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405 表態

建業的情況,陸景一直關注著。果然,在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成立的儀式上,楊修武的講話提到他會推進建業市高新產業區的優惠政策。第二天的《建業日報》全文刊登了楊修武的講話。
  和周平在何家菜館吃過晚飯后,走出門口,西橫巷中寒風呼號著。周平笑容滿面的握住陸景的手,左手還搭在陸景的手背上,熱切的說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明天我介紹市報的成從聲給你認識。”建業傳來的消息讓他頗有些不安。江州和建業競爭背后的含義在某些特定的圈子里不是新聞。
  如果陸市長原地踏步或者最終倒下,作為陸市長提拔的干部,他的仕途基本也難以有大的進展。沖鋒陷陣的事情陸市長礙于身份無法去做,但是他沒什么好顧忌的。
  陸景笑著點頭,“好的。資料我會讓景華這邊準備好。最新的消息會同期公布出來。”
  道別之后,和周興動一起從臨北街往徐華路而去。臨北街的酒吧里音樂狂暴,氣氛熱烈。路邊還有一個穿著毛線衣,曲線姣好的女子在酒吧外面斜倚著墻壁抽煙,大概是出來透口氣。幾乎能想象得出酒吧里的生意如何的紅火。白沙井這里的商業氣氛開始有些熱了。
  一輛白色的甲殼蟲悄然的停在徐華路上一棵梧桐樹下。陸景朝周興動微微點頭,坐到甲殼蟲中。駕駛座上的陳笑回頭笑道:“周市長請你吃飯和你說什么事啊?”
  “不是所有人都放心的。”陸景笑了笑,伸手在陳笑尖尖的小臉上捏了捏。觸手滑膩,“周平擔心在高新技術產業這一塊。江州競爭不過建業。”
  “市里有沒有什么決策?比如,少收點稅之類的。”陳笑偏著頭,脫離陸景的魔爪,發動車子往后湖別墅而去。
  “那倒不用想。聊了一下在月湖縣開發醫藥產業園的想法。另外,明天他會介紹我和江州日報的主編成從聲接觸。有了好成績要有人幫忙鼓吹才行啊。看看今天的建業晨報、建業日報,上面把三星落戶建業的事情瞎吹一通。”
  “那是。”陳笑附和著。她知道陸景的打算:準備公布研發部,也就是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景華內部習慣稱之為研發部)的新成果——音頻編解碼芯片。這款音頻編解碼芯片將會用在景華的新機I608上面,使得I608的鈴聲由單音鈴聲變為和弦鈴聲。
  芯片技術的成果可比純粹的招商引資要亮眼許多。其意義自然是需要找人鼓吹一番。當然。指望一款芯片就使得江州的高新技術產業整體超過建業那是不可能的,不過,卻可以抵消建業此時引進三星公司投資的風頭。
  …
  夜里,幾度將陳笑送至巔峰后,然后才心滿意足的抱著她睡覺。第二天早上醒來,一夜極致的纏綿后陸景神清氣爽。上午離開后海別墅去林元區市政府大樓周平的辦公室時他嘴角都掛著笑容。
  江州日報的主編成從聲四十多歲,中等身材。微胖,眼睛精亮,很有神。他和副市長周平是好友。成從聲接過陸景遞來的文件袋——章文君在陸景來市政府的路上趕著送過來的。成從聲仔細的翻閱著材料。陸景和周平坐在沙發上抽煙,等著他開口說話。
  “好素材,可以做一篇好文章。”成從聲輕敲紙面,抬頭對陸景和周平說道。“景華擁有完整知識產權的音頻編解碼芯片技術值得大書特書。這是企業在江州落地生根,開花結果的成果,這可比招商引資要更進一步,這也間接的說明我們江州的投資環境更好,激勵措施更完善。服務企業的能力更優秀,更適合高新技術產業的企業發展啊。”
  文化人的意識果然不一樣。陸景微笑著道:“也不要拔得太高,一個產業的發展需要政府和企業共同努力,”
  周平笑著插話,“必要的升華還是需要的,既不能脫離實際,又要說出成績,老成,這很考驗你的水平啊。”
  成從聲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說道:“沒問題。周一吧,周一我把文章寫出來給你和景少看看?”
  陸景擺擺手,“成主編和周市長決定就行,我等著成主編的好消息。”他對文字功夫不在行,還是交給專業人士來辦吧。他雖然說不要拔得太高,但是文章不拔高哪里有力度。哪里能說出一二三四五條來。這一點他心知肚明。
  周平和成從聲都是呵呵一笑。他們自然也清楚,靠這個研發成果想要壓建業一頭有些難,但是在輿論上把聲勢造起來,抵消三星電子落戶建業所帶來的影響力肯定足夠,說到底,引進來的外資:技術,資金,產品都是別人的。
  當然,三星電子分公司在建業發展一段時間之后,肯定能給建業整個電子產業帶來一些好處,不過那是以后要考慮的事情。在你還沒有成果的時候,我拿出成果來,這就夠了。
  …
  十二月十三日。星期天。晚上,嶺南省委別墅的5號樓里亮著燈。書房里,何其賢把棋盤上的車挪動了一下位置:車二平五,將軍。
  林忠學棄子認輸,喝著茶水,笑著嘆道:“何叔叔,你的棋越來越厲害了。”
  何其賢笑著搖搖頭,“你啊,心不在焉。我到嶺南來擔任省長的這段時間忙得腳不沾地,怎么可能棋力見漲,只能說明你退步了。”
  林忠學也不否認,笑著重新擺棋,說道:“何叔叔,建業和江州最近有點爭鋒相對啊,上面也不管管?”
  何其賢點著煙,稍稍的吸了一口,“遲早要比一比的。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就是。免得以后有些人總是有借口。我看陸景挑頭搞得這個動作可以。”
  林忠學微征,他倒是知道一些內幕。陸家的力量在江南系內部隱隱受到排斥,要不是陸老爺子還健在,并且頗得一些老一輩人物的重視,恐怕何叔叔他們的政治前途都不被看好。
  “就怕江州比不過建業啊。”林忠學嘆了一口氣。他在香港和香港商界人物都有接觸。從他們口中可以得知,建業在電子工業上要強于江州,并且建業的楊修武似乎雄心勃勃,搞了很多優惠政策,連三星電子都被吸引過去。
  何其賢笑著點點煙灰。說道:“我到嶺南來的時候,陸景給我說要抓水利工程。現在看來這步棋是相當有預見性的。所以,他首先向建業‘開火’,不會一點后招都不準備。我們靜觀其變。呵呵,要說招商引資,我們嶺南省是大戶,到時候可以幫幫忙。”
  林忠學笑著點點頭。如果何叔叔有意暗助。江州的勝算無疑要高了幾分。他當然也相信陸景是準備了后手,否則,他早打電話過去問一聲。恩,就擔心力度不夠。
  …
  鐘秋華腳步匆匆的從傳真室里拿了一份文件。“鐘秘書好!”一路上幾個綜合科的辦事員,略帶恭敬的喊著這位市政府一秘,不過連鐘秋華的一絲笑意都沒有換來。
  鐘秋華已經無暇理會這幾個小角色。江州那邊今天鬧出了幺蛾子。景華通信公司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他們掌握了一款音頻編解碼芯片技術。隨即今天發行的《江州日報》上出現署名文章進行鼓吹。
  從時間節點上看,這明顯是一次有預謀的配合行為,屬于江州自導自演的好戲,真是無恥之尤。
  “市長,這是今天的《江州日報》傳真件。”鐘秋華推開門。將傳真文件放到暗紅色的桌面上。江州日報在建業市、蘇江省都沒有賣的。他不得不從江州那里搞了一份傳真件過來。
  楊修武輕微的點點頭,說道:“放在這兒吧。”說完。低頭批閱文件。沒有看立刻看報紙的意思。
  鐘秋華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他知道楊市長肯定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而且現在心情絕對不佳。
  等秘書退出去之后,楊修武放下筆,拿起江洲日報看了起來,越看眉頭越緊,上面有些話實在太過了。
  “一項芯片成果。嘿,來日方才。三星電子的數據疊加到建業市的數據上,江州怎么比得過。吹得越高,摔得越疼。最終,還是要依靠國家的統計數據來做比較吧。
  熊貓集團那里不知道有多少全國領先的電子技術。也是時候講一講建業在電子工業上的成績了。”
  楊修武的眉頭逐漸的舒展開,自信的一笑。
  …
  “呵呵,怎么樣,朱書記,我沒有說錯吧。昨天景華發布了他們研制了一款音頻編解碼芯片的消息。”衛東陽愉快的笑著和朱然節說道。還是在南山腳下的文山園包廂中吃飯。
  朱然節點點頭,嘆道:“果然是有預謀的行動。不過,東陽,這個反擊力度還有不夠啊。你有沒有給陸景打電話?”
  衛東陽夾著小菜吃著,笑說道:“這幾天沒有打,不過陸景已經把謎底揭開,現在倒是可以給他打電話了。”
  “恩。江州的企業在數字電子領域研發出一款芯片來,在國內來說研發力量是首屈一指的。不過,要想壓住建業的勢頭怕是很難。我聽小伍說,今天中午楊修武的秘書鐘秋華在小食堂里罵江州日報的成從聲是無恥之徒,鼓吹之詞肉麻至極,毫無文人氣節。呵呵,他也不想想建業日報、建業晨報那幫人。
  來,東陽,我們喝一杯,痛快!從楊修武到建業來的這一年多時間,難得有這么痛快的時候。”楊修武明顯是吃了陸景一個小虧。不過想來他不會善罷甘休的。建業和江州兩座城市之間的競爭才剛剛開始。
  朱然節和衛東陽干了一杯,說道:“東陽,陸景要是有時間來建業,你介紹我和他見見面。另外,你要提醒一下他,楊修武這個人沒那么簡單。”
  衛東陽笑著點點頭,“行。等他來建業,我一定邀請他來拜訪朱書記。”說著,笑道:“楊修武要是抱著和陸景較勁的心思,那可就憑白比陸江低了半籌。陸景是陸江的弟弟。”
  朱然節臉上毫無表情,心里卻是一愣,可不是這樣嗎?楊修武不要又踩到坑里去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