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397 七八成把握

文華路上華燈初上,夜景繁華。路側高樓大廈的燈光將夜色驅散,只剩下一層朦朧的光影。藍色的賓利在夜幕中往西月區的香格里拉酒店駛去。
  路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陸景說道:“周哥,停一下。”下去在路邊的報亭里買了一份報紙,坐到車上才讓周興動繼續開車。
  黃紫琪奇怪的問道:“你買報紙干什么?”
  陸景笑著揚揚報紙,“找槍手寫了一篇罵對手的文章,待會給謝晉文看看。”
  黃紫琪嘴角上揚,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看你這德性,那里像個大公司領導人的樣子。景華這個月好像名氣變大了不少啊,我前天才會京城,聽到銀燕她們說了好幾回景華手機。她們準備買幾支景華的i89.”
  “哦?她有王臣澤的電話吧。”陸景把報紙丟在右側的大腿上,輕輕握著黃紫琪的小手,拿起來貼在臉上,手心溫涼,有著綿緞質感的滑膩。這點小事根本就不值得他去打一個電話。簡雅裝飾完成景華大廈的裝修設計之后,賺了100多萬,幾個人分下來,在九八年底也算是小有身家。
  “有啊。”感受到陸景臉頰的溫度,他還在用臉蹭著她的手心,黃紫琪俏臉微紅,把手抽回來,輕踢了陸景一腳,嬌嗔道:“你最近很過分啊,毛手毛腳的。”
  “噢,輕一點吶。”陸景笑著又把她的手拿回來。車里光線昏暗,黃紫琪明眸酷齒的容顏散發著幽靜絕美的氣質。宜喜宜嗔的俏臉動人心弦。
  黃紫琪嬌俏的白了陸景一眼,扭頭看向車外。但沒有再把手抽回去,任由陸景和她十指扣在一起。
  香格里拉酒店的包廂里,謝晉文見到陸景和黃紫琪走進來,微微一愣,他還以為陸景一個人過來,笑道:“黃小姐,好久不見,你風采如昔啊!現在是在京城工作?”他在云春的時候和唐悅一起見過黃紫琪。知道陸景為了博她一笑。在云春砸了一千萬成立教育基金用來改造云春的小學。看情況,兩個人的關系似乎有進一步的發展。
  黃紫琪落落大方的微微一笑,“在京城一家小公司里面工作。”心里暗笑:陸景這狐朋狗友挺會說話的。
  謝晉文略微有些奇怪,陸景怎么舍得讓黃紫琪在小公司里面做事。陸景安排一個人的工作不是輕而易舉嗎?
  也沒有多問,笑著招呼服務員上菜。謝晉文說道:“景少,你找我什么事情?”他今晚本來約了一個京城藝術學院的美女一起吃晚飯。
  陸景笑著把手上的報紙遞了過去,“看第二版的頭條。”
  謝晉文疑惑的接過報紙看了起來。這一看卻嚇了他一跳。第二版的頭條文章《論建業市高產業區政策對電子行業的影響》
  他自然明白陸景的大哥陸江和楊修武之間的競爭形勢。這樣點名道姓的文章是要干什么?兩家的政治力量準備展開較量了嗎?當即,連忙仔細閱讀起來。
  “…不可否認,稅收的優惠,土地的優惠都能給企業減輕負擔,但是這任然是一種粗獷的管理方式,在如何激發企業的創造力。如何在建業市原有的電子工業基礎推進產業升級。這些方面,建業市根本就沒有提及。
  一味的讓利給企業,有可能造就一大批代工廠。根本就不利于整個電子行業的發展…,既要鼓勵、提倡,又要監督、鞭策企業在高技術產業上取得長足發展。否則只是一紙空文…”
  看完之后,謝晉文慢慢的鎮定下來。琢磨了一下說道:“景少,這篇文章怕是會引起建業方面的反。”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說道:“反就反。我希望建業市能真正的下定決心做好高產業區,而不要做成面子工程。”
  謝晉文一愣,這也太不符合常識了吧?陸景提意見是希望楊修武在建業市做的好?
  陸景知道謝晉文不信,笑道:“好吧,換一個說法。建業市政策的種種不足,我希望你能幫我在京城的圈子傳一傳。”
  謝晉文點了點頭,恍然大悟,笑道:“原來你是想看楊修武的笑話,不過,你把問題都指出來,楊修武不是會把漏洞堵上嗎?”
  “以后你會明白的,現在還不能說。”陸景拿起酒杯和謝晉文喝了一杯。現在當然不能和謝晉文說他的計劃。
  “我希望你能幫我約一下信產部的鄭宜偉副部長,看他最近什么時候有時間,我想和他談談。”
  “行。”謝晉文不知道陸景見鄭副部長的原因。想了想,提醒道:“景少,如果是看建業的好戲,鄭副部長那里可能會很反感這種行為。”
  “我知道。”陸景胸有成竹的點點頭。他在鄭副部長那里自然不會說想看建業市的好戲。事實上他是真希望建業市能真正的下定決心做好高產業區,而不要做成面子工程。
  這倒不是他很高尚——希望看到國內高技術產業蓬勃發展,多點開花,而是,看不到巨大的好處,看不到光明的前景,楊修武怎么會跳出來呢?大哥擊敗一個擁有政績的楊修武所獲得好處也要大得多。
  在報紙上指出建業市的遺漏之處,以及和鄭副部長見面的目的就在這里。就算建業市能真正發展出高技術產業,他也有足夠的信心和能力擊敗建業市。
  謝晉文笑了笑,沒有再說。和陸景、黃紫琪隨意的閑聊起來。
  吃過飯后,陸景送黃紫琪回京城市工程大學邊的翠園居。翠園居是工程大學附近的高檔小區。不少京城市工程大學的學生都在翠園居里租房子過二人世界。
  黃紫琪她們幾個女孩都租住在這里。電梯里,黃紫琪給陸景解釋道:“阿羅她們幾個有男朋友的沒有合租,反正都在一層樓里,有什么事招呼一聲也挺方便。”
  “那你是合租還是單獨住?”電梯里就他和黃紫琪,陸景笑著握住她的馬尾辮,發絲順滑比。
  “我肯定是合租啊。你又不是我男朋友。”黃紫琪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她說這話時,聲音嬌柔清麗,有著糯糯的柔軟感,陸景聽的骨頭都有些酥了。
  伸手從背后抱著她。黃紫琪身體有些僵硬,準備想踩陸景一腳,想著剛才在車上已經踢過他一腳了,心里有些猶豫。
  “叮!”電梯到達六樓。電梯門打開,周銀燕和她男朋友就站在電梯口,后面還有阿羅兩個女孩子,看到電梯里陸景和黃紫琪擁在一起。頓時都哄笑起來。
  周銀燕按住電梯的按鍵,不讓電梯門合上,笑嘻嘻的道:“紫琪,這會可給我們抓住證據了。”
  “疼!”陸景倒吸著涼氣,放開黃紫琪。黃紫琪羞惱之下,用力的踩了他一腳。好在大冬天的,她沒穿高跟鞋。
  “你們這是去哪里啊?”黃紫琪走出電梯,潔白瑕的玉臉上有些緋紅色。
  “看電影去。明天周末啊,難得放松下。”阿羅嬌笑著和陸景打了個招呼,細細的眼眸里藏著笑意。
  周銀燕她們嘻嘻哈哈的坐電梯下樓。雖然說紫琪一直說陸景是她閨蜜,不過她和陸景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唯一令大家心里不舒服的就是陸景這人女朋友太多。
  公寓的走道上壁燈通明,粉刷的白色的墻壁很干凈。黃紫琪狠狠的剜了陸景一眼,朝租住的公寓里走去。雖然感覺到他的懷抱很溫暖,也很讓人留戀,可是剛才都要難堪死了。
  黃紫琪合租的是一套復式的公寓。還有一個叫翠翠的女孩子沒有出去,正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書。打過招呼后,陸景到黃紫琪的房間里和她說話。
  “別生氣了。下次我們也去抓周銀燕、阿羅她們。”陸景坐到書桌前的靠背椅上說道。靠背椅上有毛茸茸的椅墊,十分舒服。房間的主色調是明黃色,中間還有一串風鈴。
  黃紫琪崩住的俏臉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行了吧你。人家正當男女關系,有什么好抓的。”說著話,倒了一杯水放到陸景面前,她斜倚在書桌邊,“我可是和她們說你是我閨蜜。結果你倒好,當眾抱著我。我回頭都沒臉和她們解釋呢。”說完,忍不住又踢了踢陸景的小腿,嗔怪道:“就是怪你。”
  “我們也是純潔的男女關系。”陸景腆著臉胡扯道。黃紫琪今天穿著白色的修身長款毛領羽絨服,黑色的打底褲,裝扮得大氣而精致,特別是她高聳的鼻梁,將精致的面容凸顯疑。
  “純潔你個鬼啊。”黃紫琪皺著鼻子,沒好氣的笑罵道:“我就沒發現你和‘純潔’能沾上邊。行了,別在我這兒胡扯了,趕緊回去吧,我知道你還有一堆事情要處理。別等會有些人打電話催你回家,那我可就遭人恨了。”說著,雙手合十,做了一個拜托的手勢。
  陸景倒是想給黃紫琪一個晚安吻再走,不過,今天挨了她兩腳,想想還是算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