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409 租客難尋

“爸,你覺得怎么樣?”中環的高級公寓,莫心藍問父親莫培英。陸景想要邀請正英醫藥公司進駐江州的始末,她都和父親說了一邊。
  莫培英在搖椅上輕輕的搖著,沉默了半響,“心藍,這件事不行。你叔叔就是因為想要兩邊討好,結果兩邊都沒討到好。建業和江州兩座城市之間的競爭,我們沒必要介入。你回絕陸景。”
  “可是這個和解的機會就這么放棄了實在可惜。”
  “很難說。從陸景開出的這個條件來看,他需要我們交上一份投名狀才肯和解。我之前讓你尋機和陸景和解的想法有些簡單了。唉,和劉家拉近關系容易,要想毫發無損的撇開關系就難了。
  再過兩年我們的資金就可以從軍工企業里面抽出來。到時候江州和建業的競爭才不多也該分明。到那時候我們再把正英醫藥遷到江州去吧。錦上添花雖然不容易被感激,但是也不容易得罪人吶。”
  莫心藍琢磨了一下,點點頭,父親這個辦法比較穩妥,“爸,你對互聯網企業的發展怎么看,我關注到美國那里互聯網科技浪潮在媒體上勢頭很猛。我詢問過一些朋友,現在互聯網公司在風頭那里拿錢似乎很容易。”
  “互聯網?你有投資互聯網的想法?投下去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沒有一兩億美元燒不起來。”
  “我打算當做風險投資項目來做。找一家差不多快要成熟的網站投進去。”她問過凌雪月,景華前后在時代在線投了近2.5億人民幣,再加上新月投資的1500萬美元。時代在線網站才有目前的規模。
  “既然你看好,那你就去做吧。”莫培英說道。女兒莫心藍帶著2億美元組建天藍國際。現在以她在天藍國際的股份價值5億美元,雖然中間有一次追加的投資。近兩年的時間將資本價值翻了一倍多,這份運營能力還是很強的。
  “少鋒呢?還在四中追那個女老師?”
  莫心藍苦笑道:“那個女老師早離開四中了。少鋒還是老樣子,天天混日子。最近和嚴景銘走得很近,在黃海搞了一個射擊俱樂部。”
  “唉,隨他去吧,別惹事就行。我死之前還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孫子。”
  “爸——,你怎么說這么不吉利的話。”莫心藍上前扶著父親。莫培英站起來道:“前段時間小病了一場,也沒讓你阿姨通知你們。有些感嘆,我今天五十七歲了。人一過六十歲。過一天就算一天。你呢?”
  莫心藍搖搖頭,“我心里暫時還沒有合適的人。不結婚也沒什么。我又不需要人養著。”
  莫培英搖搖頭,摸了摸女兒的頭發:“你呀,性子太好強。不說了,有合適的人考慮一下吧。”
  建業的天氣一天比一天冷。楊修武坐在辦公桌后面,溫和的笑著吩咐市政府副秘書長燕和虛:“建業熊貓集團的成績,你和《建業日報》溝通一下,做一期專欄節目。要為我們建業市的電子工業正名。我們不僅有本土的優秀企業,我們還能吸引優秀的外資企業。這件事你負責跟蹤下去。”
  “好的,市長。”燕和虛承諾道。他自然不知道江州和建業競爭背后的事情。不過《江州日報》一些含沙射影的報道,讓他這個建業市本土干部心里很不舒服。
  等燕和虛走出辦公室,楊修武背著手在辦公室里踱步。從江州、建業兩地的媒體論戰來看。陸景有備而來,要不是他正好拉來三星的投資,還有可能被陸景擺了一道。
  他自然不會自降身段去針對景華公司。而是指派市政府的一位副秘書長負責。當然,從這個指派的動作可以看得出他內心里對《江州日報》、對陸景相當不滿。
  市級媒體的口水戰在政壇從來就不是焦點。此時。楚北省內部并不平靜。
  “嘿,陸江。江州。可不要還沒等我們分出勝負,你就敗在楚北省內的對手手中了。”楊修武低聲自語。
  中午。鐘秋華等楊市長離開后,才起身帶上辦公室的門去食堂吃飯。楊市長好像今天中午是和建業熊貓集團的董事長一起吃飯。前天,《建業日報》大幅報道了建業熊貓集團的業績。江州那邊這幾天可有些啞火。
  面帶矜持的微笑,鐘秋華一路走到食堂。作為市長的秘書他自然不會和普通的干部一起吃飯。他們秘書處的幾個大秘——也就是幾位市委常委的秘書有權在食堂小餐廳里面用餐。
  “喲,這不是鐘秘書嗎?”開口說話的是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市委書記朱然節的秘書伍毅華。
  鐘秋華鼻孔里冷冷的哼了一聲,坐到另外一桌上,幾個秘書親熱的和他打著招呼。朱然節還能在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坐多久呢?書記辦公會、常委會都被楊市長切實掌握。都說書記管帽子,市長管錢袋。朱然節這個書記可是什么都管不了。
  伍毅華早料到鐘秋華的態度,也不氣惱,笑瞇瞇的說道:“鐘秘書,你沒有看今天的《江州日報》?”
  鐘秋華寫了菜單給服務員,然后才看向伍毅華。他早上忙著趕一份講稿,還沒來得及找人拿最新的《江州日報》。
  “江州市政府搞了一個鼓勵創新的政策,準備將景華的稅收返回給景華,協同景華通信公司打造一個創業園,并且保證鋪設光纖到園區的每一家企業,并且景華通信公司會拿出一個億的資金成立專業的創投基金扶持創業者。”
  鐘秋華冷笑道:“玩這些虛頭巴腦的有什么用?那一個億資金指不定就不在賬戶上,只是個數字游戲而已。”
  伍毅華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條縫,看起來十分開心。“鐘秘書這話就外行了。人家創投基金是專門注冊的公司,賬戶的資金隨時可以查得到。有必要作假嗎?再一個,你懂不懂創業投資基金的含義和意義?鼓勵創業。可以增加就業,稅收、繁榮市場經濟,促使經濟多元化發展。這種基金可以和創新機制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知道京城中關村的創投基金總和是多少嗎?現在公布的數據是1.5億,現在你能明白江州這個手筆有多么大嗎?”
  “那又什么樣?”
  “哈哈。看看人家江州的政策,專門務實,不像某些人專門務虛。鼓吹來、鼓吹去,就算有成績也之前沉淀積累下來的。就知道把納稅人的錢以優惠政策的形勢讓利給外資企業。這和賣國有什么區別。”
  “伍毅華,你tm說話注意點。”鐘秋華拍著桌子站起來,“什么要務虛、什么叫賣國。你小子把話說清楚。”
  “喲呵,鐘秘書好大威風啊。”伍毅華不屑的一笑,“在自己一畝三分地上耍橫算鳥的本事,有本事去和江州比一比。”說著,仰頭哈哈大笑,走出食堂小餐廳。
  下午,兩位秘書在食堂小餐廳的口角就傳遍整個市委市政府大院。燕和虛在辦公室里看著最新的《江州日報》。他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景華這是不打算和建業比底蘊了,直接換了一個熱點,還別說。一個億的創投基金讓全國的經濟類媒體都分別報道了一番。
  “炒作!”燕和虛把報紙丟在辦公桌上,下了評語。不過,內心里依舊有些不暢快。細想之下,覺得景華這家公司真他娘的不簡單。看樣子他們是打算時時保持話題。保持熱度。哼,看你能撐到什么時候?
  這時,秘書走進來和他說了說中午食堂小餐廳的事情。燕和虛深深皺眉。暗想道:“沒有朱書記的默許,伍毅華絕對不敢這么放肆。連賣國這樣的帽子都給扣上。看來朱書記是不甘寂寞啊。”
  第二天,市里的常委會剛散。燕和虛就得到消息,朱書記的幾項人事提議得到通過。
  “哈哈,陸景,朱書記可是對贊賞有加,喝我提了好幾次。你有空一定要來建業走走。”衛東陽在電話里說道。
  “一定去。建業的手機市場對景華也很重要啊。我聽說建業市搞另一個國產手機廠商座談會。而景華沒有得到邀請,看來我還是不請自到比較好。”陸景笑著說道。
  “嘿,要是景華手機在建業熱銷,而建業的國產手機廠商座談會不邀請景華那真是笑柄吶。”衛東陽說透陸景的意思,呵呵一笑,他知道陸景肯定會到建業來。
  閑談幾句,結束通話。陸景略微有些奇怪,按理說秘書發幾句惱騷怎么可能讓楊修武在人事退讓,并且建業日報還是在做建業熊貓集團的系列報道。看情況是近期是不會有新的動作。楊修武這是退讓了。可是為什么呢?
  陸景苦思不解。他并不知道楊修武已經得知楚北省內即將發生的較量,所以暫時也犯不著和江州爭一口氣。
  放下電話,從陽臺上走回到走廊里。這里是新豐公寓,何夢瑤答應要是從星空網吧出來時間太晚就過來住在這兒。今天十點多鐘她才從星空網吧里出來,所以關寧今天也在這兒休息。
  “咚-咚-!”陸景敲著主臥旁邊房間的門。關寧的俏臉從門后閃出來,“我今天和夢瑤一起睡。你快點去睡覺吧。”
  “好吧,來個晚安吻。”
  關寧沒好意思給他親,做了一個飛吻的手勢,然后嬌羞的關上門。陸景無奈的苦笑,回到房間里準備洗澡休息,陳若怡突然打來電話,“陸景,我爸爸明天想請你吃飯。”
  “呵呵,是江州鋼鐵的事情談好了嗎?”
  “沒有談好,出了問題。具體我不太清楚,你明天和我爸爸談吧。”
  掛了電話,陸景看著窗外璀璨的星辰,心里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江州鋼鐵的談判如果出錯,趙省長的政績受損,很不利于他在楚北省站穩腳跟,打開局面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