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14 新日鐵的動作

在音樂學院門口登記后,陸景駕駛奔馳駛進音樂學院里。來之前和董晚瑤打過電話,今天晚上的舞會在音樂學院的3號音樂廳舉行。看著陸景輕車熟路的打著方向盤,關寧抿嘴笑道:“你好像對音樂學院挺熟的。”
  “我說第一次來你們肯定不信。”陸景笑著道。他前世那會兒可沒少到音樂學院鬼混。自然是很熟,但是現在是真的第一次來。
  “當然不信。”坐在后排的丁靈和占雪娜異口同聲的說道,兩人笑著抱做一團。
  把車停到3號音樂廳外的路邊。余志成開車載著江秋若、張勇、葉儀跟在后面。下車之后,感覺晚上的風有些涼。余志成指著一輛藍色的瑪莎拉蒂對張勇嘆道:“靠,好車真不少。”
  陸景笑道:“相比于大學里面的潛力股,音樂學院的美女們更青睞步入社會的績優股。”
  說的幾人都笑起來。在門口和穿著淺藍色羽絨服、高挑嫵媚的董晚瑤匯合。進場門票是她幫忙拿到的。陸景自然不指望陳若怡和官儀君做好事。她們倆有可能就只多拿了一張票。
  “陸哥,怎么今晚來這兒跳舞啊?”
  陸景指著身后的余志成幾人道:“他們來跳舞的。我只是過來走一個過場,最多十分鐘就走。”
  被陳若怡用話擠兌住,所以他得過來轉一圈。食言而肥的事情他還不屑于去做。好在音樂學院美女眾多,過來轉轉。其實也瞞養眼的。
  音樂廳里舞會還有幾分鐘就要開始。人頭涌動。男女都穿著色彩明麗的服飾。他們剛進門就不少目光看過來,有幾個人男生還過來和董晚瑤打著招呼。看得出來她在音樂學院是個小名人。
  陸景握著關寧的手,拿起電話給陳若怡打了一個電話。半天沒有接通。陸景微微皺眉。董晚瑤挽著丁靈的另一只胳膊,指著左手邊的雅座區,說道:“陸哥,陳若怡在那里。”陳若怡幾次來1804酒吧喝酒,所以兩人相互認識。
  “我說了,我不會去陪酒。別二萬,就是二十萬我也不去。你趕緊離我遠一點。”陳若怡正煩著身邊的胖子糾纏。看到陸景幾人走過來,向陸景抱怨道:“陸景,這人一直糾纏著我。好煩人。”她知道陸景不會看著她被人欺負,否則她爸爸那里陸景無法交差。
  “怎么回事?”陸景輕淡的掃了那胖子一眼。音樂學院這邊的舞會經常有些社會上自詡的成功人士混進來泡妞,但是絕對沒有糾纏不放的道理。音樂學院的水深著呢。
  “沒什么,就是想請這位小姐跳跳舞,喝喝酒。”康尚專見這小妞來了朋友。徑直說道。萬處長看中的了這個小妞,他為了能拿到貸款當然要賣力把她拉過去。
  陸景看到站在陳若怡身邊的胖子,聽到他的聲音微愣。這不是那天在麗都酒店聽到的那個猥瑣聲音嗎?心里不覺的有些厭惡,“我朋友沒那個興趣。”
  說著,陸景問陳若怡,“官儀君呢?”陳若怡的社會經驗還是差了一點。要是潑辣的官儀君在這兒,肯定不是這樣的場面。
  “她去門口等你了,你們沒碰到嗎?”陳若怡說道。看到和陸景牽著手的那個絕色女孩,心里極為詫異。她算是知道為什么陸景對好友官儀君興趣不大。官儀君的容貌氣質與這個女孩比相差太遠。
  “哦。你給她打電話吧。”幾個人一起坐到雅座區里。等待舞會開始。
  康尚專貪婪的掃著這學生身邊的幾個女生,舔了舔嘴唇。心想:狗日的,真是好艷福。見那青年學生一副不厭惡和他說話的模樣。琢磨了一下,追了過去,說道:“我出五萬塊,請這位小姐今晚在這兒陪我的朋友跳跳舞。”
  說著,指了指雅座區的萬處長,萬處長舉起酒杯微微示意。他思量著他這形象不好,剛才這細胳膊長腿的美妞未必愿意陪,估計還擔心被搞,索性就把陪酒的位置定在這兒。萬處長能不能泡到手,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陳若怡不滿的說道:“你這人怎么這樣死皮賴臉的。我說不去就不去,信不信我報警抓你。”說完,看向陸景。
  陸景也覺得這胖子有點煩,一點眼力都沒有,沉著臉說道:“把你身后的人叫過來和我說話。”
  康尚專愕然看著陸景,這小子說話口氣很大,不過看他護著那長腿妞,腦子里轉了轉,過去把萬處長喊來。
  “你好!”萬處長扶著眼鏡,斯斯文文的伸出手。占雪娜坐在丁靈身邊心里暗罵:“斯文禽獸。”剛才那胖子追著過來一副談條件的口氣,她一猜就知道怎么回事。
  陸景沒理會他這個動作,用手指點了點黃木小圓桌,“出來玩就要知道規矩。不然惹了人,就死無葬身之地。”指著指著那胖子說道:“特別是一點,要管好自己的狗。”
  康尚專頓時火大,他在襄水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居然被人罵成一條狗。要不是現在萬處長出頭,他現在就能上去揍這小子一頓。打完就走,他還能查的自己是誰嗎?
  萬處長看著這個說話囂張的青年,眼睛一瞇,冷光四溢。康尚專的同事不滿的說道:“你這人怎么這樣說話,我們康總好意邀請你朋友喝酒有什么問題?”
  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冷笑,“不要說的那么冠冕堂皇。我已經明確說明我朋友對陪酒不感興趣,這胖子還糾纏不休。給臉不要臉。”說著,對走過來的萬處長說道:“今天這事,你看著辦。”
  萬處長冷著臉說道:“朋友那條路上的?我看著面生。江州幾位有頭有臉的公子我也認識。”
  “哦?我叫陸景,你背后有誰。讓他打個電話給我。”
  轟!萬處長感覺耳邊有一聲驚雷砸了一聲,把他震得暈暈乎乎。背后冒起一層白毛冷汗。居然是這位煞星。
  他剛才沒有說假話,他和師書記的女婿唐云放關系很好,對江州大學里面有尊大佛的事情相當清楚。前段時間得罪陸景的毛闖里現在混得何等凄涼。關鍵是唐公子根本就不會為了他得罪這位。
  董晚瑤看到這個眼睛男腿在發抖,捂住櫻桃小嘴微笑,陸哥就是厲害,報個名字就把人嚇成這樣。招手讓服務員送來桔子汽水——雅座區里提供休息的凳子還提供各類飲料和小吃,這也是創收的一個手段。
  正好看到官儀君和李逸落走過來,好奇的說道:“李逸落。你什么時候回的。”
  康尚專感覺萬處長似乎有點不對勁,正要縮卵,突然,看到眼眸深邃,豐滿高挑的女生走過來——一看就知道是個混血兒,混血兒身邊還有一個長發披肩,容貌清麗的女生。
  康尚專看那混血兒顧盼之間艷光四射。有些目眩神迷。連萬處長結結巴巴憋出來的一句“景少,對不起。”都沒聽到。
  官儀君走到陸景面前說道:“嗨,我去門口等你,結果碰到李逸落了。”李逸落輕聲喊道:“景少,董小姐。”對董晚瑤說道:“我上午回的。”
  聽到李逸落的稱呼,占雪娜瞪圓眼睛。她可是知道李逸落的名字。白明俊那小子天天在星空網吧說她。當即,小聲對丁靈說道:“嘖嘖,陸景還真是威風啊,那眼鏡男低頭道歉了。李逸落都嬌滴滴的喊他‘景少’。你搞清楚他的事情沒有啊?”
  對陸景奢華,神秘的做派。她多少知道一些,但是陸景具體做什么的。她不太清楚,想來應該是依靠家里的權勢吧。四中里面家里有本事的同學不少,只不過很少有人會選擇離開京城來江州讀書。
  “我知道的。”丁靈笑著咬住嘴唇。陸景的事她自然都知道,不過沒法和好友說清楚。有些事情爛在肚子里最好了。
  “你回江州了?”陸景有些奇怪的說道。
  李逸落微笑著道:“公司讓琳姐和我一起回來辦理休學的手續,然后去香港參加一個聲樂的培訓班。”
  陸景微笑點點頭。等李逸落坐下,董晚瑤笑著在丁靈耳邊小聲說著李逸落的事情。
  陸景拿起果汁喝了一口,冷冷的看了萬處長一眼。對他剛才那句道歉不置可否。
  萬處長感覺大冬天的,額頭都要冒出汗來,說道:“景少,這兩個人只是我的客戶。他們是襄水友誼公司的人。”
  陸景奇怪的看了看萬處長。景華正好有計劃收購襄水友誼公司,目前正在考察階段。
  萬處長見陸景有了反應,繼續撇清和著康尚專兩人的關系。要知道毛闖里在南陽街鳴笛就惹得這位不高興,他今天這情況比毛闖里還嚴重。想想毛闖里如今落魄的模樣,他心里還打著寒顫,他只是農行的干部,陸景伸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他。不管怎么說,先和康尚專撇清關系再說。
  官儀君狐疑的看了萬處長猶如雞婆一般,反復的推脫責任,坐到陳若怡身邊,耳語了幾句,氣呼呼將站起來,罵道:“死胖子,你敢騷擾若怡。”
  萬處長感覺喉嚨被人捏住,一下子發不出聲音。康尚專打定主意做烏龜,低著頭不說話。他倒是想跑路,但是看情形,萬處長一定會把他賣得一干二凈。
  官儀君怒罵的聲音有些大,雅座里不少人都看了過來。不過,音樂學院的舞會上發生沖突實在是很常見的事情
  正好,大廳里響起音樂聲,不少學生、情侶到舞池中翩翩跳舞。官儀君眼睛珠子轉了轉,對陸景說道:“陸景,你要補償一下若怡,邀請她跳支舞吧!”
  陸景哪里肯接她的話茬,想了想,對康尚專說道:“你的事情到派出所去說道說道。”(未完待續。。。)。.。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小說-網】閱讀,地址: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