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398 男女關系

“咔嚓!咔嚓1的聲音絡繹不絕。李逸落露出清淺的笑容,配合著底下的媒體記者。天辰娛樂公司今天在府進大廈的十樓舉一個小型的酒會,慶祝她和公司成功簽約,盡顯對她的重視。
  拍照之后就是酒會。李逸落和她的經紀人琳姐不斷的和前來的嘉賓閑聊著。
  “琳姐,我去趟衛生間。”李逸落小聲在琳姐耳邊說道。琳姐是公司的王牌經紀人,是由天辰娛樂的總經理,那位極具親和力,十分干練的大美女制定的。
  琳姐點點頭,笑道:“恩,累了吧。休息一會再出來。”
  李逸落感激的轉身離開酒會現場,找了一間安靜的房間,撥了一個號碼。嘟了幾聲之后,電話接通。
  “我不想干了,我可以幫我爸把還錢給你。”
  電話里傳來一陣低沉的笑聲,“嘿嘿,李逸落,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京城。怎么,拍了一支廣告片、簽了一家公司就有收入還錢了?忘了告訴你,我前幾天又請你爸去賭船上瀟灑快活了一番,他現在欠我兩百萬港幣。而不是區區十萬港幣。如果不想你爸出事,老老實實的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吧。”
  “你,你…”李逸落的心情瞬間變得糟糕,她以為她可以反抗,可以擺脫那個人的控制,但是現實又給她上了殘酷的一課。
  “我很仁慈。我只是要一點情報而已。至于你用什么手段接近他,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李逸落,要對你自己的容貌、身體有信心。”那人在電話里暗示道。“嘿嘿,如果你做不到。大四畢業的那一天我會要了你的身體。錢債肉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李逸落暗咬銀牙,默不作聲。內心里恐懼與憤恨交替著。還有些對父親的不滿,這么沉重的現實為什么要她來背。
  “不要著急,你已經有一個好的開端,我希望你在一年之內能混到他身邊。兩到三年之內獲取他的信任。我只需要你在關鍵的時候獲取一次情報就可以。這點都做不到嗎?不說話?呵呵,我當你默認了。”
  電話掛斷,李逸落茫然的聽著嘟嘟的聲音,不自覺的跌坐到地板上。她感覺仿佛是在做一個噩夢,從她去參加海亞娛樂的演員海選開始,然后來到江州。眼淚忍不住流出來。她無聲的哭泣著。好一會。才收拾心情,補了妝,重新走進酒會。
  …
  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天辰公司在府進大廈舉辦的酒會陸景自然參加了,晚上和謝晉文一起拜訪信產部的鄭宜偉副部長。鄭宜偉本就是秦系的干部。蘇江省,秦系與江南系半分天下。一些話可以通過他傳到楊修武的耳朵里面去。
  陸景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楊修武會公開表態支持建業市高新技術產業發展。
  城南別墅區里寒風蕭瑟,不少枯葉子在鵝卵石小路上飄舞中,一派冬天肅殺的跡象。
  “聽李慕清說,你又找了一個美女相好,還塞到天辰娛樂里面去發展。”唐悅抽著煙笑說道。
  “我怎么可能是那種人。”陸景笑了笑。“景華的手機代言人需要毫無緋聞、形象干凈。既然要花大力氣培養李逸落,肯定要先說好。否則的話,又何必去培養李逸落呢?”
  李慕清嫌他的條件太苛刻,昨天下午見到他大發惱騷。不過。他沒有和李慕清明說,這樣的誤會對李逸落是一種保護。
  唐悅笑道:“也是。哦,對了。你給李慕清支了什么招?她要我盯住李落元和方淺語?”
  陸景笑著把昨天下午酒會的事情說了一遍。昨天下午最精彩的事情李慕清和李落元的對持。同為李家子弟,兩人的關系似乎非常糟糕。
  陸景早知道方淺語有“集郵”的愛好。看她在酒會上的樣子,八成會和李落元打打友誼炮。所以陸景讓李慕清盯著兩人。后續是通知警察抓嫖、娼,還是通知李落元的妻子或者未婚妻來堵門等等手法那就隨李慕清的喜好了。
  唐悅無語的搖頭,“李落元似乎準備把夏易公司的總部搬到建業去。建業高新產業區的優惠政策十分吸引人。”
  陸景抽著煙笑道,“吸引企業的不僅有政策,還有技術。你去建業有什么收獲?”說著話,兩人沿著小路往18號別墅里走去。王燦在這兒給夏慶平與何媛買了一棟別墅,正在按照夏慶平與何媛的意思裝修。今天幾人都過來玩。
  “有一個你不太想聽到的消息?”唐悅苦笑著說道:“三星公司可能有意在建業建立工廠。只此一項,可能會給江州帶來極大的壓力。”他對陸景的盤算是清楚的。
  “三星有意愿落戶建業?”陸景微微一愣,笑著道:“我知道了。”看來沒有人是省油的燈啊。這樣一來,他現在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楊修武會公開表態支持建業市的高新技術產業發展。
  當然,要針對性的做好準備才行。免得到時候被楊修武打了一記悶棍。
  …
  建業市的冬日有些冷。蘇江省紀|委副書記張勝利坐在辦公室里瀏覽著報紙。坐到他這個位置,沒有重大案件還是很清閑的。
  把手中的《建業晨報》放下,張勝利拿起茶杯喝水。建業晨報對此前《電子世界日報》批駁建業市高新產業區優惠政策的文章進行了反駁。這大概也是楊修武的態度。有小道消息說楊修武對有些年輕人指責建業市的政策方針很不滿。
  還有小道消息說,信產部的鄭宜偉副部長對建業市在電子產品領域做的成績委婉的進行了批評,告誡建業市要出臺激勵企業創新的措施。聽說前幾天省政府的馬副省長和楊修武就這件事情談了談。
  “看來江州和建業的競爭日趨白熱化啊。只不過,首先挑起媒體上的爭論,似乎有些不太好。”張勝利心里想著。電話鈴聲突然想起來,過來一會接了一個電話。博海實業的齊儒來請他中午在同巷漁村吃飯。
  張勝利笑著答應下來。到中午,叫上秘書小林,驅車前往同巷漁村。兩層樓高的仿古建筑,紅瓦黃墻,廊柱飛檐。跟著穿著紅色制服的女服務員走到二樓,突然聽到一個包廂里傳來嘰里咕嚕的聲音,聽著有點像日語。
  “老齊,你出去打聽下208包廂里是什么人?”飯菜還沒上之前,張勝利淡淡的吩咐道。
  “行,我馬上回來。”齊儒來一溜小跑的走出去。過了十來分鐘,齊儒來回來,笑道:“張書記,是幾個韓國棒子在里面吹噓,是三星公司的員工。好像說咱們建業這里的工作環境很好。”
  張勝利點點頭,笑著道:“辛苦了,咱們先吃飯。”心里卻略微有些詫異:看來三星要在建業建廠應該是真的,否則這些韓國棒子也不會談到工作環境這樣的話題。
  飯后,張勝利想了想,打電話給陸景,雖然看不清江州和建業的斗爭局勢,但是他感覺這個消息可能會是很重要的消息。
  “景少,我這邊有一個消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