出去。”
  陳笑微微皺著鼻子,“可是。這樣也不能把新日鐵的人趕回日本。”
  陸景在她臉蛋上捏了捏,“放心,小鬼子驕狂的很,事情一定會朝著那個方向發展。乖乖的在家睡覺。”
  “德性!”陳笑嫵媚的電了陸景一眼。而后幫他拉了拉皺了的衣角,“下次得買個掛衣架,省得你每回都亂扔衣服。”
  抱著陳笑親吻了一番。陸景離開景和苑。奔馳車風馳電騁的從積西鎮的開發區大道往漢北區市中心而去。
  一路上打了葉成和的電話,看看時間才晚上九點多一點。陸景又撥了省報記者莊何凡的電話。莊何凡是周平的關系。這事要曝光,必須得找記者才行。
  百盛酒店隔著一條街的巷子中。陸景換車坐到唐悅的車里等候消息,他那輛v60的奔馳在江州雖然不如以前方華天的桔紅色世爵跑車那么扎眼,但是也有不少人認識。
  “情況如何?”陸景接過唐悅遞過來的煙。唐悅拿出手機,翻到短信的界面遞給陸景,說道:“小波帶了兩個人進去正盯著。這是匯報的記錄。還在包廂內喝酒,沒有進入正題。”
  這種銷金窟的場所自有其經營的手法。規避法律很有一套。在場內絕對不提供性|服務。客人自己和小姐們談好后,另找地方尋歡作樂。對于這些消息靈通的老板應付公|安機關臨檢時不是問題。摸透門道后,開這種娛樂城“日進斗金”不在話下。
  “那正好再等等。葉哥的人馬上就會到位。”陸景點點頭。抽著煙沉思著下一步的發展。
  寒夜里,電話一個個的打出去,繼而又打進來,一切緊張而有序。陸景看著夜色凄迷中百盛酒店燈火輝煌,從燈光絢麗的程度可以想象里面的喧囂、紙迷金醉。
  “景少!”莊何凡打來電話,“我已經到了百盛酒店這里。”
  “好,你先找個地方避避寒氣,等我通知你過來。”
  “好的。”莊何凡掛了電話,拿著相機,背著背找附近一家餐館,點了兩個小菜,坐下來慢慢吃著。他接到陸景的電話時,正在接受江州市里一家房地產開發商的宴請。
  從這家餐館的玻璃窗可以看到百盛酒店恢弘大氣的大門。不知道今天晚上這里有什么事值得那位大人物關注這里。作為省報的記者,他自然是知道百盛酒店頂層彪馬夜|總會的名氣。
  “滴-滴。”唐悅短信響起來。唐悅看了一眼,“小鬼子和韓國棒子帶著幾個小姐進了1016、1018兩個房間里面。”
  “動手!”陸景拿出手機打給葉成和。
  江州漢北區某處黑暗的街道里,蓄勢待發的幾輛黑色別克商務車接到命令后,迅速發動,快速的向百盛酒店駛去。
  “市局執行公務!”領頭沖進百盛酒店的崔驍榮大喝一聲,手一揮,兩名警員迅速控制服務臺,正在值班的前臺女服務員茫然無措,手里的電話“哐當”一聲掉在地上。
  “走!”崔驍榮安排兵分兩路,一路走樓梯,一路坐電梯,直撲1016、1018兩個房間。
  百盛酒店頂層,彪馬夜|總會的總經理室里,潘盛正在里面的休息室里和手下的一個小姐深入的交流感情,劇烈的喘氣聲充盈在休息室里。
  外面小弟心急火燎的沖進來,聽到里面的聲音,不敢沖進去,大聲喊道:“盛哥,條子沖上來了。”
  “放屁!啊?草,怎么勞資一點消息都不知道?”潘盛把身下的女人一推,爬起來急忙穿好衣服,走出休息室。正要詢問怎么回事時,突然又有一個小弟跑進來匯報,“盛哥,條子沖到十樓抓了一個小日本和幾個韓國棒子。正在嘰里呱啦的鬼叫。條子把那些人往大廳里帶。”
  潘盛伸手扇了最新來報信的小弟一耳光,“瑪德,事情都沒搞清楚,慌毛慌。出去。”他心里長出一口氣:娘的,幸好是虛驚一場。如今江州熊書記控制不了局面,大權在市長陸江手中握著。陸江的心腹葉成和就是市公|安局的局長。他現在提心吊膽的做生意,深怕哪一天警察沖進來封場子。剛才那一聲差點把他給嚇痿了。
  對手下的小弟吩咐道:“下去看看,到底什么情況。”想了想,拿起手機開始撥號,嘴里罵道:“誰tm的發什么神經到酒店里來抓小鬼子。有病啊,那些鳥人個個有護身符一樣,抓了也要放。”
  百盛酒店大廳站了十幾個男女。崔驍榮帶著幾名警察虎視眈眈的看守著,他手下還有幾名警員正在清查百盛酒店其他的住客。做戲當然要做全套,不能讓人覺得他是專門針對這小鬼子而來。
  芥川太郎穿著短褲,在里用日語臭罵前來打擾他好事的警察,“八嘎,該死的支那豬,竟然敢打擾我的好事。我一定會去你們的政府部門控告。你們這群低劣、骯臟的支那人…”和他一起的幾名韓國人也在情緒激動的用韓語痛罵。
  正罵得痛快,幾個人從百盛酒店門外走進來,挾裹著寒風而來。芥川太郎不禁打了一個哆嗦。從事發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咔嚓,咔嚓!”莊何凡拿著相機拍照。酒店大廳里不知不覺間圍了不少人。一個翻譯模樣的人過來和莊何凡交涉:“拍什么拍?這是涉外事件,知道嗎?后果你承擔的起?你還不停?芥川先生和崔映九先生的身份很尊貴。你聽見沒有?”
  站在莊何凡身邊的唐悅一耳光抽過去,“你麻痹,好好的人不做,要當二鬼子。狗日的。”
  “你,你,怎么打人?”那翻譯的眼鏡被打掉,連退兩步,聲音帶著哭腔,拿手指指著唐悅,氣得渾身直抖。
  “滾!”唐悅冷聲罵道。那翻譯連忙轉身去和他主子商量,眼睛不時的惡毒看向這邊。
  帶隊檢查的警員從電梯出來,還真抓到幾對野鴛鴦。一堆人給趕到百盛酒店門前的停車場中間。差不多有近二十人。四周都是圍觀的人群,給十幾名警察隔開。
  有翻譯給那個叫芥川太郎的小鬼子拿了衣服,他拿日語猖狂的咆哮著,也有人在拿韓語叫喊,幾個翻譯模樣的人正跟崔驍榮交涉。
  場面混亂中有著秩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