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399 可能的意愿

蘇城,市常委院的1號別墅中燈火通明。魏源在家設宴招待前來蘇城旅游的舒俊飛。
  蘇城最出名餐館——八味軒的主廚在廚房里忙碌著。一個穿著杏色時尚小香風毛呢長袖連衣裙,胸前扎著絲巾的麗人客串服務員,往返于廚房和餐廳之間。
  “書記身體還好吧?”魏源招呼舒俊飛吃菜。舒俊飛笑著道:“恩,爺爺身體挺好的。”說著對魏源的妻子說道:“阿姨,你越來越漂亮了。”
  魏源的妻子呵呵笑道:“小飛,你嘴巴真甜啊。在大學里騙了不少女孩子吧。”
  舒俊飛假裝羞澀的說道:“沒有的。阿姨。”魏源微笑著搖搖頭,舒俊飛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舒俊飛的父親沒有走仕途,在黃海經商,身家差不多也有七八個億,平常雖然對舒俊飛管的嚴,但是畢竟不在身邊。少年戒之在色,這個道理懂得人多,做的人少。
  江州那位世家子弟更夸張,身邊的美人走馬燈似的換。聽哥哥魏曉華說景華手機的新代言人,氣質純凈,美如天仙,估計也是他的禁臠。
  說著話,舒俊飛問道:“魏叔叔,我聽說陸景在報紙上抨擊建業市的優惠政策,是不是這個政策對他不利?”
  魏源微笑著點點頭。他知道舒書記是想讓這個孫子走仕途,既然他開口問,倒是可以略微和他講一講。
  楊修武最近應該感受到不小的壓力。聽說,馬副省長和楊修武就優惠政策的事情談了談。不過,《建業日報》、《建業晨報》都在和《電子世界日報》打口水戰。這估計是楊修武授意的反擊。而且最近有小道消息說已經和建業市zhèngfǔ已經和韓國三星達成一致。三星將會在建業市發展手機項目。
  這將會是楊修武一記犀利的重拳。陸氏兄弟恐怕難以承受,陸景率先啟釁,有些不自量力。要知道建業市的電子工業基礎本來比江州要高一截。
  “恩,是有些不利。建業市的優惠政策對電子廠商的吸引力很大。再加上建業原有的電子產業規模,有可能形成一個集群效應。從而增加建業市電子行業的整體競爭力。
  景華公司地處江州,陸景應該是看到這一點所以感覺到壓力,放話出來干擾建業這邊的政策。
  不過,電子世界日報上的那些文章也很有道理,你也可以多讀一讀。執掌一座城市,激發城市的創新活力也很重要,…”魏源講著執政一座城市的心得。江州和建業之間的競爭,這種高層次的東西到沒有必要和舒俊飛講。
  舒俊飛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
  南山地處建業城南郊。下午四五點許,十幾輛車組成的車隊從南山返回建業市區。車隊靠后的一輛黑色的行政級奔馳中,葉文斌皺眉抽著煙,輕輕的吐出一個煙圈。
  今天由市zhèngfǔ組織了一次建業市企業家活動,一行人與三星公司中國區總裁李永訓登南山,暢談對建業市電子工業未來的展望。
  三星電子已經確定要在建業市設立分公司,開展手機業務,包括研發、生產、銷售等經營活動。
  九七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對日本、韓國影響很大,日韓企業都把度過難關的希望放到國內市場上。此次三星電子準備在建業投資設立分公司與市里一拍即合。
  但是這樣,在人力資源上聯科的壓力就有些大啊!可他又不能跑到楊修武的面前去質問,為什么要引入一條大魚到池塘里來。
  奔馳車內,葉強文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村落,有些羨慕的道:“爸,三星中國區總裁李永訓游玩一下南山就興師動眾,大批企業家和官員陪同。等過幾天工廠奠基典禮的時候豈不是會有更多的人參加?我們葉家在蘇江根深蒂固,可是這么些年都沒這么風光過。”
  “浮躁!風光又不是什么好事。”葉文斌訓斥道,“國內的企業都是悶聲發大財。”
  葉強文嘿嘿笑道:“爸,那可不一定。最近這幾天江州熱鬧著。我聽孟漢生說,匯聚到江州的經銷商把江州市的幾家星級酒店都擠爆。”
  葉文斌點了點煙灰,思索了一會,沉聲說道:“我們和景華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公司。如果楊修武倒下,我們會受到影響但是會活下來。如果陸江倒下,景華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葉強文嘻嘻笑道:“爸,你就別操那份閑心了,到楊市長和陸江他們那個層次,那那么容易倒下。”
  “愚蠢!”葉文斌板著臉教訓道:“你沒看最近的報紙,江州和建業已經爭鋒相對了。”三星在建業落戶對聯科不是一個好消息,對景華恐怕也不是一個好消息吧?就這一個項目,建業市在電子產品行業要超出江州許多。陸景妄圖推動江州和建業兩座城市在電子行業領域一比高下,太不自量力了。
  葉強文見他爸是真生氣了,訕訕一笑。他看毛的報紙,那天去泡董妹妹被陸景威脅了一番,他現在看到景華的消息心里就膩歪的很,每天在江州和那些人風花雪月,報紙這東西已經很久沒摸過了。
  葉文斌搖搖頭,知道兒子不是那塊料子,說道:“景華在江州舉行的經銷商大會。所有的經銷商加起來也就幾百人吧?算上隨行人員頂了天一千人,怎么可能熱鬧到那種地步?”
  “可能夸張了一點。不過景華拿了央視標王,在加上I89手機風頭一時無兩。估計有很多是去江州找機會的人。”
  “那些人白去了。以景華的品牌管理制度來看,景華是不可能授權貼牌的。”葉文斌十分老練的判斷道。
  車隊進市區時,夕陽剛剛轉過國貿大廈。葉文斌接到一個電話,說了幾句。然后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說他身體不舒服,不參加接下來由市里舉行的招待晚宴。然后吩咐司機道:“去市中心的希爾頓酒店。”
  夏易公司的李落元來建業了,同行的還有聯訊公司的總經理沈自輝。手機行業協會的事情總算有了一點眉目。這會是聯科未來在手機行業立足的一個支點。
  …
  “這就是江州啊?”一個嬌俏迷人的女郎從機場大廳里走出來。冬天的寒風之中穿著一條黑色的打底褲,亭亭玉立,尤為引人矚目。
  莫心藍笑著拍拍堂妹莫雅靜的肩膀,“走吧,我已經安排好別墅了。景華的經銷商大會,明天下午2點在積西鎮的景和大廈舉行。這時候可沒有酒店。”
  說起來叔叔仕途黯然收場和她爸決定投資軍工企業有關。所以她心里有一些內疚,聽到堂妹要到江州來考察,就帶著助手陪她過來。
  坐到麗都酒店派來的車里。莫心藍看著車窗外的高樓,沒有香港的繁華、美麗。江州,在這里她并沒有留下美好的回憶。
  她的腦子閃過蘇遠那張英俊迷人的臉,繼而,腦子里又浮起一雙銳利逼人,英氣勃勃的眼睛,她不由自主的裹了裹身上粉色的大衣。眼睛的主人叫陸景,這是一個讓她感覺到畏懼的對手。幾次交手,她就沒有占到一次便宜。
  “但是,如果是朋友,恐怕他會是一個不錯的朋友吧?”莫心藍心里默默的想著,家里的資金暫時還沒有從軍工企業里抽出來。七八月的時間只抽出了20%的資金。
  漢寧區的麗都酒店提供別墅租賃服務。后湖別墅毗鄰江州三大城市湖泊之一的后湖,風景優美,空氣質量上佳。別墅隔壁還有一家高爾夫球場。
  在后湖別墅的十二號別墅里安頓下來。莫雅靜在客廳里來回走動著,抱著肩膀說道:“姐,江州好冷。”
  “去京城還會更冷。讓你多穿一點呢。”莫心藍笑著說道。莫雅靜今年二十七歲,一直在英國留學,畢業后又在香港家里的公司工作,還沒有來過內地的城市。
  “這里有租車的服務嗎?剛才那輛老式的奧迪坐得我渾身別扭。”
  “我問問酒店的人吧。”莫心藍拿起手機,打給麗都酒店的高級經理。
  莫雅靜在房間里換了衣服出來,就聽到莫心藍說道:“行了,搞定一輛紅色的寶馬,這樣符合你的意思了吧。呵呵,就在停車場28號位。車鑰匙一會有人送過來。”
  “哦,好啊,一會我們出去逛逛。”莫雅靜坐在沙發上笑兮兮的說道。送鑰匙的服務員過來時,她正在陽臺上欣賞著冬日下午一片原生態的后湖湖景,異常的美麗。
  “姐,走吧,我們一起出去轉轉。”莫雅靜拉著莫心藍走往停車場。停車場位于一處平臺之上,右側就是后湖,從欄桿上看以看到湖邊的蘆葦叢,枯草隨風舞動。
  “姐,這輛甲殼蟲好漂亮。”站在紅色的寶馬邊,莫雅靜看著隔壁車位上的一輛白色的大眾甲殼蟲,車子似乎沒有熄火,還在輕輕的晃動。
  甲殼蟲車內,陳笑看到兩道目光注視過來,頓時嚇了一跳,緊張的小聲道:“別動。”
  陸景在低頭吻著她雪白晶瑩的淑乳,小聲道:“別怕,外面看不到車里面的情況。”
  莫雅靜、莫心藍靠在寶馬車身上,以欣賞得眼光打量著這輛甲殼蟲。“看到兩個大美女在這兒,這車主也不出來搭句話。太不像話了。”莫心藍也覺得奇怪,不過她沒有和車主見面的想法,“走吧,你不是說要看看江州嗎?”
  “等一會,我看看是誰擁有這么漂亮的甲殼蟲。”說話話,她伸手在車窗上敲了敲。
  “你個死人。要是被發現我就不用活了。”陳笑嬌軟無力的嗔怨道,額前兩縷碎發還沾著汗珠。剛才這家伙不僅沒停,還加快了速度。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她到極致后嬌軟緋紅的身子,在她臉蛋上親了親。見外面那個女子還在鍥而不舍的輕敲著車窗,拿出手機打個莫心藍,“莫小姐,你那個跟班敲我的車子干什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