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13 來江州

“啊?”丁靈牛奶般白膩的臉蛋上升起紅霞,蚊子般的嗡道:“好多人。”不過她舍不得離開陸景的懷抱。
  陸景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不管他們。”牽著丁靈一起坐到車里,沒一會陳笑打來電話,“你也太夸張了吧,我都沒和丁靈打招呼。你那么快就溜走,我只好給信業銀行的代表解釋你好久沒有見到你女朋友了。”
  陸景笑道:“你先和他們談,改天我再請他們吃飯。”見陸景掛了電話,丁靈咬著嘴唇,擔憂的說道:“沒耽誤你事情吧?”
  “沒有,他們哪有你重要。”陸景伸手撫摸著她清秀可人的臉龐,幾個月沒見,實在有些想她。
  丁靈羞澀的一笑,心里有些甜甜的感覺。一路坐車到新豐公寓里。“哦-!好漂亮的房子啊。”丁靈掩嘴驚呼。新豐公寓這里是復式的套房格局,二樓被打通,所以客廳視野極為寬闊,格局極為大氣,里面的裝修選材十分精細,客廳的水晶吊燈,沙發的皮具,墻壁大理石的貼面,櫻桃紅的木地板都是從意大利進口。有著內斂的奢華,這間房子用來舉辦名流酒會都不會覺得寒酸。
  “總不能委屈自己。讓自己住的舒服點也是應該的。”陸景把她的行李提到二樓的臥室里,笑著道:“餓不餓?還是先洗澡休息一會?”
  “吃過東西了。先洗澡,休息一會。”丁靈咬著嘴唇說道。陸景看著她可愛的動作,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我給你放水。”
  “寧姐呢?”
  “她晚上過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
  丁靈脫了衣服。泡在浴缸里,陸景站在浴室的門口一邊欣賞著她豐腴、火辣的身材。一邊和她說話。
  “你怎么和莫心藍碰上了?”
  “葉姐在香港的時候,我們一起吃過飯。剛好一班飛機。越信電子有個員工一直找我說話,莫姐幫我解了圍,然后幫我把位置換到她身邊了,所以下飛機時我們一起出來。”
  “哦。”陸景點點頭。葉妍原來與黃鴻奇關系密切,和莫心藍認識倒也不足為奇。
  看著小妮子豐翹、飽滿的胸前雙峰,豐腴圓潤的大腿,雪一般白膩的肌膚,偏偏面容清秀可人,陸景感覺有些口干舌燥。不過考慮到小妮子旅途勞頓。也是強抑制著欲火,大飽眼福之后,也只是痛吻了她一番,就抱著她到床上休息。給她蓋好被子,輕輕的帶上門。
  傍晚時,丁靈飽睡之后,神氣完足,眉眼如月,香腮微紅。唇角含笑,青春氣息正濃。
  在江南的南門和邵秋蘭、關寧、余志成、江秋若、張濤、肖秋紅、童佳容、童佳容的男友、占雪娜、朱云博幾人見面。見面時,丁靈都和她的同桌占雪娜抱在一起,然后挨個說話。十分興奮。
  在南陽街的一家餐廳吃飯,說著從高中出來之后的情況。有著說不完的話題。同學見面的那種親切感,讓幾人都感嘆不已。飯后。幾人到1804酒吧喝酒。
  坐在角落里,大家邊聊著天。邊喝酒。沒一會,董晚瑤趕到。到九點多鐘。張濤、肖秋紅、童佳容、童佳容的男友六個人先走了。今天是平安夜,他們另找地方過二人世界去了。邵秋蘭在十點多也借口有事離開。剩余幾個人,喝到凌晨一點鐘,一行人往準備各自回宿舍睡覺。
  “現在宿舍哪里還能進去。去新豐公寓睡覺吧,房間應該夠。不夠大家擠一擠。”陸景邀請道:“要喝通宵的人,我那兒還有酒,可以接著喝。”
  從酒吧里出來,寒風蕭瑟。南陽街上寂靜一片,走了幾步路,轉到新豐公寓5號樓。坐電梯到14樓。打開燈,大家各自挑選房間,折騰了半個小時,不少人都睡下。丁靈拉著占雪娜縮在一個被窩里咬耳朵。關寧和董晚瑤睡在一個房間里,…
  陸景在吧臺里倒了一杯拉圖干紅,站在客廳里品著。月華如水灑到客廳里,靜謐至極。心里感嘆著同學情誼實在是人生不可缺少的情誼。
  漢北區,新日鐵辦事處中。一個中年瘦小的男子坐在書桌前看書。燈光明亮。“咯吱--!”一個明顯的日本特征青年男子走進來,“渡邊君,已經安排好了,明天宴請支那的省委書記女婿吃午飯。”
  “八嘎!”渡邊夢生憤怒的將手中的書丟出去,“我說過很多遍,在支那的土地上要低調,不能使用支那這個詞。”
  “哈伊!”青年男子低頭,肚子里卻把這個頂頭上司臭罵一通。你自己都說,憑什么不讓我說。不過,渡邊夢生在新日鐵地位不低,此次前來中國談判又有總部的特殊授權,是以他絕不敢當面頂撞,但是肚子暗罵幾句卻沒什么事。
  渡邊夢生發泄的一通,說道:“你出去吧。明天晚飯吩咐老板要進行準備,務必要做出我們日本料理的原汁原味。”
  “哈伊!”青年男子退出去。然后打電話給漢寧區櫻花餐館的老板。
  漢寧區的櫻花餐館主營日本料理,味道清淡。楚北的富裕階層在吃厭了楚北菜的汁濃、口重之后,對日本料理忽而追捧起來。所以,櫻花餐館的生意并不差。
  不過,今天,櫻花餐館掛出了停業的招牌。一輛豪華的賓利房車停在櫻花餐館的門前。芥川太郎先一步下車,打開車門。渡邊夢生笑吟吟的道:“唐先生,請!”
  唐云放微笑著點點頭,和渡邊夢生一起走進餐館里。兩人分賓主坐下,餐館的老板上了菜。
  品著菜,渡邊夢生說道:“唐先生,新日鐵遇到了一點困難,需要您的幫助。”
  唐云放笑了笑。他自然知道新日鐵遇到什么困難。本來和省里僵持的創永國際突然像開竅了一般,提了幾個讓省里非常滿意的條件。雖然這兩天,新日鐵加大投資額度的報價也傳到省里去。但是總體而言創永國際要占據著優勢。特別是省府大院中的小道消息說創永國際是趙省長的關系,這些令正在負責談判的官員,態度偏向創永國際。
  當然,新日鐵也不是沒有優勢,至少江州鋼鐵內部是傾向于和新日鐵合作。江州鋼鐵此前也和新日鐵有業務往來。做熟不做生,接受新日鐵的注資可以盡快投產。
  省里面現在支持新日鐵的聲音主要是常務副省長湯省長。小鬼子常年和國內官員打交道,精明的很,只要再拉上他岳父,這次江州鋼鐵肯定是接受新日鐵的注資。
  “恐怕我很難幫上忙啊!”唐云放矜持的一笑。
  渡邊夢生心里更篤定了幾分。唐云放連什么困難都沒有問。而是直接說幫不上忙,說明他在關注著新日鐵的事情,想必是有辦法的,只是要看條件夠不夠。
  “對不起,是我唐突了。”渡邊夢生微微鞠躬道歉。然后拍拍手,餐館后面走出四個和服女子,跪坐到酒桌邊侍候兩人喝酒。在不遠處看著的芥川太郎感覺小腹一團火熱。這樣的尤物他卻沒有辦法享用。渡邊君和那個中年男人怎么可以征服四個女人。一人一個恐怕就不行了。
  喝著酒,渡邊夢生沒有再談正事,臨到宴請結束時。渡邊夢生屏退了侍女,說道:“我可以說動豐田公司以再低20%的價格將汽車零配件出售給東海貿易公司。唐先生應該知道,新日鐵和豐田公司的歷史淵源。”
  唐云放眼睛里射出精光,原來這小鬼子把事情都打聽得清楚。不過更深的東西,他未必知道。當即點點頭,用很輕的聲音說道:“過幾天。我引薦省里的許副書記和你認識。”
  他自然不肯去岳父面前關說,但是許副書記早就和趙省長在白沙井的事情上有齷蹉。只不過江州鋼鐵這件事情上他沒什么利益。不會做出頭鳥,從而進一步得罪趙省長。但是如果有了利益呢?
  許副書記和湯副省長聯合起來,趙省長的日子恐怕就難過了吧。
  渡邊夢生心里一喜,鞠躬說道:“麻煩你了。”
  用賓利房車送走唐云放。車內,芥川太郎問道:“渡邊君,他答應了嗎?”
  渡邊夢生冷哼一聲,現在的年輕人辦事真是差勁,以為幾個女人就可以打通關節。這是錯誤的認識。擁有足夠的金錢,什么樣的女人得不到?完全是本末倒置。只有利益才能打通關節。
  “恩。你可以休息幾天了。”
  “哈伊!”芥川太郎心里大喜。早就想在江州逛逛了,這幾天憋得厲害,剛才那幾個尤物是另外的同事辦妥的,他又碰不得。不過有錢總能享受到美麗的**。
  夜色沉下來。漢北區的百盛酒店里面。
  康尚專和同事宴請省農行計劃財務處的萬處長。襄水友誼公司目前面臨著經營困境,繼續貸款上馬新項目,公司才能支撐的下去。襄水市里今年的貸款額度早就用完,就他這個襄水公司的總經理很難搞到貸款。不得不到省里來求援。萬一不行,就只能厚著臉皮去攔老書記的車了。
  萬處長年紀三十多一點,帶著眼鏡,正是春風得意的年紀。喝了幾杯酒,康尚專嘿嘿笑道:“萬處長,聽說百盛酒店頂層的特色服務很有一套,一會要不要去試試。”
  萬處長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說道:“康經理,外行了!楚北這地方最好的肯定是王朝俱樂部。不過,一般人進不去。但是要說這百盛酒店排第二也說不過去。”
  康尚專的同事連忙配合道:“我們對江州不熟悉,還要萬處長指教啊。”
  萬處長得意的一笑,“你要是想玩情調,那就去白沙井的酒吧街,那里女白領不少。要是想砸票子,今天晚上倒是有個好去處。”
  “哦?”
  “今天圣誕節,江州音樂學院那里有一場舞會,我能搞到票進去,到時候那些清純的學生可抵不住鈔票的誘惑力。怎么樣?”
  康尚專擺著胸脯保證道:“今晚的一切開銷算我的。”
  “好,那吃過飯,咱們就去吧。”萬處長定了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