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0 三封郵件

“我是公司市場部的總監云天樂,負責市場拓展,市場分析,代理商管理這一部分的工作。我對陸先生的三封郵件非常欽佩,畢竟能看出問題的人不少,但是能解決問題的人卻是鳳毛麟角。”云天樂笑呵呵的說著,“陸先生的景和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在業界還是不太顯眼呀,我找幾個老朋友打聽了都不能知道你們公司的具體情況,方便簡單的介紹一下嗎?”
  陸景笑了一下,“剛剛成立的一家公司,注冊資本是100萬。不瞞云總,我現在連員工都還只是招聘了一位。但是做代理商,最重要的能力不是鋪貨資金和分銷渠道,重要的是銷售創意,是能把東西賣出去的本事。”
  云天樂笑道:“我個人是十分肯定陸先生的能力,但是你應該也知道公司不可能把地區代理權貿然交給一家名聲不顯的公司。這對其他代理商而言是不公平的。特別是你的公司只是剛剛進入電子行業的門檻里,我們還從未合作過,我不得不小心謹慎一些。”
  陸景喝了一口茶水,心里不是很急,其實接到過來面談的邀約就說明諾基亞公司有意讓他做諾基亞手機的代理,現在這么說無非是一個雙方相互討價還價的過程。
  陸景是想直接成為地區總地理,全球數字化的浪潮實際上在九五年就已經拉開序幕,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希望能一步到位。
  “那么云總有什么好的建議?”
  “呵呵,華中區總代理上宏貿易有限公司的潘總與我的關系不錯,不知道陸先生對楚北省江州市的市場有沒有興趣?”
  “楚北省江州市是楚北省的省會,我這個時候去做江州市的市場,是不是不太好?”
  地區代理商一般會掌握住手下大城市的市場,吃不下的市場才會交由省代處理。這樣一級一級向下。
  云天樂笑道:“看來陸先生對代理商的規則了解的很清楚。那我也直說吧,上宏貿易的代理合同在今年的十月份到期,他們對繼續代理諾基亞手機的興趣不大。上宏貿易已經在逐步收縮他們在江州市的業務。五個月的時間,潘總這點薄面還是會給我的。”
  “也就是說如果我在江州市的表現出色,我也可以競爭華中區的總代理?”
  “不錯!”云天樂點頭,“我們在華中地區的市場表現很疲軟,如果陸先生能展示出自己開拓市場的能力,就如郵件中所說的那樣,我想華中區的總代理非你莫屬。”
  陸景笑著點頭,對方給畫出了一個餅,但是確實值得他去爭取一番,不管怎么說,熬夜寫郵件的回報總算是收回來了。別以為他那三封郵件是隨便寫寫,就引起了諾基亞中國區總裁周復生的重視,那怎么可能?他反復的修改,盡量使自己的邏輯清晰,條理清楚,增加自己的說服力,并盡量使郵件簡短。
  任何人看到陌生的郵件都會是一掃而過,他需要在一開始就能引起周復生的注意。
  所幸的是,他成功了。
  他贏得了楚北省江州市五個月的代理合同。
  談了三個小時候后,雙方基本上都了解的差不多,一些細則問題也談得七七八八。云天樂站起來笑道:“明天我就能和上宏貿易談好,后天我們正式簽署合作合同,希望咱們合作愉快,我很期待你的表現。”他需要先和上宏貿易簽署一份備忘合同,同意景和電子現在進入江州市的市場。
  “合作愉快!”陸景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握住云天樂的手。
  …..
  杜衛成在五一節假期間都沒有休息,他四月三十日在海嘉大廈三樓租了一間辦公室開始辦公,按照陸景的要求在京城日報上第三開放上了招聘廣告。
  “因公司業務發展,現需招聘出納一名,內勤一名,業務員若干。有意者請將簡歷送至公司辦事處,等篩選后將在5月7日統一安排面試,期間恕不接待個別應聘者。”
  下面列著各職位的薪水和公司的地址以及聯絡電話。
  這幾天里他接到了不少電話和來投簡歷的求職者,忙得不可開交。當他接到陸景的電話,要他五月六號陪他去鋒銳大廈十樓與諾基亞簽訂代理合同時,他還有些發愣,半天沒有回過神來。聽到電話里陸景說道“就這么定了,九點鐘準時在鋒銳大廈樓下見面,我們再一起上去。”
  “哦,好的,景少!”杜衛成答應著,心里想明天要在辦公室門前貼上暫停接受簡歷的告示。
  五月七日中午時分,陸景帶著杜衛成簽完合同從鋒銳大廈里出來時,天上下起了濕潤的小雨。路上的行人都急匆匆躲入兩旁的寫字樓和商場避雨。
  溫潤的雨滴打在清涼的水磨大理石臺階上,仿佛在宣示著初夏即將要來臨。鋒銳大廈的門口也擠了不少沒有帶雨傘的白領。陸景眼睛掃視了一圈,沒有看到比較出色的美女,語氣輕松的笑道:“這兩天投遞簡歷的人多嗎?”
  杜衛成穿著一套老式的中山裝,皮鞋擦得鏜亮道:“一共收了八十七份簡歷,陸總,咱們拿下的是江州的代理權,京城這邊的招聘還需要嗎?”
  一個稱呼的變化,體現了杜衛成此時的心態。當得知陸景單槍匹馬的拿下諾基亞手機代理權時,他心里極為震驚和佩服。如果是換著他來做,無論如何是做不好的。
  “當然要,面試約在明天,我們要講信譽。當然我們需要說明出納和業務員是需要外派的。公司到時候只留一個內勤,守著公司就行。咱們全部去江州,怎么樣,你有沒有什么困難?”
  杜衛成笑道:“還好,我妻子對我的工作很支持。”說著,正好有一輛空的出租車過來,杜衛成連忙沖進雨中將的士攔了下來。幾個已經快步走下來的都市男白領只得返回,都在肚里暗罵:“馬屁精!用得著跑這么急嗎?”
  兩人坐著出租車直接回了海嘉大廈,八樓的裝修大致上已經完成,打開明亮的白熾燈,將空曠的辦公室照得通明。陸景從杜衛成手里接過一疊簡歷,隨意的找了一個空位,坐下來拿著筆慢慢看,他需要先做一個初步的篩選。
  簡歷的數量比較大,有的簡歷甚至有四五頁長。吃過午飯后,陸景繼續著自己的工作。聽到手機的響聲,陸景從背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機。“陸景,我是余志成,我爸想請你吃飯,你什么時候有空。你幾天都沒來教室,我只好打你電話。”
  陸景有些詫異,余志成的父親是做煙酒批發生意的,他為什么要請自己一個高中生吃飯。
  “有什么事嗎?”
  余志成撓頭,看著不遠處從自己打眼色的父親,硬著頭皮道:“他想認識下你。”
  “哦?”陸景不置可否,如果他內心還是十八歲的學生,肯定很反感這樣的宴請,現在倒沒什么感覺,只是一個普通的邀請而已,自己不愿意可以拒絕。
  電話里余志成的呼吸聲忽然變重,聽起來似乎很緊張。
  陸景想了想,說道:“好吧,什么時間?”他和余志成處的還可以,余志成以前提過一次,現在再次邀請,倒是要給他這個面子。
  余志成長出了口氣,沖父親比了一個V字手勢,“就你的時間吧。你最近好像很忙?”
  “呵呵,那就今天晚上吧。”
  “行,那安排就定海這邊的藍錦酒店,晚點我電話通知你幾號包廂。”
  陸景掛了電話,微微一笑,繼續篩選簡歷,必須要在下午四點之前完成,杜衛成還需要在電話里和應聘者做一個簡短的溝通,再決定是否邀請其來面試。
  余建軍見兒子放下電話,瞪他一眼,“你怎么不會說話吶,什么晚點電話通知,你就說晚上你在大廳里等他。”
  余志成胖胖的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爸,這樣不好吧?我們是同學。你太殷勤,別人心里會嘀咕的。”
  余建軍愕然,萬萬沒想到十七歲的兒子能有這番認識。
  …..
  藍錦酒店酒店的212包廂內,余建軍很熱情的招呼陸景吃菜。他長的很胖,余志成和他的相貌非常像,兩人坐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父子關系。
  陸景夾了一筷子熱氣騰騰的蒜香醬汁烤排骨放到面前的小碗里,微笑道:“余叔叔有什么事就直接說吧,能幫上忙,我一定不會推辭。幫不上的,我也會明說。”
  余建軍笑呵呵的道:“是有點小事想找陸少問下,市里面準備在這個月二十號公開拍賣永極夜總會,不知道陸少有沒有什么消息。”
  陸景有些詫異,“余叔叔不是做煙酒生意的嗎?怎么對經營夜總會感興趣?”
  余建軍笑道:“對夜總會的經營我一竅不通,但永極夜總會所在定海路11號那個地方地段很好,買下來不管做什么都能掙錢。”
  陸景笑著拿出煙點上。任何時候都不缺有眼光的人。定海路11號那地段不能用很好來形容,應該用十分好來形容。永極夜總會毗鄰湖東路,離主干道只有100米,沿定海路走進來就是已經成熟的購物區,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是居民區。消費人口眾多。
  陸景印象中前世里永極夜總會以六十萬的價格被一家地產商給拿走。那家地產商在獲得相關部門的同意后,將永極夜總會拆掉,在那里蓋了一棟商業住宅,投資回報相當豐厚。
  這類查封的不動產,一般情況而言是賣不起價格的。那些參與競標的人頭上都有“天線”,該出多少錢,私下里心里都有數。
  “余叔叔,打算怎么做?”
  “我琢磨著市里面肯定是采取暗標的方式,我做了這么些年的生意,積蓄也有一些,但是就怕出價高也中不了標。”
  陸景笑了笑,明白余建軍的擔憂,他上面沒人關照,就算出價高也是白出,看來是打算請自己幫忙。
  “余叔叔要是能拿下來,打算做什么呢?”陸景不動聲色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