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412 人事調整方案

“這樣能行嗎?”等陸景告辭離開后,程統亦略有些擔憂的問道。陳創和坐到寬大的暗紅色椅子上,手指輕敲了幾下椅子的手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篤定的道:“能行。老程,我現在對注資江州鋼鐵充滿信心。前面的談判工作我們走了不少彎路啊。”
  “啊?“
  “一開始我們就應該和陸景談談。要談成這筆生意,重點不在于我們得了多少利益,而是在于兩點。”陳創和豎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第一,我們要有足夠的經濟實力推進江州鋼鐵進一步發展。這一點我們是滿足的。第二,我們不能給楚北省zhèngfǔ添麻煩。你注意到剛才陸景透露出來的信息沒有?不能增加下崗職工,相反,最好還要能招聘員工,增加就業。滿足這兩點,其他的東西都好談。比如,把不愿意接受創永國際注資的管理層踢出江州鋼鐵公司只是很簡單的事情。”
  程統亦想了想,回憶剛才陸景說話的細節,過了一會,摸著額頭,嘆道:“還真是這樣。陳總,我們第一次進軍內地市場,能找到這樣合作者是我們的幸運。”
  “合作者?”陳創和搖頭笑了笑,“現在還很難以用這個稱呼。這次合作談成之后,我們可以邀請幾位朋友到江州來投資吧。說起來,我們對陸景還是太輕慢了。若怡,還在外面吧,你叫她進來,我有話和她說。”
  “應該在,我去叫她進來。”程統亦站起來走出會客廳。陳若怡笑意盈盈的走進來,“爸爸,什么事情?”
  陳創和讓女兒坐到身邊來,看著她繼承了自己和她媽媽優點的臉,溫和的笑道:“你說說你對陸景的印象?”
  “啊?說這個干嗎?”陳若怡有些犯迷糊,然后笑道:“爸爸,是不是我剛才擠兌了他幾句你不高興啊?”
  “那種小事我管什么?”陳創和笑了笑,“我是想告訴你,陸景能力很不錯,你和他交往的時候要盡量尊重他的意見,這對你以后的發展有好處。”
  “啊?你是讓我結交他?這種事情我才不愿意做。況且,你別看陸景在你面前對我客客氣氣,但是他其實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
  “哦?呵呵,那隨你吧。”陳創和笑著道,“他的層次本來就應該和我們這些人在一起交流,和你們小女孩也沒什么好談的。”
  陳若怡對她爸爸無語。走出會客廳的時候,小聲嘀咕道:“這么小的年紀就混在中老年俱樂部中有什么樂趣。”
  …
  從楚北國際大酒店里出來,陸景坐車去麗都酒店和唐悅商量盯梢渡邊夢生的事情。商量完后,和踩點回來的周興動、小波幾個人一起吃了宵夜,陸景回新豐公寓里休息。
  泡在豪華的按摩浴缸里,半弧形的單視向落地玻璃窗,視野開拓,可以邊泡澡邊看到外面薄霧漸濃的夜景。
  人生的前路有時也如迷霧遮住了般,唯有心中的信念才是照耀前行的明燈。陸景現階段的目標,就是快速發展景華公司,幫助江州壓制建業,使得大哥能夠在和楊修武的派系接|班人競爭中占得先機。
  建業那邊這段時間一直在宣傳建業熊貓的業績,楊修武肯定是打著穩坐釣魚臺的主意。畢竟建業市的電子工業基礎確實比江州好太多,在明年的國家統計數據中建業必定是強于江州。
  1月份宣傳I608新機的時候陸景打算去建業一趟。看看能否從建業內部尋找到突破口。衛東陽可是說的很清楚,建業市委書記朱然節和楊修武不對路子。
  在浴缸里泡了半個小時,陸景到樓下吧臺里找了一支紅酒,倒了半杯,點著煙,回到臥室里細品著。
  江州市里返稅推動景華創業園的事情章文君正在跟進。信息產業化的產業規劃可以等到時代在線完成最后一筆融資之后去美國路演時再和市里商量具體的措施。
  不知道莫家愿不愿意把正英醫藥遷移到江州來?如果能來,對江州的高新技術產業有所脾益,不能來,也沒什么。日后景華在電子工業上的成就定能力壓建業。關鍵是信業銀行1.5億美元的貸款一定要拿到。拿到貸款之后,景華的創投基金就可以開始工作。另外收購襄水友誼公司進軍家電市場的工作也可以展開了。
  思索著,陸景喝光酒,滅了煙,到床上睡覺。天陰沉著,一覺睡到早晨九點起來,在南陽街的一個早點店里喝著豆腐腦、吃著油條。剛付了錢走到南陽街上,就看到董晚瑤穿著粉色的大衣外套、白色的打底褲,嬌俏站在街心的報亭邊興奮的沖他揮手。
  “真巧啊,晚瑤!”陸景走過去說道。
  “是啊。我剛好到南陽街吃早飯呢。”董晚瑤笑嘻嘻的說道:“陸哥,丁靈姐中午一點就要來咯。”說著,壓低聲音道:“寧姐有沒有生氣啊?”
  “小女孩關心那么多干嗎?”陸景笑著擺擺手,“小靈給你打電話了?”
  “是啊!丁靈姐說今天晚上來我的酒吧里喝通宵。陸哥,我已經十八歲了,不是小女孩。”董晚瑤烏黑的大眼睛里藏著笑意,大概今天晚上陸哥會很頭疼吧。這幾天估計也有得受。
  陸景笑著點點頭。他昨天已經聯系了四中來江州讀書的同學,今天晚上在董晚瑤的1804酒吧聚會。大約是去年開始,國內也掀起過平安夜、圣誕節的潮流。所以已經談了男女朋友的同學多半是露下面就走。
  在分叉路口和董晚瑤道別。陸景坐車前往景和大廈,上午他需要和新聘任的職業經理人史德璋見面聊一聊。
  史德璋市國內某大型國企負責生產的副總。景華人力資源部通過熟人介紹,將他招聘至景華公司中擔任景華的副總經理,負責生產部門的調度,生產計劃制定。當然,要想真正的開展工作,他還需要過陸景這一關。
  在會客室里見到史德璋。他今天四十六歲,因所在的企業效益不好,準備出來尋找機會。九八年、九九年正是瓜分國有資產的盛宴,很多效益好的國企都會變得效益不好,正好方便有些人上下其手。
  在會客室里和史德璋聊了2個小時。談笑甚歡。他的入職手續早就辦理了。
  中午,陸景、陳笑、周志龍、章文君、張梅幾個高層在景和大廈的小食堂請史德璋吃飯——吳璇去了湘南的星城還沒有回來。
  喝著酒,史德璋感嘆道:“讓勤奮務實的人在景華通信終能過上體面而有尊嚴的生活。這個理念是我以前所接觸過的企業所沒有的觀點,但通過這幾天工作上的接觸,以及剛才和景少的聊天,我覺得景華完全做到了這一點,我很高興能加入這樣一家誠信、現代化的企業。”
  陳笑笑著道:“‘完全做到’有些過譽了。大家一起努力。”大家舉杯喝了一杯酒,邊吃邊聊著最近的見聞。飯后,陳笑、章文君和陸景一起往景和大廈外走。陸景站在臺階上,回頭說道:“不用這么客氣吧,都這么熟,還出來送我。”
  陳笑笑著白了陸景一眼,“誰送你啊,我和文君去江州機場接越信電子和信業銀行的談判團隊。”
  章文君憋著笑,揉揉肚子,“我去取車。”走路的時候肩膀一抽一抽,顯然笑的厲害。
  “我還以為我最近魅力變大了。”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合著他自作多情了,“越信電子的人也是中午一點這班飛機?”
  “是啊。”陳笑掩著嘴嫵媚的輕笑,眼波流轉,女人味十足。
  章文君開了陳笑甲殼蟲,然后調了幾輛商務奔馳車跟著。陸景和陳笑做到他的那輛奔馳里。陸景握住陳笑的小手,“晚上要不要一起去1804酒吧玩。”
  “算了,丁靈和關寧碰到一起還不夠你頭疼的啊,我去湊什么熱鬧。”陳笑將大腿和陸景挨著,車里還有司機,只能用這樣的小手段表達著親昵的情意。
  陸景笑了笑,沒吱聲。其實他不怎么頭疼。丁靈是先給關寧打了電話,才給他說要來江州。只是這樣得意之情實在不好在陳笑面前表露出來。當然,這幾天齊人之福肯定也是享受不到的。
  陳笑看陸景默不作聲,以為他心情不好,岔開話題,說道:“姬紅俊上午下班前給我打了電話。創永國際又和省里重啟談判,而且省里也正式通知創永國際,新日鐵也在和江州鋼鐵談判。你昨天晚上和陳創和談的怎么樣?”
  “問題不大。陳創和在人事方案上會退步。只不過創永國際在資金上實力上沒有新日鐵雄厚。新日鐵是日本最大、全球第四大鋼鐵企業,從七十年代末期建交以來,新日鐵就積極對國內進行產業滲透。他們眼饞江州鋼鐵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那省里明知道是滲透為什么還要同意?”
  陸景無奈的笑了笑,“這種經濟上的滲透很難抵御。國內的法律系統有太多的漏洞。總有一些人可以為了個人利益不顧國家利益,況且,沒有證據的事情,誰能把新日鐵怎么樣?”
  陳笑擔憂的道:“那創永國際不占優勢的話…”
  “等等看吧。”陸景說道。雖然賭新日鐵的職員會在江州惹是生非,并且也讓唐悅派人盯著,但是就算是大概率事件,未必一定會發生。
  到了江州機場,在接機大廳里等了半個小時,飛機晚點二十分鐘到達。陸景一眼就看到站在莫心藍身邊的丁靈。她穿著白色的羽絨服,有些臃腫。剪著短發,氣質清秀嫻靜,看起來像一只乖巧的靈貓。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里在看到陸景的瞬間流轉著輕盈的碧波,一瞬間有千言萬語的思戀傳過來。
  “小靈。”陸景走上前兩步,將她緊緊的抱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