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415 圣誕舞會

聽到陸景的話,康尚專知道今天不吃點苦頭說不過去。就是不知道這景少是何方神圣,把萬處長嚇的不輕。當即,咬牙說道:“只要景少能消氣,我老康沒有意見。”
  “康總?”康尚專的同事忍不住說道。國內這情況去派出所能討得好?不被打一頓那才怪。
  “閉嘴!”康尚專低聲說道。
  陸景冷淡的看了兩人一眼,拿起手機撥了李陽軍的手機號碼。
  “啊--!”官儀君不知道陸景什么打算。如果報警的話,那今天的舞肯定跳不成,她還等著待會若怡下來,她找個借口和陸景跳舞呢。但是聽這胖子的話,好像陸景報警是想幫若怡出氣,作為若怡的好友,她不能阻止啊!她內心無比的郁悶!
  陸景掛了電話,對張勇、余志成說道:“你們去跳舞吧,我這邊一會先走了。”
  “行。”張勇、余志成說道,各自邀請葉儀、江秋若下場跳舞。陸景扭頭挨著關寧的耳朵,笑著問關寧,“余志成好像和江秋若關系進步了不少啊?”
  關寧抿嘴笑道:“那是。余志成可是天天陪著江秋若在星空網吧里通宵上班。”說著,小聲道:“不是說好看電影的嗎?你真要去派出所啊。”
  “你和丁靈她們先去吧。我讓周哥送你們。我處理一下馬上過來。”陸景說道。后湖別墅那里有一個提供給住戶的小電影院,設備非常不錯。
  “好吧。”關寧摸了摸陸景的臉。她感覺陸景不是真想要為陳若怡出氣的樣子。可能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陸哥,什么電影啊?不會是恐怖片吧?”董晚瑤笑嘻嘻的問道。她剛才聽丁靈姐說晚上要一起去看電影,“我晚上也沒事呢。”
  “又不是午夜場,誰會放鬼片?愛情片,《莎翁情史》。那一起去啊。你們幾個擠一下,我那車應該能坐下。”陸景笑著說道,其實他更愿意看看《拯救大兵瑞恩》這部片子。不過要遷就女孩子們的審美習慣。暴力美學不是所有的美女都會喜歡的。
  說話間,李陽軍很快趕到。和陸景寒暄幾句,一揮手。兩名警員上前,讓康尚專兩人跟著他們離開。
  陸景看了萬處長一眼,沒有理會他,站起來準備跟著去派出所。關寧幾個女孩也站起來,打算一起離開音樂廳。
  “陳小姐、官小姐就不用去了。”李陽軍側身站在原地,笑著說道。官儀君驚奇李陽軍態度之好,說道:“哦。謝謝。”陳若怡堅持道:“李所長,我還是去做一份筆錄吧。”
  李陽軍看了陸景一眼,見他沒有特別的表示,說道:“好吧。”看到幾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正感覺度日如年的萬處長宛如夢醒,陸景這是要去派出所整人吶。那他怎么辦?好像陸景一句話都沒說。
  萬處長有種如喪考妣的感覺,恰恰是這樣一言不發才表明心中的怨氣很大啊。想了想,也離開音樂廳。他得琢磨著怎么才能緩解陸景心中這股怨氣,那里還有心情留下來跳舞。
  李逸落看著瞬間空下來的座位,猶豫著怎么樣才能接近陸景。可是機會瞬間就溜走了。打發了幾個前來邀請她跳舞的男生,心里嘆了一口氣。蹙起娥眉,離開音樂廳。
  南陽街的派出所在師南路上,離音樂學院并不遠。從警車上下來,陸景讓李陽軍安排了一間空的審訊室。
  李陽軍也不多問,讓康尚專單獨和陸景呆在房間里,“景少,有事大喊一聲,我們都在外面。”
  “沒事。”陸景笑著擺擺手,扔了一支煙給李陽軍。大概李陽軍以為他要暴打康尚專一頓。但實際上并非如此。
  “你在襄水友誼公司里面擔任什么職務?”陸景問坐在椅子上的康尚專。
  康尚專一愣,他以為進來肯定要品嘗到特色的招待,沒想到是聊天,恭敬的說道:“景少,我是襄水友誼公司的總經理康尚專。同來的是襄水友誼公司的財務總監。”
  靠。陸景心里一樂,他還沒想到撈到一條大魚。他還以為襄水友誼公司下面部門副總,沒想到是總經理。瑪德,總經理說話還那么猥瑣。
  “你到江州來干什么?”陸景吸著煙,忽而問道。景華想要收購襄水友誼公司,歪門邪道的東西倒不用搞,但是如果知道一些具體的數據,無疑可以在與襄水市的談判中知道對方的底牌。
  “公司流動資金沒了,打算找農行的萬處長搞點貸款額度。”
  “襄水市里沒有關系好的銀行嗎?”
  康尚專想了想,反正陸景去市里一打聽也能打聽得到,“市里面大市長王市長和張市長不對路,我和張市長的關系較好,所以公司拿不到銀行的貸款。”
  陸景了然。大概是襄水市內部的人事斗爭波及到襄水友誼公司。用手指點了點桌面,旁敲側擊的問著襄水友誼公司的情況。
  一個小時之后,陸景才心滿意足的出來。根據康尚專的資料,襄水友誼公司總資產大約有2個億,負債率40%。因所生產的彩色電視機大量滯銷,現在面臨經營困境。康尚專打算貸款集中力量發展白色家電。只要能貸到款,公司起死回生的機會很大。
  家電行業一共細分為三個部分:黑色家電、白電家電、小家電。顧名思義,黑色家電以電視機、VCD碟機、錄音機等家電為主。因為這些家電在早期機殼都是黑色的。而白色家電以電冰箱、洗衣機、空調為主。小家電則是指電磁爐、電熱水壺、風扇等機電。
  襄水友誼公司的業務涉及黑電、白電。之前一直以黑電為主,白電為輔。現在形勢所迫。準備轉向白電領域。
  景華這個時候介入收購確實是一個好時機。但是需要考慮襄水市的政治環境。襄水市在全省的政治地圖上一向被視為熊為明的堡壘。
  陸景原本考慮收購襄水友誼公司是因為襄水市離江州走高速也就兩三個小時,方便管理。但是。從康尚專的消息來看,襄水市政府里面正在進行斗爭,利益糾纏。現在收購襄水友誼公司的政治風險似乎超過他的估計。
  “和金山那邊也談談。兩邊都開始接觸吧。”陸景想了想,做出決定。
  “咦,你們兩個怎么還等在這里?”走到派出所的大廳里,陸景看到陳若怡和官儀君從一個房間里走出來。
  官儀君無聊的撇撇嘴,坐著等了一個小時可把她悶壞了。陳若怡說道:“我們等你一起離開。”陸景微愣,看了看陳若怡。想著她留下來的用意。
  李陽軍穿著警服,從辦公室里快步走過來,“景少,你先走,后面的事情我負責。”
  陸景微笑著點頭,“把他們兩個再關一個小時。”說著,和陳若怡、官儀君一起走出南陽街派出所。
  師大南路上路燈早就亮起來。這會天寒地凍。路上也沒什么行人。陸景打了一個電話給周興動。讓他開車過來接自己。
  “謝謝你啊,陸景!”陳若怡真心實意的道謝。陸景嘴角抽了一下。明白陳若怡的心思,大概以為自己幫她出氣呢,所以等在這里。這傻妞還真單純,用腦子想想就知道他不是幫她出氣,否則在音樂學院那兒就可以痛扁康尚專一頓。
  “哦。不用謝。你們倆先回去吧,這兒走回南陽街要不了多久。我還有事情。就不送你們了。”說著,陸景蹲在路邊花壇處抽煙。
  官儀君感覺陸景在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崩坍,哪有風度翩翩的人會蹲著抽煙?和陳若怡往新豐公寓走去,說道:“若怡。我現在真覺得陸景這人沒意思。”
  陳若怡笑道:“那你是看到他女朋友太漂亮受到打擊了吧。”說著,回頭看了一眼夜色中那個蹲著抽煙的青年。煙頭明滅,似乎有些寂寞。他在想什么?
  陳若怡為自己腦海中的想法嚇了一跳,聽到官儀君說,“或許吧。我打算放棄了。就為了一夜之歡,花費這么的精力實在不值得。”
  陳若怡笑著挽了挽頭發,看著好友的眼睛說道:“感情當然要花時間才行。得來的容易,放手也更容易。其實我覺得陸景人還不錯,都審了那人一個小時,改天我請他吃飯。”
  官儀君眼睛珠子轉了轉,笑嘻嘻的撓她的腰,“別是我剛犯完花癡,你又犯花癡了哦。”
  “不會的,我只是覺得他這人不錯而已。當初黃利飛可沒有保護好我。”
  “可是搶你的不就是陸景嗎?哈哈,不會是因恨生愛吧。”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啊,見到出色的男人就找不到北。”兩個女孩一路笑著回新豐公寓。
  …
  “去景和苑。”車內,陸景吩咐道。他剛才已經給陳笑打過電話,知道她在景和苑內。進軍家電行業,收購方向變化要和她詳細的說一聲。今天碰到康尚專實屬意外。不過,也讓他明白襄水市此時的情況。收購工作在前期做好準備比后面發現問題再做準備要好得多。
  斑駁的光影從車窗外透進來。路過景和大廈時,還有不少樓層亮著燈。車上有景和苑的通行證,徑直到陳笑的宿舍樓下。
  陳笑穿著藍白色的棉質睡衣打開門:“怎么到我這兒來了,你不是陪著關寧和丁靈嗎?”
  “她們在后湖別墅那里小影院看電影。我有事情和你說..”陸景走進陳笑的房間里,屋子里打著空調。穿著大衣很快就感覺到熱。陸景把大衣丟在沙發上,坐到床邊把襄水友誼公司的事情說了一遍。
  陳笑沖了咖啡放在茶幾上,站在陸景面前,拿著杯子微微抿著,“恩,我讓收購的團隊調整方向,同時展開收購襄水友誼公司和金山的蘇蘭公司的準備工作。你到時候要不要去一去這兩個城市?”
  “先讓收購團隊去接觸吧,談的差不多我再過去。”
  “好的。莫心藍想和你見面談談正英醫藥的事情。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