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401 誰的損失

終端賣場和手機廠商的制約關系,吳璇早就聽陸景講過,此刻聽到他的結論,倒也不覺得奇怪。
  坐在辦公室內似乎還能感受到二樓會場內熱烈的氣氛。吳璇用尾指將一縷柔軟發絲捋到如玉柔膩地耳廊之后,說道:“不過,要想讓遠大電器受到損失,景和商業必須要快速的鋪開在楚北、湘南、中原三省的手機連鎖門店。
  景和內部已經討論決定,除了在江州市我們緊跟遠大電器的擴張步伐以外,景和不準備在楚北省和遠大電器貼身肉搏。與遠大電器資金上的差距還是太明顯。所以,我們將會優先發展湘南省和中原省的門店。做了一個‘兩省百店’的計劃。”
  “恩。“陸景拿著水杯喝水,看著吳璇靚麗的容顏,贊許的點點頭,當初他看到”兩省百店“的計劃還有些詫異,雖然給景和制定了“牛皮糖”的策略,但其實陸景知道景和無法超過遠大電器,倒是沒有想到吳璇另辟蹊徑,想出先到楚北省外發展,爾后再回來和遠大電器火拼的主意。
  吳璇還是有些能力的。以湘南的省會星城市為例,遠大電器和景和商業在星城市都沒有門店,而景和現在搶先進入,等遠大電器再進入時就會力有不逮。商場之上,一步領先的優勢十分巨大。
  經銷商大會之后收上來的保證金,陸景初步打算撥給景和1.5個億,用于其自身的發展。剩下的資金將會用于景華明年的廣告費用——拿下央視標王之后,還需要投入資金到各地進行配合的宣傳。
  “景少,市里的領導們準備離開了。”章文君推開辦公室的們,走進來說道。陸景從椅子上站起來說道:“行,我去送一送他們。”
  “文君,笑笑呢?”見陸景出了門,吳璇笑著問道。
  “陳總在下面休息室里休息。接受電子世界日報的記者采訪。”
  “哦,是那個范逸靜吧?”她媽和范生望的關系不錯,而范逸靜是范生望的侄女。吳璇還知道最近和建業打嘴仗的文章,有不少是出自范逸靜的手。一個很不錯的筆桿子。
  “是啊。”章文君笑道:“吳總要不要下去露個臉。我剛才眼睛都耀花了。今天下面的媒體陣仗有些大。”
  “呵呵,今天算了,改天還有機會呢。”吳璇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她作為景華的董事自然有資格接受采訪,只是景華的發展她又沒做什么貢獻,哪兒能厚著臉皮接受采訪啊。
  …
  看到陸景在一樓梯口迎了過來,市zhèngfǔ秘書長黃朝君吩咐隨行的記者把攝像機都關掉。
  陸江笑著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這里不用我幫你介紹吧?”陸景笑著道:“呵呵,不用,我都認識。”幾個市zhèngfǔ的副職都笑起來,紛紛說有空請景少喝酒。
  一行人簇擁著陸江、陸景走出景和大廈。坐到2號車里。車沒有發動,陽光從景和大廈側面照射下來,拉出一大片陰影,帶著清冷的冬日氣息。
  陸江遞了一支煙給陸景,“韓國三星集團下的三星電子要在建業設立分公司的事情你知道吧?怎么樣,有沒有壓力?”
  “我知道。”陸景從黑色大衣荷包里拿出防風伙計幫大哥點了火,悠然的吸了一口,笑道:“有壓力才有動力啊。三星相比于國內手機的優勢在于雄厚的技術積累,以及精美時尚的產品設計方案。
  但是,三星并沒有掌握一流的手機制造技術(九八年底,三星并沒有掌握手機基帶芯片技術,也沒有諾基亞那樣設計手機芯片的能力)。所以我仍然有信心江州的電子產業會超過建業。”
  陸江笑著點點頭,“恩。我還是那句話,你放手去做,我會支持你。”三星落戶建業,江州的壓力就會很大。過幾天肯定怪話迭起。但是沒有必要和陸景說這個。區區壓力他還是能承受的起。
  抽了一支煙,陸景下車返回景和大廈,參加閉門的經銷商大會。可以容納800人的大會議室里坐的滿滿。陸景走上主席臺,從陳笑手中接過話筒,輕輕的咳嗽一聲。滿場的聲音逐漸的消失,所有的人都看向主席臺上的青年。
  陸景為了顯得成熟一些,帶著精致的眼鏡,顯得溫文爾雅。看著黑壓壓的人群,突然有些豪氣干云的感覺。情緒這東西果然要大場面才來激發的出來。
  華東、華南、東北的經銷商他不太熟悉,西北、西南幾省的經銷商他都是熟悉的。
  “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我是景華公司的投資人陸景。今天,我們坐在這里共謀明天的發展,我代表景華公司歡迎大家得的到來…”
  李子彥坐在會議室第二排的軟椅上,看著臺上的陸景侃侃而談。雖然陸景的名字不在景華股東之列,但是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有些公司都是有幕后控制人的,沒有人會去深究。
  景華要在經銷商中收取保證金的事情已經傳開。像他這樣的一級經銷商已經和景華的市場部經理劉一平談過。
  以景華此時的聲勢,看今天來人的規模,估計能收到5個億的資金。景華這是要一飛沖天了。
  …
  積西鎮,黃遠酒店的大廳里,黃利飛請莫心藍姐妹喝下午茶。莫心藍和黃家有些交情。既然她們到江州,他自然要盡地主之誼。
  “架勢好大啊!”莫雅靜在看到落地玻璃窗外一隊浩浩蕩蕩的車隊返回林元區,出聲感嘆道。
  “呵呵,陸市長給他弟弟撐場面。”黃利飛坐在椅子上上說道。他消息靈通,剛剛接了一個電話,知道景華經銷商大會上發生的事情。
  看著莫心藍優雅的抿著茶,長發披肩,嫻靜的模樣,黃利飛心里有些癢癢的,說道:“莫小姐,你知道嗎?新上任的市委副書記孫雄志今天也跑到景和大廈來捧場。我看他這個舉動是借機向陸江表明站隊的態度。”
  莫心藍微微有些奇怪,“江州官場上又發生了變化?”
  黃利飛見吸引到莫心藍的注意,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那當然,官場之上其興也勃,其亡也乎啊。呵呵,江州市委副書記毛和重前些日子已經被停職調查。這件事說起來也有緣由。
  毛和重的侄兒毛闖里受市委組織部一個干部委托幫他謀職,但是適逢市委組織部調整:原組織部部長何晨升任江州市委副書記,而新任的組織部部長孫雄志很快將組織部的人事洗牌。
  所以毛闖里這事沒有辦成。那名干部實名舉報了毛和重,他前后通毛闖里向毛和重送了十萬塊錢的禮金。你說,這事是不是挺巧的。”
  莫心藍微微偏著頭,奇怪的道:“毛闖里事沒辦成,怎么不退錢呢?”
  黃利飛見她嬌柔明媚、女人味十足的神態表情,聽著她嬌軟的聲音,差點露出豬哥相,連忙收攝心神,說道:“嘿嘿,那些公子哥只有收錢的道理,哪有退錢的道理。他以為吃定那個小干部了,哪里想到別人會豁出去。”
  莫雅靜視線從窗外收回來,拿了一塊提米蘇輕輕咬著。她在香港和黃利飛接觸得不多。聽黃利飛和她堂姐說話。
  莫心藍笑了笑,問道:“陳創和先生最近也在江州吧?聽說他有意投資江州鋼鐵公司,正在和楚北省zhèngfǔ談判。創永國際要是拿下這個項目,進入鋼鐵行業,此后的發展不可限量。”
  涉足重工業的企業在工業現代化社會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可以影響到國計民生。其對社會,對經濟的影響力絕非輕工業、第三產業所能比擬的。
  “哪有那么容易。陳叔叔希望改組江州鋼鐵的管理層,風聲已經傳出來,據我的消息可能還會有波折。”
  莫雅靜笑道:“那你還不提醒一下你的老丈人。”黃利飛和陳創和的女兒陳若怡訂婚的消息香港皆知。
  黃利飛搖頭苦笑,喝著紅茶說道:“陳若怡對我根本就沒感覺。別看我們兩個都在江州,別人以為我們雙宿雙|飛,其實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罷了,不說這個,晚上我做導游帶你們在江州轉轉。”
  “江州有什么好地方消磨時光嗎?”莫雅靜問道。
  “白沙井是江州的一道靚麗風景。到江州不去白沙井就等于白來了。”黃利飛笑呵呵的說道。竭力說動兩個女人的游興。就算不能一親芳澤,夜晚同游也是不錯的。
  莫雅靜看了莫心藍一眼,笑著答應下來。
  …
  景華的經銷商大會順利閉幕。晚上,景華一眾高層在徐華路上的麗華酒店中設宴招待景華的一級經銷商。這十幾家一級經銷商每家都繳納了500萬的保證金。景華此次共收取了4.8億保證金,這些大經銷商出力甚多。
  麗華酒店是徐欣靜的麗都酒店和王興華的興華大酒店合資修建的一家四星級酒店。十二層的高樓之上,縱觀江州璀璨的夜景,眾人邊吃邊聊,氣氛十分愉快。
  “景少,你這是逼得我們只代理景華的手機啊。”席間,黃海的經銷商朱東思感嘆道。
  “代理景華手機,和景華一起成長是我們共同的愿望嘛。”陸景笑著說道。笑著和桌上的十幾人再喝一杯。
  朱東思笑著點點頭。經銷商繳納巨額的代理費用后,一般而言會沒有實力和精力再去做第二家企業的手機代理。不過,就他在江州這幾天的所見所聞,景華這樣嚴謹、務實、規范的企業確實值得搞好關系。
  正如陸景所說,經銷商可以和景華公司一起成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